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一根手指
    不知道是不是那尊小佛起了用,回宿舍的第一个晚上竟然平安的度过了。第二天也是,第三天也是。第四天头上,她们甚至不再往阳台上加锁了,但一晚上仍然什么也没发生。

     赵媛媛欣喜地抱着那尊小佛亲了半天:“它真是太管用了。我决定了,买一件更好的底座来供奉它!”她本来便是个没心没肺的性子,在事情平安解决后就再也不肯去想这么倒霉的事了。可其它三个人却觉得这事好象哪里有些不对!但到底让她们说出哪里不对,好象也说不出来。只能把这份怀疑藏在心底。

     *

     日子好象变得正常!虽然乐琴的死仍然没有查出真相,但一个几万学生的校园里最不缺乏的就是新鲜话题。一个女生自杀的案件,又没有出色的后续报导,很快会被人遗忘了。大家都有更新鲜的目标去追寻,除了某些固定的人会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已经有越来越少的人再去关心那件事了。

     直到某天早上,天才蒙蒙亮,赵媛媛的手机就响了。一看,是初中的一个同学。纳罕:“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虽然毕业之间,她们还有联系,可是这也不至于这么一大早就打电话吧?这是有什么事吗?

     赵媛媛接电话的时候还是迷迷乎乎的,意识也不是很清楚。其余三人,听是听见她在通电话了,可是早上五点半的周公实在是太俊帅了,根本离不开。大家闭上眼睛继续睡回笼觉,却不想赵媛媛‘啊’的叫了一声,然后大声地问:“谁死了?你说谁死了?”

     “江茹茹啊!她的骨灰昨天晚上让她爹妈带回来了,今天她家门上就贴上白纸了。媛媛,你不是和她在一个学校的吗?她这是出什么事了?”

     这个同学不明白,可赵媛媛更不明白。但这会子她已经不想和老同学再说什么了,直接挂机,然后跑过去就是摇对面下铺的程诺:“程诺,醒一醒,江茹茹死了。”

     什么?

     这下不只程诺醒了,魏欣蓉和卫铃也全醒了。

     “那个江茹茹不是让警察带走了吗?怎么会死了?”

     “我不知道啊。我有一初中同学和她家是对门。就是刚才给我打电话的这个。说是昨天晚上江茹茹的父母把她的骨灰带回来了。家里门上都贴白纸了,肯定是真的了。”

     “可是,学校一点动静也没有啊。”

     “那也不可能是假的啊。哪有父母会咒自己孩子的?她们家还是独生女!”

     是不可能!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人悄悄去打听,可打听到的消息却是江茹茹退学了。至于死没死,在哪儿死的事,那谁知道?无头无影的事,大家心里虽然沉甸甸的,但到底不关已事便也渐自丢开了。只有卫铃,心里不太舒服。于是,在一天下课后,她走到了上次听到救命声音的地方。

     那地方是一个楼的拐角。和校园里很多楼拐一样,最外面是修剪得平平整整的一米高灌木,里面是绒绒密密的草坪。有些楼前的草坪里还会有一些不知名的野花,不珍贵,但说实在也是好看的。以往卫铃从来没有注意过这样的细节。可现在……

     她每往前走一步,就感觉自己的心率往上蹦了一个级别。她时记得准备着,再次听到那种声音。可……奇怪的是:她走是走过去了。可是压根,什么声音也没听到?

     奶奶的?难不成她真的幻听了?得了什么精神病?

     可,要是不是她有问题的话?

     那是哪里有问题?

     *

     江茹茹的死讯到底没在校园里传开,可是过了没两天,却是有一个女人的死讯很快传遍了校园。这个死掉的女人……

     “就是当初发现乐琴尸体的那个清洁阿姨!听说她是死在厕所里的。”

     “厕所?”赵媛媛恶心得一摊手:“怎么会死在那种地方?”

     “不知道。她下面流了好多血,听说好象是她得了什么妇科病,突然血崩什么的。”都是未婚的女孩子。妇科病神马的这个问题离她们实在是太遥远了!

     不过,又一个和乐琴案件有关的人死了!

     虽然看上去好象没有什么联系,也属于正常死亡的范畴。但卫铃却从程诺,魏欣蓉的眼睛里同时看到了怀疑。她们也不信吗?可是,这事她们又能做什么?

     *

     而就在她们极力压下心中的好奇和愤怒,准备继续自己生活的第三天早上,才五点钟,便有刺耳的警迪声打破了整个校园的安静。宿舍楼里的灯陆陆续续的全亮了。大家都跑到阳台上看究竟。结果,就看到东边有火苗在闪烁。不是很大很大的那种,可是距离这么远都能看到的话,想必也小不到哪里去了。可如果单纯是火灾的话,消防车来了就行了,为什么还有好几辆警车也来了?

     “不会是又死人了吧?”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老死人?”

     隔壁阳台上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赵媛媛算是够没心没肺了,却也感觉到哪里不对了。至于程诺,则是给魏欣蓉和卫铃各使了一个眼色后,拉着赵媛媛进屋了。

     “要是这次死的人,又是和乐琴有关的,怎么办?”

     程诺单刀直入,吓得赵媛媛把刚起来的水杯直接扔到了地上。瞪大眼睛看着三人。可这三个好象都不是很意外的样子。魏欣蓉托着下巴想:“学校不可能不知道江茹茹死了,但学校却根本没往外发布这个信息。只说是她退学了。一看这态度就是想息事宁人了。”

     “而且,警察也一直没有再找咱们。可见他们必然是找到了什么更重要的线索,才会把咱们放弃掉!”否则以那种明显的证据,虽然不可能直接定媛媛的罪,也不会这样放纵她们几个象没事人一样啊。那么这样一来的话,问题就出来了:“警察到底发现了什么?”

     *

     因为又是着火又是警车的,所以今天早上大家到食堂的时间都挺早的。睡不着了嘛,不如早点到食堂吃点好的。而食堂这种地方,又最是八卦流通的所在。508的人还在排队的时候就已经听了好几个关于火灾的版本了。什么线路老化啊,有人没关灯啊之类的,总比还是比较安全的话题。可是等她们刚端着餐盘找到一个位子坐下后,就听到邻桌的女生讲:“论坛上有消息了。真的死人了。是原来钢琴社的赵欣!她被烧死在钢琴社的屋子里了。”

     什么?

     一下子食堂里的人全惊了,大家纷纷拿出手机来到学校论坛上去看。可是手脚快的人打开了,手脚快的人还没等打开就发现那个帖子已经不见了。赵媛媛是小土豪,用的是苹果六,速度超快的。她们这桌上只有她来得及打开那个帖子了。

     其实帖子里的内容也很简单。一副搭驾上面抬着一个人,盖着白布看不到模样了,可是右胳膊却是从白布下面掉了出来。衣服不见了,皮肤烧得黑不溜秋了。只有一只造型很特别的手镯挂了上面,成为了验证主人身份的证据。

     钢琴社的赵欣?

     “你对她有印象吗?”

     赵媛媛想了想:“不太熟。只知道她和乐琴一样,是大三的学姐。好象是学医的。长得挺漂亮的。不过我没和她说过话。”

     “那你那天交钱的时候,看到她了吗?”

     赵媛媛想了想:“看到了。她也在屋子里。不过好象是靠着窗户在玩手机。”

     “那你走的时候,她还在吗?”

     “在啊!”

     那么……魏欣蓉压根了声音道:“你是怀疑她是偷钱或者杀乐琴的凶手?”

     程诺抿紧了嘴:“我不知道。但从时间上来看,她是有可能偷钱的。至于是不是杀乐琴的凶手,就不清楚了。不过有一点挺奇怪的。”

     “哪里奇怪?”

     “乐琴,江茹茹,还有这个赵欣,她们三个都是在媛媛交完钱还留在社里的人,是不是?”

     其余三人一楞。是啊!

     “可现在,她们全死了!”

     *

     发现这个疑点的人很快变了很多。而等到中午的时候,便有人找出了另外一个人。天文系的杨珊。大二!她那天也是在赵媛媛交了钱以后还呆在社里的。不过她没呆在钱丢了的时候就走了。而程诺在想了一上午后,终于决定在论坛上爆料,说是那个退学的江茹茹,已经死了。骨灰都让父母领回老家去了!

     这下子学校的论坛彻底炸了!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猜测。校方没办法只好把论坛关了,可是在这个网络多源化的年代,QQ,微信还有各种各样的聊天方式,让这种的消息根本压也压不住。而且因为学校把论坛关了,并且不正面回应江茹茹的死因后,让这种猜测更加深入和多元。

     “程诺,你这是想干什么啊?”别的人可能不知道江茹茹的事是谁发到论坛上去的。但是508的人都知道。赵媛媛开始并不反对,但当学校的这种讨论变得越来越激烈后,她有点害怕了。

     可程诺的回答却是:“因为我想让你活着。”

     “啊?”

     “你想啊。学校里死了多少人了?三个女生,都是钢琴社的。还有一个阿姨是第一发现人。一个还能说是巧合,两个三个现在都四个了。那么,谁敢保证接下来没有第五个。而媛媛,你又凭什么确定,第五个人不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