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八章 试验
    干涸的血管开始充实,丰沛的热流象是甘露的源泉一样汩汩地涌进了她的身体。无尽的能源,充沛的体力,浑身上下的热血开始沸腾。那是一种生机焕发的感觉!无比的畅快,让卫铃在那一瞬间似乎有了一种永恒的感觉。仿佛她的生命在那一刻开始没有止境!而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她的羔羊。

     一只巨大的足有两米多长的黑狼,不过三五息的时间就被吸成了一只……狼皮!

     没有了血肉,甚至连骨架也全部消失,只剩下一只空空的皮囊掉落在地上……

     卫铃不见了!

     她瞬间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对于这种事,左卫习以为常,小乐咽咽唾沫也接受了。他已经见过这样的场景,虽然这次的程度比之前凶猛了很多……连骨头架子都能吸干了。看来她这次确实是饿狠了。

     然,比之这个,小乐更在意的是:逯秦南的反应。

     他、好象、吓呆了!

     目瞪口呆地看着院中地上的那张狼皮,眼睛都不会眨了。

     乘风上去拍了一下他,他反应过来了,可是,表情却是呆呆的。

     “这对你来说,可能一时有点难以接受。但这只是修行的一种方式而已。这些都是妖物,方式虽然与凡人吃牛羊鸡鸭有所不同,但其实道理是一样的。她只吃人类的食物是没办法储存必要的能量的,所以她必须用这样的方式进食。”

     逯秦南……点了点头,有些踉跄地回到屋子里。他需要好好想一想!以前他以为修道的人和乘风差不多,只是摆弄香案八卦贴个符隐个身之类的,他知道卫铃也是干这个的,但他并不惧怕。可现在……他不是怕她。却瞬间感觉好象……世界观整个被颠覆了。

     他呆呆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直在神游天外。

     小乐有些担心,但他更在意的却是那个左卫。他消失了这么长时间,却偏偏挑了一个这样的机会出现。这个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进来坐吧!吃茶还是咖啡?”

     他尽职尽责的当起管家来招呼客人。乘风却有些担心地看师兄,却不想,师兄竟然十分轻松的就进来了。甚至还上二楼转了一圈。这是什么意思?卫铃的状态好了,所以防御圈自动缩小?

     小乐倒了四杯咖啡出来,乘风师兄弟二人,逯秦南一杯还有那个进门后一直站在墙角的左卫。笑着对他讲:“过来喝杯咖啡吧。真是太感谢你了。卫铃她病了好久了,若不是今天你送来这个,我们都不知道要如何帮她呢。”

     嗯?

     这是什么意思?

     乘风和他师兄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古怪了,而逯秦南好象也一瞬间地清醒了。他看着眼前这个浑身包得严严实实的黑衣人。看得出来是位男性!年龄应该不大,但也说不准,包得太严实了。但身材实在出众,站在那里笔挺得如一把利刃一般。

     “小乐,他是谁?”

     小乐微笑地把咖啡端过来,塞到了那个人的手里:“他是卫铃的左卫。很厉害的!上次一口气就打了五只妖物回来。那品种……呵呵,不知道你刚才是怎么想的,反正我当时是吓呆了。我还以为卫铃变成吸血鬼了呢,不想竟然只是吸收精气。太有意思了,逯秦南,你喜欢看灵异小说吗?”

     这个频道好象转得有点快了。

     但逯秦南却好象有些明白小乐话中的意思了。上下再次扫视这个黑衣的男人,原本波荡的心情瞬间平静了。他也笑了:“是吓了一跳。不过也没什么?古墓丽影比这个可怕恶心多了。不过我更喜欢暮光之城那类比较唯美一些的。”

     “暮光之城?”小乐喷了:“你喜欢那种型的?那不是女孩子才喜欢的爱情剧吗?”

     逯秦南扬眉:“我一向是个浪漫主义者。”

     *

     他们在楼底下一直聊到了差不多五点,中间喝了N杯咖啡,还吃了好多点心。所以谈心高涨!从暮光之城,聊到了僵尸电影,然后小乐和逯秦南这两个门外汉就和乘风二人讨教了起来。结果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鬼故事赏析。一堆男生聚在一起大聊鬼片,那感觉简直就和开狂欢派对一样。

     只有一个人,一直站在他们的圈外。象个木雕泥塑一样一直站在墙角。直站到五点的时候,嗖的一下消失了!

     小乐立马不说话了,马上就跑到了楼上。结果,书房的门果然开了,卧室的门却是半掩着。

     卫铃出来了!

     *

     “你前段日子到哪儿去了?我叫你都没反应。”

     卫铃现在精神抖擞,坐在主卧室的沙发上,看着角落阴影里的那个男人。

     他谦卑有礼,立时恭身半跪:“属下前阵子闭关了,所以未及顾上这边的事。”

     “那右卫呢?”

     “右卫……受伤了。”

     受伤?

     卫铃心头一跳:“怎么伤的?是上次那户人家来寻仇了吗?”

     左卫沉默了一会儿:“这些杂事无须主人担忧,小的们会安排好的。”

     “可是这次有人把爪子伸到我的朋友身上了。秦南和乘风被吊到了栖霞山一整天,连狐狸精都不见了。”

     “那只妖物本便不配呆在主人身边,走了也好。至于您的朋友……”左卫思量了一下,咬牙还是说了:“主人,您不宜于与凡人过多接近。您的能力太过强大,一个不慎,便会对凡人造成损伤。尤其是……男女之事时,这世上应该没有几个凡人能……和您真正行完敦伦之礼的。”

     *

     “你早上把那个左卫叫去说话了?”

     他们今天还有课,所以一直到午餐时才有机会说话。卫铃的状态不太好。她是不发烧了,可是气息却好象恹恹的。早上坐车的时候就有气无力,过了一上午还是这样!“你还是不舒服吗?”

     他伸手去摸她的额头。结果……卫铃竟然吓得缩了一下。逯秦南一楞,眼神顿时冷冽起来了:“那人和你说什么了?该不会是说,你不方便和我在一起吧?”

     居然让他猜到了!

     卫铃哑然,可是这种事,好象也不能不谈。只是这会子食堂的人太多了:“我们出去说好吗?”

     两个人快快吃完饭就到了操场边的长椅上坐下。逯秦南塞给她一瓶酸奶,卫铃却觉得今天的酸奶味道特别苦:“他说……我不适合和凡人经常在一起,尤其是……我和你……”

     “不能做那个?”逯秦南语气轻挑,却惹得卫铃更头疼:“你别笑,这是正经事好吧?”如果他们真的不能做那个的话……卫铃简直不能想象这段关系会变成什么样子了。那对秦南太不人道了!而且如果不能那样的话,孩子就更没有了。那她……

     她不能那么自私。

     卫铃有点想退缩了。可秦南却是捏着她的脸,笑了:“你怎么这么呆?”

     “呆?”

     “对啊!他说什么你就信啊?万一他是骗你的呢?”

     什么?

     卫铃呆了,对啊,万一这个左卫是在骗她怎么办?可是不对啊……“他为什么要骗我?”

     “那你又说说,他为什么不能骗你?你对他了解几分?他说是你的属下,可是,卫铃,你确定你真的有能力控制住他吗?”

     *

     卫铃不说话了。因为,逯秦南提的这个问题太尖锐了!

     她确实没有能力去控制住那个左卫。她会的法术书是他给她的,那上面的法术说不定人家都学会了,可是她这边却才起步。要真打起来,她肯定不是那人的对手。而力量不对等的前提下,他凭什么奉她为主人?因为她和貔貅的神秘关系吗?但即使真是那样的话,自古以来被架空的傀儡君王又有多少?

     而且……他居然连她的私事也要过问!

     不适合和凡人在一起?难不成适合和他在一起吗?难不成……卫铃打了一个哆嗦。难不成这个左卫想在她这里练什么采阴补阳的功夫?这才不同意她和别人在一起吗?

     这个问题必须搞清楚。

     她不想伤害秦南,却也绝不同意被人当傻子糊弄了。

     *

     下学后,她叫了程诺到外面吃过桥米线。然后就把大概的情况和她说了。程诺的反应和逯秦南一样:“这个左卫肯定有问题。”

     “可是我不能保证,他说的这个事是不是真的。要真的我不能……”

     “不能你怎么样吗?”程诺没好气地瞪她:“事情没搞清楚前,不要乱想。更不要和他乱说,这样很伤人的好吗?”

     卫铃低头不语。她知道那样不好,可是:“你也看到了,他的头发……”

     程诺头疼得揉揉额头:“也许只是一个意外,你那时候神智不清,又没吃东西不是吗?说不准,还是那个左卫故意设计的呢?”

     故意设计?卫铃明白了:“你是说他故意好久不给我送吃的,然后让我……把秦南吓走?”

     “对!毕竟你没有办法肯定他是真的闭关?还是故意躲着你的,不是吗?”

     卫铃点头,而程诺却很快想到了另一重问题:“那个人是不是说过,右卫一直在你身边?”

     “对!”

     “那,你知道他是谁吗?”

     这个,她真不知道。她也是这次才知道:“右卫受伤了!”

     “受的什么伤?”

     “他没说。”

     “那右卫是男还是女,你有感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