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三章 三条路
    双方人马各自行动,乘风去送周向恒,逯秦南和小乐去送欧杰和司徒星。三个男人都出去后,这屋子里只剩下了卫铃和程诺。

     卫铃的神色倒还算好,但程诺的心情却是十分沉重。

     “诺诺,你怎么了?让我吓到了吗?”卫铃刚才动作的时候还不怎么觉得,但现在看程诺这样,她有些担心刚才是不是做得太过火了?

     程诺看她那轻松的样子,实在是……无语长叹:“卫铃,你还记得你刚有了这种异能时的心情吗?”

     卫铃不解:“那与这事有什么相关吗?”

     “算是相关。”

     “哪里相关?”卫铃想不出来。她当时刚刚拥有这种异能的时候,还以为是闹鬼了怎样。小心翼翼胆战心惊,从来不敢多行一步,深怕被人发现。就更不要说害人了。而现在……“我实在是搞不清楚你想说什么?我当时的小心和现在的……自信,你觉得有冲突吗?”

     简直就是鸡同鸭讲了!

     “我是说你的心态对比了吗?我是你说的智商!”

     “智商?”

     “对!我记得你和我说过,欧杰当初请你去帮他小姨的公公治病,你就不想去,后来去了以后你就再也不想理欧杰了。对吗?”

     卫铃点头:“那是因为,我感觉到欧杰对我别有居心,我不想和他牵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所以才不理他的。”

     “没错!你当时做的很对,那么今天晚上的事,你就没有点别的想法了吗?”

     程诺说得话真是让她越来越难理解了!而见卫铃还是一脸不明白样子的程诺,也终于爆发!“今天晚上之前,这件事情本来是扑朔迷离的不是吗?虽然大家心里都在猜测这两桩买卖是不是司徒氏下的手,但因为没有证据,所以谁也没说。要是司徒氏真的只是想要花露,那么之前为什么要做那么多的功夫试探你?可见他们想要的根本不只是花露。但司徒星却大晚上的来了。把他之前布的局全部毁掉,带着人和解药上门来要和你换花露。你就觉得这事蹊跷得很吗?”

     原来是指这个啊!

     卫铃好无奈地搂住了程诺:“我想过的。但是,司徒星到底为什么这么做的理由?我们只靠猜的,怕是永远也猜不出来。既然已经和对方杠上了,当然会有长期作战的打算。至于他们想要什么?不管是什么,我都不会给。威胁,利用,拐骗……诺诺,我不敢说我永远不会上当,但是,我更觉得,既然对方存了心要害我,那么不管我有多担心多焦虑,该发生的事还是会发生。既然如此的话,我希望我可以活得尽量开心一些。”

     *

     卫铃的回答让程诺哑然,她不知道该说铃铛的想法到底是错还是对。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象铃铛这样的想法才是最好的。既然事情无法变好,那么让自己多开心一天也是好的。然,卫铃可以那么想,她却不行,而逯秦南也不行。

     所以,两个人关起门来开小会。

     “我觉得这事中间肯定出了什么变故,否则司徒星犯不着毁了之前他精心布的局。”

     逯秦南完全同意这一点,因为他比程诺更了解司徒星其人:“他这人性子高傲得紧,做事一向讲究完美。这事他前头做得不错。如果接下来,他把卫铃能救人的事情传开,那么我们的麻烦就大了。”这年头多少人得了重症缠身,又有多少人身染痼疾不得解脱。是的,医学越来越先进,能治疗的病也越来越多。但同样的,新出的奇里古怪的病症也一如雨后春笋一般,一拨接一拨的闹出来。这世上,没人想死。但得病,却不由任何人。如果在这样一个时候,有人说有那么一个人有一种秘药都治疗这世界上所有病的话……要不就是被警察当成邪教骗子抓起来,要不就是被盛名所累得再无一日宁静。而这两种,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逯秦南希望见到的。

     所以,他觉得:“做这事的人,一定抱着和我一样的想法。这人是想保护卫铃的。不想把事闹大!于是,便动了什么手脚让司徒星不得不低头。只是这小子到底憋屈了些,所以才有了刚才把药量增大的事。”

     没错!程诺想的也正是这样,但有一点,她想问逯秦南:“你觉得这人会是谁?”

     逯秦南好笑地戳了一下她的脸颊:“还能是谁?她的左右卫呗。”

     “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程诺的问话一本正经地连服饰都统一的只剩下黑白两色。逯秦南却是笑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程诺,我觉得这种事,关键在不于他帮了卫铃多少,而在于,卫铃想不想接受他?如果卫铃想接受他,那么所有的过程其实都是戏剧的磨练。但如果她不想接受他,那么他就算是把全世界的人都救了,也不过是别人的救世主,不是吗?”

     *

     程诺一晚上被两个人刺激到无语,恨恨地决定二十四个小时内都不理这两个家伙,结果没想,这两个人第二天起来后,却是一起过来粘她。她躲开,就继续粘上来,她又躲开,卫铃便又继续。粘粘乎乎闹了一路的下场就是三个人都没吃上早餐,而且都差点迟到。为此,午餐时,程诺是想尽办法脱离这两个人,但不管她跑到哪个食堂都会被卫铃逮到。

     程诺在跑了两个食堂后,决定认栽:“我错了,两位大侠饶过小女子可好?”

     卫铃笑嘻嘻地过来搂她:“谁说你错了?我们这只是用自己的想法来感谢你的,好吗?”

     “感谢?”程诺咬牙切齿:“有你们这么感谢人的吗?追着人在后面跑火拉松?”

     逯秦南哈哈大笑:“这样不是很好吗?你既锻炼了一下身体,我们也能一起活动一下。大家一举两得,岂不更好?”

     这话里的意思,程诺当然明白。她从不否认那样的想法很好!不管是卫铃的今朝开心论,还是逯秦南只要搞定卫铃,其它的人就全是浮云的看透世情篇。

     那样的方法,她真的觉得很好。

     然,在那样的快乐面前,戒心她觉得不能放松。所以哪怕她功课事业都很忙,也愿意充当起这样的角色过来。替他们想到更糟的情况。然后……看着他们微笑。所以,当着卫铃的面,她和他们‘和好’了。但是,当卫铃不在跟前时,她却和逯秦南问了最新情况。

     “周向恒那里没什么,乘风送他回去的时候,他还在睡觉呢。至于欧杰那里……”逯秦南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他哥竟然没睡,一直在客厅里等着访客。

     “他说什么了?”

     “还能说什么,一些冠冕堂皇的废话。隐晦的表达了他身不由已的苦楚,以及对欧杰受罪却不能施以援手的悲催。他说他已经尽力了,可是,欧杰还是被掳走了。至于后面的事……他也不是很清楚谁是幕后主使。”

     “你相信吗?”

     逯秦南狠狠敲了她一个爆栗:“你当师兄我是傻子吗?要真是假的,他还会那么不急不徐?早跳起来了了。”

     “那,司徒星的事你怎么说的?”

     “我就说上次看到你和一个叫司徒的人在一起,这个人也叫那个姓,是不是一家啊?要是一家的人就赶紧把人抬走。要不是的话……”

     “就让欧意一个人承担?”程诺听到这儿总算是弄明白逯秦南的用意了:“欧意装糊涂,你也跟着装糊涂。你有退路,可是他没有。要是司徒星真在他那儿死了的话……呵呵,欧意想必就不好和人交待了。”

     没错!逯秦南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还特别把司徒星的情况说得严重了许多。溶血有多可怕?世人都知道。那个欧意开始的时候装得还挺好,但后来一知道这人可能会出现溶血的症状,当时脸就白了。我之前已经给贺警官去了电话,他说会派人暗中跟着。一旦有了消息,便会来通知我们。”

     OK!

     这么做就对了。程诺小朋友的心总算是落到了实处。她不怕卫铃小白小天真,但逯秦南作为一个男人,绝对不可以那样。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逯秦南的思维非常正确。但可惜的是:好的思路并不一定能带来好的结果。

     贺孚的电话当天下午四点就响起了。彼时正好在下课期间。逯秦南接了他的电话后,便听他讲:“那天晚上,没有任何一个人一辆车进入欧意的别墅,当然也没有一个人一辆车从那里面出来。我想,可能是某些人用了某些办法瞬移进去,又瞬间离开。”

     米错!

     逯秦南都快呕死了,他怎么把这个岔给忘了?

     对于这事,他自然告诉了卫铃,卫铃叹气表示明白。这种事用警察来监视,其实就是件空耗时间的事。秦南已经很仔细了,但是这个奇怪的修真世界不只是她自己迷糊不适合。似秦南这种就更不适应了。在他们的思维里,还是凡事以凡人的行径为考虑对象的。她要是法术高也算,却偏偏……她不会那样的法术。

     卫铃表示完全理解,甚至还和逯秦南互相安慰了一番。

     但是夜晚上,卫铃洗漱完了,刚爬进床铺后,就觉得心口有一阵什么东西痒痒的。她正纳闷的时候,就感觉到她的手机亮了一下屏。在那里,有一个未接电话,来自——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