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三章 回忆
    铃这个字,之于女孩的名字是极常见的。

     可是配上她那不算特别的姓氏,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却让逯秦南感到了一种怪异。

     卫铃?

     卫陵?

     在看到那名字的第一瞬间,他想到的就是另外一种组合。保卫陵园!

     实在是太不吉利了!

     他回去把这名字和那女孩的生日给了乘风,让他算算看。结果,乘风算出来的答案是:“从这八字上来看,这个女人富贵是有的,但一生波折不断,而且无婚无子。配上这个姓,倒是又稍好了一些,财禄丰硕,但铃这个字取得实在是太差了。铃,又名通陵,又可通灵,但不管是哪个,都不是宜女之字。就算勉勉强强取其本字,铃。铃是什么?一响即散之物,一碰即碎之物。大不吉!”

     乘风对于这个名字的解释实在是烂透了!

     想想那个害怕别人看到她裙子上污渍的女生,逯秦南平生怜悯。但是,他的怜悯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那个女孩被鬼缠上了,他说动乘风帮忙,可乘风一张符箓拍下去的结果却是直接吐血,昏迷了三天才醒。醒了后,直接就告诉他:“那个女生不是个凡人。妈的,那个生辰八字,肯定是假的。”

     咦?

     那个女生竟然和乘风一样吗?可是看上去,她完全是个普通人啊?

     他开始留意她,但无论怎么看,那个女孩都是正常人。直到,乘风开始接近她,一点点地探她的底,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发生后,她终于开始转弯。一点一滴地变化,最后绽放成了最美丽的花朵。

     开始还只是南大的男生喜欢偷看她,后来连校外的男生也知道卫铃的大名了。学校里那些嫉妒的女孩们为了自己的不如,编了不知多少的瞎话。可是她从不在意。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她自己,还有他们法学系新进的大一新生,那个小辣椒一样的程诺。

     漂亮的女孩子之间是很难有真正的友谊的!这个事到底有没有例外,逯秦南不知道。反正他见过的漂亮女孩,就没一个有真正的密友。可是那两个做到了。虽然749有四个女孩子,可是很明显,卫铃和程诺更合得来。经常见两个人一起去食堂,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去超市,一起手拉着手去小吃街上吃东西。卫铃刚开始的时候似乎有些洁癖,她不喜欢吃别人盘子里的东西。可是程诺不在乎,后来她也不在乎了。在食堂里,经常看见她夹她的菜,她喝她的汤。在烤串摊子前,一根签子上的东西她们两个能你吃一半,我吃一半。夏天的林荫道上,两个人一人手里拿着一根冰棍。程诺的家境不好,所以卫铃从来不买贵的雪糕吃。她们总是吃一个牌子的雪糕,可是口味不一样。有时候她会咬她的一口,有时候干脆吃到一半换回来。

     “你喜欢那丫头?”

     乘风终于发现了异常。可逯秦南却讲:“我只是头一次见这样的事。漂亮的女孩子也能有闺蜜?”

     哼哼!乘风似乎认同了这个观点,但同时,他也没全信。

     乘风是个古怪的人!除了抓鬼除妖,看天学相,他对别的事情一概不关心。吃什么喝什么,他无所谓,穿戴也是他那个师兄给他包办。逯秦南曾经想过,也许修道之人的性情本便和凡人不同。直到他看到了卫铃。

     明明是个非人类,却总和人类那样相近。

     看着她和程诺粘粘乎乎的样子,逯秦南有点小羡慕。于是,某一天,他对乘风说:“咱们两个去吃烤串吧?”

     结果乘风把刚含进嘴里的一口水,全喷在了他的电脑上。

     “你神经了?有两个男生去干那个的吗?发春的话,找个妞去。”

     他可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男人的友谊就是这样,不会多管闲事。直到,他自己也认可了卫铃,才会在每一次和卫铃合作完后,把发生的事当故事一样告诉他。当然,乘风并没有劝过他任何事。他自己说过,他这辈子不打算和女人纠缠情事,一心向道。所以,他也不会劝别人去招惹什么是非。直到,小乐出了事……

     乘风第一次郑重地问他:“你决定了吗?”

     他说他知道。

     其实他早就想去追那个女孩子,可是,对这样一个女孩要怎么追,才算合宜?对于这个问题,他想了很久,却似乎哪种方法都不太好。有一次,他突发其想,带她去吃饭,然后给她买了一堆的巧克力。他以为她会明白!可是,她却是傻呆呆地看着一堆巧克力莫名其妙。

     逯秦南是挫败的!他从小就受女孩子欢迎,进了南大后,更是总有一堆女孩子围着他。当然,他并不想玩那些感情游戏。所以他对那些爱慕,总是婉拒的拒绝。卫铃,是他第一个主动接近的女孩子。可是这孩子不知道是不是修真修得脑袋出问题了!

     居然感觉不出来他的心意!

     甚至还以为他看中的人是程诺!?

     那一刻他挫败得简直想回去闷头睡觉算了。可是程诺之前对他说的内容,却让他的心隐隐的抽疼!他下了一个决定,就象他对卫铃说的那样!他确实是个骄傲的人!可是,他喜欢她,多过喜欢他的骄傲。于是,他登上了天堂!

     *

     她没让他追,直接选择了答应。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后,就再也没想过其它。当然,也是在成了她的男朋友后,他才知道:在她身边,早就有了另外一个男人。小乐喜欢她,这点大概除了她之外的所有人都知道。但她就是没感觉!

     曾经,她的迟钝让他挫败!可那一刻,逯秦南庆幸,卫铃在这方面的迟钝。

     她不是很柔媚的女孩子,也很少撒娇卖乖。她的情感象水晶一样透明!这让他迟迟不敢亲吻她。而当他头一次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时,竟然有一种犯罪的感觉。

     其实他也没有过别的女人,与身经百战什么的就更是远不及远。但在她这里……一切的一切,就象是命中注定般的自然。哪怕她差点让他丧命,他都不觉得害怕。他的眼里只有她的惶恐,她对她身上的力量不甚明了,她小心地让自己不要伤害到别人,但是,那似乎很难。

     而当她终于掌握了一些技巧的时候,会开心得象个孩子一样,在他眼前变魔术。

     她在他的眼里就是一块水晶!

     他爱不释手的将她捧在手心,小心地珍藏。

     可是……他的水晶流泪了!悲伤的烟雾笼住了她所有的光芒。她还在他的掌心呆着没错。可是……逯秦南看了一眼那无尽的夜空。

     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他的水晶,想要离开他的掌心。

     *

     卫铃是四点半回来的,她一出现在病房,小乐就给逯秦南发了短信。逯秦南很快就上来了,但和屋子里所有的人一样,他们都发现了:卫铃,不一样了!

     她以前就算外表变得再不同,性格却还是凡间女孩的娇憨。

     哪怕之前伤心难过,会象一只可爱的小蜗牛一样,会蜷缩在她自己的小屋里。

     可现在的她,周遭却弥漫着一种……冷冽的,离世的,不属于人类的气息。

     她一句话不说,站在那里。

     那个妖艳的女妖和另外一个眼露精光的青衣女妖就窜进了监护室,忙上忙下。烟雾在玻璃的那一方升起,他们看不到那里面发生的一切。可是半个小时后,监测仪上的数据却是一点点的升高,降低,开始往正常值的范围收拢。

     “主上,小妖已经把咒术解了,她身体里的蛇毒也吸出来了。”

     那妖艳的女妖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回话。

     主上?

     程诺不喜欢这个字眼。她看逯秦南,收到了同样的表情。但这次回来的卫铃实在有点怪,连程诺也有些不敢轻易说话。

     “走吧!”

     卫铃的声音很淡,然后那艳丽的女妖嗖的一下就逃走了。可那个青色衣衫的女妖却没动不说,甚至还往卫铃站的方向凑了凑。那一脸的巴结讨好,还有眼中的期望渴盼,在场的人都看见了。

     ‘难不成,卫铃打算收个妖精当女仆?’

     ‘我觉得不会。’小乐对这点很有自信。

     ‘但那女妖想。’

     三个人全都不说话,拿手机发微信。小青看见了,对此颇得意。这些人若真是主上的随从,未免太不中意。主上到底还是需要她这样的属下效力的。想到这儿,便不由得又往近凑了凑。

     结果……卫铃从出神中,醒过来了。扭头扫了一眼她,一声淡哼,吓得那女妖脸色大变,不敢再呆,赶紧溜了。

     *

     屋里终于没妖精了!

     程诺过来搂住了卫铃的胳膊:“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两个东西?”

     “大街上拣的。”

     卫铃没有避开她,程诺悄悄地吐了一口气后,赶紧抖擞精神:“今天的事,我觉得有古怪。哪有这么大胆的医生,在没人签字的情况下,把人家的子宫就端就端了。我觉得这后面八成有人作鬼。而这中间,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把媛媛肚子弄大的那个男人。卫铃,你能查到那人是谁吗?”

     卫铃垂眉:“两个小时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谁?”

     “欧杰的哥哥,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