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6 魏家内情
    虽然已经是同窗三年的交情了,但是卫铃在去常州的路上才突然现:她对魏欣蓉的事好象知道得很少。Δ』8Δ1中文』Δ网

     她知道魏欣蓉家在常州,她父亲是个小商人,母亲是个牙医,家里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比她小十岁的弟弟。亲戚很多,但是亲近的似乎没几个。她们家的家境算是小康稍上一些,比上不足以下有余。

     749里的女孩子们其实都很少提自己家里的事,哪怕是看上去最单纯的赵媛媛也从来没有说过她爸是当官的,只说是公务员而已。所以,这次到常州……卫铃坐在车上,其实颇有一些感慨。她一直觉得朋友之间没有必要把对方的事知道得太清楚。她自己也有很多事情不愿意让人知道,所以她认为既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那么在对方不主动提及的情况下,适度的保持一些距离是合宜的相处方式。

     可现在……她却突然觉得这样好象有些不太好。

     是的,她原先想的相处方式在平安无事时是甚好的,看不出来哪里不妥。可是当有事生的时候……她真的觉得此时此刻,她连下手都有些无从着眼。

     魏欣蓉在电话里只说她们现在在市人民一院,血液科918室。其余的什么也没有?难不成要直接去医院吗?

     “你在愁什么?”虽说常州也有机场,可是因为南京离常州并不远,有在机场进进出出的时间,自己开车也过来了。而且过来后也要坐车的。既然如此,倒不如让小乐把车开来更方便一些。

     小乐的车龄尚短,所以他开车是很小心的。一路上都把注意力放在车道上,连话也不说一句。直到进入常州市区后,小乐才一边把车放下来,一边找路边的饭店。

     在来之前他已经从网上搜索了几家这里的名馆。卫铃的嘴如今越的刁了,略不好一些的饭就吃得很少。小乐对于这样的事一向精心,所以他事前准备,从gps上安排好了所有的行程。进了市区不久就把车开到了一家叫淮安馆的饭店前。包厢已经订好了,连菜都准备妥当,进门就可以开吃。

     小乐的胃口不错,但卫铃却有些蔫蔫的。他问她为什么?卫铃叹了一口气:“小乐,是不是我对别人真的关心不够?”魏欣蓉是这样的,孔芳……还有毕溪……那天,他吼她的话,其实她全部都听到了。他的气,他的怨,他对她一点不少的恨意……卫铃不想再见他,可是……他说过的话却是让她……在一个人的时候,心里难受得紧。

     “你是在说魏欣蓉?还是孔芳和毕溪?”小乐觉得或许两者皆有,但后者尤其是毕溪的事,可能更刺激她。是的,她从来不在人前表露这样的情绪,尤其是在逯秦南在的时候。可是……毕竟是一起长大的伙伴……以前恨是恨的,但当事情的真相被完全揭穿后……再恨已经恨不起来。她对那个男人没有爱,小乐看得很清楚。然,其它的感情呢?

     “我觉得你没有必要为这件事情感到难受。卫铃,你也好,孔芳也好,毕溪也好,其实都是受命运摆布的人。或者说得再明白一些,你们三个小辈完全都是在长辈们的设计下遭遇了这样的事件。毕溪觉得他是受害者,你何妨又过得舒坦?他怨你恨你似乎有理由,但你是不是也有同样的理由去憎恨他的家人和长辈设的这样一个局?在这件事上,你们都没有错。但同样的,你也没有亏欠他一分一毫。你承受了这样的力量,也许就是一种补偿。而他得到了那样的功夫或许更是一种补偿。他想不开是他的事,但要是你想不开,那可就会变成三个人的事了。”

     这小子是在暗指不想她搞三角恋吗?

     卫铃终于笑了:“我对他没那个意思。不过……”

     “到底是一起长大的小伙伴,是吗?”小乐直接把话扯开,倒让卫铃莫名的松了一口气。是啊!他只是她的小伙伴。起码在她的心里,是这样定位的。至于毕溪他怎么想……已经不重要了。她有了秦南,而他也会有别人。

     想到这里,卫铃刚才纷乱的心思终于收了回来。先胡吃海喝了一顿后,便把自己的隐忧说了:“我对她的关心可能真的不够,她家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形,我完全不清楚。她父母的性情不了解,要怎么操作……”她有点没头绪。

     但她才说完,就见小乐得意的一笑,将他的手提电脑拿了出来,推到了她的面前:“已经给你查出来了。她爸叫魏大勇,是个退伍军人,在天宁区的东坡公园旁边开了一家市。规格不算小,生意一直不错。可是从去年开始,生意上就出了问题。具体什么情况我查不出来,但是他家的存款帐号从那时候开始入少出多却是真的。她妈是个牙医没错,与一个叫常杏的女人合开了一家诊所,原本生意也是挺好的,可是从去年开始她们家的客人就少了很多。”

     “都是去年?”

     “没错,都是去年。这是她父母的名字,这是她母亲合伙人的名字。这一串是她父亲手机号里的通讯录。划黑线的联系比较近,划红线的这三个是女人。”

     小乐干脆坐到了卫铃旁边的位子里,给她指着上面的名字以及他查到的内容。小乐的重点怀疑对象是:“这个叫艾琳的女人,三十五岁,三年前死了丈夫,膝下有一个儿子。她只守着一家裁缝店过日子,应该经济不算宽裕才是。可是从去年起,她的银行里就通常会有打进去的钱。数量不算多,都是三四千,有时候五六千,但有一个月至少有一笔,有时候会有三四笔。而这些钱的款头对象都是魏欣蓉的父亲魏大勇。”

     我靠!

     “你是说这两个有一腿?”

     小乐呵呵:“没一腿的话,魏大勇犯不着这么扔钱吧?”

     “那好,吃完饭咱们先去这个艾琳家。”

     *

     小乐办事那是绝对的靠谱,连艾琳的家在哪里都查出来了。一户看上去很普通的住宅小区。都没有高层,都是六层的普通居民楼。小乐在车停在了附近的一个车位就不动了。而卫铃则坐在车里,将她的气场全部散开。

     她很快找到了艾琳的家,然后……特么的好生扎眼!

     某个中年肥男正和某个三旬出头的女人在浴室里你浓我浓?那肥男不是别人,正是魏欣蓉的爸爸,魏大勇?

     卫铃心头火起,嗖的一下便从车内消失了。小乐让吓了一跳,她什么时候会在外面玩瞬移了?

     而在艾琳家中,更诡异的事情却是当时就生了!

     浴室的门咣的一下被打开,里面的魏大勇和艾琳两个吓得连惊叫都还没出来时,就被临空飞摄了起来。在空中绕了半圈后,魏大勇被扔到了卧室那张滚得乱七八糟的床上,而艾琳……都是女人,也就不用怕看到什么了,卫铃好整以暇地将她定在房顶之上,一会儿东晃晃一会儿西晃光,然后整个人倒吊在了房顶上!

     “大仙饶命!大仙饶命!”

     这两个人刚开始的时候是真没反应过来,可后来等差不多反应过来后却是完全让吓懵了。艾琳甚至直接晕了过去。魏大勇是当兵的出身,胆子稍大点。趁这位大仙在客厅里收拾艾琳的时候,赶紧麻溜地把裤子套上,衣服穿好。

     这货没逃,而是十分识实务的跑出来给卫铃磕头,一口一个饶命!

     这样的爹,怎么能生出蓉蓉那样的女孩出来?

     卫铃冷哼,一松手,艾琳直接摔在了地上。摔得挺疼,让她渐自苏醒了过来。看到家里真的突然多出来一个人后,吓得直接尖叫出来。卫铃烦这声音,叭的一翻手腕,又让她再次倒悬在了天花板上……

     这次,艾琳不叫了,吓得只剩下哭了。

     魏大勇让情人的哭声闹得心更慌了,赶紧在饶命之后加了新台词:“不知我二人在哪里得罪了大仙?还望大仙明示。小的们一定改,而且,马上就改。”

     哪里得罪了她?

     卫铃想起蓉蓉先前打电话时的哭声,心头的火气就一下子更旺了:“我是魏欣蓉的舍友。伯父,你知道哪里得罪了我了吧?”

     啥?魏大勇一下子惊懵了:“你……你是蓉蓉的……舍友?南大的舍友?”

     卫铃呵呵一笑,一转右手腕,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紫檀雕花的圈椅。卫铃坐了上去,挑眉笑着这屋子里两个人的情形。魏大勇的神色比较复杂,但这人身上原本浓郁的粉色气息消失了,转而强盛起来的是金色的光芒。不是修士们身上常见的淡金色,是黄金般的颜色。

     难不成,这人是在她身上看到了什么可图的利益了?

     卫铃似乎明白了金色在这里代表的一重涵义。所以,她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现出了阴森的诡笑:“至于这个叫艾琳的女人,魏伯父,你说是留她一命好?还是把她剁干净分尸更合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