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8 决定
    “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小乐听出来了,或者说,在她说要接魏欣蓉时,他就听到了那句话。81中文网送你们走。然后……“你要回南京?去和那个怪物斗?”

     卫铃,楞了一下,终是点头了。

     小乐抿紧了唇,看着地上的红毯:“你有信心赢吗?”

     卫铃想了想,摇头:“没有。”

     “那你有想过,你要是输了,会怎么样吗?”小乐抬头看她:“你会死!卫铃,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死了,秦南会怎么样?他会有多伤心,你想过吗?”

     卫铃咬紧了唇,说不出话。她当然知道秦南会伤心,可是:“毕溪和孔芳还在里面。小乐……我不能撇下他们。他们是为了我才在那里坚持的。如果我扔下他们不管,那我成什么了?”

     “所以,你还是要回去?”

     卫铃苦笑了一下,却只能点头。小乐深吸了一口气:“好吧。你可以回去。但是,你能不能向我保证,在找到他们两个后,带他们离开?”

     啊?

     离开?

     卫铃看着小乐仿佛洞若观火般的眼睛,突然间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是要她回去后,把毕溪和孔芳带出来,然后……和他们一起躲到安全的地方去?

     似乎,那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可是……她真的能那么做吗?抛下一城上千万的人不管,自己带着亲友跑路?

     卫铃咽了一口唾液,却现自己的嗓子因为这一点点的湿润竟然变得异常干燥起来。她说不出任何的承诺,哪怕是对着小乐,也说不出任何的承诺。她可以体会小乐现在的心情,如果他和她现在的地位调换,或许她也不会看着小乐去送死。可是……她不让他去,他就真的不会去吗?

     浑浑沌沌的思维,在这个问题前,突然变了清晰。卫铃笑了,笑着过去捏了一下小乐的耳朵。她知道他这个地方很怕痒,可是,她现在就是想捏。只是,在捏完后……一句不的消失了……

     *

     她回到了南京!

     却没有回栖霞路的家。

     她到了紫峰大厦的顶端。

     这是全南京最高的楼,地面之上八十九层,三百多米的高度之下,半个南京城都出现在她的眼前。

     其实早在她去接魏欣蓉的时候就现了,这个城市的变化。但因为她彼时要急着办事,所以并没有仔细地看。可现在,她看到了!这所昔日繁华漂亮的城市如同被泼上了一层重重的水墨铅灰一样,压下了它所有的艳丽,吸走了它全部的光彩。

     哭声,害怕,颤抖和恐慌,成了这个城市的主旋律。而她……竟然感应不到那个怪物的方位!

     卫铃站在楼顶之上,闭上眼睛。她将她的气场全部散开,一寸寸地向四周铺开。她就不信,她找不到那个浑蛋。她才不管它的后面有什么样的主子,敢这样吸食人命,在她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可是,她的气息冲过了城市,冲到了这个结界的边缘,从里到外,又从外到头,整整三遍,却就是没有找到那个东西的所在。

     她的技术如此不堪吗?象曾经的毕溪说的那样,以她现在的能力来讲,她只能查探凡人的世界。修士们只要故意设置屏障,她就束手无策?曾经,她不觉得这是什么?她觉得她还有时间,她有时间慢慢的成长。她不想把她所有的生活都围绕在修炼上。可结果呢?天有不测风云。

     那些她以为只在神话故事里才出现的事,出现了。

     而她,无法抵抗?

     “卫小姐?”一道气息突然掠来,卫铃提高了所有的警觉。她扫视着这个身上冒着淡淡金光的男子。她以前没见过,但她同样也可以肯定,这人是个筑基修士。看到她冷然的表情,这男人似乎并不介意,上前一直走到她面前五步的地方后,停下了。扬手一拱:“在下司徒信。”

     什么?

     “你就是司徒信?”卫铃愕然。她曾经要找他,却被杂事打断。以为此事八成就要被扔到脑后时,这人却突然在她眼前出现了。

     卫铃一双美眸彻底眯成了细线,她不喜欢这个人。

     但司徒信却似乎颇为欣赏她:“卫小姐年纪轻轻,却法力高强。我的两个侄孙,都倒在了你的手里。为此,我便设了些小手段,想打听卫小姐的一些底细。可惜了,我似乎找错了对象。那个魏欣蓉对你来讲,好象并不是很重要。”

     原来,魏家的事竟然是这么来的?

     卫铃好象明白了,但有一点,她还是迷糊:“你为什么会想从魏欣蓉身上下手?全南大的人都知道,程诺和我最好。”

     那男人长相平庸无奇,但似乎颇有风度。微微侧脸时竟有一股说不出的风采。他自嘲一笑,似竟有风流之态:“这事其实是我着相了。我机关算尽,以为卫小姐这样不过是为了保护你最在乎的人。可却原来,是我聪明反被聪明误了。不过,据我所知,她对卫小姐来说,还是特别的。象现在,你不就已经把她们姐弟都藏起来了吗?”

     难道这人是想打探她的藏身之处?还是这人知道他把蓉蓉他们送走了,特意想在这里走个门路,也离开南京的?如果是前者,呵呵,她不认为她的那个住所这人会查不到;如果是后者……卫铃撇了撇嘴,难不成她还要帮他这样的忙?

     所以,她只有装傻:“司徒先生的话太高深,在下一句听不懂。”

     司徒信浅浅一笑:“原是我唐突。在下与卫小姐并无交情,自然不便提这样的要求。不过现在时世艰难,在下也不过是想偷生自保而已。当然,我会付给卫小姐足够的酬劳。”

     “钱?”卫铃乐了,她可从来不缺那东西。

     司徒信摇头:“那种小东西怎么能入卫小姐的法眼?您豪阔的名声,家中子侄早已经见过。在下,想送您的是……您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什么?”她现在最需要的东西?呵呵,为什么她自己不知道?

     卫铃想翻白眼,可是在听到这人接下来说的话后,却是脸色立马变了。

     “淮海路342号露霞饭店9o8室。十名筑基散修正在吸淫行功。似这等修真败类,卫小姐便是替天行道,又有谁敢说三道四呢?”

     *

     妈的!

     这人竟然知道她能吸取修士的灵力为已所用?亦或者,这人是在暗示之前修真界出的那些命案是她所为?

     卫铃真是越来越不喜欢这人了,所以她在微笑间突然出手,扬手三十六道风刃便朝他劈了过去。司徒信脸色一变,瞬间抽身。可是他才躲过这三十六道风刃,紧接着便觉得身体被无数物体穿透了……

     鲜血,奔涌而出。

     可是,他却连杀器都不曾见到,脖颈就被紧紧地抓住了。灵力在瞬间消失殆尽,而他连一个字都没有出,意识便完全消失了。

     黑、红、白、淡金四色,一层层的从这人身上剥离。随着他的身体,化成雾,化成风,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卫铃消灭了这个家伙,她消灭了让她不安心的隐忧。可却奇怪的一点开心的心情也没有。因为她已经看到在这个人刚才说的那个地方正在生着什么样的事?

     十个男修将五六十个普通的凡人女孩子掳在房间里,肆意蹂躏。那些女孩子哭得抱成一团,求饶,哭喊推打,可不管如何,那些人就是没有停下暴行。甚至于,更加变本加厉,一次将那些女孩子身上的灵力全部吸走,似才还干干净净青春洋溢的女孩子,转眼间变成了一个形如枯槁的老妇!

     身体在瞬间移动。冲入房间的下一场就是直接的厮杀。

     鲜血,头颅,断肢……她不再用法术,她直接用的是硬币。无数的硬币无声的飞掠,没有任何征兆的进攻,突然的出现,直接的掠杀。百分之百的成功,没有任何的抵抗间,那十名刚才似乎还高高在上的修士,转眼间变成了一堆尸体,然后又在她的指间,变成了飞灰……

     “贺孚,我是卫铃,我这里有几十个被掳来的女孩,你过来把她们带走吧。”

     *

     这个城市已经没有手机的用武之地了,但至少,还有钞票。卫铃用一张钞票将她所要传达的信息送到贺孚面前。而十五分钟后,警察来了。

     屋子里没有了凶手,只有三十多具老妇的尸体和二十个让吓得呆呆傻傻的的女孩子。她们不会说话,不会动弹,却是在看到男人后,连哭带叫甚至直接晕了过去。有个情绪激动得甚至夺门而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贺孚猜到生什么事了,却没料到这些女孩子居然会吓成这样?只好让所有的男警都离开屋子。赶紧调女警过来支援……

     卫铃站在房间的另外一头。她看得到这里生的一切。

     可是,她不想哭,也不想哭。

     她有的,只是迷惘。

     不是说祸害这个城市的罪魁祸是一个妖物吗?可为何,在城市里行凶的却还有同样是人的修士?亦或者,就象她曾经碰到过的那些事一样。在这个城市,在其它城市,有许许多多的修士都在干着禽兽不如的事。所以,上天才安排下这么一遭吗?

     以毒攻毒?亦或者,同流合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