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七章 斗嘴
    怎么办才好?

     毕溪的眼晴在屋子里逡巡过一圈后,他完全不在意这个逯秦南和那个小乐的担忧,但是他在乎卫铃。她把自己蜷在沙发角里,看都不敢看她。是心虚她犯了错?还是厌恶着要求他帮忙?毕溪心里很难过,他真心不想和她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但是……这一切变成这样,完全不由他。是故,他把眼光移到窗外,冷淡地讲:“没什么好怕的?”

     什么?“怎么会没什么好怕的?那些东西应该是你们的秘术吧?要是让人用……”逯秦南说到一半,却好象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就算他们看到那上面的法术记要,也根本使不出来。那样的功夫是不是要配套的内功来修练才能发挥出因有的威力?”

     虽不全中,亦不远矣。

     毕溪在沙发里坐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个抢了他女孩的男人。他仍然不喜欢他,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男人真的不蠢!起码,比那边那个还是傻乎乎的丫头强。现在,他不能呆在她身边了,有这么个人陪着她也好。

     想想这人可能知道的事,便说了:“那本卫神记,再加上之前的驭龙诀,引天录是一整套的法诀。专为卫铃设计的。”

     “专为她设计?”逯秦南回头看看卫铃:“你是说,这世上只有她一个人能使出那样的功夫来?”

     “没错!那上面的法术也好,咒法也罢都只是记载了口诀手势,没有讲如何催动内力配合。以前其实也出现过书录被偷的事,但是没有人能将那些法诀真正的用出来。甚至有没有人会从中悟到一些能力,那就不是我们能管到的事了。总之这事虽然不太好,但危害性并不大。”

     有了毕溪的这重保证,大家的心总算是放回肚子里去了。然:“司徒氏意图算计卫铃这事却是肯定的了。毕溪,你在这方面比我们熟。你看看这事接下来会演变成什么样?”

     这个逯秦南这是在邀请他参加讨论吗?这人到底知不知道他是他的情敌,并且十二万分地看他不顺眼啊?

     毕溪不说话,他很不爽,不想理这人。小乐左看右看,决定该是他发挥能力的时候了:“天这么晚了,大家都还没吃饭吧。卫铃,你晚上想吃什么?”

     卫铃郁闷得想把脑袋埋土里,她不说话。逯秦南却是替她做主了:“卫铃这几天可能都没怎么吃好。这会子再出去吃也太麻烦了。反正咱们有毕溪嘛!毕溪,变一桌子上好的川菜来怎么样?我记得柜子里好象有两瓶好酒。咱们好好吃一顿,给卫铃压压惊如何?”

     小乐马上附议,并热情地拽了毕溪到厨房去变饭菜,逯秦南在一边洗盘子摆桌子。三个大男人合作无间的下场,就是不到五分钟就变出来了一桌子上等的美味佳肴。吃饭的时候,小乐把毕溪按在了他旁边坐下,逯秦南则是把卫铃从客厅沙发里挖过来。倒上四杯酒,三个人陆续全举了起来。卫铃超无奈地在桌子底下踩了逮秦南好几脚后,还是把酒杯端了起来。

     逯秦南本是极健谈的人,再加上小乐在一旁插科打混,一顿饭吃得竟然颇不错。当然这中间颇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卫铃没有再给毕溪甩脸子。她虽然不高兴,却还是坐在位子上陪吃。

     吃完饭,小乐本来要去洗碗的,结果却让卫铃把了的活抢了:“你出去陪他聊,我不想和他说话。”

     小乐超郁闷:“姐姐,人家帮了你很多忙耶。再说以前你们两家的那事,未必便真和他有关啊?你就算是要判他死刑,至少也要弄清楚真相好不好?”

     真相?

     卫铃恨恨咬牙:“就算不是他偷的股权书,可也是他们一家子抢了我家的东西,害得我爸受了那么多苦。”

     关于这事,其实小乐早就觉得奇怪了:“你是他们两家的主子耶,他们吃疯了敢找你的麻烦?关于这事,我觉得你还是回去仔细调查一下。”

     卫铃的嘴在接下来闭合河蚌了。小乐没再说什么,但他也没出去,而是开始在厨房里煮咖啡。

     客厅里,逯秦南却给毕溪使了一个眼色:“到院子里欣赏一下月色如何?”

     毕溪皱眉,但他没拒绝。只是在出来院子里后,才对逯秦南说:“只要是在这个院子里,咱们说什么她都听得到。”

     “但据我所知,那得她主动去听才听得到。”而逯秦南起码在这个时候有信心:“她不会想来听你和我现在说的内容。”

     毕溪不悦的别开脸,他讨厌这个人脸上的笑容。逯秦南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不爱和他闲聊,所以也就直入主题了:“毕溪,我想问你几件事。”

     “说。”

     “你二叔和卫铃妈妈的事,是真的吗?”

     毕溪眼底一抽,却没有让逯秦南发现,只是淡淡地讲:“那事不怪我二叔吧?卫叔叔自己胡来在前,卫铃妈妈和那种男人离婚,难道不应该?至于我二叔和卫铃妈妈的事……据我所知,我二叔喜欢她很多年了,当初要不是因为一些事,卫铃妈妈也不用受那么多年的苦。”

     “这事就不用再说了。其实卫铃也不是不理解她妈妈离婚的事,再找幸福她也不反对。她只是有些在意……她妈妈一直对她不闻不问的事。关于这点,你有什么想说的?”

     毕溪摇头:“我没什么好说的,事实上我和二叔他们也很多年没见了。”

     “那,关于当年股权书的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毕溪的眉头彻底拧起来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帮她打开心结,铺顺以后的路。我虽然是个外行,但是我觉得以你们这种修行人的身份来份来讲,心里有个心结过不去的话,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卫铃她已经算是难得的质朴敦厚性子,然,越是这样的人若越是执行于某件事的话,就越容易产生真正的执意和心结。她现在对自己的能力还不能有效的运用,她对另外一个世界一无所知。我希望你和孔芳可以真正的站在他的旁边,成为她的左右手。我这么做,不是为你着想,更不是想扯平以前的什么恩怨,我只是觉得这样做,对卫铃是真正的好。”

     “那你就不怕她知道了一些事后,和我和好?”毕溪发现他真是越来越讨厌这个男人的嘴脸了。一个凡人而已,有没有必要这么装逼?

     逯秦南好笑地看他:“你是说,你还是准备和我争她?”

     “不可以吗?我和她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你不过是个半道杀出来的。而且,据我所知,你父亲的品行很有问题。卫铃烦那样的人。就算你们在一起,也肯定会为这个吵架!”

     是这样吗?

     逯秦南不这么认为:“我父亲的品行是有些问题,但我不会让他真正打扰到我和卫铃的生活的。这种事,在世间很多,但我个人觉得世间之所以会有那么多的烂事纷杂不休,究其根本是因为中间的那个人太过自私和虚伪。”

     “不瞒你说,我父母当初也很恩爱,可因为我奶奶讨厌我妈的关系,让他们的关系降到了冰点。我奶奶死了,可是曾经的感觉也找不回来了。我夹在他们三个人中间,从小就开始想这个问题。后来,我终于找到原因了!”

     “什么原因?”

     “我爸太自私!他既想当孝子,又不想承担家务。他把家里所有的一切都推给了我妈,让我妈一个人独自面对。他每天只顾上班,回来后在我奶奶面前当孝子。是的,开始的时候,热恋的感情还在的时候,他也曾帮我妈想过一些办法,想办法调和过我妈和我奶奶之间的矛盾。可是,他一没那个能力,二来……激情总会消退。他开始觉得我妈忙是她的事,她再不好受,也与他没有太多的关系。他完全可以一边当孝子,一边享受妻子的忙碌,尤其是在他迷上了权势后,越发觉得孝子的名声对他是那么的重要。他开始完全不管我妈的难过,所以,他们终于走到了冰点。”

     一段话,逯秦南似乎是在分析他家的烂事。可毕溪却仍然听出了这人藏在故事里的尖酸指责:“你是在指责我?”

     见他听出来了,逯秦南也就不否认了:“难道不是吗?你若果真象你以为的那么爱她,为什么不让她知道真相?还不是为了你自己?既想继续保有家族的权势,又还想得因昔日的小女友?毕溪,不是我说你,我是个男人都替你脸红。这种又要当表子又立牌坊的事,现在连女人都不做了!看看满网的狗血新闻,现在流行的是真小人!我干了什么我认!有本事你来咬我啊?虽然无耻,但好歹是真性情。”

     哼!

     毕溪冷笑:“果然是南大辩论社的社长,好一张利口。不过逯秦南,我也想提醒你一件事。”

     “什么事?”

     “不是所有的真相,都能有办法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