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二章 冷泉终遇虎
    “卫铃,最近怎么不见你家的司机来接你了?”

     “这件衣服你已经穿了半个月了,怎么还在穿?”

     “卫铃,我昨天在华林小区看到你了,你家不是住城南别墅的吗?”

     “卫铃,我听说……你家破产了,是真的吗?”

     卫铃从她有记忆开始,便家境优越。丹阳市数一数二的富豪之家,只有她一个女儿。她几乎是象公主一样的长大。可是妈妈待她一向严厉,她总说:“咱家不是没有过过穷日子。你奶奶甚至因为没钱治病,病死在了床上。咱家现在看着好,也不过是一时走了时运,你爸爸抓到了机会而已。但这一切不一定会长久,更与你的能力完全没有关系。如果这个时候你因为你爸时运得到的一切而洋洋得意,那么有一天如果我们都死了,家里的一切消失,那么,你又怎么去维持你的骄傲?”

     因为妈妈的话,所以卫铃从小就知道她享受的一切与她的能力完全无关。她有权享受,却无权骄傲。为此,她在学校人不耍有钱人的派头,也不曾颐指气使过同学。为此,她有很多的朋友。可是,当她家破败之后,当她的爸爸需要求着别人去找工作的时候,那些朋友……一个一个的消失了。

     是因为她家破产了?

     还是她本身便哪里有问题?

     她想不出来,因为她真的想不出她哪里有问题。而到后来……爸爸被检查出癌症后……别说她的朋友,连爸爸曾经的那些朋友也全消失了。所有的人都绕着他们父女走,甚至连他们楼道的阿姨都会准时准点的催着他们交水电费。

     整整七年的时间,她和爸爸的生活象过街老鼠一样。家里的电话从来没有响过,她们被世界全部遗忘。哪怕最后爸爸过世的时候,也没有一个人来。

     她打理了一切!

     卖掉了一切!

     她从那个让她窒息的地方离开,发誓永远也不回去。

     可原来……一切,都有可能全部都是谎言吗?

     那她的生活中,到底还有什么,是真实的?

     *

     “睡不着?”

     已经凌晨三点,身边的人却还是在翻来覆去。秦南睁开假寐的双眼,扭回身来看卫铃:“很心烦吗?要不要和我聊聊?”

     卫铃吐出一口气,平躺着看向这里屋子房顶上那华丽的雕饰:“我能说,其实我憎恨这间屋子吗?”

     “为了你奶奶?”

     卫铃苦笑,扭头看他:“看来程诺把我卖得很彻底。”居然连这个也知道。

     秦南笑了,伸手把她搂进了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谁让你不跟我说的?我只好去向别人打听。”

     是她的错吗?

     卫铃有些愧疚:“我只是……这不是什么好事。秦南,我……我其实不想……让你知道这些。”

     “怕我看不起你?“这个心态,秦南可不觉得是什么好事。但似乎,也是人之常情。所以,他干脆把卫铃拉了起来,两个人一起靠在床头上:“好吧!既然如此的话,我先说一下我家的情况好了。”

     “我家在苏州。我爸在民政局工作,不是一把手,但多少有些权。我妈在医院药房工作。大小也是个领导。看上去还不错的家庭是不是?但很要命的是:我有个很……讨厌的奶奶。”

     “讨厌?”很少会有人用这种词来形容自己的亲奶奶吧?

     然,那是事实。秦南,其实这也是头一次用如此坦白的语气和别人说家里的一切,连乘风都没有。他们是男人,有男人的默契。而她……如此迷茫和不安。他还能怎么办?他只能解开自己的衣衫,让她去看一个活生生的逯秦南:“我妈和我爸当初非常时髦的非婚先孕,这种事其实更多是男人的错,可是我奶奶却把责任怪罪到我妈一个人头上。你能想象吗?我妈是生了我半年,才和我爸领的结婚证吗?我是个男孩,这在某种程度上似乎是我妈的成绩。她进门了,可是日子并不好过。我爸很孝顺,所以,受罪的只有我妈。”

     老套的故事!却如此的活生生。卫铃看着她现在和秦南的样子:“看来我在你奶奶眼里,也是个和你妈一样不自爱的女生。”

     秦南好笑地揉她的头:“时代不一样了。而且……我奶奶已经去世了。”

     死了?

     “那……阿姨的日子好过了吧?”

     秦南叹了一口气:“她……她和我爸没离婚。但是……我小时候见过的那种感觉没有了。照我妈的话讲,搭伙过日子而已。她没有心思再找,但也对我爸彻底死心了。卫铃,你妈当初是因为你爸爸在外面沾花惹草,所以才离的婚,是吗?”

     “是。”

     “可我妈和我爸不是这样的。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出轨,却从彼此相爱走到了形同陌路。”

     *

     这两种生活到底哪一种更惨?

     卫铃说不上来,但她觉得有点冷。她不自觉地靠紧了秦南,而秦南也更用力地拥紧了她:“我夹在他们两个中间,有时候甚至想,他们这样不死不活的在一起,还不如离婚算了。这种彼此折磨的生活,又有什么值得坚持?我曾经这样劝过他们,可是,他们就是不离。”

     以此,秦南只能无语。所以当他收到大学通知书的那一刻,简直有种解脱的感觉。他不是不爱他的父母,只是,那样的生活让他窒息。

     “我在南京上大学已经三年多了,只在过年的时候回去过两次。大二的那年,我连过年都没有回。我和乘风去了峨嵋山。那里真的很美,尤其是登上金顶的时候。只是过年的时候,哪怕是那里,也孤独寂寞。但我,真的宁愿留在外面,也不愿意回去。卫铃,如果有哪一天,你和我不再相爱了,那么也不要互相折磨,好吗?”

     哪一天,不再相爱?

     卫铃不喜欢这句。然,秦南却是无比郑重地抓着她的肩膀:“虽然我觉得我们不会有那一天,但相守其实比相爱更需要默契。卫铃,我们虽然一起了,但是你觉不觉得我们现在的状况其实和真正的恋人是有区别的呢?”

     “我们对彼此欠缺了解,不肯向对方展现自己的缺点,把自己包装得很完美是会带来不错的视觉享受,可现实不是梦境。我们如果要一直一直在一起,那么,最先分享的其实不应该是优点,反而是缺点。我今天可以很坦白地告诉你:我有很多缺点!我不喜欢洗衣服,也不喜欢打扫家。我做饭手艺很差,甚至有大男子主义的倾向。我不喜欢女孩子穿膝盖以上的裙子,更绝对不会允许你穿什么露脐和露背装。我十四岁就看过岛国录影带,上高中的时候就和一堆男生把世界各地的三级四级,二十八禁都看过了。男男、男女、三人多人我全都看过。不错,我确实没和任何一个女孩子上过床,但我的初贞,给了我的五姑娘,而且……很多回。”

     ……

     无语的坦白,可逯秦南却说得如此认真。卫铃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肯定有点怪。她想抽,但似乎在心底的某个地方,却松软了下来。

     “可是,其实……我也有很多缺点。我也是现在变得这样漂亮的,以前也不过是稍好看一些而已。我其实有些愤世嫉俗,我在心底也恨过我的父母,甚至现在也怨恨他们。我知道我爸不对,我支持我妈离婚,可是她为什么在有了新的家庭后就把把我象块破抹布一样的扔在身后,再也不管了呢?她不是声称会永远爱我的吗?她说过的,可……她是个骗子!我讨厌她!虽然爸爸开始在外面胡搞我也很讨厌,可起码他一直陪着我。陪我到最后一刻。如果他没有得病,他可能会一直陪着我。他没有想过再婚,他想的是把我缺掉的母爱全部补给我。是的,我家后来日子过得很……不如意。但是爸爸对我很好,哪怕他要上手术台了,都会先安慰我,叫我不要害怕。可是,她没有。她走了,过只属于她的生活。”

     “你说你父母的生活方式让你窒息,但其实我曾经私下幻想过:他们两个没离婚,我爸还是在外面乱搞,我妈视而不见,只守着我过日子。这种日子不是也有很多人在过吗?为什么她就忍不了?我知道我这样不好,我太自私,不应该扼杀她追求幸福的权力。可是她呢?她得到了她的幸福,就不要我了。或许……她是想过回来找我的,可是我的存在……对于某个姓毕的男人来说是碍眼。她权衡利弊最终还是把我扔掉了。”

     这是卫玲能想到了的所有可能。虽然她尽力想把那个妈想得再好一些,再好一些。但是再好,好象也只能那么好了。她不是全然把她忘掉,只是……她还是更爱自己一些。

     说来,好象也无可厚菲!可是,她又算是什么?

     *

     “所以,你不想恋爱,对吗?”卫铃入学两年,却从未对任何一个男生假以辞色。那是因为她根本不想恋爱。“那,你想结婚吗?”

     “我不知道!”和现任男友躺在床上说这个,好象是黑色了点。可是,卫铃不想骗他:“婚姻对我来说,太遥远了。秦南,我这样是不是很糟?”他说过,等她毕业就娶她。可是,她却这样说。

     她果然是个坏女孩,是吧?

     “不!你一点也不坏。相反,你和我认识的那个卫铃一样。”

     “你认识的卫铃?”

     她疑惑,抬头却迎上秦南真诚的眼神。他捧着她的脸,一字一句:“我认识的卫铃是那种因为自己不想谈恋爱,所以哪怕抹黑自己也不愿意给任何人暗示的女孩。她很漂亮,但并不傲慢。她似乎孤僻,但同样有人喜欢。卫铃,你知道吗?其实,我注意你很久了。”

     “从那挽着程诺的胳膊到我宿舍来砸门的时候,我就注意上了你。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孩,却安顺地站在一个不那么漂亮的女生后面。自然、从容、并且那般的亲近。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你做得却那样自然。”

     “我注意上了你,甚至找机会在你面前出现过。可是,你却对我根本不上心。卫铃,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沮丧吗?我甚至好久都没再你们跟前出现过,看到程诺都有压力。”

     “可是……”为什么后来,他还是决定对她说了呢?

     “因为……我还是喜欢你!大过,喜欢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