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丘曼浓的疑团
    卫铃和小乐顺着那两个人离开的方向就追下去了。开始看得很清楚,这两个顺着一条横切的小巷子走下去了。这条小巷子就在这五家商铺不远处,大概也就二三十米的样子。但这一路上她们又经过了三家商铺。卫铃明明白白地在这三家店铺的门口就看到了摄像头的存在,可是为什么警方的纪录里没有呢?

     小乐也发现了,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件更不对劲的事了:“那两个人不见了!”

     什么?

     卫铃把视线从摄像头上面移了回来。果然,刚刚才进了巷子的那两个人……真的全不见了!

     这条巷子足有一百多米长,巷子的尽头是另外一条小街。在巷子左右也有几扇门户,但好象全是侧门似的,有的门板上的锁子甚至都锈死了。这么长一条巷子,别说一个中年人掺着一个老太太了,就算是刘翔也不大可能在四五秒的时间里跑得没影没踪了吧?

     “走,进去。”

     *

     卫铃率先走了进去,小乐紧跟其后,他的手有些发抖,这是他从未了解过的世界。如果,真如他所想的那样,那么那个老太婆很有可能不是人。他们这样走进去……

     小乐的心跳如同擂鼓!

     而卫铃的心,在进入这条巷子后,也咚咚咚地狂跳起来了。她周身的血液开始燃烧了!比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都要热烈地在燃烧着!那股气流不用她引导便已经从身体内勃发而出了,但是它们没有攻击谁,而是象一个气场一样把她包裹在了里面……

     若这时,卫铃手里有一只镜子。她就会看到她鬃角处微微的绒发竖起来了,随着那股从她身体里勃发出的气息竖立、摆动。

     她的血液在燃烧!

     她的细胞在颤动!

     从弱到强,越来越强,直到她们走到一户看上去极其破败,门板上的锁链都已经锈死的门扇前后,卫铃周身的气场让小乐都有所感觉了。

     他惊讶地看着此时此刻的卫铃。她的头发……竟然飞起来了!

     卫铃有着一头既黑且直的及腰长发,平常时候她大多都是披在身后的,可今天因为要出来办事,所以她把头发高高地扎了起来。一根长长的马尾原本平顺地垂在身后,可这会子……它们却是飞扬起来了!

     象跳动的火焰一样,张扬着,跳动着……

     “是这里了?”小乐好象明白了,他兴奋又紧张地看着那扇门板。

     卫铃点头,她感觉到了!刚才在巷子里走的时候她的感觉还不清晰,可这会子,当她站到这个门板前时,却是感觉到了。在这个门背后,有一股异样的气息。

     不是在宝桂花园里那种飘散无形的气息,而是一股实体!一股她提鼻一闻,就让血液流窜得更加快速的气息。不好闻!有一种动物的味道!可是,她的神经却是更加地兴奋了!

     “你会开这种锁吗?”她问,惹来小乐瞪大眼睛看她:“妖精的门锁也要我开?”

     卫铃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楞了一下,失笑了。扬起了左手,叭的一掌拍在了门板之上……

     门板没有碎!

     卫铃和小乐先是楞了一下,然后……一个不可思议的影像就在二人面前出现了。在那门板存在的地方,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类似黑洞的东西!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结界?”

     小乐的声音都抖起来了。卫铃却是兴奋得不得了了,抬脚就走了进去。小乐在后面张口结舌,他该不该进去?论说这种非人类的地方他是不该进的。可是……小乐的血液也跳起来了,他毕竟是个男人,血液里天生都有冒险的因子。别人几辈子也碰不到的奇异事件现在就摆在了他的面前,怎么可能不进去?

     一跳踏进,后脚那黑洞就消失了!

     *

     小乐后背发凉,紧走几步走在了卫铃的身边。谨慎地看着周围,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是不是陷阱?”

     要是破了什么幻术机关的话,应该不会是这个样子吧?

     小乐问得很有道理。可卫铃却是一个字也听不见。她的大脑现在完全被她身体里的某个本能接管了!

     她的眼睛看不到前面有什么?可是她的鼻子却闻到在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东西已经发现她了。

     它知道它跑不脱了,所以竭尽全力地营造出这么一个地方,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中。可惜的是:那毫无用处!

     她的鼻子闻得到它的所在,她的脚步一步一步从容镇定地走向它,而她周身的气场在进入这个地方后,到达了鼎盛!强大的气息崩断了她扎头发的皮筋,一头黑发彻底地张扬飞舞起来了。

     她的双手没有颤抖!

     它们只是兴奋地张开了!她的指节微微的弓着,象猎豹看到食物时的激动。她的嘴唇笑了,眦着雪白的牙。

     她一步步地走向黑暗,走向不知名的领域……在那里,有一只已经陷入绝地的野兽。恐慌地看着这个一步一步逼向它的女孩子。

     她是个人!

     她身上有人的气息。可是,它却被这个人的气息压制得连逃跑的想法都没有!

     作为一只活了四百多年的黄鼠狼,它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被人发现它的行踪不奇怪,这世上虽然骗子横行,却也有不少真正懂行的人能抓住它们的小辫子。找上门来,替天行道什么的,它毫不奇怪。可是这个女人……她却不是!

     她看它的眼神,象是一头猎豹看到了食物。

     她的笑既天真又妖冶!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它的方向,雪白的牙齿眦到了满满……

     *

     “嗷!”

     一团黑影从无尽的黑暗中,咆哮着冲了出来。

     带着野兽的气息和嘶吼……把小乐都吓傻了!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就见卫铃象头……豹子一样,冲那个东西扑了上去。她的手上发着金色的光芒,一下子就把那个东西按在了黑暗之中……

     那团黑暗象是吞没了她!

     可又象是她冲进了那团黑影里……

     小乐站在原地,全是无措。他不知道他能干什么!甚至于他根本看不到在那堆黑暗里发生了什么?只隐约地听到有野兽受伤的嘶叫声,挣扎地吼叫声,还有卫铃越来越清脆的笑声……

     她在笑?

     那是不是就代表着她能制住那个东西?

     小乐张皇地往声音来的方向观看,可是他什么也看不到。只听得那厢类似打斗的声音越来越轻,直到……一丝声音也没有后……

     周围的无尽黑暗……消失了!

     整个过程,奇妙玄幻得无以形容。

     小乐站在那里,感觉自己那一刻象是站到了宇宙苍穹里。他的头顶上没有天,脚下也没有地,他站在一片虚无当中,看着满天的夜幕被星星点点的晨光冲破,从点到滴,光芒四射……

     然后,整个的天,就那么亮了……

     *

     仿佛在梦中才有的一切消失了!

     可现实中的惊喜仍然让他心潮澎湃。

     他的眼前是一所破败不堪的老旧院落,而院子的空地上躺着一只足有两米多长的黄鼠狼,它已经死了,倒在了血泊之中。

     而在它身前,是气息仍在飞扬的卫铃!

     她的头发仍在飞扬!甚至比刚才飞扬得还要热烈!

     她的双臂展开,带着从她袖筒中呼啸而出的风,吹动着她的裙舞跟着那气息飞扬,飞扬,飞扬……

     *

     卫铃感觉自己象是做了一个梦!

     一个无尽狂野又优雅的梦。

     梦见,她自己象一头狮子一样,傲慢地在山林中行走。四周山林密野,流水清新。无尽的繁花和洒入密林的光影都是她的世界。

     她沉醉其中,悠然自得!

     可这时候,却有一只小黄鼠狼不识相的跑了进来,打破了此方的宁静。

     她睁开眼,盯住它,然后一个虎跃便是扑了过去。

     左爪按住它的脖颈,右爪一撕,这小东西的脖颈上的血脉便崩裂了。

     她低头一咬,便是满嘴甜蜜的血液……流入喉管,是温润又热情的血液,流淌进她的身体,焕发了无尽的生机……

     她的身体在那一刻象是真正的活了!

     四肢百骸里原本沉寂的感觉和本能,因为鲜血的滋养开始复苏。

     她躺在草地上,在阳光下舒适的展动着身体。她的四肢在伸展,她的腰肢在摆动,她足间的趾动全是活力,她双手不断地伸握弓拳,每一种变化都是一种力量!

     但这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她脑海里的风暴!

     一道流动的金光从她的额间开始生长!贴着她的头发,扎进她的脑海,带动着所有的血液和细胞在那里凝结。从前而后的凝结,自然的弧度,水到渠成的流线,凝结无数的精华,在那里汇聚成了一道金光的弧线。

     先隆、后降、上翘、滚翻……最后在末端形成了一个微微的回弯!

     那形状,那般的熟悉!

     熟悉到她的脑海停不下来的运转,一直在思索着:她到底是在哪里看到这样的形状?直到一个瞬间滑过,她想起来了:是那头怪兽!

     那只长着龙头马身的怪兽!

     在它的头顶,便顶着那样的一只独角!

     一只向后延伸,自然流线,无线风流的独角!

     那是,貔貅的独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