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水晶公主
    医院是活人和死人同时呆的地方,而一旦有死人,那么不好的气息肯定便是存在的。以前卫铃没有这样的能力,所以也不会有特殊的感觉。可现在,她有了。所以她每进出一次医院,都会感觉到一些不好的气息在这里游荡。

     这些气息大部分没有攻击性,她的血液不会为之沸腾;可有的,却蕴含着恶意,象一条条在阴暗里蛰伏的蛇一样,随时准备找谁咬上一口。就象,现在这个屋子里存在的那股气息一样……

     它蠢蠢欲动,却在卫铃开门的瞬间,敏感的感觉到了敌意。于是,它开始往四周退。卫铃走到哪里,它就退开哪处。象是避让,却始终在这间屋子里盘旋着不肯离开。

     卫铃回想驭龙诀里记载的那些法术,但很可惜的是:那些法术大部分是攻击类的!十分难炼。她到目前为止,只大概搞懂了那个劈风斩的操作过程。其余的……她还没看懂。而不管是哪类的法术,都没有一种是让她开天目或者和鬼交流的。所以,她就算得到了秘籍,在这种事上还是个白瞎!

     但有一点,她还是能做到的。那就是……散开她的气场,让那股气息,彻底赶出这里。

     *

     一夜无话,早上六点的时候,魏欣蓉来交班了。可是,赵媛媛仍然没有醒。以一个贫血的患者来说,她这样长时间的昏迷实在太过奇怪,连医生也觉得这种情况理解不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赵媛媛的胸部X光片里并没有发现胸腺体异常的情况。她也没有发烧或者出现哪部分的感染。然,始终低迷的红细胞指数和一直昏迷的状态却似乎让她的情况变得更加歧手。

     乘风的电话是在第三天上午课间时分打来的。卫铃一看是他的电话,便从楼里出来了,到了一处没人的僻静处才接了起来:“情况怎么样?”

     “让它跑了!”

     什么?让它跑了?卫铃拧眉:“怎么会跑了的?你之前不是很有信心吗?”

     对于这点,乘风也很郁闷:“我本来一直追踪着的,可是昨天晚上,它却是突然消失了。”

     “在哪儿?”

     “栖霞山景区里的一个地方。我在那附近查了一夜,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可是,那东西确确实实是在那里消失的。卫铃,我觉得,那不是一个鬼。中午有时间吗?我们面谈如何?”

     “行!四食堂见,我们边吃边说。”

     *

     几次见面,乘风的形象一直是斯文秀气的,可这次见面,这人却是有些憔悴。饭打了不少,吃得也挺快的样子,可瞧他的反应竟象是食不知味一般。

     两个人吃饭的速度都很快,吃完了后,便一起背了书包,顺着学校的林荫道走。

     进入九月,南京的天也开始有些冷了。尤其是刮了几天的西北风后,气温越发降了。学校里穿薄裙的女生已经变少,大部分都是套上了长袖长裤。卫铃本就不是很在意穿着的人,最近又为了赵媛媛的事忙得天昏地暗,所以,只穿了一件简简单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不是名牌,可穿在她这样的美人身上,却仍然是难掩丽色。连她几天没有细心打理过的长发,都似乎带着一种慵懒的风情。

     才几天没见,她似乎又漂亮了一些。

     乘风眯眼:“卫小姐的功法有助容颜?”

     卫铃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牵扯,只是边走边低声道:“你在电话里说那不是个鬼,那么是精怪?”

     “没错。它很机灵,一直在想办法逃避。亏得我法器有些来历,才能一直追踪了它三天。可惜,昨天晚上,还是让它逃了。而我,竟然没有想出来,它到底是怎么逃的?”以前乘风也抓过一些精怪,但是从他手底下逃脱的,这还是第一次。

     “那,接下来怎么办?”鬼,卫铃都不熟,精怪之类的就更不懂了。

     乘风对于这事,也很头疼。但上午他在打了几通电话后,倒是有了一些眉目:“精怪与鬼不同,鬼害人是为了摄取阳气,为已所用。精怪很少附在人的身上,他们大部分情况下是更愿意化作人形,与人直接面对的。或汲阳对方身上的灵气精气,或借用凡人的权柄财富达到他的目的。精怪在没人攻击的情况下不会消失,所以他们想要的更多。这次的情况实在有些特殊!这物竟然附在了赵媛媛的身上,可是这个赵媛媛的命格也好骨相也好,并无特殊之处。那么,它的目的是什么?也许,我们只有破解了它附身的原因和目的,才能找到它,并真正的将它一举成擒,永绝后患。”

     有道理!

     可是:“媛媛现在昏迷着,她病得颇重。血色素只有四克,一直昏迷的情况下,查不出病因,医生也不敢贸然给她输血。在她这里,你怕是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其实卫铃也有试过,把一枚纸币放在赵媛媛的手里,意图读取她的心意。可是,她什么也听不到。也许,只有在人类有意识的情况下,她这样的方法才是可用的。但今天这个乘风要约她面谈,是不是意味着……“你真有什么办法?”

     乘风眼睛微眯:“我没有那样的本事,在人失去意识的情况下还能施展搜魂术。但是,我却可以看一下,她的魂魄是否还全部在她的身上。”

     对啊!卫铃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她怎么把这个事给忘了?如果魂魄不全,那么人当然醒不过来。而在当时,那个东西是从媛媛的身体里跑出去的,说不准便带走了什么也不一定。

     而今天乘风要找她面谈的目的,卫铃也便真的明白了。当场约定今天晚上她换班后,乘风前来探病。

     *

     于是,下午七点的时候,乘风来了。

     登记好进入重症监护室,可他才进门,便鼻子抽了一抽。这里进来过脏东西?虽然走了,可是气味仍在。那东西会是冲谁来的?重症监护室的人病得都很重,这种随时会死的人是最易招惹这些东西的。乘风并不能肯定这东西一定是冲着赵媛媛来的。但是,也有可能。

     “你来了?要不要拉上帘子?”

     卫铃说话很小声,乘风却是摇头:“不用,我到她床边看看就行。前两天晚上,这里进来东西了?”卫铃有些讶异,她都感觉不出这间屋子有异样了,可这人却是刚进来就发现了。“我把它赶走了。怎么?还有不对?”

     “是,它留下了味道。不出意外的话,只要你晚上不在这里,它就一定会回来。”

     卫铃拧紧了眉头,可现在,实在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了。

     乘风站在了赵媛媛的左手边,并没有摸她哪里,只是定晴瞧了五分钟后,回头郑重地对卫铃讲:“你朋友丢了一魂一魄。若不找回来,她永远都不会再醒了。”

     “那怎么往回找呢?”

     “把她最常穿的衣服给我。明天早上五点以前,我会回来。到时候给我开门。”

     *

     乘风这次说得很自信,但经历过一次这家伙失手事件的卫铃却并不敢对其报有太大的希望。这一晚上,她几乎没睡。而到凌晨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微信打开一看,是乘风发来的消息:“帮我开门。”

     这个时候连护士都是睡着的,卫铃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把乘风放了进来,拉好她们这区的帘子后,便见乘风把一个只有指甲盖大小的小葫芦对准了媛媛的额心。在后敲击三下,又拿了一颗玉白色的药丸喂进了赵媛媛的口中,前后不过五分钟,媛媛的眼睛便睁开了。

     只是,她的眼睛才睁,便对上了一双静若深海般的眸子:“般若波罗蜜!赵媛媛,我问,你答。”

     “好!”

     “那个藏在你身体里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赵媛媛的意识虽然迷糊了,但对于往事她很清楚:“我身上没有针。”

     “那你最近可曾听到过什么异样的声音?”

     这次的问题,似是问到点子上了。眼神焦距幻散的赵媛媛老老实实的就是把最后发生的事全说了:“从妈妈死后,我就一定听到一个声音。那声音很象妈妈。她说她舍不得我,会保护我。我便把妈妈的骨灰带到了学校。白天她不说话,可是每天晚上我睡着后,她却会和我聊天。听我说学校里发生的事,教室里的同学等等。高兴的不高兴的,开心的不开心的,她总会认真的听。”

     “那,你可有和她许过愿?”

     赵媛媛微微摇头:“没有。”

     “那你,可有要求过她帮你干任何事?”

     “没有。”

     “那……你上次体检是什么时候?当时的血红蛋白数量是多少?”

     可能是这个问题太具体了,赵媛媛想了半天才回答:“上次体检是我妈刚刚住院的时候,就是今年。至于什么血红蛋白……”赵媛媛没有焦距的眼睛里全是满满的困惑:“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那当时,你的身体完好无缺吗?”

     “是!”

     “各项指标都正常?”

     “对。”

     “那,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你现在会昏迷不醒?而身上的血色素已经不足四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