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逯秦南的自剖
    “教授?”

     卫铃不可置信,然喜洋洋反而更来劲了:“不是吗?有那么多钱,我还教什么书?我要有一千万,直接回法国游历乡间喝我的葡萄酒去了。上什么班?每天一大早就要起来,晚上十二点不能睡。教一堆不争气的小兔崽子,教得自己年纪一大把连个老婆都没有。你说我亏不亏?卫铃,你到底有多少钱?再给教授一千万行不?”

     啊?

     卫铃摸摸额头,觉得今天喜洋洋的状态有点太疯颠,她跟不上节奏。

     而这时,一个低沉的男声在门口笑了起来:“杨教授,关于这点就抱歉了。卫铃的钱现在归我管了。”

     是秦南?

     卫铃脸上有些发烫,因为前段时间的事,更因为喜洋洋放肆的大笑:“好你个逯秦南,你没声没响的把我的爱徒拐走了,还这么一毛不拔。你觉得你这样够意思吗?你们周扒皮都是这样教你对教授的?”

     逯秦南微笑,伸手在包里摸了摸,摸出了一包巧克力:“不知道这个,教授还喜欢吗?”

     瑞士莲的宝钻浓情?

     “还算将就。不过一包太少了,不够塞牙缝的。”喜洋洋扯过来就撕了一个塞在嘴里,世界顶名的巧克力,味道就是不一样。可是……啧啧,太少了。

     逯秦南笑意盈盈:“那等七夕好了。等七夕的时候,我一定送教授整整一箱,让您吃到饱好不好?”

     我靠!

     “你小子是到老子这儿搞断袖来了吗?”

     “nono,不是断袖,是断背山。”

     *

     卫铃从来知道逯秦南在学校的人缘好,这与他健谈从容的气质是分不开的。但是,她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和她的教授喜洋洋,两个人一副相谈见欢,相见恨晚的模样。差点没把她扔下,一起携着去食堂吃饭。桌上这两个人简直是从天上谈到地下,从古代说到将来,说宇宙万物说到了昨天杨教授楼下的垃圾桶不知道为什么被踢破。那内容广泛得,卫铃的下巴简直都要跌下来了。

     她就没那功力!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的朋友都不多。喜洋洋虽然是她的教授,她也觉得这个教授不错,但她真的是一点想深交的想法都没有。

     “是不是我的思想太狭隘了?”

     卫铃下午第一节没课,逯秦南是下午整个儿没课。两个人干脆就拉着小手在校园里一圈一圈的溜。卫铃反省她的为人,是不是她的为人真的哪里有问题?

     逯秦南冲她眨了一个古怪的笑容:“我能向你坦白一件事,但你得保证不告诉任何人。”

     “行啊!”他要坦白什么?卫铃仔细听。却不曾想,逯秦南的回答却是:“我能说,我在南大的朋友,在认识你之前,只有乘风一个吗?”

     啥?

     “你不是有很多朋友?老友满天下吗?”学校里的人都说法学系的逯秦南,明朗大方讲义气。无数人都在说是他的老友。可是,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看她呆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

     逯秦南揽住她的肩膀继续走:“这有什么难理解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的事?从那里面推演出我真正的性格很难吗?不错,我是挺长袖善舞的,但那不过是明面上的文章。我其实是个很谨慎的人,我交朋友的眼光很挑剔不说,甚至在某些地方是很功利的。”

     “功利?”真是越说越离谱了,卫铃实在是没从逯秦南身上找到功利两个字。

     但是,这世界上没有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人了!“我从幼儿园开始就有很多朋友,我人缘好的名声好象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可事实上,我幼儿园的朋友上小学后就见得很少了。我小学的朋友上中学后见得更少了,而我中学的朋友在我上了大学后就基本上没有来往的了。卫铃,我们交往也有段时间了。你有看见我和很多人打电话,哈啦叙旧吗?”

     仔细想想,还真没有。

     “但那和功利有什么关系?”

     逯秦南更紧地揽了揽她的肩:“其实用功利这个词到底准不准确,我也不确定。但在我自己看来,我这么冷情的原因,也只是因为这样罢了。”

     又出来一个冷情?

     卫铃很无语:“你干什么总这样说自己?”

     “因为那就是真的我啊!”卫铃站住了,逯秦南自己也站住了。他抓着她的双手,脸上是从来没有的认真:“卫铃,我可以很坦白地告诉你。虽然我很喜欢你,但如果有一天我们分手了,我不会为你伤心一辈子。我会尽快让自己从悲伤中走出来,继续自己的人生,并努力让它更好。我现在和小乐是不是很好的样子?但其实我对他来讲,并不是个真正的朋友,因为我从来没想过要了解他的过去,安慰他的痛苦。至于程诺,看在你的面子上,她是我的朋友。但若她只是我一个普通的学妹,我根本不会去多看她一眼。一来是因为我不想在学校谈恋爱;二来也是因为我觉得我与她的人生完全不相关。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在不久的将来,我会和她在同一家律所工作。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和她会重拣起同校的这份缘份,努力交好。因为在我看来,学校中的友情是很脆弱的,大家都还年幼,不懂得生活,也不知道自己的前途会在哪里?我是个谨慎的人,同时又很功利。我只想把我的感情投资在我可以很长很长时间都与他相处的人身上。”

     “象乘风,我当初与他相交是因为他说过他要南京呆很长很长的时间,长到我死了以后他可能还在这里。”

     “象你,是因为我确实喜欢你,所以才会情不自禁。”

     “但说实话,除了你们两个之外,我对我父母的关心都越来越少。我甚至不瞒你说,我爸最近给我打了好多电话,话里话外是他在哪里看上了房子,看上了什么样的汽车。谁谁谁身上穿了什么样的国际名牌,哪个家伙最近手腕上多了一块名表之类的。他对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我心里很清楚。他当初为什么开始不喜欢你,后来听说你很有钱后立马就变了一副嘴脸,我更明白。”

     “我不怕告诉你,我鄙视他,甚至决定会一直远离他,他要是哪天真敢缠上来,我就让他好好吃个亏。好让他清醒清醒。至于我妈……”

     逯秦南叹了一口气,他展臂把他的水晶女孩抱进了怀里,语气萧瑟里全是苦意:“我不知道我要怎么说她!小时候我很同情她,长大了一些后我宁愿不出去玩,也想呆在家里帮她做家务。我曾经和你说过,我劝过她和爸爸离婚,然后我会一直跟着她。可是……她就是不离。她就是要耗死在那个已经没有温度的家里。”

     “卫铃,我觉得这世间最蠢的人就是象她这样的人。明明有机会有能力,甚至有人帮她重新开始,她却固执地非要呆在那个不值得留恋的过去里不出来。”

     “她不会怎么爱自己!她甚至完全不在乎自己。现在的她活得象具行尸走肉!甚至……”|逯秦南苦笑地摇头:“我不相信她不知道爸爸给我打了什么样的电话,可是她却连帮我挡一挡的行为都没有。卫铃,或许我说得残忍,但我真觉得我妈现在的状态就是一具会喘气的躯壳。”

     “她不爱她自己,更不爱爸爸,甚至连我对她来说也无所谓。她的整个世界,全在那所老旧沉闷的屋子里。她要在那里一直闷着她自己,直到死亡。”

     “而一个连自救的意识都没有的人,要别人,怎么去爱她?”

     *

     那一天的天,从黎明前就一直阴着。太阳,始终不曾出现。阴云,却压在空中越来越多,越来越重。下午的时候,风起了。呼呼的风自西北而来,越吹越大,越吹越烈。

     南方的冷,经不起一丁点风吹。固然风能带走湿意,却会把那股湿意从地面直接刮进你的骨头里。而那样的冷,一旦真的钻进去,再想出来,就难如登天了。

     卫铃虽然不是在南京长大的,可是丹阳离南京也就那么远。她幼年的时光被精心呵护着,不知道人间冷暖疾苦,可后来……她知道了很多很多。她知道那样的冷是什么?她甚至为此得了冻疮不是吗?可是,此时此刻,她却一丁点的冷也感觉不到。

     她的身体温暖无比,她最容易冷的双手被一个紧紧地握在了他温暖的掌心里。哪怕外面的风再大,吹凉了他的手,也吹不冷她的手。因为他将她紧紧地护在掌心里。不只是她的双手,还有她自觉伤痕累累的心……

     他是那样的温暖!又是那样的真诚。一次又一次的掀出他的伤疤来给她看,只为了让她的心不要那般荒凉。甚至不惜抹黑他自己,伤害他自己,甚至做出危急他性命的事……

     “秦南,我何德何能?能得到这样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