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莫名其妙的天师
    最近的日子实在是过得太颠倒了。一觉醒来,居然天又黑了。

     卫铃洗了个澡后,从楼上下来,到厨房翻了翻,唔,还有上回剩下来的几包方便面。坐了水,站在流理台前准备煮面。结果,水刚开,就听到门铃在响?

     搞什么?

     是谁在敲门?

     卫铃纳罕,关了火走了出去。这屋子里面现代设备很多,可是门上却并没有装可视电话。厚厚的门板上,甚至连个看向外面的缝隙和小窗也没有。她隔着门板问:“谁?”

     “我,欧杰!”

     又是他?

     卫铃脸色冷了下来。转回身就准备回屋,可是响了响后,回手就把门边上电铃的装置拔掉了。这下子外面再按成什么样,也不关她的事了。

     可是,这个欧杰却大概是疯了!咣咣咣的居然砸起门来了?

     卫铃火了,过去拉开了门:“你想死?”

     然,她话出。却被外面的捧场吓了一跳。因为在她家门外站着的居然不只是欧杰,还有七八个哭得眼睛都肿了的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全都是她不认识的。

     扭头瞪欧杰:“你又在搞什么?”

     欧杰凑了上来,要拉她的袖子,结果刚走近她的身边,就收到了一股森然的瞪视。想想那天从徐家出来后,他拉她的手,居然被震出去十几米,差点没摔死的下场,就一阵后怕。然:“铃铛!”

     “你叫谁?”卫铃语气森森。

     欧杰咽了一口唾沫:“卫铃,这个…我二姨的小姑子的公爹昨天也犯病了。和徐爷爷一样的毛病。他们知道徐爷爷的事了,也知道你是我请来的,所以就让我再来请你帮次忙。”

     又是救人?

     第一次,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救,又是被强拉过去的,也就去了。

     可这次……卫铃扫了扫那边那些哭哭啼啼的男男女女,个个衣装华丽,可见身价不凡。又一家的老太爷吗?“死就死了,关我什么事?”

     她冰冷无情,回身就走。欧杰上来便抓她,结果刚碰到她的手,就被一股力道震得倒退了好几步。无奈死了,回头就冲那些人使了个眼色。他不行了,你们谁爱上谁上吧。

     *

     然后,卫铃就被一帮妇女包围了。

     “姑娘,救救我爸爸吧。他一辈子教书育人,可谁做过坏事啊。”

     “姑娘,我爸真是个好人。你连徐老头那样的人都救,怎么能不救我爸呢?”

     一堆妇女,又是哭又是闹,要都是些中年妇女,她直接震出去就算了。可偏生中间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颤微微的站也微不稳的样子,一直拉着她的手:“姑娘,姑娘,救救我那老头吧。我愿意替他去死,别让他死在我前面,我受不了。”

     卫铃闭目缓气,良久,开口:“你们滚一边去。欧杰,你过来。”

     那些人见她张嘴了,不敢再闹。赶紧扶着老太太散开。欧杰撑着一脸笑过来:“咱们这就走?”

     卫铃笑了笑,她曾经对此人印象很烂,后来稍有转好。可如今:“你也是大学生了,可知道什么叫忘恩负义?”

     欧杰脸上僵了一僵,呵呵干笑。

     卫铃却是眼睛扫向了别处:“大概我要是和你说以后没有以后了,你也做不到。既然如此,我就明码标价。请我出一次门……”

     “多少?”欧杰眼睛发亮,他最想听到的答案就是这个。

     却没成想,听到的答案却是:“一亿。而且,我只管出门,有没有用概不负责。”

     什么?

     一亿?

     “那也太贵了!”欧杰英俊的脸皱成了包子:“你要是开价一千万,我都能帮你应承下来,可是,一亿,太贵了。”

     “那就去死。”

     欧杰直摇脑袋:“还有别的方案吗?”

     卫铃点头。欧杰急问:“什么方案?”

     卫铃冷眼抬头:“你去死。”

     *

     欧杰呆在了当地,可卫铃却仍然是跟着这些人上了车。地点,稍微有些奇怪,还是在宝桂花园。就算这是个富豪集中地,以这些人的联系也是不是太紧密了?老话说得好,远亲近邻。邻居处得近便些好,可是亲戚还是住得远些比较妙。可为毛这些人的亲戚竟然挤在一块儿?

     这家什么欧杰的二姨的小姑子的公公家应该也是颇有钱的,不如那个可能是姓徐的人家,但也是二层小洋楼。里面装煌得倒是颇有品味,到处古香古色。

     然,一进门,卫铃便觉得身上很不舒服。

     好象你去游泳池洗澡,却掉进了一个下水道似的感觉。这屋子的味道让她很不舒服!而且越往二楼走,越不舒服。直到推开一扇卧室的门后,这股不舒服直接化成了引信,点燃了她周身的血液。

     摩擦,奔涌,沸腾,然后从身体里奔发出来,朝着屋中床上之人,扑去……

     嗡的又是一声,复古的雕花架子床整个儿摇了一下。屋子里的人有的吓得脸色苍白,可有的却是喜出望外。尤其以那老太太为最,颤抖着身子就冲过去了:“老伴……”

     床上的人呼的喘出了一口浊气,睁开了眼。

     罗家举家欢腾,个个眉飞乐舞。好几个都想冲过来和这姑娘道谢,可是,这姑娘脸冷得冰一样,行完功自己就掉头下楼了。罗家二姑娘赶紧示意自家男人去送送,却没成想,这姑娘压根没出门。而是下了楼后,在客厅处站住了。

     闭上眼睛,如同入定。

     *

     真是怪了!

     她刚刚不是成功了吗?可是为什么这个屋子里的气息还是让她这么不舒服?卫铃其实到现在来说,还是个完全的门外汉,一切全凭运气。她不知道要怎么做,所以只好闭上眼睛,去感受这屋子的气息。然,她睁着眼的时候还好,闭上眼后感觉却是更糟了。

     在刚才,二楼卧室里时,她能感觉到那床上有个什么不好的东西。她的气冲过去,就把它打散了。可是在一楼这里,却象是根本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地。不好的气息在这里是散乱着的。象是融进了空气里一样,到处都是脏脏的,却让她根本无从下手。

     这个家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怪事情?

     而且,卫铃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上次那个徐家的老头是怎么弄的?当时的感觉和今天似乎很象,却没有今天这样明显。是当时她没找到感觉?还是说这个家的不好气息更浓郁?

     卫铃无法下判断,她对自己的能力,并不明白。

     然,一家是这样,两家也是一样,倒让她好奇了。睁开眼,扭头,看向楼梯边有个戴着眼睛的儒雅男人在看她。脸色有些奇怪。

     卫铃有些不适,她没让人这么盯着看过。而且是,被人当成’仙姑神婆’之类的看。特么的简直不舒服透了。可是,她想知道:“你们这个小区,最近有多少人生病或是死了?”

     赵沁滨楞了一下:“仙姑的意思是……”莫非这姑娘不是练气功的,是个正经的仙姑?

     卫铃不接他的话,别开脸。赵沁滨楞了一下,赶紧说:“我不住这里的,所以不是很清楚。我去叫别人过来。”跑上楼去,把那姑娘的话一说。他老婆楞了,小姨子却是噔噔噔的下楼来了:“姑娘,是不是我家这里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又一个来问话的?

     卫铃脸色更差:“我不是来给你们答疑解惑的。不想说?关我什么事?”

     她抬脚就走,那女人上来要拉她,结果手刚碰到人家的胳膊就让直接震飞了。可就是在震飞的这一个瞬间,卫铃却感觉到,那股客厅里不好的气息,象是被震开了一样,朝两边散开去了!

     她楞了一下,咬了一下唇后,便走到了屋子外面。

     一到屋子外面,那股气息便不见了。完全感应不到。可是再次走进来,却发现这屋子里那股刚刚被震开的气息,重新又圆润回来了。

     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卫铃开始在这屋子里转,一扇一扇门的往开打。一楼的屋子除了客厅之外还有厨房餐厅卫生间两间客房和一个会客厅。这当中,客厅里不好的气息最浓郁,其它屋子里,却大概是越往边上越好一些。越靠近客厅的越差。

     至于楼上,开放的空间里,不好的气息很多。可是关上的房间里却要好上一些。

     如此推论下来的话,这脏东西必然是在一楼的。

     可是,在哪里呢?

     *

     这姑娘刚才要走,可后来却又弯了回来。某小姨子在让震出去重重摔了一下后,再也没敢上来说话。眼看着她一间间屋子的走了一遍后,最后又绕回了客厅里来。从吊灯到沙发,一样一样的翻看。

     她又是好奇,又是紧张,难不成真是家里有什么脏东西了?

     眼巴巴地看着,楼上在老爷子屋里的人也出来两个,也不敢说话,只在二楼上看着。看着那姑娘象条缉毒犬一样的在客厅里转来转去。可是,好象不太成功的样子。这姑娘的脸上,全是困惑,最后干脆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了。

     没人敢打扰,可这姑娘一句话不说在沙发上坐了一个小时后,还是站起来了。对站在楼梯边的某小姨说:“你这屋子不对劲。我说不上来是为什么。要是不想你家人再出事,要不找个懂的来看看,要不就干脆从这里搬出去。”

     罗家的人不敢废话,只能应承。本来罗姐夫还准备了一个大红包的,可是他递过去,那姑娘却是连看也没看,只说了一句:“今天是最后一次,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

     罗家人面面相觑,可那姑娘却是已经走了。

     *

     宝桂花园极大,卫铃花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才看到小区大门。可一出大门,便看到欧杰和他的车。

     “我送你。”欧杰上来,一边赔笑一边小心翼翼。

     可卫铃却是冷冷一笑:“你已经准备好死了?”

     她话不重,却惊得欧杰心里一抽。他没敢上去,便眼见着卫铃一步步的往大路走去。这里是高级住宅区不错,少有出租车会过来。但现在是网络时代了,一个嘀嘀打车足以搞定一切。

     而在中间,唯一一小困扰的便是:钱。

     若卫铃是一般的学生,想必还会有些舍不得这么远的出租车钱。可是……欧杰沉眉,他想到了今天他好不容易查到的那所房子。如果那真的是卫铃的产业,那么她怎么可能会为了百万单位的钱动心?如果想要她一直出手的话,必得更高的价钱才行。

     就象她今天说的那样,一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