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貔貅
    “小风,这世界上没有驯不服的野马,只有上不了档次的骑师。趁得这次机会,搞明白她想要什么吧!”

     乘风在此之前,一直以为师兄会和他一起来的。却不想,今天早上却接到了这样一条微信。说实话,刚看到微信内容的时候,他是不悦的。他对卫铃是好奇,但并不想驯服她。他很清楚,他和这个卫铃是两条平行线。他们之间不会有任何意义上的交流。唯一相处的方式,就是让这两条平行线可以靠得更近一些。他能借此,看到与他不同的世界,便已经足够。

     可是,她想要什么?

     这个问句勾引了他。

     他知道卫铃可能不太在乎钱,不太在乎感情,不太在乎普通女孩子喜欢的一切。但她到底在乎什么?

     看着此刻她嘴角那丝几近噬血的笑,乘风满足了。

     他站在一边,等着她向他借钱。却没想到:这个卫铃仅仅是站在这里,笑了一分钟,便……满足了!

     扭过头来笑眯眯地对他讲:“咱们走吧。”

     啊?

     乘风愕然:“你不想买吗?”他指了指柜台上水晶小盒里呈放的各色妖丹。她应该喜欢吃这个的,不是吗?

     卫铃垂帘而笑,她不想和乘风解释,她对柜上那些盒子里可能是妖丹的东西没有一丝感觉。刚才,让她浑身震奋的原因不是因为那些东西,而是因为……她感觉到在这家店的二楼,有一个……带着妖气的活物!

     丰盈的香气勾引着她!

     象一顿丰盛无比的满汉全席一样,散发着诱惑的香气。

     感应到那活物的一刻,差一点她就冲到上面去,吸光那东西的一切!可是……

     那活物,却机灵的在她进门的一刻,便嗖的一下跑了……

     跑得速度贼快,不过几息就脱离了她的掌控范围。她应该冲上去的,她身体的本能也叫唤着想去。可是……她控制住了!没有再象第一次时完全脱离了理智,全盘被本能驱策;也没有象第二次那样,快速的追击,一举成擒。至于第三次对付那只黑狸的时候,她身处在凡人很多的地方,她不想上新浪头条,所以强忍着压制住自己的冲动。可是那真的很辛苦!她几乎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为了忍耐差点咬碎了牙根。

     但这次……她很神奇的控制住了自己。血液仍然在奔腾没错,可是她的头脑却是冷静的!她知道自己在一个怎样的地方!也清楚以她现在的实力可能很难自保。所以,她忍住了!

     虽然,在她走出这家店后,后脖子一直处在凉凉的状态里,她也坚持。

     直在这里转了大半天后,她才一件东西没买的从这里出去。出口却已经不再中山陵前的市场,而竟然是在紫金山中!

     *

     之前,她和程诺她们来过这里游玩!可是玩的都是人工开发过的景点。并不是眼前这类,几乎类似于原始森林的存在。她甚至无法辩别自己的位子,因为在那条’对角巷’里,天色只是黄昏。可出得此刻,却已经是深夜了!

     乘风好笑地看着她:“会用符吗?”

     他扬了扬手中的遁地符。卫铃没有回答,只是讲:“你先走吧,我想在这里再呆一会儿。”

     乘风不解,可是她的意志似乎很坚决。乘风便不再过问了,将手中遁地符拍在身上后,瞬间便从卫铃的眼前消失了!

     真是神奇的世界啊!

     卫铃很赞叹。说实话,她也想要这种功能。但是那本驭龙诀上并没有教她这些。而此时此刻……她站在原地,乘风才是消失,便又闻到了那股让她震憾的味道了!

     脚步那一刻成风!

     她向着味道的来源,开始狂奔。周遭的树木象是快进的影片一样,飞快的向她的身后逝去。她不知道她的脚踩在哪里?是地面?还是草木的尖叶?她只知道她在跑,而那个活物,在逃窜!

     它跑得很快!比之前她碰到的那三个妖物要快上很多很多倍!

     这可能是个陷阱。卫铃很清楚这一点,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的追逐。那个活物跑得再快也没她快,她终于追到了它!

     一只灵气充裕的梅花鹿!

     *

     只是可惜,在这只梅花鹿的身上,坐着一个形容倾城的美丽少女!

     一身雪白的长衫襦裙随着山风轻轻飘荡,她的手中是一只玉笛。头上同色的发带隐隐泛着金色的光芒!

     看到她,便是冷蔑的一笑:“就是你今天在坊市吓跑了我的阿糜?”

     阿糜?

     大概就是这只梅花鹿了吧?

     这东西竟然是有主儿的?

     卫铃可惜的抿了抿唇,眼光却仍然灼灼地盯着这个,在她停下后,止不住浑身发抖的小东西。

     它在怕她!

     她感觉得到。

     若是个无主之物,她杀了也就杀了。可是:“既然这东西是姑娘的灵兽,我便不要了。就此告辞!”

     随意拱了拱手,抽身便走。

     可她这边才抬起一条腿,便感觉一阵冷风从那女孩的方向冲了过来!

     *

     止月盾!

     卫铃右手快速在身前画了一个圈,然后,咣的一声就将那股冷风挡了出去!那女孩原本悠然的骑在鹿上,见自己的招术居然被这么轻描淡写的就扫了回来,急了。飞身便站了过来,手中玉笛飞舞的同时,卫铃就感觉她身体前后左右,到处都是袭来的冷风!

     她的止月盾才刚学会!一个方向的还能挡住,这么四面八方同时来,卫铃左右手同时画圈,拼尽全力,可还是……被一道冷风,噌的一下,把左臂……划破了!

     鲜血涌出……

     血液在一瞬间沸腾!

     卫铃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便已经象恶虎扑食一般,将那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的小女生按在了掌下。

     她的左手是万道的金光!

     而在她掌下的那个小女生已经动弹不得。眼中全是惊恐!可很快,却开始痛苦!

     因为……她的灵基在丹田疯狂的滚动。想想从她的身体里挣脱而出一样!这个女人……难不成要吃了她?

     “阿糜!”

     她用神念召唤灵兽。可是,这四周哪里还有那个小东西的存在?

     阿糜竟然扔下她自己跑了?

     那小女生不可置信!她想挣扎!可此刻……她身体却象是中了定身咒一样,一点也动不了!

     她全身上下,能动的只有那几乎象是疯了一样的灵基!

     它要脱开她!

     扯得她几乎要痛晕过去。

     而就在她几乎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这个女人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

     “主人,放了她吧!”

     *

     一个干涩尖锐的苍老声音!

     之前,她从未听说过。

     可是,她见过这个人!

     卫铃松开了手,转过身来,看着那个站在她五步外的黑衣男人。和上次一样,她浑身上下包裹得一丝不透。不过比之上次,起码她听到了这人的声音!

     主人?

     她竟然是这人的主人?

     “还不走?”她冷冷,然后在她说话同意放行的同时,那个刚才还一副快死模样的小女生,嗖的一下,消失了。

     *

     四周,再也没有任何人。

     有的,只是这原古的森林中,自然而生的山风清滴,虫鸣羽动。

     卫铃闭上眼,感受着这安宁美妙的感觉。她不动,她身前的这个男人也不动。直到她再次睁开眼,问他:“你是什么人?”时,这个男人才象电视剧里那些忠伏一样,单膝跪地,恭恭敬敬地回答:“属下是您的左卫。”

     “左卫?”卫铃有些意外,遂又问:“这么说还有右卫?”

     “对。”

     “那为什么不见他来?”

     黑衣男子怪怪地笑了一声:“右卫其实一直在您的身边。属下不便的时候,是她在守护着您的安全。”

     “包括修理欧杰?”

     “是。”

     “那乘风也是你伤的?”

     黑衣男子没有一丝的停顿,痛快承认:“是属下。那个小道士是茅山一派。擅于抓妖降鬼。他去查了您的生身来历。虽然他查不出个什么来,可是也要让他吃点苦头。不该打听的不要打听。”

     卫铃扯了一下嘴角。她的生身来历吗?乘风居然有兴趣去查这个?

     “那他是查到了?还是没查到?”

     “属下是在他去的路上动的手。后来,又有人要去。属下没拦。”

     “为什么?”

     “因为他查不出任何东西来。而与茅山为敌,对您并不利。”

     “那什么又与我有利呢?”

     “安心过您的日子!这些杂事自有两卫为您分忧。只要再吃六枚妖丹,您的力量就完全觉醒了。到时,小的们也便再没有用武之地了。”

     *

     卫铃是坐出租回家的。她不会用符!却奇异的跑得飞快!那速度简直让卫铃联想到了《暮光之城》里那些优雅专情的吸血鬼。而且从某种意义上,她也真和卡伦一家蛮象的。她刚才的身体似乎对那个小道姑的血液也有兴趣!说明,这个身体是连人也想吃的。可是她到目前为止,只吃了妖精。是不是也是某种意义上的素食主义者?

     “阿诺,你对卡伦一家怎么看?”

     马上要开学了。程诺也需要整理她的行李了。她忙得在屋里收拾东西,卫铃却抱着电脑看暮光之城,还要求她发讲感言?

     程诺无语兼好笑:“你是吸血鬼?”

     “当然不是。”

     “所以,关它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