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委托
    心眼,开启。

     她不必再睁眼,便能看到这屋子里发生的一切。赵媛媛在害怕,程诺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可是眼睛却担忧地看着二楼;小乐的手轻轻地抹过沙发的扶手,他象是感觉到什么了,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而在这间屋子的外面……一辆黑色的奔驰,缓缓地停下了。

     车门打开,乘风先走了下来,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个穿着仿古唐装的俊美男人。手里,捧着一束鲜花。下了车,便笑道:“师兄今天帅不?”

     乘风嘴角抽抽,关上车门。车子离开后,才道:“你别玩这些,她不会和你玩这套的。”

     “你就这么确定?”那个俊美的唐装男似乎对自己换魅力更有自信,直接让乘风去敲门。可是,乘风才走到门前,还没动作,门就开了。

     小乐眼色古怪地看着二人:“不好意思,她最近几天都不便见客。”

     乘风楞了一下,抬头去看门上是不是装了摄像头。可他身后的二师兄,却是感觉到了。这屋子与上次来时,似乎不一样了。他说不上来哪里不同,所以便上来在墙砖上抹了一下,然后……看着一尘不染的指尖,笑了:“原来是这样。既然卫小姐在忙,我们也就不打扰了。这束花,还望转呈。”

     小乐接了过来,却没说一个字。

     倒是这个看上去二十五六的男人笑眼眯眯地上下扫了扫他,然后一脸惋惜地讲:“小朋友,离女人远一点,对你有好处。”

     小乐扭脸看乘风。乘风无力望天,小乐便没好气了:“先生莫非是想替我算命?不好意思,令师弟已经说过了。小可三十七岁才会成婚。无所谓,小可孤苦,只要有人要,就会感激涕淋。”

     “哈哈哈哈!!”二师兄没想到他会这样讲,大笑不止。但接下来,他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小乐竟然当着他的面,啪的一下把了门关上了。

     很多年没碰到这样敢给他甩脸子的人了!

     二师兄很开心,便对着空空无人的门楣笑讲:“有件事想说,正月十五在中山陵有一场道家盛会。介时,全国上下的道门同好都会将自己所炼的宝物拿出来置换。卫小姐若有兴趣,介时,吾等来接汝,可好?”

     回答他的是一张一块的纸纱,上面两个字:“可以。”

     *

     从正月初一开始,卫铃便再也没有出现在人前。她一直在地下室里呆着,闭着眼睛,控制着从地下源源不断涌入她身体内的力量。

     她不知道这些力量从何而来,可是当她的眼痛结束后,这些力量却是从地下顺着她的身体涌进来了。没有层次,不曾断歇,象是永远没有尽头的力量,忘我无私地喂养着她的身躯。

     原本呆在地下室会逐渐冷却的体温,从这次开始反升。第一天还只是不觉得冷而已,可当第二天开始,却觉得自己的身体象是着了火一样,开始越来越热。这种酷热和大夏天正午站在太阳地里的热不同。它不是从外及里的,是从里及外的。先是她的血脉,然后漫延到她的肌理,最后开始炙烫她的骨骼!

     痛!

     却也不是很痛!

     因为她的意志象是游离了,可又象是还在她的身体里。起码她没有再看到自己的’躯壳’。她仍然在自己的身体里,但这具身体好象已经不再是她的身体了。她灵魂的力量超越了肉体,躯壳在这里似乎真的变成了躯壳。她住在这里没错!然,也仅仅是如此罢了。这个躯壳更象是凡人穿在身上的衣服一样,它必需,却已然不是必要。

     她就这样整整在地下室呆了十五天!

     没有传说中的心法。只是用意志控制着那些涌入身体的力量。让它们不要脱离她的身体,让它们全部呆在她的身体里。至于它们爱去哪里,会如何’折磨’她?她不介意,并享受。

     *

     “今天我要出去一下,你们不用等我。”

     小乐已经有半个月只做三个人的饭了,可今天早上,餐桌上却是摆了四副碗筷。赵媛媛看到的时候,就知道卫铃大概出关了。心里还幻想着,如今的卫铃又会变得多美?却没成想,出现在她面前的卫铃,却是一丁点也没有变。

     不对,或者应该说,从外貌上乍一看,似乎没有变。

     可仔细看时……赵媛媛对着卫铃一双不知何时变得漆黑得没有一丝杂色的瞳仁,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

     她不能盯得那瞳仁太久!头一次,赵媛媛知道,原来她有黑色恐惧症!我靠,她又不是灰原哀!

     今天元宵节,程诺休息。她听到这话倒没有异议,只是提了一个小问题:“我们不要去哪里?”

     卫铃嫣然一笑:“中山陵!”

     *

     哪个白痴大过年的去逛陵墓?程诺和赵媛媛都很有骨气的决定不去。但当卫铃和乘风一起从出租上下来时,却发现:尼玛这里简直是人山人海?

     大过年的逛陵墓,这些人还真是有情调!

     卫铃的表情出卖了她的心,乘风轻笑:“你觉得她们疯了?这里不好玩?”

     “无所谓,我更想回家睡觉。”卫铃家的地从今天凌晨子时就拒绝再给她供电了。原因不明。卫铃充电的过程中,半个月没吃没喝也没觉得困,可等她洗好了,吃饱了,却是开始犯困了。刚才在出租上就一直在打眈。这会子……看看这么些人,她无语:“咱们就在这儿逛街?”

     她的手挽在乘风的胳膊肘里,所以两个人看上去完全就是一副小情人。乘风不在乎,卫铃也不在乎。这倒让二人之间少了许多尴尬。至于这里的’通道’……“你感觉不到?”

     感觉什么?

     卫铃左看看,右看看……说实话,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闭关后的这次成果。以前,她走在路上,看到的人就是人。可现在……包括早上看到小乐她们三个时,她看到的却是……带颜色的人!

     小乐是黑白红三色的;程诺是热烈的红和纯净的白;赵媛媛向上却是七彩的,什么颜色都有。她和街面上大部分的人都一样,拥有的颜色很多,但每一样都很少。

     当然,大街上的人也有特别的。有的人身上黑气缠绕得几乎看不到别的颜色了,有些人的额头却是冒着金色的光茫,还有人身体表面飘着一层淡淡的粉色。这些颜色到底意味着什么,她真不懂。

     至于乘风让她感觉一下这里有什么?抱歉……“我没感觉!”

     没感觉到?

     乘风无语了:“你这修的到底是什么道?”

     *

     他拉着她一直走,最后走进了街角的一家生意兴隆的古董店里。店里光顾的客人很多,他们却象是海格和头一次进对角巷的傻哈一样,直接进了后堂。在那里,乘风对着一面墙打出了一道气,然后,那面墙就消失了……

     卫铃的眼前出现了一条纯古式的大街,街道两边皆是二层小楼,五颜六色的招牌上写的名字,象是从横店影视基地抄来的。什么上宝堂,丹鼎阁,九炉居,品剑堂……

     若不是在这里进进出出的’人’身上,都罩着一层与乘风一样的白光……卫铃还真以为她是去横店了。

     乘风SAMA这次好象是专门来购物的,见店就进,什么都看。买了好几瓶丹药之类的东东,然后又去看丹炉,只是转了两家都没看到中意的。这里居然还有卖衣服的,有纯古风的,也有现代装。每件衣服上所笼罩的可能是灵光什么的东东吧,都不一样。当然价钱也不一样。

     卫铃看着乘风递过去的某个袋子,有点好奇:“这里能刷卡吗?”

     乘风额上青筋抽动:“不好意思,这里是外汇市场,不接收人民币和任何卡种。”

     “那人的袋子里是什么?灵石?”莫非这本不是鬼文,而是修真文?

     卫铃童鞋好学善问,乘风却是快抽死了,直接丢了一个袋子给她。卫铃打开一看,眼冒金光。里面竟然真的是修真小说里写的那种五颜六色的石头!可是好可惜:“我没有。能和你刷卡置换点吗?”

     乘风无语死了,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唯有点头。却没成想,这丫头竟然不急着要:“出去以后再给我也行。”

     “你不买东西?”

     乘风很奇怪。卫铃挽着他的胳膊很郁闷,她也很奇怪,她看见这里的东西竟然一点也不心动。这简直不合常理嘛!多么新鲜的东西,以前见也没见过,听也没听过啊,本着好奇的心情,她到这里也应该乐疯了啊?可是为毛她竟然没有半点心动?

     她没说理由,但乘风实在是好奇。想了半天后,带她冲进了这条市坊里最大的一家妖丹坊!

     “这里,你总满意了吧?”

     才进门,乘风就感觉到了旁边来自卫铃身上的气息变化!

     她的头发微微地飘动起来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线。她的嘴角在笑,却露出了雪白的牙……

     那是她上次在他面前狩猎时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