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四章 对峙
    “卫小姐,真是大驾光临啊。请坐。”

     程诺本来就对欧杰没有任何好感,在知道害得媛媛成了这样的烂人居然是他哥后,拉着卫铃就是直接冲向了欧意的公司。她听过这人的名声,知道他的公司在哪里。可是没成想的是:他们一行人走进了人家公司大门,就被笑容满面的前台小姐,一路请到了会客室。

     在那里,一个雍容贵气的男子,正等着他们。

     卫铃在见他的第一眼就认了出来,宝桂花园那次,她和欧杰上楼后给她们开门的人就是他。当时她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就不好。现在……

     “你知道我们要来?”

     她率先坐了下来,程诺气哼哼地跟随。倒是逯秦南和小乐没坐。那个欧意看了也没意见,哈哈秘书上茶上点心,然后等人出去后才道:“既然卫小姐已经上门了,那么就说明你什么也知道了。没错,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而买通医生,端了她子宫的人也是我。”

     “你凭什么端她子宫?你不想要那个孩子,干什么要和她上床?”

     程诺很凶,拍桌子就站起来质问。可是那个欧意却是丁点不生气,笑眯眯地上下打了一下这个辣美人:“美女,要是我邀请你共度春宵,你会同意吗?”

     “做你的春秋大梦!”

     “这就对了!”欧意双指一点,脸上自从他们进门后就一直存在的笑意消失了。双手抵在胸前,神情是说不出的傲慢:“或许你们会觉得我这人渣。可说实在的,我一没强迫过任何女人,二没找过正经女孩子。上我床的都是出来卖的,想靠我的关系占点便宜的,或者仗着自己漂亮利用所谓的爱情找钱包的。程小姐,我不说你的朋友是哪种?因为我说了你肯定不信,肯定要生气。我只说这件事。我和她是在一个酒吧认识的。你那朋友脑子缺根弦,和个卖粉的男人打得火热,让人下了药也不知道。我好心帮了她忙而已。她就象块牛皮糖一样粘上来了。吃了几次饭,就一个劲往我身上靠。你别瞪人,不信等她醒了以后你去问她。我是不是告诉过她,我不会娶她?我是不是和她说过,玩玩可以,想要钱直说,别的就甭想了?是她自己赖着我不放。我想干什么都行?玩些过分的她都不抵抗!这些便宜又好用的贱货,我为什么要拒绝?”

     程诺目瞪口呆,小乐更是直接别开了转。从见到赵媛媛的第一天起,他就不喜欢那女人。倒是逯秦南有话讲:“她不自重,又心存非分之想,碰上您这样的高手,自然只有倒霉的份。但是,就象我朋友刚才说的,你不想要那个孩子,可以打掉他。我想以您的手段来讲,做到这个地步是完全不费事的。可是,端了一个女孩子的子宫,太过分了。”

     “卫小姐,你也觉得我过分吗?”欧意看向了卫铃。

     卫铃却笑了,垂着眼帘看自己的裙摆:“你是想说赵媛媛从一个妖精那儿弄来了缠丝糖,差点害死你的事吗?”

     呀?“卫铃,什么缠丝糖?”程诺过来扯她。

     卫铃便把她查到的事儿说了,程诺简直气得想冲回医院去,掐死那个小王八蛋。她一直知道赵媛媛的毛病,可是没成想,这丫头竟然……失控成这样了。真是,不争气!但……“这么说,你这是报仇喽?”

     欧意挑眉反问:“难怪不该?我没找人直接轮了她,剁成碎块喂鱼就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了。卫小姐,要是这事轮到你头上,你会不反击?你有这么厚道吗?”

     卫铃从进门后就一直低着头,可这次,她抬起来了。一双波光滟潋的明眸直直地盯着欧意:“我当然不会放过敢算计我的人!他最在意什么,我就弄走他什么。我不会杀了他,因为死亡实在是太仁慈的一件事。我会向欧先生好好学习,剜掉她人生中最后的倚仗,然后,让她声败名裂,好好享受这美妙的人生!”

     *

     “卫铃,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啊?”在回去的路上,程诺抓着卫铃的胳膊问。她有些紧张,倒不是在乎那个烂人的死活,卫铃说了,她不会弄死那人。可是……刚才她说话的语气实在是太可怕了!

     那个得意志满的欧意,脸色刷白。不知是吓的还是气的,坐在沙发里一动不动。他的眼神也很可怕,但对照卫铃的眼神……程诺觉得还是卫铃更吓人一些。

     她不懂其中关窍,是因为之前她没和卫铃一起去杭州。逯秦南是当时的在场人,所以,他听懂卫铃话里的意思了:“你怀疑他是司徒家的狗?”

     卫铃的眼神瞟向窗外:“就算不是狗,他也有份设计我,不是吗?”

     “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办?”和程诺一样,逯秦南不在意欧意的下场,他担心的是卫铃。昨夜之后,她的状态就一直不太对。似乎是一夜之间变得更强了,但似乎又有什么东西消失了。但是逯秦南不想劝!在经历了那样的真相后,她需要发泄。欧意撞到枪口上,只能算是他自己找死。她发泄一下也好,但他希望全程参与,在她失控的时候,阻止她。

     可是,卫铃的回答实在太模糊:“我最近学了几个小法术,无人试验,就拿他来玩玩吧。”

     *

     小乐直接开车回了家,他和逯秦南都不想再去医院看那个二货。程诺也是一肚子气,可是魏欣蓉还在那儿。而且就算是赵媛媛再那什么,也不能让她晕着的一个人呆在那儿吧?等她醒了,再不理她也来得及。当然,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她必须把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魏欣蓉。这个赵媛媛……不是她绝情,既然她已经坏到了这种地步,就真的不能让魏欣蓉再和她一块儿混了,免得再带坏一个。

     魏欣蓉在听到事情的原委后,也吓呆了。

     其实她比程诺和卫铃都清楚赵媛媛身上的缺点,可是:“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交错个男朋友不算什么,可是……她……魏欣蓉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又是失望,又是气愤,又是心疼,当然也有一点点的惧怕。

     “她真和妖精混一块儿了,想弄死那个欧意吗?”

     “你当昨天来的那两个妖精是演员吗?”

     魏欣蓉赶紧摇头,可是:“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在这儿。”

     对于这事,程诺也想过了:“卫铃说她掏钱,让我们给她雇个护工。你还是先回家去吧,急吼吼地跑出来,家里肯定也着急了。至于她这儿,我会常来看看的。”

     魏欣蓉同意了,两个人先给她找了护工,然后程诺就把魏欣蓉送走了。终于摆平了一个,家里还有一个要操心。她的班还得上……程诺站在火车站前,双手直拍脑袋,最近的日子真特么的太不好过了!

     “你这是在干什么?自残吗?在这样的地方自残,人家会当你是哪个邪教组织的?”

     熟悉的声音,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所有的阳光。程诺抬头,就看到贺孚贺警官微笑地站在她面前。不过今天这位警官的造型有点另类!居然穿的皮衣皮裤,叼着烟卷,顶着卷毛的假发……

     程诺心累得一点力气也没了,小声道:“你这是在出任务?”

     “对啊!逮一个跨省的通缉犯。小妞,陪大爷聊会儿好吗?”

     程诺呵呵,她对这个句式真的木有爱。不过……她真的好累了,要是现在回去还得想办法解决卫铃的问题。

     “怎么愁容满面的?这么多愁善感,都不象你了。”

     这还是贺孚第一次见这个小丫头蔫成这样。

     程诺无力望天:“老贺啊,问你件事。”

     “说。”老贺?贺孚左右看看,真想找个镜子照照,他什么时候变成老贺了?

     程诺却顾不上看他,只是看着天上那一片又一片的云:“你说,为什么好好的人会变了呢?而且,变得……都让人不敢认了。她以前是骄气了些,但还是挺可爱的。怎么现在就……”程诺真是怎么想也想不通,赵媛媛怎么就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了?没错,她是受了挺大打击的。可是……有她爸前脚走,妈就后脚怀孕兼嫁人刺激大吗?有卫铃被一起长大的朋友骗得一无所有刺激大吗?她爹妈是死了,可那是意外,又不是有人要纯心害死的。更何况她爹妈还给她留了那么多钱?她原本可以比很多人都更顺畅的不是吗?怎么……怎么就变成那样了?

     程诺都不想回忆两个小时前,在欧意嘴里听到的那些词语。赵媛媛得亏不是她闺女,否则她真是抽也抽死她了。

     她快郁闷死了。

     却不想,旁边的贺某人却道:“你朋友出事了?还活得没?”

     程诺翻白眼:“你想她死吗?”

     结果,看到贺某人脸上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这句话,曾对有人问过我?然后你猜我怎么回答的?”

     “怎么回答?”

     “我一枪,打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