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三章 司徒
    相较于逯爸爸的形容普通,逯妈妈实在是个出众的美人。中国标准古典式的鸭蛋脸,柳叶眉,一双秋水剪眼年轻时应该很美,可如今那双眼睛里却全是暮气。看到儿子回来,颇是欣喜。但当看到儿子身后站着的卫铃时,脸上的笑容却是敛去了三分。但仍然十分客气,招呼人进来,端茶摆水果。

     卫铃第一次见家长,颇是紧张,端着一杯水连话也不大敢说。一路都是逯秦南在旁边介绍:“妈,这是卫铃,我们南大外语系的才女。他们教授逼她逼得惨绝人寰,大二就让过了英八。今年大三开始就开始要过法六了。听说你们教授给你安排了十几场考试是不是?”

     “对。教授说既然我学了这个,最好就把能考的全考了。各个角度的测试也是对自我能力的一种检测。”

     逯妈妈噢了一声,不过:“卫小姐怎么想起学法语?是因为喜欢浪漫吗?”

     卫铃眨了眨眼,扭头看逯秦南。他倒大方,直接全说了:“她妈早年离婚后,和丈夫去了法国。之后再也没回来。为着这个,她想学法语。”

     “那你父亲呢?”

     “他已经过世两年了。”

     “那家里还有别人吗?”

     卫铃摇了摇头:“没有了。我家一向单传。”

     这样啊!逯妈妈又问:“那你父亲是得了什么病去世的?”

     “胃癌。”

     这次卫铃可以很肯定,她在逯妈妈那里的分下降了。因为逯妈妈脸上的笑容比她刚进门时至少少了二十个百分点。卫铃郁闷了。逯秦南却是笑着握住了她的手。一瞬间的冰凉让卫铃楞了一下,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因为逯秦南居然在手心里捏了一枚硬币。借着那个东西,她可以很轻松地知道他现在的想法。

     “别管他们。他们的意见不重要,这不过是表面流程。我喜欢你就行了。更何况咱们以后也不会在一起过,是不是?”

     卫铃莞尔一笑,刹那间屋子好象整个都亮了起来。

     逯妈妈趁带儿子到厨房做饭的时候讲:“这个女孩子聪明应该是挺聪明的,可是会不会太漂亮了?”女孩子太漂亮的话,容易招惹是非。逯妈妈可不想儿子以后的婚姻生活有这种麻烦。

     逯秦南好笑地回答:“漂亮点还不好?她不漂亮,孩子怎么办?妈,这是优化基因。你看,她智商有了,基因有了,脾气性情你是和她不熟,卫铃是个很质朴的性格。你只要不把她惹毛了,什么事也不会有。”

     “那要是惹毛了呢?”

     逯秦南呵呵一笑:“那后果可就完蛋了。她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人。”

     *

     不知道那对母子在那里到底说了什么,反正午饭桌上逯妈妈的脸上好了几分。吃完饭,卫铃主动要帮忙洗碗打扫,可逯秦南却是把她拨到一边:“不用你干,你会干什么啊?别把碗打了。”

     “少瞧不起人。我爸病了七八年,还不都是我一个人管的。”

     结果,碗是两个人一块儿洗的。洗了碗后,逯秦南本来就想撒手不管了,可卫铃却是把差不多整个厨房的表面都收拾了一番。看着亮晶晶的厨房,逯妈妈的语气也好多了。慢条斯理的开始和卫铃说话。具体内容还是针对她的家庭。父母以前是干什么的?家里没有亲戚的话还有什么旁支的长辈没有?逯南还有一年半就研究生毕业了,你准不准备读研之类的。

     卫铃也老实全说了:“我父亲以前做过些小生意,不过后来股权转移了,家里之前的情况不太好,后来我得了爷爷的一部分遗产,日子还算可以。我离大学毕业还有两年,至于考研之类的,教授说我只要过了法八,考研基本上没有价值,因为我没打算走学术这条路。”

     “那卫小姐想走哪要路呢?到外企应聘?还是做专职翻译呢?”

     不得不说,这是个犀利的问题。卫铃还真没想过。她只想过她大概不想当老师之类的,但到外企应聘什么的?她不能离开那间屋子九天以前,万一碰上出差怎么办?

     她一时没说话,逯秦南却笑了:“妈,她爷爷留给她一大笔钱,她几辈子不用上班都够花了。”

     这么有钱吗?

     逯妈妈担心地借机会拽儿子到一边问:“她到底有多少身家?”

     逯秦南大略算了算:“就我看到的……怎么也有十亿吧?”

     什么?逯妈妈的小心肝差点没蹦出来:“那么多?”

     逯秦南耸肩:“这还只是我看到的。这个价钱我也是从她客厅里博古架上摆的东西估出来的。其它屋子里放的些什么,我没见过。她存款多少,我更不晓得。”

     逯妈妈彻底被打败,她真没什么好说了。晚上逯爸爸回来的时候脸色很不佳:“你怎么也不和儿子说,陆局长家女儿的事?现在弄回这么一个来,底下的事怎么办?”

     逯妈妈冷哼:“陆局长算什么?你知道那姑娘家里有多少钱吗?十个陆局长捆起来也不是人家的个。”

     逯爸爸仔细一问之下,心肝也跳得不会再跳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卫铃就感觉到逯爸爸对她的态度起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小卫这是头一次来苏州吧,叔叔这两天忙,顾不上招待你。不如就让秦南带你到处走走,中午回来吃,叔叔给你炒两个好菜。”

     卫铃目光平行的看向逯秦南,她总算知道逯妈妈为啥对这个男人失望了。

     逯秦南倒坦然:“不用那么麻烦,我在紫香阁订饭了,午饭咱们去那儿吃。上午我们陪妈去逛街,到时候来接你,好不好?”

     *

     一上午逛街,卫铃给逯妈妈买了不少东西。她并不爱奢华,但从小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卫铃对品质的要求还是比较高的。以前没钱的时候没办法,现在……其实除了爷爷留给她的钱外,她光从乘风那里就赚了不少。冷师兄上回敲回来的劳务费是七位数,足够她充一回大款的。

     逯妈妈对于这样的盛情,却是有些负担的。她当然希望儿子将来的生活压力小一些,可若是女方太有钱,儿子在那边会不会受气啊?她找了个机会悄悄地把这话和儿子讲了,秦南好笑地搂她:“妈,你放心好了,我们很好。”

     但同样的情形到了逯爸爸这里却是完全相反。紫香阁是苏州第一等的豪华消费地。一顿饭下来就要五位数。他就算是小有官位,可是正经到这种地方吃饭,这还是第一次。

     他皮肤本白,略一兴奋就容易泛红。卫铃只好一个劲地低头装害羞,她并不想让秦南难堪,但架不住这位实在太直白了。

     饭桌上倒算是大家各自便宜。结完帐便一起出门,只是刚出得包厢,便听得后面一串急叫:“卫铃,等我一下。”

     欧杰?

     卫铃纳闷地看向逯秦南,逯秦南却自在:“欧杰,你怎么在这儿?”

     欧杰上来看看紧紧拉着手的两个人,脸色有点怪,这让他俊美的外形有些失分。但逯爸爸却还是一眼认出来了:“欧少,您找小儿有事?直说便是,他肯定帮您的忙。”

     卫铃低下了头,秦南却就当没听见,他静等欧杰说话。可欧杰却是左右看看:“要不到我的包厢再说如何?这位是……逯科长?你好。我这边有点事想请秦南帮个忙。您看……”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先走,您忙。”逯爸爸超有眼色,抓上老婆就走了。临了还扔给儿子一个眼色,让他好好表现。

     只可惜,逯秦南很自在。等他爸妈走了,才道:“你是想找卫铃帮忙吧?”

     欧杰干笑了一下,转脸看卫铃:“卫铃,以前的事是我不对。自己倒霉算我活该。不过这次,真麻烦你帮忙一下。”

     “什么忙?”

     “要不到我的包厢再说?”欧杰试探的问。

     卫铃却是撇嘴:“我可不想再看到一堆老太太抱着我哭。”

     欧杰尴尬地笑:“哪能呢?都是正经人,我哥和他同学。正经生意人,绝不会再让你难做了。”话到最后,竟然有些可怜的味道了。

     卫铃看看秦南,逯秦南点头:“去吧,他还敢把你怎么样吗?”

     *

     紫香阁一共三层,以‘天、地、人’区为。秦南订的是地字房,二楼包厢便已经让逯爸爸兴奋异常了。可人家欧公子天字阁第一家!

     一个包厢足有三百坪,华丽丽的十六人大团桌上,只坐着三个人。最中间的是一个和欧杰有五六分象的年轻男人,不到三十的年纪,看上去极有身份。另外两个也不弱,都是差不多相仿的年纪。左面白西装的那个更爱笑一些,右面的则更酷一点。

     欧杰进来就给介绍:“哥,这是我同学,和你提过的卫铃。这是她男朋友,也是我们南大的才子逯秦南。”

     “卫小姐,你好,我是欧意。”欧哥哥率先起身,十分客气。先和卫铃打了招呼,又和逯秦南聊了两句。双方落座后,又介绍了另外二人:“都是我的同学,这个是莫晓东,这个是司徒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