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五章 魏欣蓉的父母
    欧意毕竟不是初出毛庐的楞头青,这时候别说司徒氏在他的车上放了什么监听符,就算是放了一颗炸弹,他也不能回去直接翻。┡8 1中 『文Δ网甚至于,他就算是把这辆车直接撞废,也于事无补。他们随时随地可以在他的车上甚至身体上动任何的手脚!曾经,欧意自傲的以为,他的身份足以让这些人心有顾忌。可是……也许就象欧杰没有说出来的那话一样,他和欧杰在那些人眼中也许根本就是一样的。那些人能冲欧杰下手,自然也就能冲他下手了。

     他心中不悦,但表面上对司徒清却并未有半分冷遇。只是言谈之中,予司徒氏中长辈对司徒星的关照就更加不以为然了。司徒清本便看不顺眼这个堂弟,听欧意这样,自然心中更加不忿。

     而在接下来的这段日子里,他和卫铃又见了两次面。一次是在他名下的一间大型商厦中,她和他的男朋友逛街买衣服。远远看到,点了点头。然后司徒清就让经理把这位客人的单从此免了。经理自然诚惶诚恐地马上去奉承,而卫铃也没有矫情到不要,甚至还帮逯秦南买了一块马克华菲的钻表,花了某人不少银子;当然,这样的花费在下一次见面时,卫铃就加倍奉还了。地点,中华版对角巷的某间丹药店中,卫铃将刚买到一袋丹药整个儿扔给了司徒清。

     如此阔绰的手腕,着实让司徒清震惊。自此后,他自然越想与卫铃交好。但是,他在仔细研究过了卫铃的生活规律后,却现根本没有他下手的机会。周一到周五,她埋身在学校之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周六与周日,除了偶尔和男朋友逛街,只在家中死宅。这样的女子,乍看之下,真的比一般的都市女孩还要内敛。而与这样的人相交,或许太过亲近真是不宜的。

     司徒清渐自淡出卫铃的视线,可在他不了解的领域里,卫铃却已经经由冷泉的介绍,认识了他们的大师兄寒松。这位师兄的业务十分广泛,在从三月到六月这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内,介绍了卫铃十三个抓妖的业务。卫铃每每皆是百百中,从无失手。这固然让某师兄在业界的名声大增,但对卫铃自己的补益来讲,却似乎更大。

     以往,她总在奇怪,为什么她看到的颜色那样少,哪怕被雨水冲淋后,也不过是多看到了一种血红的颜色。可是,在她的灵力充沛起来后,她才知道:原来以前的那些所谓看不见,都是因为她灵力不继的原因。随着她汲取灵力的越来越多,她眼睛里能看到的颜色也越来越多。

     从原先最开始的白光金光外,黑灰红以后,她又看到了黄绿蓝紫青橙六种颜色。这些颜色凝聚在每个人的身上,但每个人身上的这些颜色比例却是都不相同。象程诺,她身上的主色是红黑白,其余颜色只是杂杂零星几点;而逯秦南身上的颜色却是以灰为主,其它颜色各有一片。另外魏欣蓉身上的气息却是以白色和灰色为主,红色只有很小的一点点。至于赵媛媛……自那事后,她虽然还住在749,但性情却似乎大变了一样,每天沉默寡言的,衣食起居普通得与学校的其它女生再无区别。在她的身上,红色与黑色很多,但其它的杂色也全都不少。但每种颜色的色度却似乎比其它人要淡上许多。仿佛兑了水的墨汁一样,万色皆有,却失之浓稠。

     关于她看到颜色的事,她并没有瞒着程诺和逯秦南。但两个人对于这些颜色分别代表的涵义却是不懂。卫铃也为此买了不少修真类的杂书看,但都没有一个象样的解释。

     于是,在大三结束后,卫铃和逯秦南说:“我想报个暑假美术班。我从来不曾学过画,或许,多和这些颜色接触一下,就有了新的感悟也不一定。”

     逯秦南自然同意,因为他这个暑假,时间已经全占满了。

     他今年研一已经结束了,应该是要考虑工作的时候了。曾几何时,他想当律师。可是在和卫铃在一起后,他却是突然对那样的工作失去了兴趣。比之与人在法庭上争辩,如今的他更想当一名老师。所以,他在争取留校的名额。周扒皮本来就喜欢这个爱徒,听他愿意留校当他的帮手,自然更加高兴。不过介于逯秦南这一年来的不务正业,所以在相应的区域里表现得太少。暑假时,周扒皮接到了两个座谈会之类的邀请,便带着爱徒一起去镀金了。在这方面,卫铃相信周扒皮的眼光。但相对的,整整两个月的时间看不到秦南,也是一种失落。

     于是,她便把一腔热情全部浇在她的学画生涯上。

     她因为要体会颜色的区别,所以当初报名时就仔细了解了一番,然后报了最简单易上手的工笔国画。同学都是成人班的一些四五十岁的家庭妇女。在这个年纪的阿姨眼中,学画更多的是一种享受。所以老师们教的方法也简单,先学勾线,再学上色。构图什么的直接跳过,用大家勾好的白描图为底,让大家先学勾线的方法。这样的方法虽然学精很难,但上手却易。不管勾得好或不好,初学者眼中,能画出个大概的样子来就是好的。

     至于上色,就更简单了。老师们先教你基本上的配比,然后又用现成的白描图同款彩图做例,教大家这个颜色是怎么染出来的,那个颜色又要用哪个颜料和哪个颜料掺和。

     说深,其实真的可以很深。但说简单,却也无比简单!

     卫铃不知道这些大妈阿姨们是怎么想的,反正她对勾线的过程不大感兴趣,更喜欢将学习重点放在上色上。她喜欢将一大丛牡丹花,染出绝不相同的颜色。开始时染得花里胡哨,挨了老师的不少批评。可后来她学乖了,用同样的几种颜色,加以不同的水度不同的染晕,结果出来的颜色远看相似,近看却有所不同了。

     教她画画的老师似乎对这个创想很感兴趣,便教她如何用颜色的浓淡来在图上区别亲疏远近,明暗朝向。卫铃起初时真的是不懂的,但是在画了一个月后,却渐自有些感悟了。

     她每天花了大量的时间用来画画,等到秦松说有业务了,才会出去活动一下。动静结合,其实很是相宜。然血腥的捕猎与优雅的国画之间,却始终没有连接起来。

     随着妖力吸收得越来越多,卫铃的气息已经可以漫到七条街的距离了。在这七条街内,只要进来她想找的人或者她认识的人,卫铃都会有所感觉。可是,她的眼睛里却是再没有增加颜色。哪怕卫铃穿着泳衣在大雨倾盆的天井中让整整浇了两天,也没有丝毫进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卫铃冥思苦想,却怎么样都找不到答案。

     而某一天,就在她对着一幅刚勾好的白描图,想着要如何着色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这次,打来的电话是魏欣蓉!

     “铃铛,我……我想求你一件事。”

     魏欣蓉的声音沙哑黯沉,卫铃听得很不舒服:“你怎么了?为什么听上去不太好的样子?”

     “我弟弟,住院了。”魏欣蓉的嗓音干涩:“五天前的病,高烧不退。我们送他到了医院。结果,报告是……白血病。”

     我的个天爷!

     白血病?

     卫铃身上直接打了个哆嗦,得那种病简直就是要命的节奏。不过:“你找我……是想要药吗?可是,我的那个花露水不管用的吧?要不然,我问下乘风,看有什么药能帮上忙?”她不敢把话说死,毕业修真的药能不能治白血病,实在是在她的常识范围之外。

     但,让卫铃没想到的是:魏欣蓉直接拒绝了!

     “不用帮我找药。事实上……卫铃,我是想请你来一趟常州。”

     “干什么?是不是这事……你觉得有灵异有关?”想找她去抓鬼什么的?

     卫铃满脑袋全是脑洞,可魏欣蓉在电话那头却是突然哭了。吓了卫铃好大一跳,赶紧先唬,闹了半天后才在魏欣蓉哽咽的话里把事情弄清楚了。

     原来魏欣蓉的爸妈在知道小儿子得了白血病后,意见产生了极大的分歧。魏妈妈觉得治病才是王道,魏爸爸却是讲什么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小儿子得了这种毛病,肯定是家里哪儿的风水出了问题如何长短的?又是请神婆跳舞,又是烧香拜佛,短短几天功夫就甩出去三四万!

     “铃铛,我不是心疼那些钱。要真是为了治病,花再多也值。可是他把那些钱却全给了那些骗人的神婆。卫铃,你来帮帮我吧。弄些小手段出来震震他。我爸现在天天和我妈吵,这个时候,我家里真是经不得再出一丁点的事儿了。”

     魏欣蓉在电话里都哭了,卫铃只好同意。当然在程诺回来后,她也把这事和程诺说了。程诺也同意她去,但是:“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要不,小乐,你陪她去吧。我来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