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六章 耳括
    身体浸润在无尽的海洋之中,眼睛微闭,只有微薄的阳台透过肌肤,洒入她的瞳仁。

     她不需要睁眼,四周的一切便皆在她的视线当中。先是无数的鱼虾蟹蚌在自由的穿梭,然后是绮丽万端的珊瑚海草在妙曼的舞动着它们的肢干。

     这个颜色瑰丽到无法形容的世界里,所有的生物都在按步就班的走着属于自己的路。有杀戮,不过一饮而尽;有争夺,只在朝夕之间。它们的人生就如同海中的潮汐洋流一般。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的人生路径。不会他人改变,不会死亡屈服。路就在那里,冲过险关,得到的便只有胜利。

     于是,上天给了它们这样瑰丽的色泽。用以弥补它们单调的生活。

     然,看似华丽缤纷的色泽下,其实是再简单不过的色泽。杀戮时的鲜红如朱,死亡来临时的漆黑如墨。劫后重生时身体里从心房内迸发出的白色的光芒!让卫铃困惑。她在别人身上见过这样的颜色,乘风还有司徒兄弟,他们身上的白光在当时,卫铃以为那是修真者的颜色。后来她又在冷泉身上看到了不太相同的淡金色,便以为那些便是炼气筑基之类的区别。

     直到现在,她在那些最简单的鱼儿身上看到了那样明显却一闪而逝的白光后,她有了新的不同的感悟。或许,那些白光指的不是身上的仙气,而是一瞬间的感悟天道之光。

     当金色淡到一定的地步,与白色似乎也便无甚区别。而看似只是纯正的白色,又谁能肯定它在将来的成长后,不会变成另外一种色泽?

     大自然的颜色,千变万化。看似色彩最为丰富的海底,却只有最简单的黑白红。

     而陆地上呢?

     她从海洋中脱离了出来,走向了陆地。在那里,她看到了各式各样的人,各种各类的物。但不管是人也好,还是物也好,在它们身上凝聚的颜色都是那么的不同。黑白红金之外,她还看到了粉色,绿色,蓝色,紫色,深灰,浅灰,淡黄,鹅黄……似乎调上盘上所有的颜色在陆地上都能寻到。又似乎在这里拥有的颜色,你用画笔也万难勾出同样的色泽。

     她的身体是虚空的,她走在热闹繁华的大上海淮海路上,看到了经过她身边的无数凡人。她想研究在他们身上的颜色各代表着什么样的含义,可是她的手指能换来的金钱也不过是那一瞬间的浮念。是的,她可以让钱币粘在他们的身体上,但那仅仅几分钟,几个小时中得到的讯息,不过也只是一种讯息。那不是一个人的人生,更不会是一个人永远的信念。

     她站在街头开始迷惘,匆匆忙忙的人流到底能给她怎样的光芒?

     她思索着,试验过,却发现不管如何,她都无法享受这样的过程。甚至到后来,她的两个手心开始发烫。在那里,不知有什么样的东西在炙烤着她的双手。

     她想摆脱,却无法摆脱。那两个东西似乎固执地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的不肯松开。她脱离,带着它们飞奔,然无论她在哪里,那种感觉都一直存在。

     直到,一个突然的瞬间,左手的炙热消失了。在那里,长出了一座巍峨的冰山!

     无数的冰雪砸得,让卫铃瞬间清醒。

     她睁开了眼,却发现她一个人躺在主卧的床上。

     屋子里,安静得一个人也没有。程诺不在,小乐不在,甚至连逯秦南也不在?他们去哪儿了?她把气息放开,以屋舍为中心,散发向了她能力能及的所有范围内。结果,在街角的拐弯处,看到了一辆急驰飞过的救护车。

     车上,逯秦南痛苦地躺在担架车上,他的脸呛得通红,眼泪刷刷的往下掉。他的双手想掐住自己的脖子,可是却被程诺和小乐紧紧地按住。旁边的急救医生正在和手机那头通话:“没错,我再重复一遍。病人逯秦南,二十三岁,学生。玩耍时不甚将一枚一元硬币卡在了喉咙里。压迫了大部分气管,造成呼吸困难。试过三种急救方法,无法将异物取出。建议入院后马上手术治疗……”

     接下来那医生又说了什么话,卫铃已经完全听不到了。她耳边里回转的只有一个声音:逯秦南,二十三岁,学生,玩耍时不甚将一枚一元硬币卡在了喉咙之中……

     秦南他怎么可能会玩那种游戏?

     一元硬币?

     卫铃一个机灵,马上低头去看她的掌心。在那里,她的左右掌心处,被烫出了两个红红的圆印。回头,床上依稀存在着两个人的味道。她的左手处躺的应该是秦南,而在她右手处躺着的则应该是程诺。

     他们这是想叫醒她吗?

     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卫铃嗖的一下,闪出了院落。她现在的能力已经可以覆盖到周围三个街区以上了,可是一院却正好在第四个街区。她没办法一下子转到那里,所以她只能坐车租去。

     当然,在路上她一直关注着逯秦南的状况。她想过,把那枚硬币从他的身体里变走。可特么的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他可以很轻松的变走他身上所有的钱,却没有办法将那枚卡在他生命线上的钱币带离他的身体……

     可是,那样的方法,还是让卫铃知道了所有的真相。

     原来,他和程诺在握住她的手后,入梦了。在那里,也是一片海洋,却什么也没有,空有空洞的体贴。他和程诺开始时还都算有耐心,不住的划水寻找。但当他们终于发现:不管怎么努力,他们所呆的世界都不会因为这个而有所变化后。

     秦南,急了。

     他在梦里,吞掉了手中的硬币。结果是将现实中的自己……送进了死亡的峡谷。

     *

     急救车呼啸的进入医院,担架被抬下后,直接推进了手术室。

     程诺和小乐焦急地手术室外走来走去,他们看不到手术室里发生的一切,因为无知而惶恐。而她呢?她看得到手术室内发生的一切。看得到逯秦南被剥光了,抬上了手术台。

     在看到那一刻的时候,她还撐得住,甚至没有过多的感觉。这只是一个小手术,他会平安无事。

     可是,当医生执起那锋利的手术刀,一刀落下的时候……卫铃却是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她呼的一下出现在了手术室外,凌晨三点,这里没有别人。可小乐和程诺却是为此吓得差点没过晕过去。尤其是小乐,他已经连着五十多个小时没有休息过了。他的身体很累,精神很累,承受力更是达到了顶峰。

     卫铃出现了,他很开心!

     可同时,一股无法压抑地怒气却是让他瞬间做了一件谁也没想到的事。

     他扬起手,啪的甩了卫铃,一个大大的耳光!

     “这世界上就你一个人被抛弃了吗?”

     “这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在痛苦?”

     “卫铃,我告诉你,这世界上比你痛苦的人成千上万。你有足够的钱,你有漂亮的容貌,你有珍惜你的朋友,甚至还有为了挽救你,差点害死自己,现在正在手术台上被人捅刀子的逯秦南!”

     “你觉得你痛苦,你难受,你迷惘不知措。你觉得你的人生就是一个大写的笑话是不是?没错!你的人生就是一个笑话!”

     “但那个笑话不是指你父母亲人联手演出的那场闹剧,而是你明明已经拥有了你想要的一切,比这地球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美好的一切,却轻易地把它扔掉!”

     “你父母亲人是演戏骗了你怎么样?你觉得那样是一种残忍?可告诉你,我却觉得那是一种幸福!”

     “他们没有办法能一直陪在你身边,原因是为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猜得到。或许,自你满十八岁就要踏上一个人的旅程,或许就象毕溪说的那样,你没有办法传承血脉,而卫氏却必须一代代的传承下去,所以你的父母必须有一个新的孩子。但他们不愿意让你看见那一切,不愿意让你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幸福的生活,而你却得一个人背负起艰辛的生活。所以……才有了那样的骗局!让你早些看清人心,让你正确地对待财富与幸福。他们做得也许不够好,可是,没有那样的他们,你确定你会是现在的你吗?”

     “一个从小生活富足养尊处优的女孩,一个被父母亲人疼爱,无忧无虑的女孩。或许她自有她的美德,但她对别人会有多少宽容和理解?又会有多少的心疼和关爱?”

     “你的身边不就有那样的一个例子吗?赵媛媛曾经的生活,我看未必便比你曾经的日子逊色多少?你开始的时候和她处得不错,未必便不是因为这妞身上还有她的优点。可后来呢?大厦倾覆,生活分崩离析。她今天变成了什么样子,你自己看得清清楚楚!”

     “你敢说你对她没有鄙视?你敢说你对她还有曾经的好感?你又敢不敢说如果你和她一样,也是那么一直幸福的长大,在变故突然来临的时候,你能保证自己不和她走到同样的一条路上?”

     “你不敢!因为你比她更蠢,你丢掉了她想要却永远也得不到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