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 流产
    对于南方人来说,冬天最怕的不是雪,而是雨。因为在一般情况下,南方的雪下不大,偶尔来点雪花飘荡,那对南方人来讲是上好的景致。可是雨就不一样了!南方的冬天不比北方,有暖气供热,在外面虽然冻得听说能掉了耳朵,可是回家穿着睡裙啃冰棍的人多了去了。但这种情况在南方却是正好反过来的。

     南方的冬天,室外比室内还要暖上几分。尤其到了中午太阳好的时候,到处都能看到在太阳地里烤暖的老人家。这种时候是没人愿意呆在室内的,因为南方冬天的室内,真是又阴又冷。尤其是在下雨后,被子都是潮的。你钻在被窝里,到底是被窝给你取暖,还是你给被窝取暖都是两码事。

     当然,这样的情况在栖霞路234号是不存在的。早在第一天住进来的时候,小乐就发现了。这个屋子没装空调,却诡异的气温一直保持在25度到28度之间。夏天稍高些,冬天稍冷点,但基本上就算是在大冬天,你在屋子里光着脚穿裙子都不会冷。

     可是,有个人却似乎觉得这屋子有点冷!

     卫铃。

     她从丹阳回来后,就一直神思飘乎。期末考的成绩,一落千丈。不只第一没保住,甚至差点没及格。学校里曾经流传过的风言风语再度袭来。曾经的卫铃根本不在乎这些。可这次,她却是将一个路过她身边正在说坏话的女生,直接扇飞了出去。

     要不是秦南在旁边拦住了些,那女生八成连命也保不住。但即使这样,也断了好几根骨头。出了这样的事,学校本来是要处分她的。秦南上上下下的跑动,说是她家里出了点事,她最近情绪很不稳定,希望校领导理解。但校方说理解归理解,但她把同学打成这样,总要有个说法。秦南手上没有太多钱,所以他回来和小乐商量后,取了五十万给那女生的父母。

     那对父母本来气得厉害,可是在五十万面前……也就沉默了。

     之后,秦南想了想,又和小乐商量了一下,决定以卫铃祖父的名义,捐了一千万给学校。

     此事一出,全校哗然。这下大家才知道:卫铃原来是个土豪!一扬手就是一千万,这是什么级别富豪才能这么干啊?在这样的前提下,包养什么的自然不攻自破。但同样的,又有新的流言传了出来。不再针对卫铃,却是将逯秦南的名声,推到了一个危险的边缘。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周扒皮居然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借着此事大肆声讨了一翻学校中的某些心术不正的学生。具体词汇小乐没记住,篇幅太长。综合一下具体内容那就是:学校中的某些学生,看到漂亮的女学生就说人家整容,看到有钱的好学生就说人家包养。浑然不知自己的嘴角是何等的丑恶与肮脏!而这些自认为高人一等的评论家,却在她们眼中最恶俗的财富面前,现出了自己奴隶的嘴脸。摇动着尾巴,开始献媚,甚至不惜以打击别人的手段,成为向上攀升的踏脚石之类之类的。

     在此之前,周扒皮在南大学生们眼中,属于负面意义比正面形象更出众的典型类型。但经此一役后,周扒皮却立刻漂白,成为新一代的毒舌王座。惹来无数推崇不说,甚至还混上了某浪的头条,成了好几天的全国头条。

     对于这种插花,任何人都没有想到。

     要在以前,卫铃能笑得抱着肚子在床上滚上十八圈。可现在……放假已经十天了,她却仍然只是坐在卧室的窗台上,两眼空空,一言不发。

     小乐为此很忧心,和秦南也想了很多办法,但似乎都不见效。本来程诺的房子已经好了,她不需要再挤在这边了。可是卫铃的这种状态实在让她不放心。她仍然住在这里,每天早晚都会去看她。可是……哪怕同性的安慰也无法温暖她的心。

     时间在这所房子成了静止。每一格时针的转动,都成为了一种煎熬。

     直到,新年夜的那个晚上,程诺和秦南打算一起上去叫她下来吃年夜饭。却不想门口传来了咣咣的砸门声。

     小乐跑出去一看,竟然是魏欣蓉。

     “铃铛在不在?铃铛在不在?”

     这人状况好象有些不对,小乐赶紧把她让进来。可魏欣蓉却是自己就跑进去了,一楼看不见人,就直接冲上了二楼,掠过逯秦南和程诺就冲进了卧室:“卫铃卫铃,媛媛出事了,你去看看她啊,你去救救她!”

     赵媛媛出事了?

     逯秦南,程诺还有赶上来的小乐一起跟了进去。

     让他们有些意外的是,卫铃……好象恢复气息了,但似乎方向并不太好。她脸上的空洞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阴森诡厉的杀机:“她出什么事了?”

     魏欣蓉让她这样子吓了一跳,可是,现在的情形容不得她多想了。便一股气的说了:“你也知道,今年过年她和我一起回了家。本来好好的,可是三天前,她突然接了个电话就说要回南京。我听见电话里是个男人的声音,以为是她男朋友就没多管。可是今天中午,却是突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是……她流产了!”

     啊?

     “你说什么?她流产了?”程诺上来拽住了魏欣蓉:“她哪来的男朋友?什么时候交的?我们为什么不知道?那死丫头,上床不知道戴套吗?这下惹出人命来了吧?她在哪儿?我和你一直去。”

     “在市一院,血液科!”

     “啊?她不是流产吗?怎么会在血液科?”

     *

     因事情太大,一堆人便闹轰轰的全去了。小乐开车,逮秦南副架,三个女生在后面,正好一辆。

     程诺本来就是个炮桶性子,这下让点着了,她的火腾的一下就全起来了。拽着魏欣蓉的脖领子就让她老实交待。魏欣蓉早就让吓没魂了,不用程诺逼,自己就全吐了。

     “大概是刚进冬天那会儿的事,具体时候我也不清楚。反正我渐渐发现媛媛不对劲。她以前也喜欢和人在手机上聊天,可是自从她家了事后,就少多了。但那阵子,却是又热络起来了。天天晚上聊得很晚。有一天,我就问她在和谁聊?她也没瞒我,说是一个朋友,男的。”

     “我让她小心点,别让骗了。结果那死丫头说那男人有钱有势又帅又有性格,完全犯不着骗她这种小丫头。我还是不放心,就劝她别轻信。网上多的是女大学生让伪富豪骗得卖掉的。她说不是伪富豪!是真二代,而且是很有权的那种。”

     “我想她家以前那样,说不定是以前的世交,便放心了。之后看她和那人越聊越起劲,也就没怎么在意。可是,考试前几天……她那个没来。”

     我靠!居然是考试前的事?

     程诺火了,使劲戳魏欣蓉:“媛媛你又不是不知道,骄小姐一个,二得很。你个学医的……你好歹告告她怎么办啊?”

     魏欣蓉快哭了:“我说了!说了还不只一种,就差给她找盘AV看了。那死丫头说她知道了,谁知道会搞出这种事来了?我发现她那个没来,就和她说了。从她有两天晚上没回来,我就一直替她数着日子。可是……那死丫头,说她要生下来。”

     程诺以头撞地,她不活了!

     “生什么生?她一个人怎么生?那男人说了要娶她吗?”

     魏欣蓉也气得要命:“我也说了,我也骂了。诺诺,你要相信我,该说的我全说了,该骂的我也全骂了。可是她那么大个人了,要干什么哪会真听我的?”

     “那你不会告我吗?”

     “拜托!那时候铃铛那样,你光管她都不够了。我告你的话,你管得过来吗?我心想着,算算日子还有时间,就哄她和我回家。我弟那年纪正淘着呢,天天弄得家里鸡飞狗跳墙的。我心想,让她看看带孩子有多累,说不定她就回心转意了。可是那死丫头……她喜欢孩子喜欢得不得了。也是见鬼了,我弟那么个小疯子,谁也管不住,居然就听她的话。两个人天天玩得可高兴了。我爸我妈还把我训了半天,说是我还不如一个外人带弟弟用心。”

     是不是有点跑题了?

     小乐和逯秦南都觉得有点跑题了,但是,出于男人的本能,他们觉得这个时候还是最好不要去掺和这种手帕交的烂事比较好。

     程诺也觉得跑题了,赶紧往回拉:“别说那些没用的。说接下来,她接了一个男人的电话就回南京了。然后出了什么事,你知道不?”

     “不知道。我今天中午接的电话,吓得直接就跑来了。可到了医院……人家说她流产大出血,不只孩子没了,为了保住她的小命。直接都把她的子宫给端了!”

     什么?

     卫铃的眼珠子一下就瞪出来了:“哪个王八蛋动的手?没有家属的签字,他也敢?”

     魏欣蓉这会子急得真哭了:“你先听我说完。我当时听到这儿也气得厉害,可还没等我和他们叫唤,那个医生就又说,因为媛媛失血过多,他们就给她输了血。可明明一样的血型,输进去后,却开始排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