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6 离情
    光阴似箭一词,卫铃之前只在书里见过。81中文网在她之前二十一年的岁月里,她从未体会过这样的感觉。更多的时候,在她记忆最清晰的那些年里,她对于时间的印象更多的是:度日如年。尤其是那些守在病床前,守在手术室外的时光,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她从未体会过这样时光如流水勿勿逝的感觉,是故……当一转眼现四个月就这么过去了后……她又是惊奇又是欣喜,当然也有忐忑。她乖乖地任程诺和她吼了半天后,又让一脚踢到了楼上。

     秦南已经从书房转回卧室了。她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进去,结果看到了他正在往指上缠ok绷。讶愕:“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她瞬间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紧紧地抓着他的手看。四月不见,她的模样似乎更美了,但比之容貌,不同的是她周遭的气息。充满了世外荒原的气泽,象这世间最纯粹的清纯,离之在鼻便是身心舒泰。看得出来,这几个月她过得很开心。可是……

     “秦南,你生我气了吗?”打开ok绷,现只是一个小伤口后,卫铃放心了些。但之后却是更深的忐忑,因为……他一直不说话。

     这事是她不对,所以她小心翼翼地解释:“我本来是想到扬州查司徒信之事的,可后来碰到了毕溪,他带我去了一个修真者的会所……”

     她想快点解释清楚,可又怕错过一些细节会让他误会,所以尽可能小心翼翼地讲。秦南没有阻止她,站在一边细细地听,听她说到最后:“我在四川的时候觉得心头一跳,觉得不妥就马上回来了。然后,刚才在楼下的时候我才现原来已经过了四个月了。对不起秦南,我没想到时间居然过了这样快。”

     她小心翼翼,说话的声音低低的,象个犯错的孩子。

     逯秦南本来是有些生气的,虽然他对她安全的担忧更甚,可现在……他展臂把她抱进了怀里:“以后不要这样了。你可以出去玩,也可以去修行闭关或者做任何事。但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将那些事放在毕业之后。你现在还是个学生。要面对考试和很多时间限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再给你请假了。”

     “对不起。”

     “好了,别说那些了。现在已经十二月了你知道吗?喜洋洋前几天都找我了,他早替你报好了名参考,这都没几天了。你得赶紧准备了,知道吗?”

     卫铃吐舌头,她居然把这个岔给忘了。赶紧翻书背单词句式,原本是个大的任务群,可是当她打开书的瞬间却现:这书里的字象是长了翅膀一样,全飞到她脑子里去了?

     哪个单位,哪个句式,哪本书里的哪个对白,她居然全记得清清楚楚。她把这个情况和逯秦南说了,逯秦南倒不是很意外:“那些修真小说里不都说过吗?过目不忘,玉简读书之类的。既然你现在有这样的能力,不防今天晚上多读些书,明天上课好拍死那些存心看笑话的。”

     存心看笑话?

     莫非学校里这段时间有人看他的笑话吗?

     卫铃心头惴惴,连话也不敢多说一句。把这屋子里所有的法语书拿抱了过来。结果……一个小时,五十八本原文小说,她全记进了脑子里。可是等她把这些书看完,准备向逯老师交差的时候,却现逯老师已经在她的电脑里存了十部法语电影:“通宵看,光记单词没用,语感你差不多也忘光了吧?”

     十部?

     算下来等她看完了,也到明天早上六点了。

     秦南这是生气了吗?

     卫铃不敢回嘴,乖乖地去看电影。眼风中扫到逯秦南在给她布置完作业后,去浴室洗澡了。完了拍拍枕头直接上床睡了……

     睡了?

     一个人睡?

     他这还是生气了吗?

     *

     卫铃只好彻底夜与这些原文电影奋战,正象逯秦南说的那样,单词句式什么的,她记得很清楚。可是音语感……四个月不用,她确实生疏了。卫铃可不想丢人,所以一晚上努力复习。

     她虽如今不大用睡觉了,可是盯着电脑十几个小时也实在是眼困。

     次日朝霞洒入时,她照例在阳光下展开怀抱,任那阳光金束射入她的胸膛。一夜的疲惫与困倦,在阳光下尽数消除。若是无事,她会在阳光下这样会上一天。可是……秦南醒了。他怔然地看着她。她收回了古怪的姿势,笑着过去给了他一个早安吻:“早安,你先洗澡,我去做饭,一会儿就好。”

     说完,她的影像便马上从他的眼前消失了。

     好象适才只是一场幻梦。逯秦南眉头皱起,闭上了眼睛。

     *

     卫铃本来是要自告奋勇到楼下做饭的,结果她到厨房时才现:小乐童鞋已经快完工了,桌子上一堆好吃的都是她喜欢吃的。卫铃想起了一件事,赶紧从腰上的乾坤袋里摸出来了一小包茶叶捧给小乐:“我亲自摘的云雾,绝壁上的噢。”

     小乐没好气的瞪她,却还是接了过来,放在了围裙的兜里。然后瞅瞅楼上,小声和她讲:“你以后别在他跟前老用瞬移。”

     “为什么?”

     小乐气得简直想用勺子敲她脑壳:“你傻了?你这样一下子消失好几个月,还是和毕溪在一块儿。你让他怎么想?就算不疑心你出轨劈腿什么的,你觉得他心里有多难受?你还动不动用瞬移,他看了会有你随时会消失的错觉的,你不知道吗?”

     卫铃让骂得不能回嘴,只能低低地讲:“我和毕溪没什么的,他……他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和亲人一样的。以前那些事,我不怨他了,再说你们不是也劝我和他和好吗?这次的事……是我不对,可是我真是把时间给忘了……不是想怎么着的。”

     看她低低认错的样子,小乐心里的那堆火也不见了。可是:“你没想和他怎么样?他有没有想和你怎么样呢?卫铃,那是秦南的情敌。他能让你和他和好,已经是极大度了。”

     “我也知道啊。可是他这次好象真生气了。”

     “不应该?”

     “应该。”

     “那你哄他了没啊?”

     啊?哄他?卫铃觉得……有点那啥……她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哄男人么?她没哄过耶。“怎么哄?”

     “笨死了!”小乐看看左右真的没人后,用仅能二人听到的语气讲:“你们都睡一块儿了,怎么哄还用我教吗?他是男人,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把他按在床上让他爽翻了,他就什么都忘了……噢……”太直白的下场就是被卫铃恼羞成怒地狠狠踢了两脚,最后不解恨地还掐了两下。“我和他没那样。”

     什么?

     小乐愕然:“你们……你们不是……”他们一直睡在一个家,他以为他们早……结果:“没有吗?”说完又不可置信地思索了一下,怪叫道:“难道你们是盖着棉被纯聊天?”

     卫铃都快窘死了:“不行吗?”

     小乐捂额,他同情逯秦南,每天抱着这么个美人儿居然不能那啥啥?“你不想和他……?”

     卫铃无语,为毛这种问题她要和一个男人讨论?可是转过头来讲,好象和男人讲更方便一些。毕竟她自己也挺困惑的:“小乐,是不是……他害怕啊?上次,他不是头都白了一缕吗?”

     呃?

     “和你……会有危险?”

     卫铃无语困惑:“我不太清楚。但好象毕溪说过一次,和凡人好象……对凡人不好。但他的话我觉得也不能全信。”

     “那上次他的头为什么会白?”

     “我那时候不是饿吗?抱着他的时候,亲着亲着就把他的精气吸走了……”

     要是这么推论下来的话……好象是有点麻烦。小乐想想:“你说戴套会不会好点?”

     恼得卫铃又一顿狠掐他:“说什么啊?难道要我拿着那什么什么去扑他啊?”

     好象有是不太好。小乐明白了,拍着胸脯保证:“看我的。我去和他说。”

     *

     小乐做完饭就上楼去了,卫铃的小心肝在下在一直咚咚的。她不知道那两个人会怎么沟通?但不管是秦南同意还是反对,对她来说好象都是一个难题。七点的时候,这两个人下楼了。卫铃窘得把脑袋都垂到饭碗里了,谁也不敢看。

     程小诺同学在看眼里,爽在心头。吃完饭小乐送他们回学校。秦南在副驾,卫铃和程诺坐在后面。卫铃忍不住抬头去看秦南,结果看到的情况却是秦南闭着眼睛假寐。

     卫铃嘟起了嘴,她都和他解释清楚了,为毛还要这样?可是如果换位思考的话,她也肯定会生气的。她愿意哄他啊!可是,他起码也要给她开条门缝啊!

     卫铃为此很伤脑筋,一整天都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好在的是今天她课业不多,喜洋洋不在,其它教授也不是特别管她。下午只有一节课,她背好书包从教室里出来,正想着是不是呆会儿去找下乘风看看时,就感觉到秦南站在楼外。

     欢快之心瞬间沸腾,她小鸟似的飞了出去:“秦南,你在等我吗?”

     看她那犹如乳燕投林的可爱模样,逯秦南忍不住嘴角松动,但他面上还是绷着。只是到底拉住了她的手,往校外走去。

     “我们去哪儿?”总不会是要去开房吧?卫铃问这话时,声音都是颤的。逯秦南听出来了,怪怪地眼光从上到下扫了一遍,然后蹦出来两个字:“卖掉。”

     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