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紫金山
    血液开始饮食!

     它原本是平静的,哪怕饿了千年,也无觉无欲。可一旦开始饮尽精血,那么活力便一点点的爆涨!

     上次吃完黄鼠狼后,卫铃什么也没感觉到便进入了那种玄妙的状态里。连她到底吃了什么,又做了什么都不清楚,只晓得再次睁眼时已经在主卧的那张雕花大床上。

     可这次……她却是清楚的感觉到了!她按住了那个男人的脖子,左腕金光四射后,适才还风流浪荡的男人立时变成了一尾皮毛光滑的黑狸。它的皮毛已经松卸,因为它的内丹已经被她逼了出来。一枚足有鸭蛋大的黑色光球上散着发幽幽的绿光。她张开口就把它吞了进去。可是她身体里隐约藏着的那股力量却仍嫌不足似的!她的右手象开启了吸风功能似的,将那黑狸身体里的某种力量全部吸到了她的身体里。

     她的血液开始吞食那样的力量,她的神智在吞食饱满的那一刻开始飘忽。她满足的闭上了眼睛,满足的感受身体的变化。

     她的血液更加的充沛,脉搏跳动得力量强健有力,她的四肢都象是在长生一般,四脚百骸中全部都是生命的延展。而她的耳力也变得敏感无比,整层楼的声音都听得到。

     可忽然间,周遭的声音变得扭屈!象是被什么撕扯了一样,声调全部开始变得奇怪。

     卫铃猛然睁开眼睛,就看到眼前的景物竟然是完全不成线条的扭曲。而这一切不待她真正反应过来或者看清时,她便……回到了她的卧室之中。

     空间瞬移吗?

     卫铃兴奋起来了,而随着她的心情兴奋,她身体里那些吃饱喝足的血液开始更加的热烈。象是喝了一整瓶特浓的伏特加一样,跳过了酝酿与发酵,直接将她的神智冲昏在了一片茫茫的密林之中。

     在那看不到的茫茫密林之中,明艳的阳光从影影绰绰的树叶中倾洒下来。洒在嫩草的绿叶上,将早起的露珠化为水晶;花蕊中的蜜汁也在欢欣地跳动,它也渴望大地的关照,于是当阳光洒到它的怀抱里时,那些美丽的花液变成了芬芳的雾气,熏染了整片森林。

     她欢欣,她舞跳,她跳跃,她奔腾。发丝在风律中扬动,她的脚下再也没有了束缚,她尽情欢快的在林中舞蹈。而她的欢畅左右是万鸟的鸣啼……

     *

     “卫铃回来了吗?”

     大半夜的小乐都已经睡了,被砸门的声音吵醒。穿上睡衣开门,结果,外面站着的竟然是那个乘风?张口劈脸就是问卫铃回来了没有?

     小乐甚没好气:“不知道。反正我没见到她。”

     “那你让我进去!”乘风推开小乐就闯了进去,小乐知道这不是个正常人,所以也没阻挡。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乘风的后面,竟然还跟进来了一个二十五六的俊美男人。身上只穿着一件睡袍,脚上趿的还是酒店专用的拖鞋。衣不蔽体的就跑到人家家里来?

     小乐不乐意了。关上了门,快步跟进了主屋。

     乘风已经在一楼转了一圈了,见门主进,没发现卫铃。正要上二楼时,被小乐挡住了:“乘先生,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吧?”

     乘风吸了一口气,停下:“那你上去,让她马上下来。”

     小乐翻了个白眼,不急不慢的上去了。先到卧室敲了敲门,没反应。便又走到了书房,这次他连门也没敲,便直接说了:“卫玲,那个乘风带着人找上门来了。我先让他们在下面呆着,你赶紧出来。”

     他说话的声音压根没压低什么的,所以一楼的两个人全听见了。二师兄好笑地看师弟:“你这朋友挺阔啊?”看这屋子,看这摆设,看这些古董,这绝对是个小富婆啊。

     乘风没好气地瞪他:“你就没看见这些家伙的木料是什么吗?”

     惹来二师兄一记狠蹿:“老子进山门的时候,你小子还没出世呢。说,从哪儿认的这丫头?”

     乘风仔细想了想:“她是我们学校外语系的学生,去年入学的,今年大二。学习不错,丹阳人。具体家里是做什么的,我倒没查过。不过这房子听说是她爷爷留给她的。”

     “她爷爷?”二师兄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轻地摸索着。这么多的扶龙木啊!南京城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号一家?“我先走了,你留下来好好和你的小朋友聊天吧!”

     *

     于是,当卫铃第二天书房的地下室里爬出来觅食时,就在自家客厅里拣到了盘膝打坐的某中国传统文化爱好者。

     贤惠的小乐童鞋却似乎对这小子一脸嫌弃,早饭只煮了两个人的。甚至连招呼客人一下也没有。直到卫铃吃完饭,上去又洗了一个澡下来后,才见这位仁兄睁开了眼。

     然后,当场楞住。

     才几个小时没见?为什么这个卫铃的头发竟然长了足有一尺?而且光滑如玉,生机勃勃?再仔细看,不只头发长在了,连眉毛,睫毛甚至指甲都有不同层度的增长。眉毛更黑更长,浓烈丰满;指甲饱满光滑,坚硬有力;至于那一对羽睫……浓密纤长的象是一对密扇,眼角处微微打着翘。垂帘,便是深藏不露;挑眸,那是幻彩难言!

     原来的卫铃已经是很好看了没错!

     可今天的她,却魅光四射。

     “看什么看?没见过?”

     卫铃假装不知道他在看什么,装糊涂这种事,她老人家最近已经很熟练。

     作为凡人的程诺接这种话岔子都有水平,更何况乘风,直接无视,谈起正事:“那家伙是个什么东西?”

     “黑狸吧?”卫铃仔细想了想:“我动物世界看得不多,但应该是狸。”

     “你把它杀了?”

     这个……卫铃仔细回想:“应该是吧?不过我没剥它的皮。海星饭店409,你现在去的话,应该还来得及得一件上等皮毛。”

     提了一夜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乘风起身准备告辞,不过有件事他还是想问一下的:“你的银行帐号?”

     卫铃瞅了一眼小乐。小乐会意,将自己的银行卡写在一个纸条上递了过去。

     乘风接纸条时便若有所悟,等到转帐时,看到上面的名字时便果真明白了。这个卫铃居然连她自己的银行卡号也不愿意透露。不过,她不说,就以为他果真查不到了吗?

     *

     于是当又一个礼拜开始的时候,卫铃便常常能看到与她隔了两个桌子吃饭的乘风童鞋,在用一种诡异的笑,’招呼’她!

     程诺皱眉:“你怎么他了?”

     卫铃愕然:“我怎么他?你怎么不说他怎么我了?”

     程诺噗的一下笑了出来,瞟瞟左右皆没人,便低声讲了:“你和他是一路人吧?他要是赢得了你,还用得着这样?”

     ……

     卫铃张口结舌,她知道了?

     然,程诺却象是刚才那话根本不是从她嘴里蹦出来的一样,照样和之前一般无二。在508是这样,在外面也是这样。但可惜了,她敬爱的逯师兄与她心有灵犀,在周三的辩论社结束后,就叫上了她一起吃宵夜。

     *

     有人请吃饭,干什么不去?

     程诺很大方,很淡定,完全一副姜太公钓鱼的姿态,她等着逯秦南出击。却不想,逯师兄大大方方的请她吃了一顿好料后,在回校的路上,装作不经意地对她讲:“我和乘风也是在初入南大的时候就分到一个宿舍里的。只不过当时是四人间。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两个男生。乘风行事其实已经是难得的谨慎了,男生经常夜不归宿也不是什么怪事。却可惜,正常男生的行李里绝不会总放着各式各样的盘香和铜镜之类的东西。他虽然藏得很好,但宿舍里的柜子你也知道,锁子经常是坏的。后来,那两个人便渐渐不敢接近他了。”

     “你没有?”

     逯秦南低头好笑地看着矮他将近一个头的程诺:“你也不怕,不是吗?”

     程诺笑了,负手笑立:“这世间本来就不可能只有一样人。植物花草尚有千种,何况人乎?”

     逯秦南轻笑:“不错。这也是我的想法。我并不害怕,但总归好奇。他开始躲着我,不想让我知道。后来见他从来不问,便终是卸下心防。有些人,孤独于世,看似不合。却有着比平常人,更真诚的心。”

     这次,他没有再问程诺听懂了没有。可程诺却是真的懂了!回去便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一句不漏的全和卫铃讲了。

     卫铃久久无言,程诺却似是并不要她回答什么的一样。

     *

     又过了一个礼拜后,这个学期的考试终于全部结束了。程诺照样稳占本界榜首,魏欣蓉和赵媛媛的成绩也都有提高,但让人意外的是:上次还是外语系第二的卫铃,这次却跌出了前十。

     魏欣蓉很讶然:“铃铛,你这回怎么考得这么糟?”

     卫铃笑而不语。

     赵媛媛却觉得无所谓:“铃铛又不要奖学金,一次半次考不好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铃铛,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

     赵媛媛鼓足了勇气道:“今年寒假,我能住在你家吗?”她的家也没了,与其回家乡一个人难过,她更想和朋友在一起。

     卫铃对此倒是无所谓的。却不想,在离校的前一天,程诺却对她提了一个要求:“铃铛,我想买套房子,能先借你几十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