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
    这世上没人愿意死!

     更别提象赵媛媛这样的女生了。死亡这件事从来没有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可今天,却被她信任的人如此直白的挑在了面前。

     她会成为第五个受害者吗?

     乐琴是第一个,江茹茹是第二个,赵欣是第三个。如果第四个人是杨珊,她也死了的话,那么……她肯定会是第五个目标?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那,你就听我的话!”

     赵媛媛自然忙不迭的点头。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程诺要让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天文系的杨珊,然后和她一起去警察局找上次办案的警官。

     “你不陪我去吗?”赵媛媛现在特别没有安全感,更何况还是和不熟的人,可能马上会死的人一起去警察局,她不愿意。

     程诺这次,脸却是拉得老长:“你不去也可以。”

     赵媛媛眼前一亮:“真的可以?”

     “对啊!坐着等死就行了。”

     直接完败。赵媛媛灰头土脸地去找杨珊去了。可没成想的是:她吃了一个大大的闭门羹:“我不去!”

     “为什么?乐琴死了,江茹茹也死了,连赵欣也死了。这个节奏分明就是倒数的节奏啊。咱们要是再不想办法的话,下一个就是你,你完了就是我。我可不想死!”

     赵媛媛气得直叫,声音分贝一下子就高起来了。她找杨珊是在宿舍里,原本两个女孩子在门口说话没人管的。可是这么一叫起来的话,就有人看了。更别提在这样的内容之下,连各个宿舍里的人都跑了来看了。

     杨珊气得瞪她:“你在这儿说什么疯话?赶紧走你的。警匪片看多了,自己玩去。少来找我!”回去咣的一下就把房门关上了。赵媛媛瞪着房门:“你,你这人……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要死也是你先死啊。我这是一片好心,你冲我发什么火?杨珊,你给我出来。”

     *

     可这次,不管她再怎么叫,杨珊都不出来了。赵媛媛气呼呼的冲回五楼,把刚才发生的事和程诺全说了。然后,就看到程诺抬头和魏欣蓉,卫铃交换了一个眼色……

     眨眨眼,好象有些明白了:“你们故意的?程诺,你不是真要让我去和杨珊找警察的是不是?”

     程诺浅浅一笑,眸光却是冷冽,看着魏欣蓉和卫铃:“这个杨珊肯定有问题。你们说呢?”

     魏欣蓉同意:“如果她真的什么也不知道的话,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她不可能不着急。一个人去警局可能不大敢,但如果这个时候有人邀请她一起去的话。多半就去了。可这个杨珊却就是不乐意去,还说媛媛胡谄。她就不害怕吗?还是,她根本知道她自己不会死?亦或者,她在意着什么别的事,不敢在这个问题上深入。”

     三种情况都有可能。却可惜的是:她们无法探纠此事。好在的是:“今天已经是二十八号了,再过三天就是十一长假。这三天里,咱们四个一定要同进同出。尤其是媛媛你,下了课千万不要一个人走。等我们去你教室接你。熬过这三天,咱们就去警局。”

     “为什么不明天就去呢?我们可以请假的啊。”想起有哪个杀人杀上瘾的就在这学校里,还瞄上了她。赵媛媛觉得周围哪儿哪儿都不安全。可是,程诺就是打定主意了。魏欣蓉和铃铛也听她的。她就是再不愿意,现在能倚靠的也只有她们了。

     不敢一个人睡,就去找程诺挤着睡。

     白天上课也一点精神头没有。连最爱吃的零食点心这两天也不动了。就这样胆战心惊的一直熬了整整三天后,十一长假终于到了。

     杨珊在放假的前一天就请了假了,直接买了飞机票回武汉去了。

     “她这还是害怕吧?”

     赵媛媛心里很不爽,因为如果杨珊走了的话,那么她就会成为那个变态的下一个目标了。所以,向来爱睡懒觉的她,十一长假的第一个早上,五点半就起床了。不但自己起了,还把宿舍里另外三个全叫起来了。催着她们洗漱吃饭,然后拽着她们上了出租,一路就冲到警察局了。

     *

     “你们找我?”

     贺授很意外,这四个丫头不是对他很有意见吗?怎么今天找他来了?

     赵媛媛紧张地去看程诺,结果程诺却是一言不发。倒是魏欣蓉戳了一下她,赵媛媛没奈何只好自己说了:“警察叔叔,我们学校已经死了四个人了。乐琴是第一个,江茹茹是第二个,赵欣是第三个。这分明就是倒数的节奏嘛。按照交钱的倒序来数的。下一个就是杨珊,再下一个就是我了。我本来前几天就想找杨珊一起来的,可是她说我胡谄,什么警匪片看多了,根本不和我来。昨天,她就坐飞机直接回武汉去了。我没办法了。我害怕!我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是不是?你们有义务要保护我!”

     贺授眨了眨眼睛,有些怀疑地问:“这是你想出来的?”

     赵媛媛直接去看程诺,把嘴一嘟不说话了。贺授失笑,他就知道会是这个女孩。不过:“你们担心的有些没有必要了。那个案子基本上已经结了。”

     程诺皱眉,抱胸冷冷地看着对面的这位贺警官:“怎么结的?”

     “这,就不方便和你们说了。毕竟这里面牵扯了一些学生的隐私。你不是学法律的嘛,应该知道,涉及这种案件,我们都是要保密的。”

     “那,你们把这案件的情况和杨珊也说了?”

     程诺眼光直直地盯在贺授的身上,虽然隔着厚厚的眼镜片,但贺授却仍然能感觉到从这个女孩子身上传来的紧迫盯视感。他没直接说话。可似乎他的这种反应全部都在这个女孩的预期中:“你不要和我说什么案子结了,涉及学生要保密。乐琴大三,二十二岁;江茹茹年纪最小,却也早就满十八周了。赵欣也已经二十。她们都不是未成年人了,警察局在这种案件上的保密条款没有那么高。当然,我们是案件外人,你不对我们说也有道理。可是贺警官,你别忘了。这中间还夹着一个学校。如果这个案子真的结了,为什么我们学校的领导不出来表示?尤其是在前段时间,我故意暴出江茹茹已死,引得满校沸腾的情况下,校方一句话没说。赵欣死在了火海里,校园里什么样的传闻没有?可校方仍然一句解释没有?结什么案?当我们是笨蛋吗?”

     贺授笑了,这个女孩子真的很聪明!

     可惜了:“你应该去考警校的。以你的资质,将来肯定能当个好警察的。”

     程诺白了他一眼,不接这茬,而是直接一巴掌拍在赵媛媛的肩膀上:“我不管你们警方在搞什么东西?别人的死活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可是我舍友不能出事。我们三个全是女生,也保不了她太长时间。如果真遇上一个变态,说不定连我们都得折进去。所以,今天来,我就要一句实话,一个保证。”

     “说。”

     “你们到底发现了什么?”

     *

     这个女孩子还真是一针见血啊!贺授深吸了一口气,站起了身:“我能说的只能说到这里了。不过看你们这副样子是不达目的誓不甘休了,那么我去请我们队长来和你说。行吗?”

     他们队长?

     魏欣蓉有兴趣,在那个贺警官走了以后就一直往门口扫。程诺却似乎不在乎,托着下巴想事。赵媛媛左看看右看看,好象就铃铛还正常了。挤到了她身边坐着。哪怕不说话,这会子抱着铃铛,她也觉得会舒服一些。

     五分钟后,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足有将近一米九的身高,被阳光晒得深褐色的皮肤上,浓眉之下一双电眼,凌厉非常。进来就关上了门,然后,坐到了刚才贺警官坐的位子上。

     “你们好,我是栖霞分局刑警队的队长贺孚。你们的事刚才小贺和我说了。你们想知道案件的进展情况?还是要我们保护你们同学的安全?”

     选择题?

     魏欣蓉看程诺,程诺抬眼:“当然是后者。我们不是警察,不用管那么多。只要我们的朋友不出事,别人的秘密我们也不想打听。”

     “那好。那我现在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们。案子没有结,并且越来越复杂。所以我们警方在你们学校里安插了很多人。你们的周遭就有。事实上,与乐琴案件相关的几个学生周围都有专人保护。当然,也不乏监视。所以,程诺同学你想派赵媛媛去找杨珊的事,我们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非常感谢你的计策,让我们发现了杨珊的疑点。虽然她回了武汉,但我们有派人跟着她。对于你的计策与用心,我们警方表示感谢。但为了你们的安全,我个人建议,你们还是当一组纯粹的学生比较好。不要牵扯进来太多,一切有我们警方。”

     这人不愧是队长!说话的水平比那个小警官不知道高了多少。魏欣蓉满意了,赵媛媛一听说有警官在学校暗中保护她,也放心了。可是,程诺没开口。但她也没直接说什么,而是扫了一下同伴。魏欣蓉和赵媛媛的反应,她料到了。让她有些意外的是铃铛。

     她的眉毛居然一直紧紧地皱着。闭着眼睛,两只手捏成拳头了……“铃铛,你怎么了?”

     *

     怎么了?

     卫铃也很想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刚才和那个小贺警官说话的时候,她还没什么反应。可是当这个大贺队长进来后,那个声音就又出现了……

     比上次的声音还弱,还嫩。都类似是刚学会说话的小宝宝的状态了。一直反复地说着:“救救我,我不想死。”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她怎么都把那声音赶不走!

     “铃铛,铃铛?”

     身体被摇晃。睁眼,看一屋子的人全在看她。不明,就听赵媛媛小声问:“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卫铃扯了一人嘴角,抬头去看程诺。程诺瞟了一眼那边的大队长:“你对贺队长的表示有什么意见?”

     暗中保护吗?

     卫铃好笑,抬头看天花板:“警匪片里,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是要再死人的。基本上得死到只剩下最后一个幸存者时,才能破案。媛媛,你排第五。”

     啊?

     赵媛媛刚才放下的心,再次被拎了起来。她巴着程诺的胳膊就是不放手。

     而话说到现在,贺孚也终于可以肯定了:“程诺同学,你今天来,到底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