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9 旧人旧梦
    “你又偷听我说话?”

     卫铃怒了!尤其是在知道她们现在所处的位子,左右五里之内连个人影都没有的情况下,直接暴怒。81中文网伸手便去抓毕溪的领子,却被其轻轻一晃便逃脱了。卫铃气爆,在后急起直追。毕溪或许打架很行,但在跑路这项上,卫铃觉得她不会输他。果真,她离着毕溪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不到三息便能抓到他了。可那小子却象是疯了一般,突然回头便是一记手刃劈来!

     “你疯了?”卫铃大惊,却还是祭出了击月盾来抵抗。无形刃盾一经相撞,便有一道白光嗡的在二人气息相接之处震了开来。

     卫铃被震得连退了好几步!这情形,在之前从未生过。看来毕溪的实力真的很强!可她才在想这些,毕溪的第二击便又到了。卫铃连忙祭盾相迎,她如今已经可以在同时放出十八个盾来了。比之毕溪之前说的三十六枚,还差了一半的距离,但比她以前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她以为毕溪会满意,却不料这人却是直接骂了出来:“你是猪吗?只守不攻,等着被宰?”

     “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劈风斩一刃劈下的同时,八条风刃随后即到。

     毕溪祭盾相迎,没无一记风刃落到实处,甚至连他脚下残叶都会劈到一条。卫铃大怒,随即又将她最近学到的四项进攻法术全使了出来。一方静谧静美的树林,被二人劈天盖日震得鸟兽四散,遍地狼籍。卫铃到最后已将全身的懈术全都使了出来,却仍然没有损得毕溪一分一毫。

     他站在那里,冷傲如剑,纤尘不染。再反观她……头散成一堆,甚至还有两片枯叶挂在间,有如疯妇一般。

     卫铃知打不过他,便恨恨收手。

     她不打了,毕溪也不迫她。只是随手将一个透明的气罩罩在了二人之外。

     “这是隔离罩吗?”

     “对。”

     “怎么放?”

     毕溪那双如同天上烁星般明亮的眸子,别到了一边:“你不需要学这些。你可以感应到有无异人异气接近即可。不必耍这些凡人的手段。”

     又是这句吗?

     卫铃不悦,遂也把脸别开:“刚才是哪个说我的感应有失的?”

     毕溪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笑意,伸手拨掉了她头上的枯叶:“那确是实话。你的气息……还未进到圆满境界。终究敌不过法术的遮掩。”

     提到这事卫铃就更来气了:“你那时候说,我只要再吃几枚妖丹就不需要你们帮忙了。可是从那到现在,几倍的妖丹我都吃了,可是离你说的那种距离还是那么远。”

     关于此事,毕溪其实也很疑惑,负手看天:“当时祖父是这么对我说的。至于为什么在你这里不起作用……卫铃,我以前就提醒过你。我们只是司守护卫之职,那些书也只是送到你的手上就算完成任务。甚至你能学到多少是你自己的体悟。更别提那些书上没有记载的东西了。我让你多在地下室里呆着,你可有听话?”

     卫铃难堪地别开脸,隔了许久才讷讷道:“我忙。没时间。”

     “那你就等着一直当弱者好了!”刚才还好好的,毕溪却是突然甩手冲出屏障走了。卫铃气得呆在气罩之中跺脚。这个死小子,她还没对他脾气,他倒对她甩上脸子了?

     可她正在出障时,却猛然感觉到有两股气息突然在身后不远处出现。扭头一看,就见一方紫金气雾中,走出来了两个长身玉立的青年男修。这二人本来正在谈笑,可看到眼前的狼籍便瞬间警醒了。其中一人道:“东南方。”

     “走!”

     这二人互看一眼,竟是顺着毕溪适才离去的方向追下去了?

     卫铃大愕,抬脚就要追。可是,身后却突然有一只手将她的嘴捂住了。卫铃吓了一跳,侧身便要回击。却让捂得更紧:“是我。不要说话,我们用遁地符。”

     说着,手上火花一闪,一道符纸消失的同时,卫铃便感觉到周围的景色如同扭屈的光镜一般彻底变形起来。一息两息三息后,她和毕溪竟然已经身处在了一间酒店的客房之内。

     “这是哪里?”

     卫铃到窗边拉开窗帘,往外一看,眼光顿时大亮。这酒店之外,正对着的竟是扬名中外的瘦西湖。

     “这里莫非是广陵区?”瘦西湖就在这里的。不对,再等一下:“你知道我要来找谁?”小乐查出的那个叫司徒信的人,所在的公司以及个人住址,均在此区。

     毕溪点点头,打开冰箱的门扫了一眼后,拿出了两瓶罐装可乐。先打开了一瓶,扔给了卫铃。自己也开了一瓶,咚咚饮了大半后,才讲:“不是说过了吗?我是人铁护卫,你去了哪里干了什么我自然知道。关于这个司徒信……”毕溪一双剑眉这次真的蹙了起来:“我只能说,就我知道的司徒氏谱系中,并无此人。”

     啊?卫铃大愕:“难不成是巧合?”这世界上姓司徒的,或许五百年前是一家,但五百年后的今天却未必就是一家了。

     毕溪对于此事也很困惑:“虽然我在司徒氏中没有打听到这个人。但从他故意接过魏欣蓉的母亲来看……动机并不单纯。”

     “故意接近?”

     见她还是不懂,毕溪也有些没好气了:“你真当那是旧情复燃吗?卫铃,我问你,你有没有亲眼看一下魏欣蓉的母亲?”

     呃……这个,还真没有。

     卫铃讪讪,毕溪却是气得无法,坐到沙一角又饮了一口冰饮后才讲:“她被迷住心神了。”

     竟然有这种事?

     卫铃前后一想,突然后颈一冷:“你是说这个司徒信,或者说某个人假借此人的名义,故意接近魏欣蓉的妈妈,将她的心智迷晕。然后……引我到常州?还是想把我引来扬州?”

     总算还不是太笨!

     毕溪手腕一转,一张扬州市的地图出现在了茶几之上。在这地图上已经被划了许多圈圈。“红的是修真所在的地方,绿的是它们常活动的区域。蓝色的是这个司徒信经常出没的所在。很可惜,我没有找到其中的什么关联点。”毕溪也怀疑这个司徒信把卫铃引来扬州是有目的的,但到底是什么目的,他目前还真没有找出来。

     对于此事,卫铃也很懊丧:“我试着传过此人的钱,想探听他的心知。然……没用。”

     “看来这个在我们眼前出现的司徒信,不是他本人。”

     “你是说,他被夺舍了?”

     卫铃不可置信,毕溪却是笑了:“难得,你居然可能真的猜对一回。”

     这人……“你不损我会死吗?”

     毕溪看她气鼓鼓的样子好笑,伸手过去就捏她的脸颊。小时候他们常这样!他总是喜欢捏她嫩生生的小脸蛋,而她也不吃亏,比力气比不过是不是?那就拿她的小爪子挠他。毕溪每每躲过了脸,却总是双臂上被挠出了许多道道。

     他在心底如此的怀念。可是……他昔年的小女孩,如今却是楞了一下后,直接嗖的一下……闪去了洗手间……

     她不愿意他碰她吗?

     *

     房间的门被打开又关上,毕溪离开了。

     卫铃扶在浴室的盥洗台上,无力垂头。她不过是想平平凡凡安安静静的过她的小日子而已,为什么老天爷要给她安排这种烂事?

     毕溪一晚上没回来,卫铃初时睡不着,但在床上翻了半个小时后还是睡着了。只不过,这夜她睡得极不安稳。在梦里,个头还没有桌子高的她和毕溪,在花园里,家里,到处你追我逐。一会儿哈哈大笑,一会儿眼泪直掉。理由不过是那些极不成器的由头。毕溪被地毯拌倒摔了一个跟头,她能笑上半日;可她要是不慎让门揽绊了,却能眼泪汪汪地掉上一日金豆豆,最后还得让毕溪把他悄悄藏起来的零食都拿出来哄她,她才会开心。

     他总是让着她,她也最喜欢和他一起玩。

     可是,他二叔却把妈妈抢走了。为此,她气得足有半年多不理他。哪怕看着他抱着她最喜欢的零食站在她家窗户外头。可她就是不肯理他。

     直到后来……孔芳和她玩在了一处,他们的关系才渐自和缓了下来。妈妈走了,她不喜欢保姆给她梳头。孔芳心情好的时候会给她编辫子,但要是没兴致,她就疯着一头头。

     后来有一天,毕溪突然红着脸递给了她一把小银梳。说实话,那把小银梳很漂亮。象半个小月亮一样,梳脊上有一只美丽的凤凰。

     她看的第一眼就很喜欢,但当时的她还是傻傻的问:“你给我这个干什么?我家有梳子的。”

     毕溪的脸,那天通红通红的。他讷讷地从她手里拿过梳子,转到了她的身后:“铃铛,以后,我帮我梳头,好不好?”

     “天天都给我梳吗?”当时的她,那般的欢喜。

     而当时的他……涨红着一张脸,坚定地说:“我给你梳一辈子的头!”

     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