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再见宝桂花园
    赵媛媛的奶奶就在南京住,可是上学快一年,她休息日却从来没去过。理由什么的,卫铃她们三个也隐约知道一些。好象是她奶奶现在和她叔叔婶婶一起过,而她叔叔家和她家好象因为什么事情闹得很不愉快。卫铃本来是和奶奶很亲的,可因为这事便和奶奶也赌上气了。理由也简单:“她就是偏心我叔叔,明明是我叔叔不好,还差点把我爸也连累进去,可她就是不管。闹着非要让我爸把我叔捞出来。结果害我爸升职的事也黄了。我讨厌她那么偏心才不理她的,可是……我没想过她这么早就走了!”

     在去医院的路上,赵媛媛哭得一塌糊涂。她们三个全不放心她一个人出门,便一起跟了来。结果才到了停尸间,便听到里面吵成一团。

     一对中年夫妇和一对相对年轻的夫妇吵成一团。年长的那个可能是赵媛媛的爸爸吧,指责做弟弟的不管妈,害得老人在家里脑梗了都没人管。要是家里早些有人,或许妈就不会死了。

     赵叔叔却是更有理:“你是长子还是我是长子,你不管妈,把妈扔到我这里来,现在却来指责我。你要真孝顺,干什么不把妈接身边去?”

     “就是啊!谁说我们不管妈的。给她吃给她喝,还给她请的保姆。今天是保姆家里有事,也是她自己让人家回的。出了事你们就赖在我们头上。当官的了不起啊?我们又不你的光,少来这里指头划脚的。”

     那三个吵成一团,赵媛媛的妈本来也在其中的,可看到女儿来了,哭得那样便忍不住了。过来抱了女儿又是一顿哭说。赵媛媛说她想看奶奶,惹得赵爸爸的心酸劲儿也上来了。带着老婆女儿到妈跟前又是哭了一顿。人家一家三口抱团痛哭,旁边还稍带媛媛的同学也过来鞠躬,倒衬得活象是他们不孝了一样。

     赵叔叔两口子格外不愤,赵叔叔悄声埋怨老婆:“小真呢?给她打电话多久了?怎么还不过来?”

     “你的姑娘你问我?她那样,还不是你惯的?”

     不提她们这一家子怎么个闹法,卫铃她们三个却是在商量后,决定先走了。这种事再好的朋友也不好掺和。赵妈妈还把她们三个送了出去,又给她们打了的付了车钱。从头到尾,一点官太太的样子也看不出来。

     不过:“赵爸爸到底是当什么官的?”魏欣蓉很好奇,赵媛媛虽然天真,可在这方面好象从来没有露过口风。程诺和卫玲也都没听过,不过这事:“不关咱们的事,问多了没必要。蓉蓉,你离中文系那边近,明天你给媛媛请假吧。”

     *

     赵媛媛奶奶的丧事,一直拖了七天才算是办完了。而等赵媛媛给奶奶办完丧事回来时,原来的苹果脸,瘦了好大一圈。看上去好看了些,可是整个人却是恹恹的。不是一个人在床上默默地掉眼泪,就是没头没脑的和她们吐槽。一会儿埋怨奶奶偏心,居然把那么大一幢房子全留给了叔叔,一点东西也没给她们留;一会儿又骂叔叔婶婶一家不是人,居然把那个保姆辞退了。

     “什么保姆那天家里有事,奶奶让人家走的。说不准就是他们和起伙来害了我奶奶,谋的就是奶奶的那套房子呢!谁不知道他做生意做亏了,背不准哪天就把那套房子卖了换钱呢!”

     赵媛媛还是对叔叔一家成见很深,可没成想,在她回校的第三天头上,才和卫铃从宿舍里出来,便让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给堵住了:“赵媛媛,你爸妈要不要脸?那套房子明明是奶奶留给我们的。我爸想卖就卖,关你们什么事?居然还派律师来了,当官了不起啊?有本事你们就抢啊。”

     这内容太惊悚了!

     当下旁边就围了一堆学生看热闹。赵媛媛本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结果一听她叔叔真要把房子给卖了后,也急了:“奶奶刚死,你们就卖房子?还把人家保姆给辞了,你们就是心里发虚。害死了奶奶想霸占她的遗产,狼心狗肺,畜牲也不会象你们这样,连亲妈都害了。”

     两个女生都急红了火,说了没两句就吵起来了,后来那个女高中生冲过来就要打人。好在的是,卫玲早就通知了学校的保卫处,把那女生赶出去了。不是本校的学生,本来就不能进来。

     可卫玲把那女孩子赶走了,却赶不走赵媛媛的怒火。也不管路上有多少人看多少人听了,一个劲地给她爸妈打电话。本来她还要冲到叔叔家理论的,死拽活拽让卫铃把她拽回了宿舍:“人家都是大人了,你去和人家讲理根本讲不通的。更何况你是很能说,很会辩的人吗?这种事如果要打官司的话,不如等诺诺回来,问问她再说。”

     总算把赵媛媛给安稳住了。结果,等程诺回来听了事情的原委后,却是直接皱眉:“我劝你还是让叔叔阿姨住手吧,你奶奶是在医院死的,还是脑梗。这对老人来说是正常死亡,别说她已经火化了,就算是没有,只要不是下毒,想要验尸验出个什么结果来也是不可能的。保姆家里有事,不管是不是真的,大事小事人家都能找出个借口来的。更何况就算是她们故意的,你也抓不到任何的把柄。”

     “那这事就这么算了?我奶奶就这么白死了不成?”赵媛媛死活不认帐。她情绪很激动,别人劝也劝不住。只能听她哭了一夜,然后第二天请了假回家去了。

     *

     对这事,卫铃程诺还有魏欣蓉的意见比较一致,这事就算是她叔叔有故事,但也确实抓不到什么把柄的。

     “更何况她爸还是当官的,再怎么也要注意影响啊!”魏欣蓉觉得这事,赵爸爸实在是办得没水平。但程诺却觉得:“这种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亲戚里道的事,不落到自己头上谁也说不准的。谁家没有几个烂亲戚?”

     这点卫铃深有体会,不过有件事她有点小好奇:“人刚死,就能卖房子吗?那房子过户了没有?”

     程诺是学法律的,在这事上倒是清楚:“有遗嘱在,过户很快的。只要过了户,什么时候想卖都行。不过蓉蓉,那套房子到底值多少钱啊?”四个人一个宿舍,大家都很好,但中间,魏欣蓉和赵媛媛要更好一些。这种事,魏欣蓉也听说了:“大概要两千多万吧!”

     “那么贵?”

     “是啊!听说是幢别墅,还是在宝桂花园的。”

     *

     宝桂花园?

     怎么会是那里?

     卫铃楞了,她听到宝桂花园这四个字时,第一个映入脑海的便是她救过了那两个老人。如果不是她出手的话,是不是也就死了?再仔细想想,对了,好象那个时候欧杰叫她时就说了,有个朋友的爷爷脑梗了。

     媛媛的奶奶也是脑梗。那个后来的姓罗的老人得的是什么毛病,却不清楚了。要也是脑梗的话……

     卫铃想到了那股她无法驱散的古怪气息。心里一阵不舒服。难不成是那东西在作崇?

     她心里有事,早早就睡了。等那两个也睡了后,便心念升起,调来了一张赵爸爸的钱,她现在已经知道了,只有她知道对方的名字,才能把对方的钱调过来。她看过赵媛媛的登记表,所以知道她爸妈的名字。

     可是,当她握到赵爸爸的钱时,听到的声音却是一片的愤怒:“妈才死,你就卖房子。你公司亏了一千多万,早就打上这个主意了吧?赖不上我了,就打上妈的主意。老二,你太狠了。连亲妈也下得去手。”

     这应该是赵爸爸的真实心声了。那赵妈妈呢?“让你偏心。偏心得好了吧?让自己的亲儿子弄死。活该!”

     婆媳……

     卫铃无语了,她妈虽然和她妈离婚了,可是和奶奶的感情却很好。似这种情况,她着实无力。但光从这两个人的心声来看,似乎是咬定了这件事一样。卫铃本来想弄来赵叔叔婶婶的钱来读一下二人的心声的。可是,她不知道这两个的名字。

     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就是星期五了。熬了一整天,老师讲了什么她也没太注意。只是在想怎么把这个事给弄清楚。如果真是赵叔叔人为做的,她或许能帮媛媛找到一些证据,给那个枉死的老人家申冤;可若不是赵叔叔做的……那么,就是那个宝桂花园真的有什么东西了。

     *

     和程诺她们打了招呼,四点钟下了课后,卫铃就出校了。不过她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坐车到了宝桂花园。

     这所坐落在栖霞山下的豪华别墅区,她几次来都是深夜,除了黑乎乎还是黑乎乎,什么也没看见。这是第一次,她在白天来到这里。果然是本埠数得上号的一流别墅区。真是远看近修皆是美景!

     只是,这美景之下……真的有什么不对劲!

     上次,她在罗家的时候,只在屋子里才能感觉到不适。可这次,她站在小区外都感觉到了。这个小区弥漫着一股异样的气息!

     这阵子她住在爷爷的房子里,感觉到自己的能力好象真的有所提升了。收集钱或东西的能力更强更快,原来她只能传一些钱或者是自己的轻一些的东西,比如笔记本电脑什么的。可现在,她却是能将爷爷院子里的一个足有一米见方的大号瓷花坛直接移到二楼的寝室之内。这说明她住在那里,确实是有好处的。

     可是,为什么她在这方面的能力就没有……象样的进步呢?她能感觉到的范围更广了,或者说不是她的感觉进步了,而是这里的那个妖物进步了。害了一条人命,会让它涨大到如此地步吗?亦或者,这个小区里死的不只是一个赵奶奶?

     一个异常漂亮的年轻女孩子,站在一所豪华别墅区的门口,着实是令人侧目的。卫铃站在这里不过十几分钟,就看到好几辆豪车在她身边放缓经过。有两辆甚至拉下车窗来,冲她微笑,或者干脆喊一声:“美女,要帮忙吗?”

     她没有回应,只是继续看着眼前的别墅区。直到,一辆黑色的奔驰缓缓在她身边停下。车窗摇下,里面是一对夫妇。颇眼熟的夫妇。

     卫铃认出她们来了,是罗家的人。

     而这夫妇两个也认出她来了:“卫小姐,您又来了?是不是,这里真的有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