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不要再接近我
    “卫铃,你认识孔芳吗?”

     又是一晚夜不归宿,卫铃和逯秦南刚走到女三宿舍楼下,就看到程诺黑着脸站在那儿。看见二人,就快步走了过来。不等逯秦南说话,就直接抛出来了一个怪问题。

     孔芳?

     卫铃眉头收起:“她怎么了?”

     “这么说,你认识她?”程诺神色很郑重。卫铃痛快点头:“我认识她。”

     “认识多久?”

     卫铃纳闷,程诺怎么想起问这个来了?“大概从生下来就认识了吧。”

     “那她和你家那码子破事,有关系吗?”程诺不确定逯秦南知道多少,所以她用词很模糊。果然逯秦南面露不解,而卫铃,眉头皱得更紧:“算是有一些关系吧。孔家也是华方的股东之人,不过……他家没动什么手脚的样子。坐山观虎斗,如此而已。”她说得很轻松。然……能让一对从生下来就认识的故交同住在一幢楼里,却视若无睹。想必内情也不只是她说的这样了。

     程诺没有再往下挖,而是痛快说了今天的最新版新闻:“孔芳在天文台跳楼自杀了。”

     什么?

     *

     卫铃一路杀到了南附属,急诊室里没了孔芳的身影,她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诊断书上写的内容是:“颅骨碎裂,四肢多处骨折,多处内脏出血……”

     再不懂医的人,看后也知道情况不妙了。

     可是:“好端端的,她干什么要跳楼?”难道,是她收钱收得太狠,她家破产了吗?但就算那样,她也没必要跳楼吧?卫铃心头着急,在手术室外不断地走来走去。

     这情形看在中文系好几个师生眼里,自然是奇怪的。他们从来不知道孔芳和卫铃相熟,要若是不熟,卫铃犯不着这么急的跑过来,还一直在外面打圈圈吧?而且很快,逯秦南、程诺还有乘风全都赶过来了。逯秦南上来抓住了卫铃的手。可程诺却是和那个乘风一路站得远远的。

     “你能分得出来,人是真死还是假死吗?”

     乘风一向知道这个程诺说话直接,但直接到这个程度,也是奇葩了。信然点头:“我要是连这个也分不出来的话,就可以去死了。”

     “那很好。你从现在开始就仔细感觉里面,看里面的人是真死了?还是假死?”

     这个任务实在是奇怪!但乘风自信,办这种事还是能行的。

     而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出来,什么话也没说,而是直接摇头了。中文系那边已经有好几个女生忍不住哭出来了。卫铃也是脸色煞白,她不相信!孔芳竟然真的死了?

     “这不可能!她,她好好的为什么自杀?死了?这,这怎么可能?”

     她不信!坚决不信!

     可是,从手术室里很快推出来的冰冷尸体却扎扎实实的是孔芳无疑。

     “不可能!不可能!孔芳……钱小眼,你怎么会死?”卫铃象是失控了一样,扑上去抓着孔芳的尸身就是大哭了出来……

     *

     钱小眼?

     那是什么?

     没人明白那个绰号的来历!却只有她明白,那是为什么?

     “她爸爸姓孔,她妈妈却姓钱。她的名字叫孔芳!孔芳,孔方兄,所以,我们小时候就给她起了外号叫钱小眼。”

     “她从小就是那副怪脾气,谁也爱搭不理。她不喜欢我,也不喜欢毕溪。后来长大点后,我才发现:她竟然连她爸她妈也不理。她就是那么一个人!过着只属于她自己的生活。读书,她喜欢读古典小说。从先秦古典,到清明小说。经史子集那么枯燥的东西,她却读得津津有味。我和毕溪会一起玩,一起疯。她却从来不和我们在一起。有时候,我们去找她,她却是宁可关着房门也不愿意见人。直到那一年……”

     卫铃闭上了眼睛:“那一年,我妈和我爸离婚了。她很快和毕溪的二叔去了法国。为着这个,我好久都不愿意见毕溪。那段时间,我谁也不想见,经常一个人坐在花园里发呆。而有一天……她摘了一朵紫藤花,送给了我。”

     *

     “你知道紫藤的花语是什么吗?”

     从小就是一身白的孔芳,彼时梳着可爱的娃娃头。可神情却端肃得象她们学校的教导主任。

     但这是第一次,孔芳主动和她说话。当时的卫铃很莫名,老实地摇头。然后,就见孔芳垂头看着她小小指间中的那朵微薄的紫色花朵:“紫藤的花语是,为情而生,为爱而死。”

     卫铃听不懂。

     孔芳继续问她:“那你知道情是什么?爱是什么吗?”

     卫铃继续摇头,那一年,她七岁。情什么的,爱什么,离她太远了。她痛快表示不懂。然后,孔芳坐到了她身边,眼神遥远地看着远方:“既然不懂,又为什么要伤心?”

     *

     其实卫铃当时真听不明白孔芳在说什么,可是自那以后,孔芳好象愿意理她了。“虽然在一起的时候,经常是她看她的书,我和毕溪到处胡闹,但总归那是三个人,不是两个人。而且,孔芳很能干的,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下厨。她会烤一手很漂亮的点心蛋糕。我和毕溪都是吃货,有段时间天天窝在她家。她那时候刚学会烤蛋糕,也愿意分享给我们吃。后来她玩过瘾了,不乐意烤了,却见不得我和毕溪把她的厨房弄乱,被我们缠得狠了,也会再烤给我们吃。不过到底变少了!后来就变成毕溪跑出去给我们两个买蛋糕回来。高兴时,我和孔芳就把他买回来的蛋糕全吃光,一点不留给他。不高兴的时候,就指使他满市的跑,重新买。”

     那真是一段快乐无比的时光!

     孔芳不再冷漠,她虽然没了妈妈却有了新的世界,而最让她开心的是:“毕溪!”

     十岁以前,他只是她的小伙伴!他们一起玩,一起闹,一起疯,亲密无间的象一对亲兄妹。

     十岁以后,却好象有什么不同了。

     卫铃还记得孔芳当时说的话:“小野狗长大了!”

     她当时说话的神情怪怪的,卫铃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不理解那是什么意思。只是在毕溪‘长大’后,会随着他的‘任劳任怨’而越发肆意的‘差使’他。孔芳有时也会加入进来,出一些坏点子来整毕溪。可他却似乎更高兴了,跑前跑后的围着两个小公主打转。哪怕有时知道这两个坏丫头是在故意欺负他,他也开心。

     直到……那件事发生!

     毕溪被他爸妈闪电般的送走了!而她,搬出了那所华丽的空中花园,住进了狭小紧迫的老式居民楼。

     曾经的美丽童话,变成了过去。

     哪怕孔家在那场争夺中并没有做什么,但一道无形的鸿沟却就那么划在了她和孔芳中间。

     “我们还在一所学校上学,却已经开始彼此不说话。而这一不说话,便是九年!”她搬家的那年,是十二岁的深秋。她记得很清楚!因为新搬进老式居民楼的那个冬天,真的好冷。屋子里再也没了空调,她甚至不能再在家里穿裙子。一回家就只能抱着五块钱一个的暖水袋取暖。可即使是那样,那一年,她还是生了冻疮。

     又疼又痒,一双脚肿得连鞋子也穿不了。

     爸爸那段时间本来只顾得喝酒的,他连饭也不想做,她有好几个月只能吃方便面。可是,在发现女儿肿得象冷馒头一样的脚后……头一次,爸爸在她面前,哭了。

     父女二人抱头痛哭!

     然后……爸爸背着她去了好多好多的地方,找了好些偏方来治她的脚。两年后,她的冻疮终于好了。而爸爸也不再每天只知道喝酒。他开始找工作赚钱,甚至通过一些手段,要回来了一些钱。

     她们的家境开始好转的第一个月,爸爸就给家里买回来了一台空调。冻疮是个麻烦的病,它不可能除根,一旦患上,便要永生永世的小心。

     那一年,她好象重新得到了幸福!

     可噩梦却是在次年,再次降临。

     “肝癌!”

     “爸爸说,他得这个病,是他活该。他就不该喝酒!如果当初他不是喝醉酒做错事,就不会迈错第一步。而一步错,步步错……他说他其实早知道,会有一天,妈妈会知道一切,决绝地离开他。他知道那一天会来!可是,他就是鬼使神差的忍不住。他说:他既想着那一天早点来,又盼着,那一天,永远不会来。”

     象是一个紧箍咒!

     又象是一个死徇环!

     他的痛苦在自我折磨中越陷越深,直到,他曾经爱着的女人,或者说一直爱着的女人终于忍受不了离开他……他的痛苦,好象结束了!却又好象才真正的开始。

     “生活!到底是是生活?还是生存?”

     “而如果只是生存,那么为什么除了痛苦还是折磨?”

     有时候,卫铃觉得爸爸的日子实在是太过折磨,太过痛苦。她心疼得几乎要忍不住让他解脱!哪怕只留下她一个人也行。她都觉得她受不了那样的折磨了。可转头,却似乎看到爸爸在开心地笑。有好几次,她都看到爸爸在看着什么信,一个人偷笑。

     她在无人的时候,去翻过爸爸的抽屉。可那里面,除了妈妈曾经写给他的情书,什么也没有。

     “是相爱吗?可又为什么要有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