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1 火上浇油
    女人身上?

     难不成,这里竟然是所青楼?

     卫铃手里捏的果子都吃不下去了,她愕然地看毕溪。81 中 Δ文』 网却见他朝她诡异地一笑:“往下看吧,看着你就明白了。

     *

     十点的时候,正戏总算上演了!

     先是一个掌柜模样的男子出来说明了今天的竞买规则:“今天共有三十名处子可供竞买。照老规则,炼气期的,五十枚灵石一个比价;筑基期的二百枚灵石一个比价。价高者得!”

     处子?竞价?

     原来这里真的是青楼?今天这是卖初夜的花魁选秀之类的节目?

     卫铃的牙根有些痒,几欲在椅中坐不住。因为她已然感觉到了,从外面的车队上正押下来了一批女修。这些女修的双手并未被束,但腰后却有一道符箓贴在肉上。那些女修只要一旦想提灵气动,便那符上的灵气便会光芒大盛,压得那些女修气血翻涌。

     “那是什么符?”

     “镇灵符。”

     “能揭掉吗?”

     毕溪扭脸轻笑看她:“你以为揭掉她们身上的符箓,她们就能逃出生天了吗?”这里可有一千多名男修呢!若是这些女修真的跑了,想必很快就会让追上。说不得都等不到再竞价买卖,就会被一堆男人给轮了……亦或者,卫铃突然想起来了一个修真小说中常见的情节:“采补?这些女修是被当成炉鼎来卖了吧?”

     “没错。”

     卫铃咬牙:“那她们的师长就不管?”

     毕溪颇有闲情地端起茶来轻啜了一口:“师长如何?这西子楼是干什么的?谁家不知?如今这世道,哪个男修没用过炉鼎?她们不知死活跑出来被逮到,就是这样的下场。这已是约定俗成之事。就算是哪家师长要讨回,也多半是在这些位子上花钱再买回去。若是连这点钱也花不起,那么就只能认倒霉的份儿了。”

     王八蛋的认倒霉!

     卫铃现在开始有些明白刚才毕溪为什么说她呆会儿不要把人吃了才好之类的话了。别说,她现在还真是有些想’吃人’了。既然这些男修以采补女修身上的灵气为乐,那么……她’吃’他们的灵力血肉好象也便不算什么要不得的事了。

     卫铃手肘搭在栏上,开始四下打量今天来的这些男修。心里盘算着,一会儿怎么才能搅了这局的同时,把那些女修给放了?然后再逮几个最坏的来’开荤’!

     因想着一会儿填肚子的事,嘴便未免有些馋了。漂亮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一个劲地往楼下看的情形,若落在女人的身上自然是一回事。可她如今却偏偏是个男儿身,所以倒成了活脱脱的一副色中饿鬼的德行。

     毕溪听得左右之人心中对语,不禁偷乐。

     而此时,那些女修也已经被押到了别室中看管起来了。先推出了等阶最低的五人,一个一个的竞价。这些女修身上标的底价各有不同,但起手都已经是一千灵石了。五十加一次,当第一个女修被拍走到的时候,已经是三千灵石的价位了。

     卫铃想想上次她托乘风给换灵石时的汇率,心中不免替这些男修肉疼。这样的价钱放在俗世可是三个亿了。有这么些钱,一辈子怎么浑吃浑喝换女人也够了,在这里却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在竞价。可见女修在这个世道是如何的值钱了。

     第一个女修在被下标后,很快就被那标下她的男修领走了。出了大厅,一道符箓拍在二人身上,便失去了踪迹。第二个,第三个也全部是如此。

     卫铃总算明白了流程。所以,她忽的扭头问了毕溪一个问题:“灵石亦如金银一样,归我管吗?”

     毕溪眼中含笑,这丫头总算开窍了。前些时候看她和乘风换灵石时,隐在暗处的毕溪差点没有气歪鼻子。虽然那些银钱也是变来的,但何苦这般费事?亏得那茅山派的三个徒弟对她并无恶意,否则……他是想不出手也不行了。如今,难得这丫头总算开窍了。

     “你掌天下一切财物,灵石自然也是其中一份。不过,铃铛,你认为就算有钱把她们全买下来,难不成还能都把她们送回原处家中?你当厅里这些男修都是死人吗?”

     卫铃眨眨眼,确实好象不行。

     可是:“你带我来,难道不是为了让我试试身手的?”

     毕溪飞她白眼:“若要打架,我和你打就足够了。何必和这些人动手?”

     “那……”卫铃不解了,若不是练手,那他带她过来是干什么?

     毕溪眼风向上扫了一下:“你可有感应到楼上之人?”

     他们是三楼,而这楼共有四层。在他们头顶之上,自然还有贵客中的贵客。卫铃自然感觉到了:“一共十六人。修为比冷泉高,比那个秦松也高。身上的光虽也是金色的,但却不是淡金,象是纯金的色泽了。难不成……这些人是结丹修士?”

     卫铃眼中亮,这个世界还真有结丹修士啊?

     毕溪笑着塞了一个果子给她:“今天带你来的目的,就是让你练一门新的手艺。”

     “什么手艺?”

     “引天录第十九页是什么?”

     卫铃仔细想了一下:“菩提镀身。”

     “那你读懂了吗?”

     这个……别说,卫铃还真大概懂其中的意思。这菩提镀身可能是因为内容太血腥太暴力,所以用的词语便不如前面变身的那个那般文雅,让人听不懂。这篇的词语比较浅显,她读了几遍就大概懂了。只是操作的方法太那啥了!她一直没找到对象来试验。今天……

     “你居然让我拿结丹修士来练手?”她现在的水准……也就和筑基期的打打还行吧?找结丹修士的麻烦,那不是找死吗?还是说:“你能对付得了?”

     毕溪没好气地瞪她:“你到底看懂了没有?引天录上不是写了吗?此法最宜适用的便是结丹修士。它们体内的金丹,只要被你控制住。那么再高的本事也是枉然。金丹被封,就是废物一个。引出金气镀以肉身,形同雕塑不得动弹。介时,他们便是你的囊中之物。带到无人处,吸干收尽,死无对证。吸这些修士的力量,可比你吞那些妖物的顶用多了。况且,这些家伙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对待女修尚且如此。想也想得到这些人是如何在凡间祸害那些无法抵抗他们的凡间女子的。”

     卫铃听懵了:“他们抓女修是为了采补,凡女又有什么益处?”

     毕溪简直无语死了:“你不是看过很多这类小说了吗?只要是处子,均有纯阴之气。凡女虽无灵气滋养,但花不起钱来买这些女修的男人们只要去找那些凡女。一夜风流,又可快活,又可吸取纯阴之气,何乐不为?”

     “那那些凡女会如何?会死吗?”

     毕溪摇头:“死倒不会,但大损元气却是一定的。为此少活十年二十年都是轻的。说不准还会从此病痛缠身,直到早亡。”

     王八蛋!

     卫铃火大到连气也生不出来了。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看看一会儿到底是哪个王八蛋竞标成功。若果真落到她的手上……就休怪她无情了。

     她心中打定主意,可眼风扫到下面那些一个个被推上来又带走的女修,却还是心头不忍:“这些人就不能救上一救吗?”

     毕溪面上好笑:“你能打得过一千余名修士?”

     呃……似乎有些困难。

     毕溪淡然的闭上了眼:“我也打不过。”

     卫铃恨恨低头,她对法术之事其实并无真的特别渴望之处,虽然这数月来,她已经是难得的勤勉。但长生也好,晋阶也罢,她其实都不放在心上。练功不过为了自保以及保护她在意之人罢了。论来其实也不算是她眼界小如何,只是她眼中的那一方天地,也只有这样。胸怀天下,除恶扬善之类的帽子太过庞大,她一直觉得自己有点担不起。所以心中从来没有这样的事。

     直到现在……看到那一个个女修,被如同畜牲一样的一个个赶上来台时,心中始才生起了一种这样的念头。若是她有足够的力量就好了,非但能把这些女修救走,而且就算是砸了这黑窝也不过是翻手之事。

     毕溪冷眼瞧着她的反应,适时的还不忘加上两瓢滚油:“其实这些女修让买回去,很少会有一次便被采补至死的。多半男修会把她们困在家里,先采了纯阴之后再尝几个月的新鲜。然后等玩得差不多也腻了后,或宴客或送人或再卖到妓馆都可。女修是稀缺资源没错,但也只有处子才有高价,其余用过的女修便不怎么值钱了。在妓馆之中,包上一天也不过十块灵石,筑基期的也只有三十灵石。至于包下之后,是一人享受,还是大家一起玩乐,便连妓馆馆主也不过过问。采死了,赔钱便是。尸往灵兽笼中一扔,便连棺材也省了不说,还能让灵兽的修为再涨一截。这样的好物,谁会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