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关于钱的异能实验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大白天的把屋里弄这么黑干什么啊?”

     程诺一进门,便看到屋子里面黑咕隆咚的。卫铃和魏欣蓉两个人,一人一个耳机对着电脑聚精会神,连她说话也没听见。直到她把窗帘拉开,才反应过来。魏欣蓉赶紧叫:“拉上拉上,天亮就没感觉了。”

     什么没感觉了?程诺顺手把窗帘又拉住,挤到二人身后一看,无语了。这两个人,大白天的看鬼片。还看得这么聚精会神的,真是败给这两个了。

     不过话说回来:“铃铛,你最近怎么了?不是看灵异小说,就是弄鬼片的?”以前铃铛也爱看个小说,不过都是女孩子普遍喜欢的小言啊穿越什么的。可最近却是和灵异干上了。床上摆了一堆鬼故事不说,连鬼片都看上了。

     赵媛媛不在,吃饭便只剩下她们三个了。赵媛媛嘴馋,食堂的饭吃几天就要到外面吃。她们三个却不讲究,反正学校有好几个食堂,这个吃两天,那个吃两天就行。这天礼拜四,三食堂的刘师傅掌勺的糖醋排骨是学校里有名的。才十一半就有人来排队。程诺今天正好上午只有一节课,便过来给铃铛和蓉蓉全打上了,等她们来的时候就能吃上现成的了。

     三个人一边吃一边聊,从鬼片扯到灵异小说,从南派三叔扯到了林正英,最后魏欣蓉便提到了附属医院里最近发生的一件新鲜事。

     “前天大半夜,有对夫妇急吼吼地把一个才三岁大的小女孩给送到医院来了。非说这小姑娘把一根绣花针给吞肚子里去了。把医生们吓得不轻,赶紧安排照x光。可是从上面照到下面,正面照了反面照,怎么也没找到那根针。”

     “会不会是小孩子根本没吃进去?”程诺觉得有这个可能性,毕竟x光是不会骗人的。找不到,就说明不在肚子里嘛。

     不想魏欣蓉却说:“那小女孩是疼晕了送过来的,怎么可能没吃进去?”

     “难道是x光……照到什么重影的地方了?”卫铃听说过这种事的,正好把影像重叠,以为没有,事实上确实是有的。结果让魏欣蓉给鄙视了:“你那是长了个什么东西,或者误吞了什么软性物质才会出现的。那可是一根针,和人体组织根本没有重叠性的好吗?”

     “那是怎么回事啊?”

     魏欣蓉神秘兮兮地讲:“打死你们也不相信,那根针最后居然在那小姑娘的脑袋里找到了。”

     什么?

     程诺怒了:“又是这种事?去年不就闹过好几起吗?什么孩子的舅妈还是奶奶什么的,因为家庭矛盾在小孩子囟门还没长好的时候就往小孩子脑袋里扎针。想弄死了这个再生个男孩什么的。怎么又出这种事了?”

     卫铃也很讨厌这种事,但她觉得:“不会是这种情况吧?”要是这种情况的话,蓉蓉不该是现在这种态度啊。

     魏欣蓉点头:“没错。不是程诺你想的那么回事。当然,当时医生发现孩子脑袋里面有针的时候也想到这个情况了。可是这户人家的父母都不是本地,家里根本没有外人好嘛。今天那个小姑娘从幼儿园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可当她爸妈去厨房做饭的时候,出来就发现不对了。孩子哭得天翻地覆的,当妈的一找发现她绣十字绣的针不见了。这才赶紧送到医院来的。”

     “可是,那针怎么会跑到脑袋里去的?”

     魏欣蓉也有些想不通,不过:“我听她们说,可能是通过鼻腔进去的,路上颠波,小孩子挣扎,然后肌肉自动收缩什么的弄过去的。”

     “从医学上存在这种可能性吗?”程诺还是不放心。但这次魏欣蓉的答案是肯定的了:“有这种可能性啊。而且这种病例在之前也曾发生过的。报纸上不是都有过报导的嘛,针断在体内几十年才被发现的。当时断的时候是在脚上,可最后却是在肚子里找到的。”

     *

     一则新鲜的话题,谈过就忘。

     程诺依然在学业和打工之间疲于奔命;魏欣蓉的医学院学业任务也是日渐沉重。按说卫铃这里的课业也不轻松,她学的外语需要大量的时间来背单词的。但是,不知道是怎么一个缘故,她最近的记忆力好得不得了。看过一次就记得牢牢的,听过一次就再不会忘。老师讲的内容,只要她上课认真听讲,基本上就全记住了。几次小考,她在班上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为此惹来了不少羡慕嫉妒恨,当然还有教授的关注。

     卫铃主修的是法语,所以二外只能学英语。系里有不少学生在大一的时候就开始考级,教授们也赞同。但卫铃一直没考,第一学期的时候教授也不怎么关注她,但从第二学期开始,教授就开始盯着她紧了。三月的时候就催她开始考级,先过英语,毕竟英语的底子在那里,法语等了二三年级再考都来得及。

     卫铃没办法,只好报名。六月二十二日的考期,就算她记忆力再好,该看的还得看,该做的题还得做。至于对于灵异事件的琢磨,只好等先过了四级再说。

     不过到了周末就回家住的事却是没得改的。

     本来她那段日子一直在家里住着,能力提升很快,就想一直住下去。可是赵媛媛一直不回来,程诺她们两个又老问她为什么在外面住,实在没理由了只好回校。反正那房子又不会跑,而她的那种能力……其实,有它没它,她的日子不还是得那么过下去?

     周五下课,卫铃连宿舍都没回,就直接回家了。那所房子里原本她的东西一件没有,可是经过半年多下来,那边的东西已经是很不少了。她不用再在回去前准备什么,带上钱包和电脑就足够。实在不行,嘻嘻,她完全还可以‘空运’嘛!

     *

     出了学校,走出一条满是小吃店的巷子就是大街了。卫铃下课的时候有点早,才四点多。路上二十分钟,回去吃饭的话还得再出来,所以就在路上顺手买了点。这样今天晚上和明天早上的饭就都有了。从这里去她的那所住址是没有直达车的,要倒一站才行。有时着急,她也会打车。但后来在她逐渐了解到自己的能力后,卫铃却是想和更多的陌生人接触了。或许,接触得多了,哪天就又让她发现一个新技能了也不一定。可是就在她在月台上等车的时候,却觉得脖子后面突然有点凉……

     什么?

     不会又碰到小偷了吧?

     卫铃抓紧了包,回头往身后就看。结果……她没看到什么现行犯小偷,却看到一个前行犯小偷。那个,偷了她的钱结果被她整得很惨的年青男人。

     *

     “那个……我有事求你。我们到那边说好不好?”

     那男人脸色怪怪的,语气吞吞吐吐。难不成是为了上次她说的五万块钱的事?卫铃笑了:“好啊!”

     车站附近商铺很多,但隔了四五百米处,却有一个不大的街心花园。因为才是下午四点多的时间,所以花园里人不多。他们一前一后,到了一处没人的所在。

     小乐前前后后仔细看过,确定没人后,就说了:“仙姑,我想求您救个人。”

     仙姑?

     卫铃黑线,她不喜欢这个称呼:“我姓卫。”

     小乐那么叫人其实也别扭,但他对这个女生一无所知,总不能没名没姓吧,这下有称呼就好了:“我叫小乐。我爸妈都没了,但我有个小姨。半个月前,我小姨的女儿住院了。当时以为是小孩子不当心把她绣十字绣的针给吞进肚子里去了。可是没成想,那针竟然跑到瑶瑶的脑袋里去了。”

     什么?

     卫铃楞了,天下还有这么巧的事?“是不是在南大附属?”

     小乐也楞了:“你知道?”

     “也算吧。我有个舍友是医学系的。我听她说的。怎么?这事难不成有问题?”卫铃的怀疑得到了证实。小乐很快就把后来发生的事说了:“开始我小姨也以为是意外,但因为那根针跑到脑袋里去了,所以动手术很不容易。医生说要开颅,费用很高。我小姨家家境比较一般,但她记得存款差不多还是够的。可她回去取钱的时候,却发现家里的存折不见了。”

     存折不见了?

     “进贼了?”卫铃问得其实根本没有其它意思,结果这个小乐却象是怒了:“我就算偷尽天下人的钱也不会偷我小姨的好吗?”

     卫铃赦然,可那小乐的火气却象是一下子发出来了:“家里的存折不见了,我小姨当然得和姨夫说。可我姨夫却说钱是他拿的,他拿去搞投资了。我小姨让他把钱拿回来,他也去问要了。可是,他那朋友却是人间蒸发一样,不见了。”

     “是不是碰上诈骗了?”这年头这种事也很多的。

     但小乐却是摇头:“他说那人不见了,可小姨让他报警,他却是压根不报。后来我小姨就给和她要好的一个姨夫的朋友打电话,结果听说,那钱我姨夫是借给他的一个女上司了。”

     三角?婚外情?

     卫铃没说话,但她的表情足以让小乐明白,她猜到什么地方去了。但可惜的是:“那上司比我姨夫大十几岁呢,而且就在前天,她在自己的房子里,嗓子里扎着一根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