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7 朱雀
    卫铃记不得在哪本书看到过一句话:那个真正爱你的人,总是会在你面前无条件的妥协。81 中 Δ文』 网

     她和秦南之间没有生过什么值得拉扯的事,但在毕溪这里……她提出了要求,他便答应。他从黑暗里走出来,持起了她的手。

     “经过上次的事,我想那个食梦貘肯定会想尽办法把自己藏起来了。而我的力量其实和他们不相上下,用我的办法大概是找不到他们的方位了。所以……”

     “所以还是得用那个会让我很恶心的方法,对吗?”

     毕溪叹了一口气,他也不想这样。然:“你是一定要宰了他的,是不是?”既然主意已定,那么付出代价便是不可逆转的事了。在得到卫铃肯定的答复后,毕溪告诉了她方法,一个听上去简单的方法!简单到卫铃都有些不可置信了:“就是把我自己的血涂在自己眼睛上就算行了?”这方法未必也太简单了吧?

     简单吗?或许听上去真的简单。但任何看上去简单的东西后面所承载的事情却比之前的要复杂困难太多太多倍。先是疼痛!卫铃割破自己手指的时候不觉得什么,可是当把鲜血抹到眼睛上时,却是瞬间疼得狂。象是有一万只钢针同时插进了她的眼睛。眼泪在瞬间疯涌,她控制不住的把眼前的桌子一下子拍成了粉碎。可毕溪,却在这个时候抓住她的手把上面残存的血抹到了另外一只上。疼痛瞬间加倍,她痛得无法忍受。可毕溪却是从身后把她紧紧地抱住,把她压在地板之上。

     她疼得挣扎,他就死死地压着。她所以地抓抠他的手臂……他疼得倒抽冷气,却决定一口咬在她的后颈处……他疼,那么他就让她也疼……

     而“疼痛其实是可以互相抵消的!”

     不知过了多久,疼痛终于结束了。可他们两个人却已然全累瘫在了地上。卫铃埋怨他咬得太狠了,毕溪却笑着解释:“疼痛是可以互相抵挡的。我当初疼得觉得自己快死的时候,就会想你。想你这个浑蛋怎么把我当成了贼。我恨得几乎想咬死你。然后,就觉得一切的疼痛都可以忍受了。”

     居然是这样的答案?卫铃无语,却不知为何竟然笑出来了。毕溪也笑了。

     *

     两个人在地上又休息了一会儿后,爬了起来。然后毕溪便问她:“你看到什么了没有?”

     卫铃困惑地摇头:“没有,这屋子一切正常。”

     “那是因为这里所有的一切家具装修都是纯净之物所筑。你不防看看小乐买回来的那些瓷器。”

     瓷器上能有什么怪东西?卫铃不信,可是在她打开厨柜的同时,却是惊懵了。小乐偏爱甜白瓷,所以买回的瓷器均是素白为底,顶多有一些浮雕花型上的变化。之前卫铃也觉得这些盘盏挺漂亮的,可现在……那哪里是白瓷?灰色的泥土吧?里面夹杂着红色的火焰,黑色的炭渣,血一样的杂质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另外还有好些奇奇怪怪的杂色……不恶心,但之前的美感也完全没有了。

     她没说话,但怪异的表情足以表明一切。然后毕溪又拿出了好些东西,什么竹质的筷子,纯银的汤勺,不绣钢的沥水架里竟然只有一半是银白,另一半则是乌的色泽。不确定材料,但肯定不是什么纯不锈钢了。而正当卫铃觉得她的这个新功能可能只适用于让她去质检局找份工作的时候,毕溪拆开了一包薯片。结果卫铃一看之下……险些没有呕出来。

     因为在那薯片之上,她看不到一点的金黄油脂,只看得到乌七抹黑的粘粘乎乎的东西一堆一堆的粘在那些生了绿斑,象是霉菌一样的物质上。

     “这不是知名品牌吗?”

     小乐给她买的零食一向是最好的。她也因此一直吃得很放心,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

     她恶心得很,毕溪却笑了:“不要问为什么,只看就行了。”他一包一包的把零食的袋子拆开,结果……能和外表一样,或者有七成象的几乎没有。其中看上去最象的是某瑞士出品的巧克力。但即使是这六成相象的东西,她居然在那口感不错的巧克力里看到了两只蚊子腿……至于那些更差一些品质的东西,里面的东西简直就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开始她只看得到颜色的区分,可后来她现了:只要她盯着一种颜色看,很快就给现这东西的来源是什么?

     而比之食物,让她更恶心的是外面的街道。看似华美漂亮的大厦外墙最是斑驳不堪,各种各样的材质混充其中,混凝土浇灌的大厦楼体内死老鼠,臭虫,蜈蚣之类的尸骨爬满了整幢大楼。光滑平整的路面上更是五花八门无所不有。

     卫铃都有一种踩不下脚的错觉。而最糟糕的是在她转过一个街角处的某二层小楼地面下……竟然横七竖八的倒着三具白骨……恶心得扭头,却一转眼就看到某队刚刚走过的武警脚下的靴底,全部踩着一只死猫的眼液……

     但这还不算什么,因为毕溪居然带她去了栖霞山。

     在这片曾经她觉得山青林绿无处不美的所在里,脚下斑斑驳驳的全是各种各样的尸骸。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里没有的。而尸骸之外更有无处不在的排泄物堆满了整个地面……

     卫铃气得回头就踹毕溪:“你是专门来找地方让我恶心的吗?”

     毕溪放声大笑,确实是这样没错。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试试,在这里能不能看到那个食梦?”

     米错,这才是他们要办的正经事!

     卫铃之前放开气息的时候,都是闭着眼的。因为她比较过,闭着眼她能感觉到的世界更清晰。可现在毕溪却要她睁着眼看。结果……当她把气息铺展开的时候,卫铃看到了。

     看到了她眼前的世界,成了一个炫丽无比的世界。没有房子,没有道路,没有山林,没有汽车。有的只是无数的颜色交织在一起的一块巨大神毯。而当她的气息铺展过去后,这块神毯上大部分的色泽都被金黄掩盖,只有斑斑驳驳处显现着一些白、淡金、金黄还有红黑金三色交夹的物体。

     那些白、淡金、金黄的颜色应该指是修士。而那红黑金三色混杂的东西就必是妖物无疑了。卫铃从来不知,在这么一座城市里,居然有几千只妖物存在。它们的大小似乎与光点所在的大小相同,有的只有米粒针类一般,但大的……却比那金黄对称的金丹修士还要强大。

     而在这些强大的妖气之中,有一团几乎是纯黑的妖物正躲在离她不足五百米的一个山穴之中!

     *

     抓住毕溪的手,瞬间便冲了过去。

     食梦正在休养,便觉得一道金光从它身边掠过。顿觉不好,溜腿就跑。却咚的一声撞到了结界之上。卫铃这次也不和它废话,直接召来五帝之钱,便冲这货招呼过去。食梦在里面一边惨叫一边大声的讨饶。可是卫铃根本不给它任何的机会,一边收小结界,一边继续催动五帝钱的攻势。而就在她进攻的同时,嗖嗖嗖嗖五六道妖力以极快的度向此地围了过来。

     其中就有那两个打伤毕溪和孔芳的浑蛋在。

     “卫铃,用银针!召唤银针来攻击这些妖物。尤其是那个穿黑袍的男人,他在地府供职,最忌银器。”

     毕溪没动手,他躲在卫铃身边指挥。告她如何在这些人追近时突然放开结界,然后又如何把这些家伙困住的同时,二人脱身而出。然后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最快最有效的消灭这帮浑蛋!

     效果立竿见影!

     七只妖物不到三分钟就消受不住了。卫铃牙根紧咬,决定加紧攻势,一次消灭完这群浑蛋。可就在这时,一道金光从远处打来……咚的一声,她的结界破了!然后,那七个妖物便象七道烟气一样……躲到了一个……看上去只有**岁大的男孩身后……

     “你,就是貔貅的牧主?”

     那小男孩长得极其漂亮,白嫩嫩的脸颊任谁看上去就想抱起亲一口,可惜……他这一身的气势比卫铃的更大浩大。他的气场散开的同时,卫铃竟然退了三步才堪堪站住。但胸口却痛得有如火烧一般……而且这股炙热的烫灼感依旧在持续加温。

     它想烧死她吗?

     卫铃咬起了牙根而笑,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突然间她不用毕溪提醒就已然知道对付他的诀窍了。右腕的手链弹飞而起,小小的半片金环突然间变成了巨大无比的金弧失。它一边快的飞转吸走这里所有的热力,一边将那些热力转成金矢向圈中之人射去。

     那些箭伤不到那小男孩,飞到他近前不到一米的地方就会化成乌有。但躲在他后面的那些妖物们却扛不住。惨叫之声连连!那小男孩的脸终于阴了下来:“你这是要与我为敌?”

     “没有。只是让你交出某个该死的东西。”

     “很好,你若要食梦死,那么,本君现在即刻就让这个家伙魂归地府,灵入六道,永不生!”

     说话间,一个卫铃极其熟悉的身形便出现在了那个小男孩的手间……不是别人,正是逯秦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