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 真相
    小乐一直醒得比较早,洗漱干净,准备好今天的行囊才六点。他想看看这个城市的样子,于是便去了阳台。结果,在那里,他看到了隔壁阳台上,一个似乎已经变成一所雕塑的毕溪。

     他站在阳台上,笔直地站在那里。

     双手负在背后,眼睛眺望着远处。小乐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却不知道他看的到底是什么?在那片眼前,有太多太多的楼宇。他不知道他的焦点在哪里?却渐自发现,这人好象真的一夜没睡。

     他身上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颏下的青疵却已然出来。

     他在这里站了一夜吗?

     小乐隐隐地猜到了原因,他体贴地回到了房间,假装什么也没有看见。

     一个小时后,他们出发了。目的地是卫铃爸爸的墓地!

     卫铃的眼睛是肿的,好象哭了很久。秦南的表情也很肃穆。但不知怎的,小乐却觉得在这三人里,最哀伤的却是毕溪。

     他沉默在走在所有人的身后,一句不发,哪里不看。他始终盯着的只有自己的脚。仿佛他今天穿了一双铁鞋,每一步都有如千金。

     在公墓外,小乐去买了鲜花,花圈,纸扎还有乱七八糟。秦南帮他拿了很多,毕溪居然也伸手抱过了两件大的。小乐看到卫铃瞪他,就赶紧把那一大束的白菊塞进了她怀里。她没气的蹬蹬蹬上山去了,秦南和小乐都跟在她身后,可毕溪,却离得他们那么远。

     是不是因为歉疚,所以不敢过来?

     小乐是这样想的,这些似乎也是人之常理。可是当他们终于到达卫铃爸爸所在的墓地后……小乐却看到卫铃的表情一瞬间呆滞。

     “怎么了?”秦南觉得不对,放下东西过去扶住了卫铃。小乐也赶紧看那墓碑,好端端的啊,没有哪里不对啊?

     可是,卫铃却好象气疯了。嗖的一下就窜出去了。掐住毕溪的脖子就把他按在了地上:“是不是你干的?我爸的戒指呢?我亲手放进去的戒指哪儿去了?是不是你?还是你二叔?是谁打开了我爸的骨灰盒?你说?你不说我今天就掐死你!”

     今天山上有不少人,听到这里有人闹就全往过看。秦南和小乐赶紧上去往开拉。卫铃虽有异能,但不会对他们用。所以他们还是把她拉开了。可是,卫铃这会子却象是疯了一样,不断地骂毕溪,骂毕家所有的人。

     秦南看情况不对,就和小乐驾着她往山下走。一直架到车里后,卫铃开始嚎啕大哭。秦南烦燥地扯开了领扣:“小乐,你帮我看着她。”然后就下车了,拽着毕溪就是到了一个相对没人的地方。低声怒叫:“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卫铃爸爸的戒指不见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对不对?”

     毕溪抬眼看他:“你真想知道真相?”

     “那是当然。”

     “哪怕不能接受?”

     逯秦南眼睛眯起,突然冷哼:“毕溪,别闹了好吗?你早就准备着这一天了,是不是?既然如此,何必遮遮掩掩?”

     这人竟然也不想和他玩下去了?

     毕溪冷笑,快步上车。然后一踩油门,就把车开进了城东一所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住的别墅。

     卫铃的眼光冷冽地看着这幢充满她童年回忆的房子,这里,曾经是她的天堂。可现在……却落败如此。

     “不敢在我家的房子里继续住了吗?难道是在这里睡不着觉?”

     毕溪没有回答她,而是直接迈步走向了里面。

     *

     庭院里的花草已经荒废,整个房子的外面全是灰尘。走进屋子里后,秦南发现这里的家具还在,但是摆饰却已经全腾空了。墙上原来挂框的印记还在,可是画却不在了。台几上可能放过的花瓶也不见了踪迹。客厅是这样,厨房里竟然也是这样。除了一些用旧的炊具锅铲之外,所有的瓷器全不见了。

     卫铃象是悟到了什么,咚咚咚就跑上了二楼。先推开主卧,床和衣柜都在,但化妆台里却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衣柜里的衣服早已经落满了灰尘,可床头柜里却是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她又去了书房,那里更加空荡。爸爸所有的藏品都不见了,可能是被毕家的人弄走了,但总不至于连爸爸特地让人印了的兰花信笺也用和一张不剩了吧?

     她的感觉越来越不好,她跑进了自己原来的房间。却发现:那里,什么都在。所有的东西都放在原来的位子。就连她离开时用的小皮箱,后来在外面的房子里用过的书本笔记,穿过的衣服鞋袜,不管是后来还在的,还是穿小了扔掉的,居然都整整齐齐地码在柜子里。

     它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其中有好多不是被她扔了,卖了烂纸了吗?可是为什么它们一件不少的全在这里?

     卫铃盯着毕溪,一字一句:“给我答案。”

     毕溪却仍然不看她的眼睛,只是从裤子手袋里摸出了一张照片,扔了过去。

     卫铃想接,但是……她的手抖得太厉害,没有接住。于是,那张照片便掉在了地上。让所有的人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张全家福!

     照片的背影是一大片紫色的薰衣草花海,在那片花海前,一对已经不年轻的中年夫妇正拥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那男人的脸,和卫铃有三分象。

     那女人的脸,和卫铃有七分象。

     那个少年的脸,却几乎就是卫铃的男性版本。

     小乐捂住了自己的嘴,天呐!

     秦南吐出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至于卫铃,她的眼前已经一片模糊。她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得到毕溪冷酷的声音:“其实所有的真相,一直都在你的眼前。只是你从来不曾认真想过。卫氏是毕氏孔氏的主人,有哪个仆从会吃了熊心豹子胆去偷主母的身,抢主人的财?难道就不怕你的功夫练成后,杀了他们全家?没错,我和孔芳都有不俗的能力,要是我们不把那三书给你,很有可能你这辈子也学不会任何的法术。但是你控制金钱的能力是与生俱来的,我们谁也无法阻止。你杀不了谁,却完全可以让他们穷死。所以,不会有那么傻的人在明知道你是个女儿身,你将来会继续神君所有的力量后,还胆大包天的做了那种事?”

     “这一切都是在你的眼前,可是你从来都不曾仔细想过。还有,你得到驭龙诀已经多久?你在得到它的第一刻,就应该看到那上面的血手印。那是万年以来,多少代卫氏女的印记。你看到它们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吗?基卫氏若一直是独传,那么,驭龙诀上哪来那么多代的女性护灵人?”

     “我可以自己生!”

     卫铃终于大叫了出来。可她得到的下一个答案却是:“你根本就没有生育的能力!”

     什么?

     卫铃懵了:“你说我没有什么?”

     毕溪看着她,一字一句:“你根本就没有生育的能力!从你继承了神君力量的那天开始,你的身体就不再是普通的肉身。只要你不和男人交合,你就不会老也不会死。若你和男人有了亲密的关系,那么你就只能象凡人一样老去甚至死亡。你可以享受无尽的财富和它所带来的一切权势,但是你永远不会有自己的孩子。”

     “记得我曾经提醒过你的话吗?你和这个人是没有办法真正做完一整套的。因为你的身体会在某个极致快乐的时候,自动吸取周围的力量。你要是坚持和他在一起就只有两种结果。第一,你们玩一辈子的柏拉图;第二,让他死在你的床上。”

     卫铃听得笑了,笑得全身发抖。真是美好的前景啊!美好得她咬牙切齿,却仍然要问:“既然如此的话,你跟着我干什么?纯粹的护卫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而既然你想要我的话,难道你就不怕死在我的床上吗?”

     “我当然怕!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和你一样,对所有的一切都不知情。我们被别有居心的长者安排一起长大。每当卫家有一个女孩生下的时候,就会有一个象我这样的男孩会被安排和她一起长大。他们会相互喜欢,可男孩却总会被女孩忌恨。原因你自己经历过,你不是也恨了我很多年吗?认为我偷了你家的股权书!”

     “卫铃,你个王八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难道我在你的眼里就是一个小偷?”

     “你对我的信任就只有这么一点点?”

     “你在你的眼里就特么的那么龌蹉下流?”

     “你头也不回的走了,带着对毕家人所有的恨,咬牙切齿的过日子。那你又是否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

     “我被祖父带进了深山,每天只允许睡四个小时,然后剩下来所有的时间都要用来练习法术。为了让我尽快地学会那些法术,我一天有十二个小时会被关在根本没有出路的山洞里和各种各样的妖物对抗。”

     “你想看我身上的那些伤痕吗?你想知道那些年我被各种各样的妖兽折磨成什么样子吗?”

     “你想看吗?你敢看吗?”

     “你压根把我忘得干干净净,重新开始你的生活。而最可笑的是:我练习法术的目的是什么?居然是为了保护你这个把我当成贼的浑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