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 朋友的心意
    贺孚也是在公安大学毕业的,在那里,他不只认识了赵斌这个天才,还认识了一个叫罗明瑞的书呆。罗明瑞和贺孕赵斌不一样,他不爱动,身体素质也不高,他从入校那天开始走的就是技术流的路线。毕业后,也果然被分配进了鉴证科。

     “那里的工作相较于我们一线是轻松的,也是安全的。他家境一般,但因为有份铁饭碗的工作,所以找的女朋友也不错。那女人长得挺漂亮,脾气却不好。我和赵斌都不看好他们,可是罗明瑞那呆货和那泼妇却就是结婚了。”

     “结婚前一年,不管怎么样,日子过得还行。可是从第二年起,罗明瑞就经常发呆。他原本就是有些沉默的性子,那时候越发不爱说话。有段时间,我觉得他有点怪怪的。见着我就绕开走。我还以为肯定是和老婆吵架了,不想让我知道。那阵子我又正好忙着工作,根本顾不上他。等我和组长到别的省呆了在三个月回来后时,才知道:他出事了!”

     “有个强奸犯买通了他老婆,让他弄坏了血样。弄坏了最重要的一个证据,那个强奸犯被无罪释放了。而那个被欺负了的女孩受不了,从十八楼上跳下来了。那女孩的父母到警局闹,到他家里闹,他受不了就跑了。”

     “这事在那段时间闹得很大,为着这个败类,全局的人写了三个月的检查。大家都恨死他了,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可是当他的衣服证件被血染得通红得从河里被捞出来后……大家还是沉默了。”

     “自那后,大家都有意避开这个话题,谁也不去提他。两年后,我调回了南京。几个月后接到了一个案者,死者,是罗明瑞的老婆!”

     “她被……践踏得不成人形,下面全烂了。尸体被不知哪儿的野猫还是野狗的咬得只剩下半张脸。那情况惨得都没法看了。好多局里的老警察都受不住。因为死的时候发现的人很多,所以造成的影响太坏。局里限时破案。而我,在看到是她后,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罗明瑞!”

     “我把这情况和局里说了,他们同意我的想法,马上从这方面深入调查。半个月,就查到了凶犯的住处。通过技术检验,确实是罗明瑞本人。可是,他人却跑了。”

     “我们没抓到人,但起码破了案子,也算交差了。可我那阵子心情很不好,我们队长却对我说:他已经开始杀人,就再也收不住了。迟早,你会再碰上他的。”

     “他猜对了,也猜错了!罗明瑞真的又杀人了,可是却不是在南京。他去了安徽杀了三个女人,又去了广东杀了六个男人。他杀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手法越来越狠辣。三年前,我被秘密派到了四川,在那里,我碰到了他。”

     “从监视器里看到他人的时候,我都没认出来。我们在一个宿舍滚了五年,之后又在一个分局呆了两年,和亲兄弟也没差别了。可那时候的罗明瑞,我真的没认出来!以前的他很爱干净,衣服裤子三天洗一次,内裤袜子天天换下就洗。白净的小脸和女人有一拼了。我们还曾经骂他娘。可是,那时候的罗明瑞却完全变样了,皮肤晒得黑炭一样,壮硕的肌肉上雕龙画纹的不知道纹了多少东西。简直就是个土匪!见到他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为什么他能跨了好几省作案却一直逮不到人。他,全变了。”

     “罗明瑞在警校的时候什么成绩都不出色,只有枪法出众。”

     “他对付猎物,一般只用两枪。却不是直接打死,而是打坏那人的两个膝骨,让人跑也没法跑,逃也没法逃。然后,他再慢慢地折磨那些人。”

     “程诺,哪怕是我最后开枪杀了的他,但是,我能说死在他手上的人全都活该。那里面没一个是善人,真把丑事抖出来,个个都够得上十五年以上。”

     “那些人绝对该死,可是却不应该这样死。你爸是警察,你应该知道警察这行最不能犯的事是什么?那就是任何人都不能把自己的情感凌驾在法律之上!”

     “我们手里有枪,但枪代表的不是权力,而是责任。”

     “我不知道你的朋友出了什么事,但我知道:在她手里握着的权力,远比一只枪,要更加可怕!”

     *

     程诺回到栖霞路234号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小乐说卫铃在睡觉,秦南看着她。问她要不要去看看卫铃?小乐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她以前很少在大白天睡觉的。纵使睡,也是因为练了好长时间功,太累的缘故。可这次,她却是在进门后洗了个澡就直接睡。一觉睡到这会儿了还不醒。程诺,你说……”小乐左右看看,他是不太想让卫铃听到的。可是想想卫铃在这个屋子里做过的那些事,又觉得他现在就算是和程诺说哑语,怕是卫铃也能知道他在干什么?

     “你是怀疑她就算是在睡觉,也能施法?”

     小乐点头,他担心的就是这个。他不知道这世上是不是有那样的法术!可是,卫铃的所作所为就是给他这样的感觉。他不想看见那样的卫铃,哪怕那个欧意确实该死的讨厌。但要让小乐楞说的话,他觉得那个赵媛媛也是该死的货色。当然,这话他不能在程诺她们面前说。但扎扎实实的,那就是他的想法!赵媛媛死不足惜,尤其要是因为她的事,害得卫铃有了心魔的话,小乐真是连想活剁了那死丫头的心思都有了。

     毕竟是男人,哪怕平常表现得再纯良,真有杀气的时候,那眼光还是藏不住的。

     程诺也想剁了赵媛媛,可是,她现在脑海里想得更多的却是贺孚。

     他给她讲的那个故事里,缺了最精彩的一部分。他没说他是怎么抓到他的那个朋友的,他们之间进行了怎样的交锋,最后又是在怎样的情况下,他开枪,杀死了他曾经的朋友!

     他为什么没说呢?

     因为还是会心痛吗?还是在某种程度上,他也是赞同那个罗明瑞的作为的?有些人真的就该死,可是该死的法律却总是弄不死那些该死的人。罗明瑞没有杀无辜的人,或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就不算是一个坏人。可是……好人就可以随便杀人了吗?

     *

     程诺从钱包里翻出了两个硬币,把它握在掌心,上了楼。

     她进了卧室,看到了床上睡得酣沉的卫铃。秦南守在床边,守了她一天。从昨天晚上起,他就没睡。但比起身体上的劳累,更让他感到疲惫的是心。

     看到程诺进来,逯秦南有了一丝轻松:“你先去睡会儿,休息好了过来接我的班。晚上换小乐来值夜。你明天还要上班的是不是?”

     程诺点了点头,她明天确实是要上班。但是,比起之前逯秦南的那个提议,她有个更好的方法。她摊开掌心,现出了两枚硬币。

     “你……”逯秦南明白程诺的主意了,这确实是个好方法。可是:“咱们三个睡一张床?”逯秦南对这个提议有点那啥?

     程诺啐了他一口:“没正形,这么大张床,你一边我一边,有什么不行的?”

     逯秦南笑了,自嘲自己身为男人,竟然还没有一个女孩爽快。他和程诺先去洗了澡,换上了睡衣。然后,一左一右,躺到了卫铃的身边。一个拉着她的左手,一个拉着她的右手。在他们十指交握的掌心内,放上了一枚硬币。

     她可以通过钱来探知别人的心意,那么……他们就用这样的方式,来暖回她的心。

     *

     昨天晚上一夜没睡,今天又是一整天的奔波。大家都累了,脑袋沾上枕头的下一秒,就自动进入了梦乡。

     梦里,是一片汪洋!

     逯秦南和程诺在水里飘着,四处张望着想寻找一叶孤舟。可是,海面上什么也没有。没有风,没有浪,没有毒日,也没有冷月。水温恰如其份的温暖舒适,水里甚至没有一尾鱼儿都打扰到他们的安全。

     若非这样的水一眼看不到边,都有些象是在游泳池游泳,在温泉泡澡,在家里的浴缸里睡觉了。可是,这里就是海!不是游泳池,不是温泉,更不是家里的浴缸。

     这里是一个温暖舒适,却没有生机的世界。

     没有了日月更替,没有了冷暖交加,没有了海中无穷无尽的危险生物。甚至于他们的体力都在这里变得无穷无尽。想游去哪里,就游去哪里?想游多久,就游多久。甚至不用踩水都可以浮在海里,不会坠下。

     可是,这里没有他们要寻找的东西。

     他们游了好久,找了好久,但就是看不到卫铃的一点点影子。甚至于,连一个木板,一个小舟都没有。一点卫铃在哪里的信息都没有?

     “这是她在拒绝我们吧?”

     用这样温和的方式。

     “看来似乎是。”

     “那接下来怎么办?”

     逯秦南扬起脸,看向了那温暖的天空。突然间,他扬手。手里,是一枚硬币!然后,他张嘴,把那枚硬币,直接扔进了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