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甜蜜
    照医生的推测,程诺和卫铃差不多应该在第二天下午就会醒过来。可是,第二天中午,赵媛媛不过是去吃了个午饭,等她回来的时候,程诺和卫铃就让双双送进抢救室了。

     原因竟然是:“中毒?”

     “怎么会中毒呢?你不是在她们跟前守着吗?你还说我?你脑袋长狗腿上去了吗?”赵媛媛再迟钝也知道是谁下的黑手了?她气得大骂小乐。小乐一声不吭,等一会儿警察来了,才讲:“我只是出去接了一下电话而已。一共没有两分钟时间。结果等我再进来的时候,她们就……”

     某个赵媛媛看着有些眼熟的警察立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查监控!把那两分钟内进入监护室的人给我揪出来。”

     接下来的剧情,简直比赵媛媛看过的所有谍战警匪片还精彩!

     先是死活查不出来那两分钟内有哪个脸生的人进过监护室,后来有人举报说有个姓胡的护士曾经在那时候到两个床边查过仪器。结果那个姓胡的护士却是从那天开始消失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有户头里多出来的二十万让她老公死活交待不清楚。结果一个礼拜后,胡护士自首了。她交待了某人要她毒杀那两个女孩的事。而某人,就是程诺那天去试车的车行老板。也就是程诺那个继母的表弟!

     之后的事,赵媛媛就不清楚了。

     因为程诺和卫铃出院了。而警方为了保护她们两个,甚至日夜派了四名警官住在这里。整个暑假,程诺连打工都没有,天天就是窝在家里‘养病’!如此整整闹了两个月,直到八月底时……

     “罗振兴落网了!”某个赵媛媛依旧看着眼熟却死活想不起来名字的警官亲自上门了。交给了程诺一溜文件:“他这次指使其表弟买凶杀人的事已经罪证确凿。同时H市那边的检方也正式对其提起了检控。目前他已经批捕,而且由于程小姐提供的证据十分确凿,我想这次他是逃脱不了了。”

     程诺闭着眼睛,身体微微地发抖。

     卫铃轻声道:“我看你不太好,回去休息一会儿吧。”

     程诺冲贺警官点点头,就‘沉痛’的回房间去了,留下卫铃在外面应付这位贺警官。直到把他送出门后,才跑到程诺房间。结果……果然!程诺笑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他终于完蛋了!

     太好了!

     “这就是你说的催命符?”卫铃笑问。程诺扬眉反问:“难道不是?”

     *

     事情好象就这么解决了!

     新的学期再度开始。魏欣蓉在知道暑假期间发生的事后,先是大惊失色,可后来却好象悟到了什么。她神色复杂地看着程诺和卫铃,嘴皮动了好久,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可程诺的心情却开始变了极好,天天脸上挂着笑容。再加上她去掉眼镜后的新造型,一开学便在学校里引起了一波风潮。

     《难不成在继卫铃去韩国整容后,程诺也步上了她的后尘?》

     学校论坛上天天都有人去追这样的八卦帖,内容可说是极尽诡异奇葩。但可惜,不管程诺的样子变得有多好看,她彪悍的名声还是没能给她吸引来半个追求者。

     为此,逯秦南哈哈大笑:“小师妹,你要是不改改你这臭脾气,我看你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程诺啐他:“象你这样的臭男人,给我我也不要!”

     卫铃到法学院楼下找到程诺的时候,就正好听到这句。为此,甚好奇:“逯师兄怎么了?我觉得他还不错啊?”

     当然,这话她是在她们和逯秦南分开后才说的。卫铃纯好奇,程诺却是无法言说。

     只是说来怪异,听程诺话里的意思,分明是看不上逯秦南的样子,可是几次卫铃到法学院来找程诺的时候,都能看到她和逯秦南在一起。有时是一起走在路上,有时是一起站在法学院楼下象是在等她的样子。卫铃实在是不懂了,便发动魏欣蓉和赵媛媛去打听。结果:“我们没看到她和逯秦南在一起啊?”魏欣蓉和赵媛媛也偶尔会去找程诺,但是她们却没有一次看到逯秦南和程诺在一起。

     这是怎么回事?

     卫铃觉得这里面可能有什么事?赵媛媛却猜:“那两个人是不是有意思啊?”

     会是这样吗?

     要真是这样的话,卫铃觉得,她还是少到法学院去当电灯泡比较好。可是,她才第二次没到法学院去找程诺一起吃晚餐,就居然撞到那两个人一起出现在她正在打饭的食堂里。然后,程诺歪着眼瞪她:“干什么不等我?”

     卫铃挠挠发角,只能干笑。

     逯秦南却象是明白了,左看看程诺,右看看卫铃,自己笑了。

     *

     于是等第二天,卫铃下课后,就发现逯秦南在她们外文系楼下的树荫里。

     米黄色的长袖衬衫,稍深的休闲裤,自然从容,让人看之便心生温暖之意。

     卫铃笑着走了过去:“找我?”

     逯秦南点头,微笑地伸手接过了她接上的书包。卫铃楞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可逯秦南的解释却是:“师兄有事想拜托你,请你吃饭。”

     是想让她帮忙追程诺吗?

     卫铃乐了,既然是这样的话,使唤使唤他也无碍。

     二人有说有笑的一边闲扯一边走,卫铃还以为他们要去哪个食堂,却不想逯秦南却是直接把她带出了学校。而且没有到校外的任何一间小饭店,而是直接打的,去了一家叫麦香居的中餐馆!

     这里莫非有他的熟人?

     还是这人又想找她抓鬼了?

     卫铃好奇的眼睛越睁越大,可逯秦南却是根本没有给她解惑的意思。饭桌上瞎串的也是学校里的一些闲事,他们法学院的一些活动。直到,吃饱喝足,服务员把菜端下去,换了果盘茶点上来后,才见逯秦南的神色终于郑重了下来:“卫铃,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帮忙追诺诺吗?

     卫铃早就等着这句了,却不想,逯秦南说出的话却是:“能不能请你的手下,不要再找乘风的麻烦了?”

     *

     啥?

     找乘风的麻烦?

     卫铃仔细一想,是啊,已经有好久没看到乘风在她面前出现了。中间隔了一个暑假,她有事要忙,便也早把那人扔到了脑后。可如今想来的话……“他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是出了什么事。他在宿舍里好好的,在天文系也没问题。可就是经常会出各种各样的小意外。”

     “小意外?”

     “对。比方说他会走路走着好好地就滑上一跤,会被不知哪来的石头砸得额角出血,会突然之间衣服裤子的线头松开,让他不得不马上回宿舍重换衣服。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总是这样实在不好。我之前和程诺已经问过你在那些时候的行踪了,也做了一个图出来。从我的推断来看,可能真的是因为当时你和她之间的距离比较近,所以,他被人整了。”

     被人整了?

     然后,便被怀疑到她头上来了吗?

     不过也算这人公平,没说是让她整了。她的手下?那个神秘的右卫吗?听说那个人一直在她的身边,可是……她真的不晓得那是谁?

     不过:“她干什么要整乘风?”卫铃有点想不懂。欧杰被整,她还能想通。那个小子……可能是仗着自己是二代什么的,想和她拉近关系,然后借机掌控什么的吧?这种把戏她从小到大看多了,并不稀罕。欧杰第一次请她帮忙,她没觉得如何。但第二次,尤其是带人上门的那次,彻底惹毛她了。他被整,她毫不意外,更隐隐痛快。

     可乘风为什么也会被整?

     难道:“他想对我做什么不好的事吗?”

     逯秦南微微楞了一下:“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卫铃,难道……你也觉得乘风会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

     卫铃仔细想了想,没有否认,但也没承认。只是在思量了一下措辞后讲:“那个人……他和你是不一样的。逯师兄,我虽然有点小本事,但我觉得我还算是个正常人。可他不同。看得出来,他在那个世界呆了很长的时间。而那个世界,其实我并不愿意走进去。更不想和其中的人纠葛太多。只是……乘风,可能不是这么想的。”

     “具体的,他做了什么吗?”

     这个,卫铃也并不确定。但上次,他和他师兄约他到那个中山陵版的对角巷时,其实是挺诡异的。“他请我去过一个地方。一个,你们不可能到的地方。然后发生了一些事。虽然解决了,但我的一个朋友为此受伤了。”

     “于是……乘风便被怀疑了?”逯秦南总算是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我会回去和他问清楚。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件事想和你说。”

     不要再整乘风吗?卫铃有点抽抽,她连右卫是谁都不知道,该如何下令?

     可是这次,她又猜错了。

     因为逯秦南说的内容居然是:“卫铃,我想追求你。以结婚为目的的,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