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乘风的恐吓
    乘风站在街角处神情冷肃,他的右手里抓着一个十厘米左右的铃铛,嘴里念念有词,说的什么卫铃能听得到,但听到归听到,却是听不懂。象是一种法咒之类的东西,完全和正常人类的语言没有共通之处。他手上的铃铛似乎是青铜材质的,外形并不奇特,却会配合着他的口形轻轻地摇动。但奇怪的是:卫铃这次却听不到那铜铃发出的任何声音了。

     只是,赵媛媛的脸色越来越迷糊,越来越迷糊,直到一个踉跄,直接摔在了地上。而就在她要倒地的瞬间,里面的表演台上又是咣的一声大响,无数彩带纷飞的同时,卫铃看到了:有一个银色的小细影从赵媛媛的身上窜了出来,嗖的一下便往地底下钻去。

     她手起掌落,一道气风便劈了过去。这是她在驭龙诀上学到的第一个法术——劈风斩。据说风斩之下,可除一切世间妖物。可是她的手速似乎还是慢了,亦或者是那个小东西溜得贼快,不到眨眼一秒钟,就嗖的一下从她的眼前消失了。

     她看不到了!而她周身上的血液,却不知为何并没有对这个东西产生抗拒。

     她的血液平静,便追踪不到那个东西的去向。

     赶紧去看乘风,可是那个巷子口却早已经没有那人了。

     *

     倒是挤在前面看热闹的魏欣蓉和程诺发现不对了:“媛媛,媛媛。铃铛,你看什么呢?媛媛都晕了。”

     之后一阵忙乱,120来了把她们三个也全拉到了医院。急诊室里,医生的检查结果是:“营养不良,重病贫血。你们这些小姑娘,为了减肥连命也不要了吗?她身上的血红蛋白只有四克了。”

     三人面面相觑,魏欣蓉最是不解:“不应该啊!她比猪还能吃呢。”

     医生楞了一下,比猪还能吃?“她每天进食多少?吃的什么?”

     魏欣蓉呆呆回话,她有不好的预感:“她什么都吃的。主食还特别喜欢吃肉,什么红烧肘子糖醋排骨,什么好吃吃什么,每次都吃得圆滚滚的,回来也不消停,零食塞了一柜子,几天就要买一堆。”要是这样还能贫血,简直就是没天理。除非……她是不是有别的毛病了?

     程诺也想到这点了,她们两个都想到的事,医生自然更想到了,赶紧让抽了血去化验。可化验结果,哪怕是加急的,也得两个小时才能出来。而在这两个小时内,三个人简直是忙成一堆。魏欣蓉帮她安排病房,程诺回学校给她拿换洗的衣服,至于卫铃则是回去拿钱给她交住院费。

     当然,在路上,她不断地拨打乘风的手机,可是,却是一次都打不通。没办法只好拨去给逯秦南,这次倒是通了,但逯秦南的回话却是:“既然打不通,就说明乘风在忙。卫铃,你应该知道,有些时候是不能被打扰的。”

     *

     卫铃没再给乘风打电话,一是因为逯秦南说的,不便打扰;二则是因为实在顾不上了。因为化验结果出来,竟是说媛媛很有可能患上了什么PRCA?

     “什么叫PRCA?”程诺看着魏欣蓉的脸不对,她刚回来就听到这么个怪消息,可那个PRCA到底是个什么东东?她完全没印象。卫铃也不懂,可是,魏欣蓉懂:“PRCA就是指纯红细胞再生障碍贫血。指骨髓红系造血干祖细胞受到损害,进而引起贫血。依据病因,该病可分为先天性和后天性两类。先天性的在这里就不考虑了,媛媛很有可能是后天性的。但后天性的也分为两种,一种是急性,一种是慢性。急性再生贫血有可能是因为药物刺激引起的,停止某种药物服用就可恢复。但也有可能是因为自身免疫系统出了问题才导到贫血的出现。如果是免疫问题出了问题的话,就很有可能会导致一连串的感染,甚至逐渐或迅速演变成白血病。这是最糟的情况了。但如果是慢性的话……”魏欣蓉深吸了一口气:“情况更不乐观,大部分慢性再生贫血患者,都会有胸腺瘤的问题出现。一半是良性,另一半……”

     魏欣蓉说不下去了。而另一边,程诺和卫铃好不容易在一大堆的医学陌生名词里缓过劲来,就发现……眼前这个情况似乎已经超出她们的能力范围了。

     “我们必须联系媛媛的爸爸,这种事不是我们能做主的了。”

     程诺这个决定无人有异议,可是她们三个都没有赵爸爸的联系电话。于是便拿了赵媛媛的手机来打,可是所拨打的电话却是……空号?

     “怎么会是空号呢?”媛媛爸不是某地的某官员吗?既然如此的话,这种人的电话号码应该不大可能随便会改的吧?

     “你们说,会不会他爸也……”魏欣蓉的这个猜测实在是让程诺和卫铃皮皮抖了一下。然这种事,她们能去问谁?本来卫铃……如果她知道赵爸爸名字的话,就可以直接变一张钱来,从而试验出他是否还活着的事。可是她不知道赵爸爸的名字。但若是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想,我们还是通知一下学校比较好。或许学校里另外有她家里的人的联系方式呢?”

     程诺同意这个观点:“我去学校,铃铛你和蓉蓉留在医院。”

     *

     程诺是下午五点回的学校,可是到了六点都没回来。卫铃忍不住打电话过去,过了十声响,才被接了起来。接电话的是程诺没错,可是她的话声却象是得了重病一样:“铃铛,媛媛的爸爸……真的也死了。”

     啥?

     “怎么会死了呢?”明明那个时候还看上去好好的啊,怎么会一下子变成了这样?

     程诺也是受惊不小,但事实就是这样:“我从校领导那里听到的消息,象是半年前她妈妈生病那会儿,她叔叔她婶婶开的车上高速,她爸和她堂妹也在车上,不知道出了什么缘故,反正最后和一辆货运车撞到了一起,四个人全死了。她妈拖了半个月也死了。她是办完丧事才回来上学的。铃铛,这下我们怎么办?她爷爷那边人死绝了,她妈那头不是早已经没人了吗?这下子……怎么办?”

     要她们来决定她的生死吗?

     卫铃想到了曾经的那些年里,每一次爸爸进手术室,在外面签字的便只有她。当时她年纪还小,其实不是很明白其中的含义,只是因为家里已经全没了大人,只好她来签,那她就签了。可后来,待她年纪再大一点后,才逐渐明白:她的每一次签字,就等于将重病的爸爸送上一次断头台。或生,或死,没人能说得明白。她这才开始害怕!可害怕却也无法阻止接下来的一切。她该签的还得签,该同意的还得同意。不为别的,只为了爸爸能多活几天。

     可现在……铃铛却连一个能帮她签字的人也没有了吗?

     手机两头静默了良久后,程诺才听到铃铛默默地讲:“那校领导怎么说?他们愿意做这个主吗?”

     程诺摇头:“怎么可能愿意?校方只愿意批她休假,安排咱们几个调课还有替她和保险公司申报,其它的,校方不想插手。她虽然是在校生,可实际上已经成年了。这种事……其实校方也是没有权力做主的。”

     *

     卫铃放下手机后,便把通话的内宅和魏欣蓉讲了。魏欣蓉也吓了一跳,她是第一个知道媛媛母亲出事的人,可是她爸也出事的事,她真不知道。

     父母亲人在几天之内全部死掉了吗?

     “怪不得她这回回来变化这么大。”原来她们只以为是母亲病故,却原来,她什么亲人也没了。

     而既然是如此的话……“我们就得帮她把这个事担下来。”魏欣蓉的性格和程诺卫铃都不一样。程诺嫉恶如仇,卫铃独来独往,她们在学校里其实除了本宿舍的人,都没有什么要好的。卫铃更是连本班的同学都不怎么说话的。但魏欣蓉和赵媛媛则相反,她们两个一个天真可爱,一个温柔敦厚,与同学们的关系都很好。但这其中,其实是又有一些不同的。赵媛媛与同学好,纯粹是因为她天性那般,而魏欣蓉则是思索再三的结果。她信奉中庸之道,除了在学业上与人有些较劲的心思外,其它方面都将自己的意愿隐藏在所有人的心思之中。她不爱表露自己,也从不强行出头。

     可这次,她却是第一个说话了。要替媛媛来做主!

     对于这点,卫铃以及赶回来的程诺都有些意外。她们两个并不是不想管媛媛了,可是生死之事,她们想得好象更多一些。这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决定,很多时候,很有可能会关系到赵媛媛的生死和一生。她们有所迟疑,但魏欣蓉却是再坚决没有了:“首先,现在的情况也许并不象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糟。她有可能是PRCA,但也有可能不是。就算是那个毛病,原因也有很多。我们现在自己吓自己……不能说没必要,凡事把最坏的情况先考虑到是必然的。可既然媛媛已经没人帮她了,我们就得尽量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X光的结果出来了,但医生们还没分析出来。另外,还有一些检验是明天上午才能出来的。既然如此的话,我们不妨先坚持到明天中午,看结果出来再作打算,怎么样?”

     OK!

     这个决定无人有异议。因为魏欣蓉的身体不太好,不能熬夜,所以卫铃就主动要求来守第一夜。让程诺和魏欣蓉回去休息,明天上午魏欣蓉过来,下午是程诺。

     *

     重症监护室里住着的都是得了重病的人,在这里守夜,气氛自然是极压抑的。但卫铃对于这样的经验很丰富。八点钟她检查了所有的仪器和液体后,就先趴在床上睡了。等到十二点左右,液体快输完前,她醒了。

     悄悄叫了护士来,换了液体。然后,便剩下了一室的寂静。这间监护室里有四个病人,这个时候大家都睡了。卫铃去了一趟洗手间,她走时,病房时一切还都正常。可是当她再次进入这间监护室时,却是敏锐的感觉到……情况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