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大戏
    “铃铛?今天上午有人进爸爸书房吗?”

     卫铃刚放进家门,就看到爸爸从二楼书房里中了出来,扶在栏杆上问她。他苍白的脸颊上急出了两片潮红,眼神也很不对。不象是平常喝醉酒的样子!倒象是真急了。

     “爸,怎么了?”卫铃赶紧跑了上来,结果就看到爸爸在保险柜前翻腾着一堆文件。心里慌了:“爸,你在找什么吗?”

     “股权书!股权书不见了!”

     股权书?

     卫铃听不懂那是什么?她才十岁而已。可是,听上去好象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它长什么样?爸,我帮我找。”

     可惜,不管他们父女两个怎么在屋子里找,也没找到那份股权书。而第二天的股东大会上:“那东西出现在了他爸爸手上!”

     *

     程诺瞪大眼睛:“这么说,是他爸爸偷了股权书?”

     “不!”卫铃坐在楼梯上,脸色冷漠得连一丝愤怒也找不到了!

     她不是没有过愤怒,也不是不会愤怒。只是因为再多的愤怒,也早已经在那过后的岁月里被磨光了!整整十年时间……她的愧疚、她的迷茫、她的愤怒……全都比不上她的痛苦!

     她用十年的时间煎熬着自己。因为她不敢和爸爸说股权书为什么会丢掉?更不敢再在爸爸面前吐露一个思念妈妈的字眼!她甚至再也不敢在心底偷偷地怪他,为什么要在外面花天酒地,把妈妈气走?弄散他们这个家?

     她只能告诉自己:

     妈妈走了!她能不怪她;

     爸爸还在醉生梦死,她也不能怪他;

     因为不管怎么样?他们生了她。而她,也并不是圣人转世,不曾犯错!

     她犯错了!

     她没有资格再怪任何人!

     可是他,凭什么让她不怪他?

     她那么相信他!那么相信他!他说他只是去里面偷看一下那卷吴道子的仕女图,她就相信了。她放他在爸爸的书房里一呆就是两个小时,却没有想到他在里面会干什么?

     她压根就没有想过,他会害她!害她的家人!她如此的相信,可换来的是什么?彻头彻尾的背叛!更甚者:

     事发了!

     他却连一句解释都没有。

     他直接去了外地上学,连一个字都没有留给她。而六年后,她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了他出国的消息。

     是啊!毕家有钱了!

     吞没了整个华方的股份的钱,足够姓毕的一家子挥霍至死了。

     曾经她没有丝毫的力道反抗,能做的唯有沉默!

     而现在……她有了足够的力量!

     *

     “毕念祖,毕肖南,毕肖北,毕泗芳!”

     这是毕家的罪魁祸首!从他爷爷开始,到他爸爸,他二叔,他三叔……还有毕家上上下下三十七口,全都是趴在他们卫家的尸骨上寻欢作乐的饿狼!

     而现在……她要收走他们所有的钱!

     卫铃从院子里走回了屋内,她的脸上依然冷漠,可是眼神中却再没有了雄雄的怒火。她的嘴角甚至已经牵起来了!

     她在笑!

     而她的双手,举过了头顶。光洁纤长的手腕上,一双素手五指张开。

     她要干什么?

     程诺不明白。一直站在窗户边悄悄听二人说话的小乐也不明白。

     可是,下一秒,两个人被突如而来的钱潮,惊呆了!

     钱潮!

     真的是钱潮!

     无数粉红色的毛爷爷,象变魔术一样,从卫铃的手掌间冲了出来。不是一张两张,不是五张十张!而是象缺堤的洪水一样,从卫铃的指缝中涌涌而出……如漫天的大雪纷飞,更象是决堤的洪水一样,带着怒意从她的手指间飞扬而出……

     不到一分钟,客厅的地上就再也没了落脚的地方!

     而不到五分钟,程诺和小乐的脖子就要被这钱潮给淹没了……

     *

     地球上五十亿人!每天炫富的人不计其数。可是有谁真的被人民币淹死吗?程诺总算是在性命垂危前,总算是从无经想象的震惊中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铃铛,你这是想把我们淹死吗?变这么多钱出来干什么?洗澡吗?”

     她大喊大叫!可铃铛那里却象是什么也听不见!她和小乐只好赶紧想办法自救。程诺说:“咱们得到铃铛旁边去,摇醒她。我觉得她的状况不太对!”

     小乐同意。可是,她们可两个可以拨开周遭的钱币,却是根本无法靠近卫铃身边三米之内。没法子,只好绕道先到二楼去。可是当二人终于爬上二楼时,却被眼前的影像彻底惊呆了!

     *

     铃铛,仍然保持着刚才那样的姿势!

     她站在客厅中央,双手朝天。粉红色的毛爷爷仍然象不要命了一样的从她的指间奔出。那些钱越堆越高,程诺和小乐不过是从窗边爬回二楼的这短短的五分钟内,就又长了半米高!

     那样的高度,已经比卫铃还要高了。要是再让这些钱再飞下去的话,卫铃可就要被她自己变出的钱淹死了。

     程诺和小乐都是想到这点才着急的!他们怕铃铛入了魔,可是更怕物理进攻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却不成想……那些粉红色的毛爷爷居然开始变模样了!

     它们开始变成了一粒一粒的金珠,先是小米大小,然后在落了满地后,开始越滚越大!毛爷爷仍然在不断的往外飞,可是它们却不再堆积,一旦落地,就会化成金珠,开始滚动粘接。

     大厅里……变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球世界……

     而这片海洋球的中心,是三方见方的一个正圆的真空地带!

     *

     在那里,卫铃已经坐了下来。她的双手不再高举过头,而是放在了两个膝头之上……

     似乎是举了那么久的手,她开始有些累!

     她把自己的手放了下来,松在膝头之上。可她的意志却是并未停止!她心中默念着每一个毕家人的名字。她要他们一分不剩!所以,她用尽全力一遍一遍地默念着他们的名字。一遍一遍,永不停歇!

     她的胳膊真的有些累了,可是她的掌心却是逐渐火热!

     她闭着眼睛,看不到。却似乎从心眼处,看到了两团火焰从掌心处喷了出来。它们开始不过手指大小,可后来,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最后,甚至变成了两股足有半米高的红色火焰!

     在火焰中,她似乎看到了华方总经理办公室,看到摆在那里的十几幅名画。那些都是爸爸的最爱,他天天都要看,一天看三遍也看不厌。可后来……他却是至死都没有再看到一眼。

     现在,她要替爸爸拿回来!

     她心念始到,那些卷轴便象是长了翅膀一般的冲她飞了过来……

     她睁眼,便看到她的眼前真的飘着那些她从小摸到大的卷轴!

     *

     真的吗?

     她真的能把它们也拿过来?

     那么,是不是她还可以把妈妈昔年戴的珠宝也拿回来?把她瞒着爸爸,悄悄卖掉的SD娃娃也全弄回来?她曾经珍爱的童话册,小花发夹,鹅绒毛的枕头……

     曾经在记忆里的一切,她全想了起来。而她想到什么,她的眼前就会出现什么!这种感觉简直让卫铃的身体都开始颤抖。她后来,几乎是把有生以来记忆中最美好的东西全都想到了,而那些东西也果真全都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崭新明亮,干净漂亮!

     就象是她第一次见到它们时的模样!

     *

     可是:“你能把你爸妈也变回来吗?”

     “你能把你失去的快乐找回来吗?”

     “你能把过去的一切全部抹掉,然后假装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吗?”

     “卫铃,我问你,眼前你变出来的这一切,到底是不是你曾经拥有过的那些东西?”

     *

     程诺大声喊!用她最大的声音!

     她想叫回卫铃的神智。因为她真的感觉铃铛失控了!眼前的这个铃铛完全不象是她认识的那个女孩子了。

     她认识的铃铛,在不熟的人面前冷若冰霜,独来独往。却在她的舍友面前沉静温厚。不管是有些娇纵的媛媛在冲她耍赖,还是心中藏事的魏欣蓉一语不发,亦或者她生气时发怒时……她都安静以对。

     她明明是四个人当中最漂亮的!可是,程诺却从来没在她身上找到一丝骄傲。

     她明明也有着很好很出色的头脑!却能为牵就室友的情绪,故意把成绩考糟。

     她是有钱!她的钱听说也来得容易!可是,能眉头也不皱一下,就借她五百万的人……程诺相信,这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了。

     然,比这一切更重要的是:她……她说不出的痛!在此刻,重重地撞开了她的心……

     “你是不是觉得很痛苦?”

     “我曾经也这样觉得。”

     “我觉得这世上的人全都该去死!”

     “为什么?”

     “因为……这世界上没有好人。”

     “铃铛,我没有和你说过是不是?我爸爸……他不是自然死亡的。他是在缉捕毒犯的时候因公殉职的。他死的时候,我很难过!可同样的,我也很骄傲。曾经,我想成为一名和爸爸一样的警察。可是……最后毁了我这个梦想的,也是警察。”

     “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就在我爸爸死后的第三个月。我爸的顶头上司……娶了我妈!而五个月后,我妈就生下了一个小男孩。一个,和那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狼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