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5 捕杀
    卫铃不走!

     而她一旦决定的事就绝对不会改变。8 1中文』网毕溪气得瞪她,可是卫铃就当没看见。事实上,她现在在思索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的病要马上好,是需要我吻你,还是需要我渡气给你?”

     这个问题很关系。要是吻的话……太那啥?如果说是渡气的话……呵呵,那就无所谓了。

     毕溪翻白眼不理她,卫铃却是笑嘻嘻地走了过去,站在他面前。他别脸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他别几次,她就跟几次。跟到第十次的时候,毕溪无语了。他没再说话,但卫铃已经懂他的意思了。双手扶住了他的肩膀:“张嘴。”

     毕溪抬眼想瞪她,可是卫铃却已经凑了过来。暖暖的呼吸就在他的鼻息之间,他只要一个进步就能吻住她。可是……他不能!那会让他的计划功亏一篑。所以,他闭住了眼,张开了唇。然后便感觉到一股柔柔的软风吹进了他的口腔深处。

     那感觉就象是干涸的田野遇到了一股清流,濒死的婴儿终于找到了母亲的怀抱……饥饿与渴望在一瞬间崩……毕溪一下子就把卫铃搂进了怀里,贪婪地吸收着那来自神族的气息。

     他的身体开始象火一样在烧,卫铃让他的反应吓了一跳。本来想生气的,可是在指间触到他异乎寻常的体温时,却似乎明白了。她没再动,可他就象是那饿了许久的旅人,怎么也不够。而且到后来,卫铃感觉毕溪似乎有些失控了。他开始不再满足于对她气息的渴求……

     卫铃恨得咬牙,却不便在这个时候打他。所以,她在他的手去了不该去的地方之前,瞬间消失……

     *

     她直接去了贺孚的办公室。彼时屋中无人,她可以倒杯水好好地安静一下。结果,当贺孚从外面回来时,一推门就看见屋子里多了一个人。

     卫铃?

     “你回来了?你没事吧?”

     卫铃点点头,压下脸上的潮热,回来正色对他讲:“王誉应该是出事了。有人冒了他的名字。我想知道,你这儿有没有新进的尸体之类的?”

     贺孚懂她的意思,但是可惜:“新回来的尸体其实很不少,我们的验尸官都快累死了。不过……大部分死者都是女性。男性的数量极少,而且我之前见过那位王先生,可以肯定里面没有他。”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王誉去哪儿了?

     卫铃刚才已经将她的气息铺满了整个结界之内,在她能感应到的地方没有王誉的痕迹。她可以用逐色法一一排除,但是那太花时间了。但卫铃觉得王誉的失踪或许是个突破点。那两个人为什么要找上他做替身诱饵?卫铃觉得这中间可能有事,所以她想找到这个人。

     但是,怎么找呢?

     “你回来,我告你找他的办法。”

     毕溪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卫铃撇了一下嘴,但她转眼间却看到贺孚正在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她……的嘴唇?卫铃眼睛突然间瞪了老大,嗖的一下就消失了。但即使如此,也听到了贺孚促侠的笑声……

     妈的,毁大了。

     *

     因为心中不爽,所以卫铃回去后自然没有好脸色。但毕溪的脸色却似乎真的好多了。除了那层光润的有如水波一样的气泽仍然不见外,他身上原来恹恹之感真的全不见了。

     渡气还有这样的能力?卫铃觉得她对这个世界完全失望了。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怎么样才能找到王誉?”

     毕溪的眼光却一直停留在……她的脸上,直到她要恼了时,才回过神来,抿唇压声:“方法其实也简单。但是若用了此法后,你的世界却是再也回不到原来了。”

     “什么意思?”

     毕溪看她那副懵懵懂懂的样子,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他原来做的那些事到底是对还是不对了。隔了一会儿终是说了:“你的眼睛其实一直未曾真正的开封。原因在我。我没有把开封的方法告诉你。”见卫铃马上就要生气了,毕溪闭上了眼睛:“但我这样做,实是为了你好。只要用这个方法开了封,你的眼睛固然能看到之前看不到的很多东西,但相对的,也有一些你可能永远也不想看见的东西。而且,此法一出,就永远无法回退。卫铃,你能接受一个完全真实的世界吗?遍地是尸骸,到处是鲜血,看着美味的糕点里面却有可能滴着人血,掺着眼泪甚至于其它更恶心更恐怖的场面……卫铃,你不要把眼睛瞪那么大,我不是在骗你,事实上这些事情都是你的前辈们所经历过的。我是正因为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生,知道你不会喜欢这样的生活,才选择不告诉你。但现在,你已经知道了。那么,就由你来选。你若能接受,我就告诉你方法。你若是不能……我们就再想别的方法。”

     “别的方法?还有别的方法吗?”

     卫铃心里乱七八糟,毕溪却是肯定地告诉她:“条条大路通罗马。神迹之法,万条不止。譬如命理一术,有人看出生,有人看面相,有人可摸骨,有人还可用测字卜封等等很多手段来达成目的。找人,也一样。我以后会慢慢教你别的方法。但现在,有一件我想问在前面。你找王誉干什么?难不成,你想去找那个食梦貘?”

     “不行吗?那个家伙简直就是个祸害。趁着他主子现在神力未复,直接端了他,岂不一了百了?”

     从那天那两个妖物的反应来看,卫铃觉得她应该有颇大的机率弄死那头食梦貘。而且:“如果这个结界是他设下的,那么只要那东西死了,南京的围就算是解了。对吧?”

     理论上来讲,是这样没错。

     然:“他们有十个。卫铃,你现在的状态,以一对十,太有难度。”

     “那我就找他落单的时候再动手。不能让他再祸害人了。而且因为有这家伙作崇,城里那些散修们都疯了。你知不知道?他们竟然抓孩子煮来吃,禽兽不如。”卫铃一想起那天看到的那个场景,就觉得胃里翻江倒海,恨不得把之前吃过的所有东西全吐出来。那个王八蛋的食梦貘!她一定要宰了他!

     *

     卫铃想宰了那货,毕溪也对那头食梦貘一点好感也无。只不过以前,他只有一个,孔芳算半个,对面却有十个。这口气他不忍也得忍。可现在……“你真想杀了它?”

     “废话!”

     “可要是杀了它的话,就等于和朱雀神君杠上了。”

     卫铃也料到这个问题了,可是:“我总不能看着他继续吃人。这道理,就是讲到天边我也讲得通。”

     “很好。那你把你的头借我一根,然后给我护法。等到我锁定这个王八蛋,咱们就去宰了他。”

     “好。”

     因时事紧迫,所以毕溪也没有时间给卫铃解释一下他用的这个追踪术是何由来,又如何操作之类的。反正卫铃只看到毕溪把她的头祭到半空,然后口中念念有词,手指翻飞间,有一串虚白的影像在头周围浮现了。

     影像中,一只巨大的有如黑熊一般的怪兽正在一处如同仓库一样的地方休息。

     那模样,竟然和之前她在触碰毕溪那道几乎要把他前胸整个剖开的伤口时看到的怪兽一模一样。所以,在毕溪收功后,她直接就是问了出来:“就是这个王八蛋打伤的你?”

     毕溪眼眸闪亮,点头。

     卫铃的牙咬响了:“查到他在哪里了吗?”

     “城西,洛城国际广场的三号仓库。”

     *

     洛城国际广场是南京去年年底才兴建的一所大型购物广场,地段不错,但因为建址颇大,所以到目前为止也只是建了个皮毛。平常这里还有一些人路过,可现在百市闭业的当口,那地方更是如同一座鬼屋。

     卫铃直接闪身就进了那个三号仓库。她之前无法锁定具体位子时,感应不到此间的妖物。可是当毕溪替她锁定目标后,卫铃却现了。在这幢楼的地下室里,居然真的只有一种颜色。那就是漆黑!

     她直接现身在三号仓库中时,食梦貘正在打坐。突然间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力道向他扑来,直觉性的反应就是反手攻击过去。结果,双掌才一相对,那股原来只算磅礴的力量突然间变成了滔天的惊骇戾杀之气……

     “主上?”

     食梦貘也是兽,他虽是朱雀神君的随仆,但各宫主上其实全是他的主人。貔貅之力一出,他立马就认出来了。吓得立马化身成一团烟雾,便要逃脱。可惜了……卫铃这次来前,做了充分的准备。

     这也是毕溪新告诉她的一个方法,那就是在攻击的同时,不要只出左手,而是左右手同出:“你那左腕上的手链是藏着貔貅神力没错,可右手的那座黄金桥却是貔貅神主之前所佩戴的项环所化。戴上它你非但可以通化阴阳之财,更可造御万路。”

     “什么叫造御万路?”

     “你应该听说过一句话,有路方可通财。财路财路,其实财源的进出便是一种路。看路进路出,何起何灭,方可统筹交换。你以为貔貅之主的神力只是让你有花不完的钱吗?”

     “那和捕妖有何关系?”

     “我教你一套指诀,你在左手攻击的时候,右手划出指诀,就能掐断你方圆十里内所有的通路。不过是瞬移,财易还是生死之路。只要你掐断这条,他就再也翻不出你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