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咒怨之针的尾巴
    这小子哪只眼睛看到他对卫铃有兴趣了?

     逯秦南一路翻着白眼回到了病房。他住的是单人病房,这个时候早已经有护工把房间打理干净了。只有阳台上的一只放在玻璃瓶中的线香,仍在袅袅的点着。那香逯秦南昨天是亲眼看见,乘风从他的包里拿出来的。一尺长,却只有绣花针一样粗细。这么细的香,让他点,大概不到五分钟就烧完了。可是……这香却是一直点到现在,还剩着五分之二的长度。

     香气很淡,除了庙宇中常见的味道外,还有一股淡淡的说不出是什么花的花香。点在屋子里,其实很是舒服的。但乘风一进来,就把这香弄灭了。小心地从玻璃瓶里拿出来不说,还把那瓶中烧烬的香灰全倒在了一个红纸包里。

     逯秦南在旁边看得这一切,兴奋好奇,但是,他已经闭了三年的嘴,当了三年的睁眼瞎,就不用多费口舌了。他不说,但乘风却是在收拾好这一切后,转回头来对他讲:“这个屋子已经被我用香熏过了,那个东西是不敢再进来了。今天白天我要出去办点事,你只要呆在这个屋子里就不会有问题。”

     “行,你忙。”

     *

     乘风一直呆到医生查完房后,才离开。

     而逯秦南站在九楼窗户上,看着他一路出了医院,坐到了197路公交车。

     “197啊?那路车是到栖霞山的吧?”乘风到那里干什么?难不成,他知道昨天晚上又要来害他的那个东西是哪儿来的?

     无人相陪的一天,逯秦南只有躺在床上,靠脑补过日子。

     至于乘风,他则是在坐了半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后,又步行了十余分钟,最后,走到了一所栖霞路254号前。

     这条街因紧邻着栖霞山风景区,所以是条相当繁华的商业街。正值周日,虽然时间还早,可是一整条的铺面基本上已经全部开张了。路上也已经有了行人顾客。但眼前这幢院落,前同一溜五间的商铺门上,卷闸全部厚厚地放着。从上面落灰的厚度来看,已经有一年多没有人打理过了。而这里的院门之上……残存着……卫玲的气息。

     “叮咚!”

     乘风按响了门铃。

     屋子里,卫铃和小乐正在探讨着那个赵妈妈到底在犯什么神经,就听到门铃响了。两个人全有点奇怪。因为在这里住了好长时间,从来没有人来敲过门。今天这是怎么了?

     小乐要去应门,结果让卫铃挡住了。

     托这间屋子没有可视视频的福,卫玲自己去开了门。原本,她以为是欧杰,这地方也好象只有他一个外人知道。可没成想的是:在她的门外,站着的却是……逯秦南的室友?

     “你找谁?”

     卫铃的感觉有些不适,她前两次见这人时,感觉很平常。可这次见了,身上却不知哪里有些不舒服。这让卫铃的问话便有些不好。

     而那人,眼神莫测地看着她,再瞧瞧左右:“卫小姐不请我进去吗?”

     找她的?

     卫玲眯了眯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侧开了身子。

     *

     刚才乘风站在门外的时候,便已经将这所院子大概的格局看了。这一条街,不对,整个南京城想要再找出一所比这里风水还好的房子,怕是都难了。在这里开店做生意,绝对是日进斗金,招财引禄。

     然,当他走进院中,站在天井处时,却是心头开始咚咚直跳。

     这院子的布局,竟有几分似藏龙局的格局。而且,这样的藏龙局,他竟然看不太出来布局之法。只隐约地觉得这里有一些地方象藏龙局,但到底是不是?乘风不敢确定。而如果说,在天井中设了藏龙局的院落,站在门外便有那般格局的话,此处,怕便是师父找了多年的南京市的龙眼所在了。

     一步一看,小心翼翼地走进屋内。

     入眼,便是满市古色的富贵荣华。博古架上的那些古物,以及墙上的名画,乘风倒不怎么以为意。然,让他在意的是这里的家具摆设。看上去象是二三百年的金丝红檀,但……它不是。

     这些木头,要是他所料不差的话,应该是扶龙枝!!

     他师父的手杖便是这样的木质。而那柄手杖是门中的镇山之宝,据说已经有三万岁了!虽是手杖,可乘风却从未见师父用它扶过一次路。小心翼翼地摆在神台之上,日夜供奉的东西,在这个卫铃家里,却是如同凡间朽木一般,随意摆设。

     这个丫头,到底什么来历?

     乘风的价值观在进入卫铃家后,整个儿全盘颠覆了。他崩着一张脸,四下观瞧,一语不发。卫铃和小乐在互换了一个眼神后,决定主动出击。

     小乐COS服务员,去端了一杯水出来。

     而坐在主位上的卫铃则是示意乘风坐下后,开口了:“你是来找我的?”

     乘风干咽了一口口水,原本他以为他是来找卫铃的。可现在看来,之前种种似乎是他轻视她了。但这种事能说吗?乘风虽是修道之人,但他入世已久,并非不懂世事之人,想想,决定了:“我是来找卫小姐的。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乘风。如卫小姐所知的那样,是逯秦南的室友。南大天文系三年级的学生。”

     “然后呢?”

     卫铃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了。而眼前这个眼镜男似乎也很痛快,直接坦白身份:“私底下,我和卫小姐的爱好偏为相仿,喜欢一些中国传统文化。昨夜,卫小姐是不是感觉到什么了,才派令男友来帮忙的?”

     令男友?

     小乐抖了一下:“你好象误会什么了!”他和这妞,绝对不是那种关系。

     卫铃无语望天,她如今这模样算是个顶级美人儿了吧,为毛市场如此黯淡?她的心情如此落寞,以至于连之前乘风所说的是什么喜欢中国传统文化的事,都是慢了半拍才注意到。然后……咂咂嘴,好象缓过味来了。

     碰上同行了?

     “露一手!”

     这种要求?

     乘风有点意外,但仔细想想,好象也不奇怪。左右看看,把目光锁在了小乐的身上。

     被一个大男人直勾勾地盯着,小乐觉得菊花有些发紧。

     卫铃却颇趣味,仔细盯着乘风,发现他什么也没动,只是直直地看着小乐的脸。看面相?江湖上似有此种传闻,但看脸能看出什么来?卫铃挺好奇的。

     三分钟后,乘风给了她答案:“此人三十七才可成婚,三子一女,八十四岁终。”

     *

     我靠!

     小乐顿时就崩了:“哪来的三子一女?中国只让生两个的好吧?”他从哪里给他变出来三子一女?

     小乐童鞋的脸很红,卫铃却觉得这不是个问题:“或许你将来会移民呢?到了国外你生一火车也没人管啊。”

     移民?小乐撇嘴,他现在吃卫铃的,喝卫铃的,不事生产,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还移民个鬼啊?

     他不信,但那个斯文眼镜男却是点头:“卫小姐说得没错,你必是要移民的。”

     不活了!

     小乐决定不理这两个人,到厨房准备午饭去了。

     而乘风在秀了他的技能后,也要求:“卫小姐也表演一下如何?”

     岂不料,卫铃却是撇嘴:“你表演的才能太过虚无,小乐几十年后的事,谁能看见?就这样就要我表演,我觉得亏了。”

     乘风哑然。同时,有点无语兼生怒。这丫头这是不相信他吗?以为他在胡侃?她到底知不知道,算命一术有违天和,若不是和她打交道,他都整整四年不曾为人批过命盘了。更别提象今天这样,只凭观气识相就批算命格了。一般情况下,他纵使出手,也只是问了别人的生辰八字,随便算算而已。象这种方法,他还没对外人使过。这丫头竟然不承认?还要她表演别的?

     什么别的?

     “卫小姐想看什么?”

     还能点菜?

     卫铃笑眼眯眯,右手手腕一抖,七张粉红色的毛爷爷便出现在了她的双指之间:“比如象这样,偷钱!”

     偷钱?

     乘风楞住,可是马上他就明白了。伸手掏出自己的钱夹,打开一看……里面果然,只剩下几张零头了!而整钱……则到了对面沙发里笑语嫣然的那个卫铃指间!

     “五鬼搬运术?”乘风让吓了一跳,他还不会这个。不由敬佩点头:“卫小姐果然好本事,便是我师傅要做到这种地步,也只有在晚上子时相交的时候才能做到。”

     可这个卫铃,光天化日之下,不点盘不设香,笑语盈盈便功到事成,果然高竿!不过有一点,他有些好奇:“卫小姐此法想必不是五鬼搬运术吧?在下还从未听说过此术亦可在白日使用的。而且,卫小姐似乎不曾烧符酬谢鬼礼。所以,此术应该就不是五鬼搬运术了,对吧?”

     你问我啊?

     我该去问谁?

     卫铃小姐心中惆怅万分,她也想知道她这本事到底叫什么名字?可惜,这个乘风还有个师父神马的,她却连个秘籍都没有!

     再不济,也给她本电器使用手册啊!哪有随随便便开辆坦克过来,就要人上去攻打伊拉克的?

     她很惆怅,一语不发。乘风却似是颇识相,并未再深究,而是将话题拉回了正轨:“卫小姐,我想知道,到底是哪里来的小鬼,想害秦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