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5 牢笼
    “我不用他管!”

     小乐本是一翻好意,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8『ΔΔ1 中文网他是跟着贺孚出来的,可在他身后跟着的却是程诺。她听见这两个人的对话了,所以直接宣布:“我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你爱干什么干什么去,我不会多管。”

     象是绝情!

     但贺孚并不介意。只是伸手捏了一下程诺的脸颊,便又围着院墙转了起来。

     小乐看着那人上上下下摸索的样子,眉头轻蹙。程诺走到他的正面,瞧瞧他那模样:“害怕了?他把这个地方弄坏了,你就无法再安全?”

     小乐翻她一个大大的白眼:“你觉得以他的方法真能打开毕溪下的结界?”

     是不太可能!但:“他想做。”

     “那就让他做无用功去好了。”

     *

     小乐说是无用功,结果果然便是无用功。那个贺孚在院墙之下琢磨了一整天,也没找到任何出去的方法。相反因他一直东碰碰西碰碰,将一双手击得肿了老大。小乐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程诺给他端了冰水来,嘴里叨叨不休。

     这象是把人家当炮友的意思吗?

     小乐好笑的同时,却不由得又想起了卫铃。

     她走的时候有些慌慌张张,是知道南京要出事,所以才走的吗?从眼前的情况来看,似乎那是个很好的理由。可小乐觉得不是。他所知道的卫铃不是那样的人!但如果不是为了那么理由,她又是为什么要带秦南走?而且走之前告诉他不要出门?

     小乐对于此事已经想了好久,却始终想不出个头绪来。

     若在平时,他若心绪烦乱可以上网打时间。不管是学做饭也好,做其它也罢,总归是个消遣。可现在……网络没有了,他的世界里最引以为傲又不可示人的部分,莫名的消失。该为此庆幸吗?可为何又有一些失落?要是这世界上从来不成有过网络,是不是当初他就不会犯下那样的错?

     “哥,外面下雪了!”

     贺授一直在三楼观察动静,从昨夜开始,南京一直都在下雨,下黑色的雨。路上几乎为此看不到行人,可能大家都在担心这雨的来历是不是有问题?可是在一分钟前,那些黑色的雨,却变成了雪片。灰黑色的雪片,扑落落的从天而下,每一朵雪片都在指甲盖大小。不过十分钟的时间,整个南京的屋舍也好,地面也好,就都被这灰黑色的雪片覆盖了。而且,那雪片十分地诡异,它落地不化,遇暖也不化,却会在贴到墙壁院墙上时紧紧地附在上面。于是,原本美丽缤纷的城市,在一个小时的大雪后,掩去了所有的颜色。到处都是一片灰蒙蒙的冰城!

     没错!

     是真的冰城!

     那些雪片附在墙上的同时,便紧紧地粘在一处。愈接愈厚,愈粘愈多。多到最后,所有屋舍上的窗户都变了颜色。那些透明的玻璃墙被灰黑色的冰片所遮挡。整个城市,看上去竟似乎有些象一座水泥堆就的坟墓。

     当然,这情况并不包括这间房子。他们的窗户依然明净,内院的墙壁上也看不到一丝的冰痕。甚至于那漫天落下的黑雨和灰雪,都不曾有半片掉进这所院落之中。

     *

     “你说,外面还有活人吗?”

     “不知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若是这一城的人都死掉了,会如何?”

     小乐的脚步很轻,更兼之他在怀中的时候从来不穿拖鞋,于是,当他走上三楼的时候,并没有打扰到任何人。而走廊尽处,贺孚站在三楼最大的一片玻璃窗前。他身边是程诺。他问她:若是一城之人尽数死掉的话,会如何?

     程诺仔细想了想,答:“那妖物的力量想必会更大了吧?我想它不会满足,它会继续下一个城市,不断的吞噬。”

     似乎有些理由!但贺孚想的却不是这么回事!“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我想南京会被毁掉!”

     “毁掉?”小乐和程诺同时一听,程诺不懂贺孚的意思:“什么毁掉?被谁毁掉?”

     贺孚眼光森沉:“这么大一座城市完全与外界信息中断,你以为外面的世界会不知道吗?不管是灵异事件还是别的什么情况,军方一定会有所动作的。如果真到了鱼死网破的时候,既然这城中之人已经全部死亡,那么是要一座死城,还是借机毁灭一个怪物?你会选择哪个?”

     程诺哑然,她把这个可能性忘了。可:“这么大一座城市,若真要全毁了,那得多大威力的武器?”

     贺孚苦笑:“那样的武器,在几十年前我国便已经有了,不是吗?”

     *

     但若要是那样一来的话……他们这些人是不是也会跟着灭亡?程诺再也说不出一句话,而小乐则是悄悄地走下了楼。

     站在二楼楼阶处,他的眼前是精贵华美的屋宅。这的屋子,是他亲手打理的。从大到小,从上而下,一桌一垫,一花一草都由他亲手照料。

     他的家,早在多年前,就毁在了他的手上。多少年,他一直飘摇无所。后来,卫铃把他领到了这里。说是暂居,可一住便同三年。

     她没有要过他一分钱,甚至还给了他两张卡。“这张里面是家用,这张里面是你帮我看家的工资。”小乐记得卫铃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正气盎然,好象他真是她雇佣的管家一般。她付给他钱,天经地义。小乐记得很清楚,当时他听到这话,看到那两张卡时,心头不是不起火的。他恨恨接过,背转身却咬牙作响。你把我当管家吗?那我就当给你看。

     他以前不会做饭,但这死女人既然敢把他当成管家看,他就给她做个管家看看。为此,他学会了做菜,学会了烤蛋糕,学会了做点心,学会了做各种各样的好吃的。那个迟钝的女人竟然没有半点觉得不适,看到美食剩下的便只有笑弯了眼,大快朵颐。他似乎是一个在生闷气!小乐自己有时候都觉得他自己好笑。他不再生气,却为此学会了更多。收拾房间,铺床叠被,洗漱晾晒,甚至打扫院落,整理花圃。其实后来小乐自己也现了,这所屋子就算是不用它收拾,也会一直干干净净。积下的垃圾过上一夜总会自己消失,睡觉前的桌子上如果还有水渍没有擦净,那么第二天起来也肯定会光亮如新。

     这所房子是有生命的!

     而他,热爱着这样的生命。尤其是在他一个人呆在此处的时候,因为它是活着的,所以他从来不觉得孤单。

     可现在……这房子有可能会被毁掉!

     小乐不同意那样。但是比之这所房子的损毁,他更不想见到的情况是卫铃碰到任何危险。所以……他站在二楼楼梯口足有半个小时,却还是最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他离开了,关上了房门。却未料到,在他刚刚下来的三楼楼梯上,贺孚面色深沉:“这小子肯定知道点什么。”

     “但他不会告诉你怎么出去的!”程诺刚才不知情,还以为贺孚说的全是真的。但是当后来看到贺孚蹑手蹑脚地往楼下看,盯了小乐良久后,总算明白。原来这人说那么一翻话的用意是为了吓唬小乐。

     程诺有些失笑,一所房子而已,她不觉得小乐会被此吓到。就算这样的房子毁上一万遍,卫铃也有能力重建一万零一遍。然……小乐似乎不是这么想的。他出了神好久,显然是在犹豫。可最后,他却仍然选择了闭嘴。理由……程诺想了一想,觉得大概她猜的有道理:“他舍不得这房子,但他更舍不得看卫铃冒险。所以你要这样吓唬他,是根本没有用的。他不会想让卫铃回来的。”

     至于他自己的死活……程诺觉得小乐似乎是不担心,但是似乎也无所谓。而这其中的原因,程诺不想往下深思。

     但贺孚却似乎看出来了:“这小子喜欢卫铃?”

     程诺从未对他说过这些事,但既然他看出来了,她也没必要否认:“不错。”

     “可卫铃好象有男朋友,还有一个对她死缠烂打的护卫。”

     “那又如何?”程诺不喜欢毕溪对卫铃的痴缠,但对于小乐,她能做的其实只有假作不知:“他除了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既然如此,我不觉得他这样的行为有何不妥?”

     是没有任何不妥!

     “但这样一来的话,他的人生便没有了希望。程诺,你觉得他快乐吗?”

     程诺楞了一下,她觉得贺孚这话有些怪,似乎一语双关。但是……小乐确实不快活。卫铃不在这里的时候,他在这屋子里游走得简直象一抹游魂。只有当卫铃回来的时候,他的脸上才会看到真正的快乐。但是……后来多了一个逯秦南。若是他和卫铃一起回来,那么小乐在这个屋子里,便象是一个隐形的人。

     是的,他从不抱怨!甚至处处为他们着想,可是,他在幸福在哪里?

     “这所房子再好,对他来说,也是一个牢笼。”

     “程诺,如果你真为他好,那么,你就该劝他,离开这所牢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