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到访
    是谁?

     难不成是那个乘风?

     卫铃想起来去开门,却让小乐挡住了。指了指沙发,卫铃明白,便作出一副软趴趴的样子躺在上面。小乐去开门。结果门一开,看到的不是什么中国传统文化的爱好者,而是三个里倒有两个……看见他,目瞪口呆的女生!

     “程诺?”

     小乐在看到程诺后,就知道后面跟的这两个女生是谁了。他故作大方,程诺也是一脸坦然:“卫铃好点了吗?”

     “今天上午才退的烧。快进吧。”小乐一副主人作派,招呼三人进来。

     程诺已经习惯了,可是魏欣蓉和赵媛媛却是全傻了。她们早就知道铃铛有个男朋友住在这里,可是听到和看到完全是两个概念好不好?一路上,盯着小乐看个没完,还悄悄地嘀咕:“看上去不是很漂亮啊!铃铛那么好看,干什么不找个更漂亮的?”

     “是啊!这小子真是铃铛的男朋友吗?”

     这个声音让小乐有些在意,扭过头去看了一眼,说这话的是个眼睛大大,却化了一脸浓妆的女孩子。这个,应该就是那个赵媛媛了吧?

     他没说什么,可是扭过脸来看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魏欣蓉扯了一下媛媛,两个人全不说话了。

     *

     进了屋,果然看见卫铃有气没力地躺在沙发里。三人上去嘘寒问暖一番,期间小乐又是端水又是洗水果的,末了可能是觉得饭不够了,还出去了。

     等这男人终于不在屋里了,赵媛媛也憋不住了:“铃铛,他真是你男朋友啊?”

     卫铃有些皱眉,王玉玲应该让收走了吧?为什么这个媛媛身上还是有一种让人不舒服的气息在环绕?而且这种气息,竟然有些比以前更浓的样子了。

     她一时间没说话,但脸上已经有不高兴的样子了。魏欣蓉赶紧往回扯:“我们就是觉得奇怪,我一直以为能让你喜欢的,肯定是个比欧杰还喜欢的大帅哥呢。可是,他看上去挺普通的。”小乐的海拔身材都不错,但那张脸蛋……唔,不能说普通,但比欧杰还是差了不少的。

     卫铃这才缓了过来,淡淡道:“这种东西又不是选美,男人要那么好看干什么?”

     “这可就错了。男人当然要好看,不然生下来的孩子不漂亮怎么办?”本来气氛有些小尴尬的,可是让程诺童鞋一句话弄得四个女生全笑崩了。

     *

     四人有说有笑了半天后,小乐把东西也买回来了。三个女生在这里吃完饭却不走了。反正这里的房间很多,一楼随便她们睡就行了。程诺以前就是这样的,小乐没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当他关好门窗,上了二楼后,却见卫铃在主卧的门外冲他勾手。

     走进去,小声问:“哪里不对?”

     卫铃点头:“那个赵媛媛身上的气息比以前还不对。你有乘风的电话吧?”

     “当然有,不过,我觉得你还是打给逯秦南问一下比较好。”

     卫铃懂了,若是她直接打给乘风,必会让其警觉,因为这人并没有给过她手机号。可若是她打给逯秦南的话,情况可就不一样了。她听了小乐的话,这么做了。但在打电话的时候,还是让小乐盯着些门外的动静。小乐明白,干脆拿了拖把在二楼楼道上拖地板。若是他不出来也便罢了,这样一出来,竟果真发现一楼有个身影一直在往上瞅。心里不禁一沉,这个赵媛媛到底想干什么?

     *

     主卧里,卫铃先拨通了逯秦南的电话,本是要打听乘风电话的,却不想这两个人全在宿舍。她话声还没落,手机那头应答的便换主儿了。

     “卫小姐,我是乘风。”这个人连说话都透着一股……古旧的斯文。

     卫铃扯了一下嘴角:“您好,我是想打听一下,上次的事,您到底办妥了没有?”

     乘风闻言一挑眉毛:“看来卫小姐是发现不对了。”

     “没错。媛媛身上的气息比以前还要让人不快。那个东西,你没收走?”

     乘风冲逯秦南使了一个眼色,逯秦南便关上了阳台门。乘风这才讲:“我收走了一个。可是第三天头上,我再去看你的舍友时,发现她身上的戾气却比以前更重了。所以,卫小姐,问题也许不出在那个鬼魂身上。你的舍友才是真正的麻烦。”

     “可她应该是个人!”

     “人又怎么了?这世界上的鬼其实远没有那么多,但恶人,却是数不胜数。”

     “恶人?”卫铃不喜欢这个字眼:“她只是家庭变故,一时想不开而已。”

     “小孩子拿着削笔刀,也能捅死人!”乘风话声坚决,卫铃虽然不喜欢他的态度,可是这人说的事却让她无法辩驳:“那接下来怎么办?”顿了顿又道:“我和你修的道不一样,我不擅于抓鬼。”

     关于这点,乘风也已经料到了。若这个卫铃真的擅于冥魂之道,也不会连她宿舍里发生的事都搞不清楚。所以:“我想了一个法子,但是要卫小姐帮点小忙才行。”

     “什么方法?”

     “明天上午十一点,在离卫小姐家不远的栖霞路上,有家叫孟一居的古董店在做开业十周年的庆祝活动。卫小姐如果能把她引到那里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可以!不过我希望你这次能一次搞利索,而且……尽可能地不要伤到她。”

     “看情况。如果是有什么脏东西缠上了她,我自然是不会伤了她的。可若是她本心坏了……卫小姐,我也不会要她的命。因为,会有别的东西,最终索了她的命!”

     *

     可能是乘风的话让卫铃心情沉重,一晚上她就没睡好。第二天醒来,她的气色还不如在她屋里睡沙发的小乐好。早餐桌上,程诺有些担心:“怎么脸色这么不好?”

     卫铃没什么胃口地搅动着碗里的米粥:“不知道,脑袋昏昏沉沉的,可是睡却睡不着。”

     “我看啊,是你这个礼拜在床上躺的时间太久了。”魏欣蓉同学是学医的,在这方面有绝对的发言权:“前几天你在发烧也就罢了,不宜到外面吹风。现在既然不烧了,就出去走走。活动一下才有益于你身体的恢复。今天天气就不错。要不一会儿太阳大点了,咱们出去走走?”

     “行。”

     不过话虽如此,吃完饭,卫铃还是在沙发上眯着了。直到十点才让魏欣蓉摇醒了,拉着她换了衣服出门。

     今天周六,这条栖霞路上颇是热闹。古董什么的,其实女孩子喜欢的并不多,可是但凡是卖古董的店里,肯定就有卖什么上了年代的手镯玉钗梳子镜子什么的。她们便一家一家的逛,不一定要买,但一定要看。只是看了一圈下来,四个人的小脸越看越白。这些东西动辄几千上万,其中一家店里卖的一只据说是乾隆年间的羊脂玉镯,标价竟然有两千万。虽然那镯子看上去就是很好啦,可是两千万也实在是太贵了!

     “标那么贵,谁能买得起啊?”赵媛媛心里很不服气,她很喜欢那镯子的,可是价钱实在是太贵了。小嘴为此嘟了老高。

     这样子倒有些象以前的样子了。卫铃看看此时此刻的大太阳天,心中若有所悟,也许媛媛真是让什么东西给缠上了也不一定。晚上就奇奇怪怪的,白天就有些以前的样子。想想便笑道:“玉镯子好看是好看,可是太脆了。我倒喜欢金镯子之类的,别不说,耐摔啊。”

     魏欣蓉捂嘴直乐:“你也太懒了,居然为这个喜欢金镯子啊。”

     “那换了你,要是一不小心把个两千万的镯子摔碎了,心疼不?”

     程诺无语望天:“岂只是心疼,都心疼死了。不过金银什么的我不喜欢。”

     “那换成手串不就行了?象十八子那类的一颗一颗的小球,总不易碎了吧?”赵媛媛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喜欢。之后再逛便不再去瞧镯子,反而去瞧那些手链了。只是可惜了,这种地方的手链,哪怕只是普普通通的水晶,也贵得离谱。魏欣蓉说她姨妈家附近就有家店,专卖水晶这类的小首饰,价格比这里实惠多了。她们便约好明天一起去。

     就这样,一路逛了有半条街后,便看到前面有处地方又是唱歌又是作秀的什么热闹。卫铃心念一动:“那在干什么?”

     “走,去看看。”魏欣蓉对这些有兴趣,她一向有偏财运,但凡抽奖不管大小总有一份。程诺对此倒无所谓,可是,赵媛媛却似乎有些不大乐意。但架不住那三个都想去,她也只好跟在后面。

     可是,让谁也没想到的是:她们刚走到人群外,便听到里面咣的一声炸响!

     不少围观的人都让吓了好大一跳,可很快就被飞了满天的彩带拉花给淹没了。魏欣蓉笑道:“原来是这个,吓了我好大一跳。”

     程诺不太高兴:“这店家也太不稳重了!要是万一把人吓得好歹怎么办?他们就能肯定围观的人里没有有心脏病的?”吓死一个的话,算谁的?

     卫铃也附和,但是,比这个更让她在意的是赵媛媛的脸色。

     在那声炸响后,她的表情就开始发木。眼神迷迷蒙蒙的,身体也有些微微的摇,象有些站不住似的。

     她这是怎么了?

     卫铃不解,可很快她脖子后面却是一凉。扭头一看,便看到离这里不远的一条巷子边上,一身白色运动服的乘风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