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8 交易和离开
    一个神君居然用一条无辜的人命来交换一条杀人无数的野兽?很好!很好!卫铃大笑三声,痛快答应交易,但是:“我可以不杀他,但是他不能再在我的地盘上杀人。8Ω『 ┡ 1中文  网”

     “你好象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那个粉雕玉琢一般的小娃娃,看上去可爱,可从他嘴里吐出来的却是与他外形绝不相符的话,冷酷无情:“我只答应了你,放过逯秦南。可是在他之外,你还有很多在乎的人。卫铃,难道貔貅没有告诉你吗?神者无情!因为你一旦有了情,就有了被人掣肘的软肋。就象现在,我就不会答应你的任何条件。因为你没有资格要求我做任何事。相反,我倒有充足的条件用来和你交换一些东西。”

     交换东西?

     卫铃直觉扫到了那个站在他身后的黑衣壮汉身上,要是她记得没错,她好象在这个妖精嘴里听到过这样的要求:“你想我的神力。”

     “没错。”

     “用来交换什么?我朋友的性命?”卫铃微笑:“若你执意如此,我会交换。毕竟,就象你说的那样,我对你来说没有足够的威胁力,可你却可以随时取走我朋友的性命。不过,既然你已经把话说到这样的份上,那么,我又如何来相信你的承诺呢?若你要的不只是我的神力,而是我的性命,我又能如何?朱雀,不公平的交易没有任何取信他人的诚信。而若是如此,那么,我若不相信你能信守诚诺,那么,是不是也可以拼死一争?你得不到你想要的,我也顶多在失去我所珍爱的东西后,把你所珍爱的手下,也全部杀光!”

     说到最后,卫铃眼中放出冷冽的光。而在同时,躲在朱雀身后的那七名妖物噗通噗通全部跪到了地面。原因无它……她用一枚纸币割断了他们的脚筋!无声无息,哪怕是朱雀也抵挡不了这世间万财之主的运财能力。你能护得了他们一时,但绝对护不了他们一世。你若敢伤害我的朋友,那么我绝对要让你做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

     这是她的心曲,但她没有说出来。她只是在微笑!但她相信,她的意思已经足够明确!

     朱雀看懂了,完全明白,所以,他调整了他的交易内容:“我不会动你的朋友,甚至会把你和你的朋友安全的送出南京。等到我在这里办完我要做的事,我就会从南京离开。这里,依然是你的地盘!”

     “那那些死去的女孩子呢?”

     “放心,我会给她们安排更好的下一世。”

     “那她们的父母亲人就活该承受这一切的伤痛了,对吧?”

     朱雀挑起了眉:“你到底想要如何?”

     卫铃的眼光看向他后面身材最高大,可此时却缩得只剩下一个小面团的食梦貘。她想如何?她的意思已经表示得很明确。她想要这个浑蛋偿命!但可惜,朱雀不支持这样的设想:“如此禽兽,也甘为神仆?朱雀,你真是丢尽了神族的脸。”

     “这好象是我的事!”被削了面子的朱雀神君似乎不高兴了。但卫铃不在乎,她闭上眼睛想了很久后,决定了:“只要你保证在你这次的行动中,尽可能地减少对南京的毁坏,那么,我愿意交出我的神力。”

     “没有任何条件?”朱雀有些意外,却换来了这个女孩不耻的笑容:“你那里没有我想要的东西。”

     *

     合约达成!

     卫铃走上前去,交出了她的左手。

     衣袖划起,她左手手腕上的金色貔貅散着动人的光泽。似乎,它从来不曾这样的美过。卫铃看着它,嘴角全是笑意。

     她想起了她初入南京时的情形,在火车站,她摔了一跃,几乎半跪在了孔芳的面前。当时的她,那样骄傲的从她眼前经过,目空一切,宛若无物。

     可后来呢?她初入学校,就死了那么多的女孩子。她们的死因她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明白。是因为有杂事缠身吗?亦或者,她是不关心她们的。那些女孩子与她素不相识,她没有必要为她们的生死担忧难过。再到后来……她、程诺、蓉蓉,还有曾经很可爱的赵媛媛,一起经历了很多的事。或许是幸运!或许就象毕溪说的那样,她作为貔貅的牧主,天生就有驱恶辟邪的神力,在她身边不会有太糟糕的事生。所以她之前碰到的事情都很安全的完结了。她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相反,她得到了很多的东西。

     金钱,权力,美貌,甚至长生!

     可是,她真的配得到这一切吗?卫铃之前没想过这样的问题,但在此刻,她突然心有所感:或许,对于这片土地来说,她并不是一个好的守护者。

     她随兴而致,随心而为,从来不曾想过把它当成她真正的家园那样来看待!甚至于,她都没有好好地学习仙术,以至于事到临头,被一群妖孽赶出了这里。她丧失了保护它的权力,她让它陷入了很糟糕的人手里!

     但是,没关系。

     她还有时间,而且她一定会回来的!

     *

     神力的交接,其实远比她想象中的更加简单!

     那个小孩子握住了她的手,然后,卫铃便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体开始流失……

     先是她的力气,然后是她不再晶莹如玉的肌肤,再然后地上开始散落着一些枯黄的丝……她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

     一点也没有。

     她的身体毫无痛感!

     可是,她的心却抽成了一团。不只是因为她的美貌失去了,更是因为她左腕上的那只貔貅不见了。它换回了它原来的模样,一枚普普通通的黄金铜钱。而她的右腕之上……那只黄金桥则变得更小更小,小得只有黄豆那样大……

     “好了,结束了。我会遵守我的承诺,还给你一个更好的南京城!”

     吸收了她神力的朱雀小朋友长大了,虽然仍旧青涩,却已然不是**岁的少年。他看上去十四五岁大的样子,身上充满了力量……

     卫铃淡淡而笑,倒退着,走回了毕溪的身边。

     在那里,不只有毕溪,还有已经醒来的逯秦南。

     他看上去十分不好,眼中闪着莫名的光。他紧紧地盯着她的脸……

     她变丑了吗?

     或许,真的会很丑。卫铃抬起了自己的手。看到了一双苍老得有如六七十岁老妇人一般的枯爪。好吧,她只能用枯败的爪子来形容她现在的手了。

     但是……他有必要这样一直盯着她看吗?

     卫铃自嘲的笑了一下,转头看毕溪。他的脸色也很不好,但他,没有震惊。只是在她的眼神扫向他后,恭谨地低下了头:“我们现在就走吗?”

     “对,带上孔芳,立刻出城。”

     *

     出城的过程简单得出想象!他们先回到了栖霞路。一个小时而已,这一月前还光鲜亮丽的高雅居所,居然衰败成了一座……鬼屋。家具摆设一概**,花室里的那些花,枯干得连盆中的土壤都似乎已经随风飘散。更别提她挂在屋子里的那些美丽的衣衫了……

     它们成了一片片的破絮,堆在了衣柜的正下方……

     “我们走吧。”

     毕溪打开了书房的通道,小心地先抱了卫铃下去,跟在后面下来的是逯秦南和比逯秦南更可加一脸不可置信的孔芳。四人围在了一处,拉成了一个圈。然后随着毕溪的一声重喝……

     四面八方挤压而来的空间,痛得卫铃几乎要晕过去。可是,她没有。她没有晕过去。再大的压力,她也不会晕。她不会再逃避。所以那些挤压而来的空间从她身体里挤压出来的只有她眼角的泪滴。

     她将她因失败而痛悔的眼泪留在了南京。

     但她会回来,一定会回来。

     *

     “卫铃,我们去哪里?”

     从南京出来了,四周是一片的荒野。毕溪问她要去哪里?卫铃想了想,把头扭向了逯秦南:“你呢?你有什么打算吗?”

     逯秦南哑了一般的张嘴几次,才吐出了话:“去巴蜀吧。那里人灵地杰,总有办法让你……”他似乎想说恢复,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卫铃无谓地笑了一下:“我其实到哪里都无所谓的。可是你和程诺还有魏欣蓉,总得上学工作。这件事我不知道会持续多久,总不能一直把你们都放在深山里。这样吧,我的意思是我们到成都去。”

     “成都?”

     “对!在那里,你们可以继续上学,小乐可以有自己的生活。小非还可以上幼儿园。至于我和他们两个……我们可以找一处幽静的山谷修炼。”

     “你要在山谷修炼?”逯秦南的声调怪异得连他自己都听不明白。他不明白他说了些什么,而卫铃也不明白她说了些什么:“对。我这个样子是暂时的,以后会变成什么样,我根本不知道。与身份证上完全不是一回事。总不能招来警察吧?”

     “所以,你要住在山里?”

     “对。那里人少,而且没有警察。当然,你们有空的时候可以来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