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驭龙诀
    赵媛媛恢复正常了!

     不再阴郁,不再别扭,会象以前那样拉着她们三个撒娇。人前坚强,可是等她出了院回到宿舍后,却是抱着她们三个大哭出来。

     这事,三人也没法问。只听她一个人在那边颠三倒四地说,最后揉巴揉巴,捏巴捏巴总算是把事情给弄清楚了。

     原来赵爸爸一气之下,真的把赵叔叔给告了。因为赵叔叔的户口并没有牵到南京来,而是还在老家,所以他就算是上庭也得到那边去。赵叔叔收到传票都闷了,本来他泼出去大闹一场的。赵爸爸怎么也是当官的,要脸面。结果赵婶婶不乐意了,她觉得这事还得私了比较好。她一直坚信赵爸爸那么闹,只是因为赵奶奶这边的财产他们一毛也没有分上的缘故。所以这夫妻俩就带着闺女一起回老家去了。软磨硬泡,好说歹说,反正她们是以‘妈妈的死是意外’为中心,‘一切只是巧合’以及‘妈其实也给你们留了一份’为基本点展开了水磨功夫。

     赵妈妈倒无所谓,但赵爸爸似乎在发现,赵叔叔妄图以分他一部分遗产来转移话题后,变得更加暴怒了。赵叔叔看实在不行了,便灵机一动,以给妈在老家找个坟地为由,开始他的孝子路线。结果,就在回来的高速路上,出车祸了。

     一家三口外上赵爸爸当场死亡。赵妈妈听到信儿当场就晕过去了,心梗发作,拖了没十天就走了。

     赵爸爸在时,赵家在某市何等风光荣耀。结果赵爸爸一死,什么都变了。

     赵媛媛一口心气缓不过来,在家里歇了好几个月。什么时候放假,什么时候上学,她通通没印象了。只知道再睁眼时,她在病房。而铃铛头发乱糟糟的从一堆陌生的医生护士里冲了出来,抓住了她。

     说完了,还拉着铃铛呜呜呜的哭!

     象是完全恢复了以前的状态,可是程诺、魏欣蓉还有卫铃,她们三个互看一眼,却全部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当着赵媛媛的面没法说,三个人便在上床睡觉后开始在微信里聊。

     “她这是不是失忆了?”

     “我觉得也象,她这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好象完全没印象了。要不,咱们找个机会去问问医生?要不蓉蓉,你去问下你们教授也行啊。”

     魏欣蓉就是学医的,问这种事最是方便了。她第二天就在课后抓着教授问了半天,结果得到的回复是“她在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历经了至亲去世,家世改变,然后又生了重病住院。三重打击,随便哪个都有可能引起她的暂时失忆。三个加一块,再失忆就更正常了。不过我们教授说,这种事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强行帮她恢复记忆,还是这么痛苦的记忆对媛媛来说,可能并不是好事。”

     “所以……”程诺看着魏欣蓉,她猜到了,但是,这种事还是听学医的比较好。魏欣蓉很肯定地看着二人讲:“顺其自然吧。她忘了未必便是坏事。”

     OK!

     *

     赵媛媛本来便把这事给忘了,再加上和她最亲近的这三个舍友全部不往那事上扯,她就越忘得干净了。虽然有时想到爸妈还会哭,但总体来说还是往好的方向发展的。尤其是在程诺她们督促她,赶紧把落下的功夫给补起来后,功课一忙,她越发没时间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时光飞快,一转眼,冬天便来了。

     卫铃最近把所有的时间全部用在了背六级单词的事上;程诺因为前段时间和事务所请了不少假,所以要加紧时间把工作补回来。再加上辩论社每到年底的活动就特别多,所以她是一个人恨不得劈成三瓣来使;至于魏欣蓉,她医学院的功夫本来是很重的,她学的又是临床医学,厚得象砖头一样的书上密密麻麻的全是看不懂的天书名称;以往赵媛媛的日子是最打混的,可是这次变故后,她撒娇依旧,可是天真的毛病却好象真的改了。她甚至开始想到了以后的就业方向。

     “学中文的出去以后就业前景好象很难的。你们说,我要不要换个方向啊?”赵媛媛现在什么亲人都没有了,有事只好和室友们商量。

     对于这个问题,程诺、魏欣蓉和卫铃其实都是考虑过的。

     程诺先说:“我当初学法律,一是因为有兴趣,二也是因为就业前景虽然堪优,但只要成绩好,将来工作待遇绝对没问题。你也知道,我经济状况不好,所以,我想弄个来钱快点的职业。”

     魏欣蓉学医的理由其实就比较简单了:“我身体不好,学医,治不了别人起码给保养了自己。再不济,当医生的待遇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那你呢?铃铛,你当初是为什么要学法文?”

     三双眼睛全部直勾勾地看着她吗?卫铃嘴巴动了动,扯出了一个苦涩的笑:“我妈,在法国。”

     啊?

     “你妈不是和你爸离婚了吗?”

     赵媛媛的嘴依然很快,魏欣蓉拉都拉不及。好在,铃铛在外人面前高冷,在她们面前一向是敦厚的:“是啊!她和我爸离婚了。理由:我爸在外面搞三捻四,而且偷吃还擦不干净嘴。我妈和他离婚,我实在不能说些什么。她和她的老同学在三个月的时间内旧情复燃,直飞法国,我好象也不能说些什么。”

     “可你,还是不甘心?”程诺的断言,惹得卫铃捶了她一记:“没错。有点不太甘心吧!她和我爸是在我七岁的时候离婚的,后来……一直没有音讯。我其实,也不是怨她。就是想去那边偷偷地看她一眼。看她过得好不好?是不是又有孩子?然后……比我好很多……”

     *

     一场本来是很正经严肃的前于未来的讨论,结果倒把铃铛给惹得伤心了。赵媛媛很不好意思,连着好几天拉着她一起吃饭什么的。她这副讨好的小模样,卫铃当然感觉到了,所以她也实话实说:“我觉得你不象是个有什么事业野心的女生。媛媛,学中文的是不太好找工作,可是也没见毕业后学中文的都饿死了。而且你已经上了一年了,大二才转专业的话,一切可就都要重新再来了。你的经济能力,有把握吗?”

     赵媛媛出院后就把卫铃给她垫的医药费给还了。掏钱的动作很痛快,但她平常花钱的动作更痛快。以前找不上好机会,也不便说。现在好不易把话题打开了,卫铃也就不再绕变弯了:“其实大部分工作都是为了养活自己而已。有个和自己兴趣一致的工作当然很好,不过大部分人做不到。原因也不过是因为经济条件达不到罢了。你呢?你平常这么能花钱,你爸妈给你留下的钱你象这样花下去,能坚持多长时间?媛媛,我觉得你现在要考虑的不是专业的问题。要是怎么学会生活的问题!”

     卫铃的话说得再直白不过了,赵媛媛又不是傻子,当面听得懂。以前,她从来不在意这样的事,因为她相信爸妈会养她一辈子的。她爸妈对她的要求也就是上完大学,想留学就出去留学。然后找个好男人嫁了就行了。可现在……象铃铛说的,爸妈不在了,她的钱总有花光的一天。而且以她这种花钱的速度,可能都坚持不到一辈子。那么,与其想着学业,不如想着怎么把握好她手上的钱更重要。

     所以程诺和魏欣蓉很快就发现了:媛媛懂得……克制了!

     她以前隔三岔五就要出去下馆子,还不去小饭店,进的都是星级饭店,点的都是好菜。可现在:她已经有半个月没到外面吃了,天天和她们一起吃食堂。菜也不选最贵的来买了,有荤有素有汤有饭。看着也调着花样,但魏欣蓉私底下替她算了一笔帐,光正餐,她这半个月就省了一千块。

     至于零食,赵媛媛的柜子里就没有空的时候。去超市从来是看也不看价钱,想吃什么买什么,而且基本上她买的全是贵的,进口的。但现在,她一个礼拜去一次,不再买进口的巧克力了,也不会有空就往自己的嘴里塞零食了。也吃,但不象以前那么夸张了。

     至于衣服……照她的话:“我现在还在守孝,穿好衣服干什么?”反正她衣服也多,索性就不买了。

     这些已经让卫铃三个很震惊了,但很快让她们更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因为她们居然发现:媛媛在研究哪个银行哪种存款方式的利率最高了。而且,这丫头很快还找程诺帮她签了两份租房合同,把她老家的房子全租了出去。拨拉拨拉算一下:“这两套房子的租金一年下来,也差不多就够我上学了。以后毕业了,就算找不上工作,我也不用担心会饿死。”

     这娃的进步,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程诺有些抽抽,卫铃捏她的耳朵,倒是魏欣蓉想想后问道:“你毕业后打算在南京吗?如果打算呆在这里的话,也许提前投资房产也是个不错的注意。先缴了首付,然后从你的银行利率里开始还贷。这样要比一次性付清更合算。”

     是个蛮好的主意!只可惜:“那么远的事,我还没有想过。”赵媛媛目前的思维还一直停留在:学中文的毕业后能干什么的问题里。就业,就业,她这辈子到底要干什么?赵同学这个都上了大二的学生,终于赶上了高三毕业准备填报志愿的高考生思维。

     对于她的这种转变,508的另外三个举双手双脚支持!不过,魏欣蓉也不支持她一下子把自己逼得太紧了,所以在卫铃的六级英语终于考完后,建议大家这个周未去她姨妈家附近的那家水晶饰品店转转。

     “那家店这个周末在搞圣诞节促销。三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