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苦肉计
    不管是什么样的年代,当人家的后爹或者后妈都是个让人尴尬无比的存在。罗振兴自然也不例外,更何况他的这个继女实在是难对付的角色。她不吃软,也不吃硬,不害怕也不胆怯。你纵有你的王法千条,她自有她的一定之规。曾几何时,为了让这个继女听放在,罗振兴也不是没想过一些方法。可是……作为一市的公安局长,他对付了无数的强匪悍徒,却拿他这个继女完全无法。因为她不是你的亲闺女!你不能打不能骂,哪怕心机万端,表面上也要做到以理服人,以情动人。若对方只是个普通的小姑娘,或许这个‘家’早已经完美了。可偏偏,他碰到的是程诺!

     一个心硬如铁,意志如刀的倔骨头!

     柳意在床上哭得说不出话来,罗振兴纵使再心烦,也只得赶紧找人。他是本市公安局长,找人这种事怕是连市长下令都没他快。不出半个小时,就收到了消息。

     “程诺和那丫头,在环宇酒店506,这事我看还得找她仔细问一问。万一是她故意来气你的,你在这里哭,不是白费力气?”

     气她?

     柳意怔住,仔细想了一下程诺的行径,确实有这样的可能性。

     赶紧拉上老罗就冲到环宇酒店了。

     *

     本市局长亲自驾临,大堂经理听到风声就立马下来迎接了。可是等他到时,罗局和他夫人却是已经到五层了。大堂经理赶紧过来点头哈腰,罗振兴也不绕弯,点着房门说:“打开,我女儿在里面。”

     罗局啥时候有女儿了?

     大堂经理很惊讶,赶紧开门。磁卡划开的瞬间,罗太太忍不住就是冲进屋里去了。结果一开门,就听到里面超级无敌版的苍老师配音!

     大堂经理那什么世面没见过,赶紧低头装死。罗振兴当然更见识过了,快步冲了进去,然后咣的一下把房门摔上了。

     在外面,他还以为里面是什么三人四人行的 派对!混公安的,什么场面没见过。罗振兴也是一步步从下面爬上去的好不好?可是,当他冲进来后,看到的情况却是……程诺和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女孩子趴在床上……看录影带!

     那个女孩子,真的是特殊的漂亮!一身肌肤象会发光一样,白得无暇,亮得耀眼。长长的黑发披散在她只穿了一条睡裙的身上,象是遮住了那露出大半美背的肌肤,却在丝丝缕缕间,更加诱人。至于那张小脸……真是艳色明媚,清纯雅致,无是不可。只是稍微可惜了些,年纪一看就还小,空有美貌,风情不足。若再过上十年,怕绝对是看一眼都会让人勾魂失魄的一代妖姬了!

     “老罗,老罗?”

     柳妈妈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冲进来就把电视机关了。可是,床上那两个却象是没看到她一样,照样该吃吃该喝喝。没法子只好回去找老公,却不想看到的却是:罗振兴眼光灼灼地正盯着那个小狐狸精?

     柳意心中咚咚就是一跳!气急败坏的过去就是硬扯了他两下。

     罗振兴立马回神,脸上却是丝毫不见难堪。仍旧镇定无比,只是他这样的眼神或许对付得了柳意,却是在碰上程诺那双嘲讽的眼神后,微微一收:“诺诺,你玩过头了!”

     “是吗?”程诺冷笑,回手把床单盖在了铃铛身上。她玩归玩,闹归闹,她可以偷亲铃铛,却容不得这个老色鬼多瞄一眼。而她这样的一个动作,直接臊得柳意脸色通红。恼怒地瞪罗振兴,可罗振兴却是眼神幽深地看着他的继女:“你这次回来究竟想干什么?”

     “要钱!”程诺早已经计划好了,她说得理直气壮:“南京的房价太高,我的工作已经找好了,前途不必你们再操心。可是在南京买房子实在是太贵了。妈,给我五百万!你这次给了我钱,我立马就走,再也不回来烦你们。可若是不给……”程诺从床上爬了起来,兴味地端着一杯冰水,坐到了窗台上。笑笑地看着罗振兴:“你知道我会怎么样?”

     “五百万?”柳意气得跺脚:“你当你罗叔叔是开银行的吗?家里哪有那么多钱?你要是要五万,妈马上给你。十万二十万,凑些日子给你也成。五百万?诺诺,妈真拿不出来!”

     “是你拿不出来呢?还是他拿不出来?”

     程诺冲铃铛呶了一下嘴,卫铃笑着从零食堆里刨出来了一张A4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列了一长串的银行户头!

     罗振兴看了第一眼,脸色就变了!

     等他全部看完,身上的戾气便藏也藏不住了:“你从哪儿弄来的?”

     程诺眦笑地扫了一下她妈:“蠢货!连你男人到底有多少钱也不知道?五百万?再加一个零他也拿得出来。”

     柳妈妈不可置信,抢过那张纸仔细看,越看手越抖。这上面竟然列了十七个银行户头,每一个都是罗振兴的名字,而最少的一个户头,也有五百万。这么多加起来……那是多少钱?

     “老罗,这怎么回事?你……这……这怎么办?”诺诺从来和老罗不对付,要是这把柄让他抓住了,那,那事情可就麻烦了?柳意左思右想,痛快决定:“给你一千万!诺诺,妈给你一千万。有了这笔钱,以后你在南京就能衣食无忧了。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妈保证再也不去烦你,好不好?”

     程诺呵呵:“可以!本来我就是来要钱的。你现在给我钱,我马上就走。”

     *

     柳意知道这个女儿的性格,那是说到就做到的。只是接下来的这话,再也不便在这里说了,拉上老罗就走了。路上无语,等回到家了,才气得叫出来:“你办这些事的时候,为什么不告我一声?我要是但凡知道你不在乎,还不早早地就接济她去了。哪用得着她这样着急忙慌地回来?她什么性子?翻脸就不认人的。你……你这样让他抓住辫子……这可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照你的话,给她就是了!”罗振兴开始是慌了,可现在……却已经半点不慌:“她要是想整我,早就把那东西交上去了。可她没有,只是回来闹,就说明她想要的是钱。既然如此,给她不就行了?她难道不是我的女儿?就愿意这么拧着和我顶着干。她要是顺着些,听话些,我就那么一个儿子,难道还不把她当成心肝宝贝的养着?你也别在这儿跟我发火!这种事知道的人当然是越少越好。更何况,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我的,还不就是你的?”

     柳意别开脸,一屁股坐在床上。她当然也知道罗振兴待她不差,象他这样的有哪个不在外面养着三个四个?可他没有。顶多有时候出去玩玩,也从来不当真。她也就当做不知道。可现在……想起那个叫铃铛的女孩子,柳意就一身的不舒服。

     她老了吗?

     可没管她老不老,哪有可能和那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比?

     这个老东西居然连诺诺的舍友也瞧得上?真要是……柳意心头不禁一沉。她的诺诺,这是没在他们跟前养着。若是养在跟前,这个老罗会不会……

     想到警察局曾经办过的一些案子,柳意心头就是一跳。头一次,她有些庆幸,诺诺脾气臭倔,死活不肯和他们一起住。而如今……

     “不要瞎想!你是我老婆,我儿子的妈。她是你闺女,那就是我闺女。这么些年,她在外头让我下不来脸,什么时候和她认真过?柳意,这个时候咱们不能闹,要一起想办法,哄住这孩子,你明白吗?”

     罗振兴坐到床边,搂着柳意小声说:“其实除了这些,我在国外还有两个户头。等再过五年,我就退了。到时候咱们带着儿子到国外,舒舒服服的过日子。不比在这儿强?”

     “可是,那么多钱,怎么给?”就算她能拿得住,交得起。在H市这么大的地方,一下子提那么多钱,还不人尽皆知了?

     罗振兴气得都笑了:“你让诺诺气傻了是不是?你去问她把银行帐户要上,不过三天,我肯定把钱给她划过去。”

     *

     柳意应是,自然赶紧又去了酒店把这事和女儿说了。程诺坐在窗台上,脸上全是嘲笑:“随便,他给不给都无所谓。反正他国外还有两个帐户,不是吗?”

     这种事她也知道了?

     柳意大憾,看看房门关紧了,便冲了过来:“诺诺,你到底从哪儿知道这种事的?”

     程诺眼意幽深:“酒色财气都是好兄弟!他既然为了色,能不要脸面。那么,贪点钱,又算什么?”关于这事,程诺早就知道,所以更加不耻。只是,曾经的她,无能为力。她知道罗振兴的屁股不干净,可是她找不到证据,一切都是枉然。

     可如今,不一样了!

     她有铃铛!

     还有,小乐!

     “你别小看小乐!我和他虽然没一腿,可他的本事却是真的。你知道吗?那小子是个黑客,连公安局的电脑他都黑得了!”

     程诺大受其惊的同时,脑海中产生了一个惊人的想法:“那,能不能让小乐帮我查一个人的帐户?”

     “你继父?”

     “没错。”

     “查他干什么?举报吗?”

     “不!”程诺狡猾地一笑:“我要做一张催命符,催他,早点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