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2 惊喜与噩耗
    所以,卫铃最近还是听了贺孚的建议。81Δ中文Δ网她回去和逯秦南坦白了她打探来的消息。很那什么的内容,不宜在客厅中宣示。他们回到卧室,关上房门,然后卫铃象犯了错误一样,小心翼翼地把事情坦白。

     逯秦南很久没有说话。这个事其实他早就已经想过,他不介意没孩子,但如果柏拉图一世……他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但彼时,他很喜欢她,而且总抱着一股侥幸,认为这些话有可能是毕溪那个家伙为了赶走他胡说的。可现在……

     “你可以肯定这事的真实性吗?”

     卫铃抿了抿嘴:“我的情况你大概也知道。以了解情况的只有毕溪和孔芳,但他们两个的口径一致。而且,我觉得以孔芳的性情来讲,她应该不会骗我的。”

     又是良久的无言,卫铃小心翼翼地看着逯秦南。他闭着眼睛,靠在床头,白净的皮肤上看不出一丝的血色。逯秦南的眉是英挺的,却并不浓重。这让他看上去少了很多攻击性,多了许多柔和。卫铃喜欢这样的他,然此时此刻那双让她喜爱的眉,却纠结得皱在一处。一如,她的心……

     “你的决定是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的多久,逯秦南终于把这话问了出来。在这件事上,决定权其实落在两个人的手里。他一个人说了不算,而且在他下决心之前,他更想知道她的心意。

     卫铃低头,手指将衣角紧紧地揪住:“其实,我说实话。我不在意有没有那种事,一个人过其实也可以很好。我只是……觉得……这样对你不公平。你可以找一个很好的女孩子过正常人的生活。可我,给不了你那些东西。”

     “所以,你是想放我走吗?”逯秦南起身凑到了她的跟前,卫铃一抬头就看到了他近在面前的模样。让他走吗?以后再也看不到他?亦或者就算是看到了,也是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把他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别人……卫铃的眼睛浮起了雾气,她不要。可是,她……她要那样自私的话,会不会太坏?

     “卫铃……”逯秦南抱住了她,低头轻轻地亲她的唇角:“告诉我,你想要我离开吗?”

     她摇头,可是她不说。只有眼角的晶莹水气替她辩白。

     逯秦南又将她搂了更紧,却坏心地讲:“我可以告诉你,我是个很坏的人。若我和你分了手,那么我一定把你忘得干干净净。之后不管我找了谁,我都会好好地对她,象对待公主一样呵护她照顾她。永远不会再想起你,哪怕路上看见了也会把你当成空气……你要这样吗?”

     这次,已经不需要回答,因为卫铃把他腰侧的肉紧紧地掐到不说,还气极地咬他的脖颈。

     她才不要那样!

     他是她一个人的。

     她要泄愤,却咬断了理智的缰绳。厮缠滚绕在一处的下场其实只有那一种结局。他想要进入,但她却不敢。最后他负气的将滚烫的体液灌入了她的身体。没有真正的接触,但双手却是万能的。而且事实上:“除了这样,我们其实还有很多种方法。”秦南在激情过后,抱着卫铃在她的耳边讲了许许多多他学来的新花样。都不必象传统中的那样阴阳交融,却一样可以让他们都感到快乐。

     卫铃听得耳根都红了,但有一点她渐自觉得有些不对:“你是早知道这些的吗?”

     逯秦南扬眉:“我好象坦白过,我看过不少教育片。”

     卫铃记起来了,当时她心里还酸溜溜来着。可现在……“秦南,你真好。”

     *

     放下心头一块大石的卫铃,又是满脸的开心。当然经此一事后,她越想腻着秦南。她们各自有课的时候,自然是各上各的课。但若是她没有课,那么不管秦南是在上课还是在社团,她都要跟着他。哪怕他们社团里出去吃饭,她也要在场。当然,她还是很孤寡,除了秦南和程诺,她并不接任何人的话。可她越是这样,秦南似乎就更开心。

     一转眼,这个学期就又结束了。

     卫铃的成绩依然高居榜,程诺和逯秦南也毫不逊色。但魏欣蓉的成绩这次却掉得很厉害。卫铃在看到医学院的成绩单时很讶异,她小声地问魏欣蓉原因:“是不是你要带弟弟,分给学习的时间不够?”

     魏欣蓉摇头:“不是。我有请保姆照顾他。他也比以前懂事多了,并不烦我。”

     “那……为什么会……”

     魏欣蓉羡慕地看着她,却不肯再说什么了。

     这中间似乎有什么内情?

     卫铃问不出来,只好去找程诺。程诺狠狠白她一眼:“你不是探查别人的心思很有一套吗?为什么不用?”

     “那是对付敌人才用的。我干什么没事刺激人家**?”

     程诺这才道:“欣蓉好象是在暗恋某个人。”

     “暗恋?谁啊?”这个学期开始,她就一天也没在学校住过。事实上749宿舍里现在只有程诺和赵媛媛两个人住,魏欣蓉因为要带弟弟生活,所以她在外面租了房子,晚上并不回校。所以对于她暗恋谁的事……“我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程诺脸上的笑容收了收:“自然是媛媛说的。”

     “她?”卫铃一时也是怪怪的。曾经的赵媛媛很可爱,可自从出了那事后,她们就全对她疏远了。卫铃更是好几个月不曾见过她了。“她最近怎么样?”

     “看上去很正常。上课回宿舍,不化妆了也不怎么买新衣服。这回考试,她成绩提了不少。”

     “那……”卫铃没往下说,程诺却懂她的意思:“不知道。我不太想知道她在想什么。但至少目前看来没再惹什么事。”

     “那关于蓉蓉的事,她怎么和你说的?”

     提起这事,程诺的脸色就更不好了:“蓉蓉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还是和她好。这种事,她不和咱们说,倒和媛媛讲。当然,也没有说那人是谁?但赵媛媛却说那人可能是她带弟弟看病的时候碰到的。应该是个医生之类的。而且,那个人拒绝了她。”

     *

     再多的情况赵媛媛就不知道了,但一个能拒绝得了如今有几百万身家女孩的男人,实在是让人好奇。卫铃为此还是小小的破了一个戒。她知道了魏欣蓉喜欢的那个男人是谁?但是当她把这个消息告诉程诺和逯秦南时,程诺还好,逯秦南却是眉头直接抽了起来:“你确定是这个人吗?”

     卫铃纳闷:“难不成你认识他?”

     逯秦南叹了一口气:“谈不上认识,只见过一面。但他劝我和你分手!”

     “为什么?”

     “因为他和你一样,也不是一个凡人。”

     居然还有这种事?

     那个王医生居然也是个修士?卫铃讶异又好笑,但她最后还是决定去见见这位王医生。

     气息飘开,确定他还在上班后,卫铃便借着一抹水气,瞬移到了南大附属的急诊科。她没有进去,只站在外面,等着那个人下班。十二点时,果然他下班了。顺着路,走到了卫铃所在的他的坐驾边。

     看到卫铃站在身边,王誉并不惊讶。可卫铃却有些想不通了:“你知道我要来?”

     王誉浅笑:“自从知道魏欣蓉和你是室友后,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会过来找我。”

     原来是这样!“那,你是真的不喜欢我家蓉蓉吗?”

     王誉确定的点头。这让卫铃一时倒不知该说什么了。然,王誉却有他的话讲:“你还是和那个小伙子在一起?”

     “不行?”

     王誉敛下了眉头,看着地面,好象在那里能看到另外一个世界一般地认真:“你这是在害他。他的命格本已经坎坷,你却还要再给他加上一笔。不出一月,他的血光之灾便要开始了。而你,阻止不了这一切。”

     *

     这简直就是诅咒!

     卫铃不相信,气极而走。但在回去的路上,她却是突然想起一事,给冷泉打了一个电话:“南大附属里的那个王誉,你知道是什么来历吗?”

     冷泉听之一凛:“你对上他了?卫铃,他们是天师一派,从不参与世间争斗的。你没有必要与他为难。”

     “可是他诅咒秦南,说他一个月后就要开始什么血光之灾。而我,竟然阻止不了。”简直的断语实在是让人讨厌。卫铃讨厌这样的说词,但奇异的是电话那头的冷泉却是半晌没有出言,直到卫铃真急了,才缓缓地郑重回答:“他说得没有错。因为,我给秦南小弟批的命格也是如此。而且……从他的命相上来看,秦南的寿命会有九成以上的机率折于今年。”

     “什么叫折于今年?”卫铃的耳朵开始轰鸣,她感觉她象是听懂了,可又是那些话全是天外飞语。一个一个字的她好象都认识,可组织在一起,却似乎成了完全陌生的字眼。

     冷泉毫不留情地直接将所有的装饰去掉:“折于今年的意思就是说,秦南,活不到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