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回家住的好处
    一亿的价钱实在太贵,可若是让他放弃卫铃却是做不到。但反过来欧杰却也明白,这次的事可能是哪里惹到她了。虽然欧杰想不出来,到底是哪里惹到了卫铃,但短期之内不宜再火上浇油却是真的了。

     他暗兵不动,没再主动出击,却是雇了人去盯着卫铃的一举一动。

     于是,当卫铃第二天从家里出来,准备到街上买几件衣服时,便感觉到了,后脖子有些发凉。

     回头看看,街上人流如织,似乎并无异状。可是,她就是一直觉得后脖子有些凉。而这种感觉,一直整整地持续了一天,直到晚上,她进了宿舍楼后,才没有了。

     站在电梯里,卫铃看着能照出人影的电梯壁,大概明白了。

     这是,她被人跟踪了?

     对啊!好象那天她被那个小偷摸包时,后脖子也凉了一下。

     有趣了!她这是什么时候新添的本事?话说,她的这些本事怎么好象不是一次出现的?似乎是慢慢的,越来越多。亦或者,这中间,会不会有才能规律?

     回到宿舍,卫铃就对着手机开始排日子。从第一次听到钱的声音开始,每一次异状发生的时间前后发生的事,她都写了出来。排一次的时候,没觉得什么。一切似乎散乱无章。可是当她看着看着,突然疾手把回那所屋子的时间也加进去后……卫铃,不自觉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看这日子,竟象是她每回那屋子……不对,每次一个人回那屋子时,都会有所不同。难不成,她的能力得住在那里才能逐渐爆发出来?

     为什么?

     因为,梦里的那个……怪兽吗?

     既是这样的话,或许她该每天都回那个家住才是。最不济,她也应该试验一下。

     *

     卫铃打定主意,便和舍友们说了,她要回家住一段时间。

     程诺三人面面相觑,等铃铛走了,才道:“难不成这是同居了吗?”

     “那咱们以后是不是不能去那儿了?”说实话,赵媛媛挺喜欢那个地方的。又大又宽敞,最重要的是还没有长辈罗嗦。可要是铃铛的男朋友住那儿的话,那以后可就真的不方便去了。

     不过说正经的:“铃铛的男朋友到底什么样啊?”

     508的人想的是这个问题,可其它知道卫铃不回宿舍住的人却是想成别的了。渐渐的,便有一些奇怪的流言在学校里漫延了开来。什么有人看见欧公子拽着卫铃离开了学校,然后当天晚上卫铃似乎没回宿舍。最后也一直不见她在宿舍住,难不成是和欧公子同居了?之类的谣言就出来了。

     程诺听到风声就火大了,她给铃铛打电话,约她中午一起吃,顺道谈谈这个问题。却不想,铃铛接电话的时候却似乎在车上:“我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放心好了,我和那家伙不熟。”

     咦?“你也听说了?”

     卫铃笑着捏了捏兜里刚从程诺处转来的钱:“我又不是聋子,当然知道他们在闹什么。不用去管那些人,反正都是些无聊的。”

     程诺也觉得铃铛不是那种肤浅的女人,听她这样说便放心了。至于谣言什么的,她也从来不放在心上。

     可奇怪是,这样的流言却是越传越凶了。甚至还有人跑到程诺跟前来问:“当初欧公子不是追的你么?怎么又和卫铃在一块儿了?”

     程诺瞪她:“你看见了?欧杰是个什么货色?我家铃铛才不会和那种人在一块儿?”

     程诺的名声在学校里一向彪悍。就算有人敢上来问她一句,也绝不会再问第二句。但赵媛媛和魏欣蓉那里就比较麻烦了。上来打听的人一堆接一堆,搞得二人不胜心烦的时候,赵媛媛一个不甚便把实话说出来了:“我家铃铛有男朋友,你们少在那边胡说了。”

     什么?“卫铃有男朋友吗?哪儿的人,你们见过了?”

     赵媛媛自然不能说没见过,她点了点头,却不肯再多说。有人实在问得急了,只说:“那是她在老家交的,你们不认识的。”

     *

     结果,当卫铃某天下了课,刚背着包出来,准备回家时,就听到同班的几个对着她指指点点的,说她有男朋友了?为毛她自己不知道?难不成最近又有了什么奇怪的流言?

     回了宿舍,三人正好都在。放下包便问了:“为什么我会听说我有男朋友了?”

     问完,没人回答。再看,那三个人全呆呆地看着她。

     纳闷:“我怎么了?你们这么盯着我干什么啊?”

     赵媛媛第一个尖叫着扑了过来:“铃铛,你去韩国整容了吗?还是打了什么水光针美容针?”

     啥?卫铃没反应过来,扭头去看程诺。程诺也脸色怪怪地走过来了。伸手就去捏她的脸,魏欣蓉更是直接在她脸上抹了一把,又过来闻了闻:“还是原来的味道啊。唉,难不成你换化妆品了?”

     简直就是无语透了!“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

     见她还是不承认,三个女生火了,一起把她推进了卫生间水台上的大玻璃前:“你自己看,几天不见,你就漂亮了这么多,说你不是去整容打针换护肤品,有人信吗?”

     卫铃楞了,楞呆了!

     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象是她,可又……不象是她。象是因为鼻子眼睛眉毛嘴巴都是原装的模样。不象却是因为……这张皮不是她的!卫铃有点贫血,所以皮肤一直发黄。她喜欢吃辣椒,可是偏偏一吃辣就喜欢长小痘痘,所以脸上总是痘印的。不至于坑坑洼洼,但印子总是在的。当然,托五官的福,她还算是个不错的美女。但也只是不错罢了。

     可如今,她的这张脸……却象是被美图秀秀磨了皮,打了光。又白又嫩不说,甚至还水汪汪的犯着柔光,仿佛稍微捏一下就能捏出水来似的。古人说得一白遮三丑,绝对是有现实道理的。她的零件还是原装的,却因为换了张皮的缘故,整个人一下子提了整整一个大档次。

     “怪不得这阵子关于你的流言这么多,原来竟是因为这个。”程诺总算找到理由了。可魏欣蓉和赵媛媛更关心的是:“你到底怎么弄的?”

     卫铃无语吐血,她总不能说这是她回家睡觉睡出来的吧?虽然没有证据,但是除了那个好象也没别的理由了。只不过那么玄幻的事,她不准备让别人知道。可是眼前这两个不是别人,她总得给她们个理由,便只得讲了:“我那天心情不好,买了一套赫莲娜。”

     我的天呐!“是那个一瓶就要一千多两千的赫莲娜?”赵媛媛尖叫:“你这个小富婆,我要替天行道。蓉蓉,上。”两个人一起上,挠得卫铃没地儿跑没地儿叫,最后只得讨饶说晚上请她们吃饭才算了了。不过赵媛媛到底气哼哼:“我要吃贵的,吃好的,一般便宜的我可不吃。”

     卫铃翻白眼:“随你便。你去哪儿我都请,行了吧?”

     *

     媛媛公主心里很失衡,不痛宰她一刀实在不解恨,所以便提议到楼雅台去吃!程诺也便罢了,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魏欣蓉却是一听就皱眉头了:“媛媛,太过了。那地方吃一顿怎么也得五千。”

     “五千值什么?抵不上她两瓶化妆水的钱。”赵媛媛誓要替天行道,惩罚这个资产阶级。魏欣蓉觉得不好,但卫铃却是一口就答应了。

     晚上她们一直等程诺下了课后,才离了校。打车去楼雅台,下车时,卫铃退了半步,示意媛媛公主领道。赵媛媛也不客气,直接要了一个包厢,然后大笔点了八菜一汤外带四种点心。一顿饭,吃了卫铃五千六。程诺和魏欣蓉很不好意思,赵媛媛点菜的时候很豪迈,可等结帐的时候看居然吃了这么多,也不好意思了。不过铃铛好象不在意,好象一顿饭吃五六千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似的。搞得赵媛媛又不舒服起来了:“铃铛,你那爷爷到底给你留了多少钱啊?”明明她以前还很清贫的样子,为毛现在一下子土豪起来了?

     这死孩子,这是没完了?魏欣蓉掐了一下赵媛媛,卫铃看见了,却就当没看见,只是一边在学校的林荫道上走一边讲:“他留给我的钱,我一分没花。”

     什么?

     赵媛媛楞了:“那今天咱们花的,难道是你自己的钱?”

     卫铃点头:“没错。我家……以前挺有钱的,后来我爸我妈离婚了。我妈把大部分钱都拿走了。我爸则得了胃癌。七八年耗下来,也耗得没什么了。这次我离开丹阳的时候,也把房子什么的全卖了。因为我不打算再回去。加起来,也就是二十一二万了吧。”

     “那你还敢去买赫莲娜?”赵媛媛后悔死了,铃铛的身家加起来一共就二十一二万,除了四年的学费生活费,还还有个毛线?

     可是,卫铃却是苦笑:“我那天生气了,抽疯了乱买东西的经验,你应该很熟悉了吧?”

     “可我再抽疯,也没抽到买那么贵的东西。”赵媛媛心疼死了:“你这个学期的饭我全包了。以后不准乱花钱了。真要命,以往怎么没看出来,你是个这么个败家娘们?”

     *

     赵媛媛恢复正常,但程诺心里却是更沉重了。等晚上那两个全睡了,便拉了看书的卫铃到阳台说话:“你真花那么多钱去买赫莲娜了?”

     卫铃没有回答。程诺想想说了:“既然你不想花你爷爷的钱,那么,以后就要小心些了。别闹得和我一样,就不好了。”

     “没关系。我平常本来也不是乱花钱的性子。那天,实在是有点神经了。”

     “那就好。还有,化妆品的那些玩意儿,虽然看上去是挺有用的。但是一个女孩子太漂亮了,其实也不是件好事。铃铛,你懂我的意思吗?”

     卫铃的回答是笑着搂住了她。

     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卫铃才从卫生间出来,便看到赵媛媛拎着四袋早餐回来了,放在她面前的那袋特别多。她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就见赵媛媛的手机响了,然后,没两句话,她的脸就变得雪白,手机咣的一下,便掉到地上了。

     “媛媛,你怎么了?”

     “我奶奶,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