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 进食的陷阱
    她最近练功出问题了?

     卫铃哑然,别说,她还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练出问题来。因为最近天天回家的缘故,每天晚上她都到书房练功。进展,其实挺顺利的。可是,顺利到她居然发低烧吗?

     “我看你还是暂时不要再练了。”

     某师兄的医嘱其实也是推测下来的,却不知为何竟然管用。卫铃连着三天没到书房的下场就是她的低烧竟然渐渐退了。人又有精神了!

     要是真对了,这就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问题!

     如果她不能再继续练功,那么,以后她要拿什么来保护自己和别人?

     她不想这样!所以决定跳过那个弥天雾,去练下一种功夫!结果,这次才练了三个晚上,她就又开始低烧了。

     逯秦南皱眉:“你怎么连个师父也没有?这种功夫也能随便自己练的吗?”

     卫铃躺在床上,甚是无力。她也想有个师父啊。可是谁来告诉她,她师父在哪个山里钻着?因为低烧,她身体便有些发凉。可这个逯秦南居然还一直拿冰帕子给她捂额头?

     “不要了,好冷。”

     冷?上回她没有觉得冷啊。逯秦南觉得不对,就拿了体温计给她量,结果……“三十九度了!卫铃,不许再去练那个功了,知道吗?”

     居然烧到三十九度了!

     卫铃也很意外。不过她真的很冷,在被子里缩成一圈。逯秦南觉得不是个事,便又拿了一床被子给她压上,可她还是冷得直发抖。

     “要不咱们去医院吧?”

     “不要。不顶用的。”

     “可你这样总冷着怎么办?”

     他又去摸她的额,结果,被卫铃拉住了他的手,贴在脸颊上。“你的手好暖和。”

     是吗?

     逯秦南笑了,干脆挑起被子也钻了进来。他抱着她,帮她取暖,总行了吧?果然,他才进来,卫铃就象一个小动物一样钻进了他的怀里。柔软的女孩,带着冷意的颤抖……

     开始是心无旁骛没错,可是渐渐的,逯秦南的额上就开始出汗了。她抱得太紧!而他,不是圣人。实在想推开,可是她缩在他怀里的样子,他舍不得。但要是再这样下去……“铃铛,你再这样,我要犯错了。”

     “犯什么错?”可能是真烧过头了,卫铃觉得身上越来越冷。她的手滑进了他的衣襟里。充满热力的触感让她着迷!她不自觉地伸手去环抱那团温暖,却终于把逯秦南失了控。

     可是……不行!他没有准备!而她还生着病。

     逯秦南想找回自己的神智,可是卫铃却觉得抱着这样热乎乎的他舒服极了。而且,不知是为什么?她喜欢这样的感觉,抱着他,似乎她软绵绵的身体逐渐有力量了。她想要更多的力量,所以,她吻上了他的唇。

     贪婪的亲吻,双手抚摸他的肌理,感受那那强健身躯下蕴藏的活力。

     逯秦南开始的时候那真是痛并快乐着的。可是,渐渐的,他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了!这样的美人恩前,他本来应该是越来越兴奋的才对。可是,他的某个地方却是渐自软下去了,而且,他的身体居然也开始发冷?

     这不对!

     一个机灵,他猛然推开了卫铃,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从床上滚了下来。

     结果,一扭头,看到了屋角里摆放的一面铜镜!

     那里面……的他……竟然发际中出现了点点银丝?

     逯秦南不敢置信地冲过去!但……他的眼睛没骗人。镜子里的他,真的有白头发了。不多,但真的有了!

     难道是刚才?

     他……卫铃……

     卫铃,吸走了他的……精气?

     *

     卫铃这一觉睡得很舒服,早上五点就醒了,摸摸脑袋不烧了,身上也有力气了。下床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就准备下楼了。可是,她才出房门,便看到……对面小乐的屋门大开着。

     地板上,坐着一个人!

     象是逯秦南!

     可是,为什么他的头发里竟然有……白头发了?

     “出什么事了?”难不成,又有哪个浑蛋进来了吗?

     卫铃冲了过去,可是她才进屋,就让小乐抓住了。一口气拖着她,到了一楼最靠里的一个房间。

     “你昨天晚上……你和他怎么了?”

     卫铃不解:“我和他怎么了?我们……没有那个。”她记得很清楚,她冷,秦南上来抱着她给她取暖。他们是接吻了,但是,并没有那个啊。

     “可是,他从你房间出来后,头发就变白了!”

     *

     秦南……从她的房间里出来……头发就……变白了?

     “你的意思是说……”卫铃艰难地消化着小乐话里的意思:“我……对他,做了什么吗?”

     小乐别开了脸:“我不知道。你们干什么了,你不清楚,他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可是,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卫铃真是屈死了!她这会子都希望她身上能有个守宫痧之类的好证明清白了。她真什么也没做!

     “可是,他的头发难道是他自己染白的吗?”

     *

     这似乎……只能去问秦南了。

     卫铃冲上楼,但秦南却已经不在小乐的屋子里了。她去敲他的房门,十秒钟后,门开了。他,帅气依旧。可是,平凭的几许银白,却扎得卫铃眼睛发疼:“秦南,是不是我做什么了?”

     秦南闭上了眼睛,他想了一整夜。他真的想了很多!也似乎做了一个决定。然……对着卫铃,什么也不知道的她……逯秦南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秦南,是不是我真做什么了?你告诉我啊!我到底做什么了?”他没说话,可是他的表情证明了小乐的猜测。卫铃吓到了,她抓住他要问个究竟。可是,他却似乎吓了一跳。

     他在……怕她?

     卫铃脸色苍白,难不成:“我……我吸了你的力量?”

     秦南的眼睛,睁开了。看着似乎也让吓坏的卫铃,点头:“是!你……吻了我。开始很好,可后来没一会儿,我就觉得身上发冷。下床照镜子,就变成这样了!”

     *

     怎么会这样?

     卫铃瘫坐在了地上,她比逯秦南受到的惊吓还大。而逯秦南……他想上去安慰她,可是,昨天晚上的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实在……太可怕了!

     他知道卫铃不是故意的!当时的她可能是烧糊涂了,但越是这样,情况可能就越可怕。如果他当时没有推开她,那么,结果会是什么?“卫铃,我觉得……你真的还是不要练那个功了。可能……我不知道我想的对不对,但那个功夫是不是有问题?”要不然,怎么会出现这么诡异的情况?

     *

     卫铃也让吓到了,她也真的不敢再练下去了!

     她甚至不敢再碰秦南,连小乐她也不敢再走近。但是……她身上的冷,却在当天晚上,再度发作了!

     她冷得在床上直打哆嗦!

     可小乐拿体温计量出的温度竟然是:“四十五度了!”

     这不正常!

     绝对不正常!

     小乐马上给程诺和乘风打电话!但这会子,十二点,女生宿舍早关门了。程诺出不来,可乘风却是不到五分钟就到了。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

     但卫铃这个状况,他也没办法。只好把师兄也叫了来。但这次更诡异的情况发生了!某师兄连一楼的门厅也进不来。隔着大门,看着哆嗦成一团的卫铃,某师兄也无语死了。

     她这样子,倒活象是吸了料子的瘾君子!

     这话他没真接说出来,但乘风听到了。讶异地看看师兄,然后突然有了灵感。扭头看小乐:“她上次进食是什么时候?”

     小乐没听明白:“进食?”

     “对!就是……”乘风看了一眼秦南,这事在他看来是正常事,可是秦南,能接受吗?

     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小乐顿悟了。原来是那个进食?仔细想了一下:“有好几个月了。”顿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你的意思是……她饿了!需要能量?所以她练功才会发烧?因为……能量不足?然后……”才会不自觉间的去吸秦南身上的精力?

     所有的一切好象都连上了!

     但问题,却在此刻出现了!

     “我上哪儿去给她找吃的?”还是那种吃的?小乐都要抓狂了!卫铃想吃辣的,他可以从网上学着做川菜;她喜欢吃蛋糕,他能白天去报西点班;她喜欢吃新鲜的水果,他可以到市场里一颗一颗的挑。但她这会子想吃妖精!让他去哪里偷?

     这事不只小乐没主意,连乘风和某师兄一时也没办法。他们更擅长抓鬼,擒妖这种事,偶尔为之也多是将对方逼退就算。真要一举成擒,甚至灭杀……那需要相当大的运气。以他们的力量和修为,暂时没有那样大的把握。

     而就在所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院子里突然刮来了一阵旋风!

     一个浑身上下包裹着严严实实的黑衣男出现了。

     在他的手里,是一只呜呜低叫的巨大黑狼!

     而下一秒,四人就觉得眼前一阵风刮过,院中金光四射的同时,是一阵惨厉的狼嚎之声。

     卫铃,在五个男人面前,把那只黑狼的精元全部……吸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