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靠谱的程诺
    赵媛媛曾经是个颇为圆润的女孩子,她好吃爱吃而且无时无刻不开开心心的模样里,带着稚气与一丝丝的骄纵。一看便是从一个幸福且富裕的家庭里长大的。可现在……站在卫铃面前的却是一个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的女孩子,原本及肩的长发已经长到了半背,染成了棕黄色不说,还烫成了大波浪。整个人的形象完全颠覆也就不提了。更重要的是:曾经终日洋溢在这个女孩身上的幸福感,全不见了。

     她冷漠,阴郁!看到她的那一刻,几乎都掩饰不住她脸上的愤恨!?

     这让卫铃很困惑,赵媛媛恨她干什么?

     “你们在干什么啊?”

     正当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魏欣蓉推门进来了,象是根本没看到赵媛媛的变化一样,把手里拿的四份晚饭摆到了桌子上:“程诺让她们系主任给缠住了,让我先回来。你们不饿吗?铃铛,快点洗手吃饭了。”

     “噢!”

     卫铃搞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不过去了图书馆两个小时而已,为毛508就变成这样了?但这种事是不能问的,赶紧就冲进卫生间了。而她前脚才进去,后脚就接到了程诺发来的短信:“媛媛的妈妈去世了!她有点怪怪的,不管她怎么样,你都当作没看见啊。”

     原来王玉玲真的死了啊!

     卫铃心里颇不是滋味,她妈……其实对她来说,有死了也没什么区别。但不管如何,她再不管她了,她还是活着的。有个念想,总比生无可恋要好。要是这么说下来的话,是不是藏在媛媛行李箱里的就是……她妈的魂魄?要真是这样的话,她可就不能随便乱动了。

     *

     卫铃在洗手间里呆了两分钟就出来了,然后和魏欣蓉一起摆饭,等她们一个坐好的时候,程诺也从外面回来了。进门就把她的小包重重地咚在了书桌上:“妈的,那个周扒皮,老娘就知道,看见他就没好事。”

     魏欣蓉不解:“他又怎么了?”

     程诺是法学院本界的顶尖优等生,但不知怎的,那个法学系的系主任就是看她不顺眼。有事没事挑她点毛病!而且多半情况下,程诺的教授越护着她,那个周扒皮就越来劲。对于这事,其实不只法学院,外面的学生知道得也不少。开始她们是新生,许多事不清楚,只觉得奇怪。后来才听说,原来那个周扒皮的法学院系主任的位子,坐得一直晃里晃荡。

     他在专业上比上不了程诺的教授,在学生中的声望也比不了傅教授,甚至在弟子的成就方面更是差了好多。他也就占着八面玲珑,溜面拍马的份上才当了那个系主任。可是有傅教授在的一天,他的位子就一直在晃荡。自然而然,看着和傅教授关系良好的程诺就不顺眼了。大一整整一年,程诺明着暗着不知道吃了他多少亏。

     这回都大二了,他又要搞什么?

     程诺撇嘴:“人家没要干什么!人家这次是好意,说我怎么也算是法学系的高材生了,不参加辩论社实在是不应该。他已经替我报名了,让我下个礼拜主就去辩论社报到。”

     妈的!

     这孙子怎么这么狠?

     “他不知道程诺周六周日要到律所打工的吗?咱们学校的辩论社事多那是出了名的,要把时间都耗在那里了,阿诺还怎么打工?”卫铃不高兴了。

     魏欣蓉也是,狠狠扎碗里的丸子:“那个陈扒皮怕就是知道了这个,故意为难呢。诺诺,你怎么办?”

     程诺冷笑:“就这就想为难我?门也没有。呆会儿我就去找逯秦南去。说姑奶奶我家里穷,没空和他们附庸风雅!”不就是想让老娘丢人吗?老娘自己丢了,你还要怎么样?

     这个办法确实是狠!

     但是,也实在是有点那个。魏欣蓉低头喝汤,卫铃却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好,我和你一起去。英雄不问出处,一个堂堂法学院教授兼系主任连这种问题都想不开,还拿它来消遣学生,真是太丢份了。诺诺,我倒觉得你完全可以更坦荡一些。我要是你,就当着周扒皮的面说,看他还有脸?”

     对此,程诺也很遗憾:“我当时气得火苗子一下子就冲上来了。要是再有一次机会,我肯定当面撕他。臭不要脸的,这种人也能当教授?”

     *

     两个人说好,吃完饭收拾完就一起跑到三号宿舍楼了。逯秦南其人,也是南大的风云人物一枚,连续三个法学系的总分第一,因拜倒在周扒皮的门下,所以被周扒皮当成宝贝一样到处吹嘘。其人本身也真的是很有才气,而且海拔一八三,皮肤白皙,虽然眉眼不及那个欧杰英俊好看。但是男生这种东东,气质比外貌有时候更重要。逯秦南为此被法学院众女生奉为系草,其本人还兼着辩论社的社长,还是校篮球员的主力前锋,在校内也是风光无限的人。

     为此,每天到三号宿舍楼来找他的女生,也是一拨又一拨。

     南大的学生宿舍有个挺有趣的地方,那就是男生不允许进女生宿舍,女生在男生宿舍却是出入自由。连舍监老师都不管。好象南大的女生都是大老虎,进了羊群完全不用担心有风险一样。

     就这样,她们一路上了七楼。

     才九月,楼道里还有不少男生光着膀子。本来在这里进来一两个女生谁也不会奇怪的,可今天……

     “你看,那是不是卫铃?”

     “哪个卫铃?”

     “废话,咱们学校有几个卫铃?当然是外文系的系花了。你看她,真是越长越漂亮了。我看她现在,比孔芳还好看。”

     “真是啊!那咱们学校的校花是不是得易主了?”

     男生们叽叽咕咕起来的架势和女生们一样也不一样,女生们叽叽咕咕多半声量低小,生怕别人听到,影响自己高雅清纯的形象。可男生们却大多是只把声音压上那么一两分贝,意思意思,谦虚的表示一下我不是在八卦,我只是在窃窃私语。但实际上呢,满楼道的人都听得见。

     程诺促侠地拐了一记铃铛,卫铃就当没听见。两个人走到708室面前,程诺敲向了门。

     开门的不是逯秦南,而是一个书生气十足,戴着一副无边眼镜的男生。看看二人,眼睛眯起,先如同所有男生的反应一样,看着卫铃。可很快,却把眼光停回了程诺身上。话也没问一句,转身便说:“秦南,有人找。”

     这人有意思啊?

     程诺和卫铃都是这个想法。但那人开了门后就回去了,坐在书桌前拿着一本厚厚的英汉词典在背。而与此同时,一个身材高挑,面色白皙的男生走到了门边。先讶异地看了一眼卫铃,然后就笑着瞅向了程诺:“你不愿意参加辩论社?”

     这人还真是单刀直入啊!

     程诺眼睛眯起,冷淡的也直接回答:“没错。小妹家境贫寒,周六周日要打工赚钱,没有时间去搞七捻三。”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周教授也是一翻好意,毕竟你也是我们法学院的高材生,考试方面我猜你不会为难。但就业时,对方要看的不只是你的卷面成绩,还有学校的综合评价。咱们学校的辩论社实力如何,你是清楚的。联大那边一直是咱们的劲敌。这个时候,若你能为咱们辩论社多争些荣誉,想必这几年都一直会在任的周主任也很乐意在你的评语上多添些好话。小师妹,你懂我的意思吗?”

     *

     周扒皮的弟子,再是风云人物,想必也人品不怎么样!程诺和卫铃是打着除魔卫道的旗帜来的,却不想这个逯秦南非但没有为难两个人,反而直言直语,利落痛快。并且……似乎是还指点给了程诺一条……更加利便平和的中庸之道?

     不要只巴着自己教授的大腿,偶尔也要给系主任一点薄面吗?

     程诺不喜欢陈扒皮,所以对这个提议有些为难。卫铃倒觉得这个法子似乎也有可操作性,便仰脸问道:“那辩论社周一和周五也有活动吗?”

     逯秦南抱胸笑道:“当然有,周一周三周五下午六点到八点都有活动,周四上午十点到十二点,法学院的同学大部分没课,社里也会有人。”

     “那……”卫铃扯了扯程诺:“你就去走个过场嘛。有兴趣多说两句,实在没时间也不必勉强。你又没兴趣去接逯师兄的班,是不是?”想来那个系主任也不会看着辩论社社长一职,落到死对头的弟子手上。既是如此,何尝做个面子情?

     她这话说得简直是太直白了。逯秦南直接笑了出来,上下打量这个校内知名的美女:“口齿不错,有兴趣来我们辩论社吗?”

     卫铃嫣然一笑:“不好意思,我下了学要去搞七捻三。”

     程诺顿时崩塌,笑着答应了下来,还向逯师兄道谢。不管如何,此人确系不错。

     *

     事后陈扒皮知道此事,对弟子十分赞赏。而程诺在两天后的周五便也真的去了辩论社。呆足了两个小时才回来,回来后瞧她面色竟然还不错。卫铃便没多问。倒是赵媛媛拧住了眉头,一晚上没和程诺说话。因她这阵子阴阳怪气的,也没人与她计较。

     然,当天夜里,卫铃睡到半夜,便觉得心头一跳。然后便感觉到下铺上有个什么东西嗖的一下从她们屋子里出去了!

     是王玉玲的鬼魂吗?

     卫铃屏息感应了一会儿,确定了。那个东西走后,这间屋子便再无异样了。可是王玉玲的鬼魂,大半夜的出去干什么?

     卫铃想不通,可第二天大家才起来,便见魏欣蓉看着手机大叫:“不得了了!逯师兄昨天晚上从楼梯上摔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