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真凶和又死
    这是一串有十三枚铜钱所编成的手链。每枚铜钱都不大,在刚看到它的时候,卫铃便发现了。这些铜钱上面并没有帝号之类的东西,所以当时在她想来,这可能是民间铸的一些铜钱,用来祈福的那种。不会很值钱,但可能是老人留下来的。所以她单纯的就把它当成了一个纪念品。

     可现在……那些铜锈和铜绿,全不见了。金灿灿的表面上连一丝划痕都看不到。这样金黄明亮的色泽,都不象是铜了。哪怕最纯粹的铜也不应该是这个颜色吧。这倒是象黄金!可是,上去捏了捏,这么薄小的物件,即使她是个女生,若真的是黄金的话,也会捏出一些弯度来的。可是……没有……

     那它会是什么材料做的?

     不对,这会子应该在想,它是什么东西才对吧?

     刚才……难不成是她的血溅在它的上面,这家伙才焕发了新生?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滴血认主?

     她这还是碰上灵异事件了?

     而这东西……

     “你能干什么?”

     她问。手上的铜串微微的抖了抖,象是轻笑一般的声音,让卫铃脖子后面的汗毛一下子全顺起来了。可是紧接着,她就发现——她紧握的右手里多了一个东西。

     手一松,叮咚……一颗珠子掉在了地上。

     那是一颗,足有指头大小的珍珠。远看象是黑色的,可是当卫铃壮着胆子把它捏地指间后,却发现:它竟然是墨绿色的。圆度是不可想象的精准,光泽更是水润饱满。这么大一颗黑珍珠!这得多少钱?而这东西,又是从哪里把它变来的?

     “还回去,我不要!”

     她话声才落,手心里的珠子便如同晨间的风露一样,嗖的一下,消失了。

     *

     卫铃都不知道接下来她是怎么收拾地上的那些垃圾的。她只知道她现在的头很疼,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到主卧后,咣的一下把自己摔在床上就睡着了。

     这一觉,她直接睡到了日暮黄昏。睁眼的时候,感觉到额头上似乎有东西。眨了眨眼,还没等她看清楚发生了什么时,就听到魏欣蓉的声音了:“别动。你发烧了!让我看看,好象还是有些烫。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卫铃点了点头,她确实觉得嗓子有些痛。但……发烧什么的……她动了动手脚,倒没觉得身上有哪里不舒服。

     喝了水,魏欣蓉给她换了敷在额头上的帕子:“饿了吧?还得再等一会儿。程诺和媛媛出去买晚饭了。应该很快就回来了。我看你啊,也是这阵子精神太紧张了。正好,反正放假了,就在这里好好养一养。”

     卫铃扯了一下嘴角。一句话也不想说,因为……在接魏欣蓉递过来的水杯时,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左腕上,那串黄金明亮的手链……

     好想捂额,她这到底算是怎么了?

     *

     晚饭有两种,她们三个是过桥米线,卫铃是皮蛋瘦肉粥。吃完饭,程诺和魏欣蓉就下去收拾去了。赵媛媛给她端来了药,问她想不想说话?卫铃说她想睡一会儿,就听见赵媛媛关上灯,悄悄的出门去了。

     黑暗中,卫铃睁开了眼。掏出左手,看着腕上的那些铜钱,心里有好多事要问,却又在刚想了后,就笑自己蠢。一个死物怎么会说话?这件事实在是太诡异了。她必须要弄明白,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东西解释不清楚,或许,她该到那间藏宝室看看。

     蹑手蹑脚的下床,白天下午好象下雨了。夜里有些凉。卫铃披了一件睡袍就出去了。远远的,听到楼下电视机和三个女生说话的声音。

     她悄悄地转开了主卧隔壁的屋子。这间屋子的门,从外面看上去与别的屋子并没区别。打开进去,里面也只是书房的样子。可上次丰律师带她进来后,却直接在书桌下按了一个机关,然后电脑椅的位子下面便出现了一个黑洞。

     那里有一个绳梯。她顺着绳梯一直往下爬了有十几米的样子,才到了底。声探的照明,一有人进来,这里的灯便亮了。然后,苏荃便看到了一间四面全是保险柜的地下仓库。

     丰律师带着她只打开了一个柜子。里面全是一些古董。他说这里的东西都不能卖。可是他却并没有和她说其它柜子里放的是什么,又怎么打开。他没有给她任何钥匙。可现在,卫铃却仿佛有了一种感觉。

     她可以用’它’来打开它们。

     “打开。”

     她说话。

     然后,便看到那些紧锁的厚厚的保险门……吱扭扭的打开了。

     里面……象小山一样的金砖银块一块一块的跺在一起;整斛整斛明珠,一箱一箱的宝石,整根象牙雕成的小船都有好多艘,还有各种各样材质的如意……以及好多种看着光华闪烁,可她却连材质也分不清楚的东西。

     这些,都是爷爷的收藏吗?

     他得有多富有,才能拥有这么多的宝贝?

     而这些,到底是他花自己的钱买来的?还是……让手上的这串东西从别人那里变来的?

     没有任何人能查出的偷盗案!可能因为这些东西在上一任主人的手里都是来路不明的缘故,东西丢了都不敢报案。然后……它们就这样堆在这间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

     多少年?

     是在爷爷和奶奶结婚以前?还是结婚以后?

     若是结婚以后……那么,又是在离婚以前?还是离婚以后?

     妈妈说,奶奶是病死的。胃癌!可家里却花不起钱让她去住更好一些的医院。她因贫困而死!可她昔日的丈夫,却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城市里,抱着这么一大堆的宝贝,对她的生死视而不见……

     “把它们全部送回原来的主人那里。”

     她的声音很清晰。可是,手串却并没有动。卫铃看看它,嘲讽地笑:“不听我的话?”

     那手串动了一动,然后……屋子里象是刮进来了一阵轻风,所有的光泽在不到三秒的时间内,消失了……

     空空的一间屋子里,连最初见到的那些古董都不见了。十几只高大的保险柜,空空的立在原地。象一个巨大的野兽一样,张着欲望的血盆大口,等着你,自己跳进它的陷阱。

     苏荃头也不回的顺着绳阶回到了楼上。关闭机关后,她对着手串讲:“把这个机关封闭吧,里面那个屋子,我不再需要了。”

     ————

     这一晚,她睡得安心舒畅。可第二天早上醒来,却发现枕头湿掉了。

     赵媛媛小心翼翼地问她:“你怎么了?”

     “没什么,梦到我奶奶了。”

     “你奶奶?”赵媛媛楞了一下:“我没你说过,你有奶奶啊。”

     卫铃苦笑了一下:“因为她过世了。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胃癌。”

     “那……”赵媛媛本来还想问的,可是突然间,她想到了一件事。这房子是卫铃爷爷留给她的。她奶奶却是她小时候胃癌死的。那么……她不敢再往下问了。卫铃却是苦笑地看她:“没错。他们离婚了。我奶奶只要了我爸就走了。所以……”卫铃长出了一口气,看着这幢身价不菲的房子:“我对它,没什么感情。当然,我也没清高到不接受这样的东西。媛媛,你说,我是不是很矛盾?”

     *

     不知道赵媛媛和那两个说了些什么,反正这三个人没再说给这房子打扫卫生的事。除了她们必须要呆的地方,别的地方看也不看。倒是在屋子里关了三天后,四个女孩子的尾巴毛都憋出来了。

     “要不咱们去外面逛逛去吧。国庆长假,多难得的机会。老窝在家里干什么啊?”赵媛媛的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可到底去哪儿玩呢?逛街什么的太没劲,虽然十一有很多商场打折,可是她们都是学生。与其看着眼馋,不如干脆不看。可要到远一点的地方,又太花钱。所以最后四个人决定,就在南京城里逛逛。反正她们四个都是外地人,来这里上大学固然是冲着南大的牌子来的,可是南京也的确是个地灵人杰的地方啊,六朝古都什么的,能玩的地方太多了。

     就这样,由程诺童鞋带队制订计划,魏欣蓉管帐,赵媛媛和卫铃负责网上订票和找餐厅。国庆剩下的四天假里,她们几个玩得high得不得了。七点下午回学校的时候,差点都把之前发生的事都忘了。

     可是,就在她们刚刚回到宿舍的时候,在电梯里,便听到了七楼的一个女生讲:“我刚才到我们系主任办公室的时候,好象听说杨珊退学了。”

     什么?

     “她退学了?为什么啊?”赵媛媛急了,扭头就问。

     那个女生让她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讲:“我也就是听了一耳朵而已。好象是旅游的时候,从山上摔下来了。”

     “摔死了?”

     “好象没死。”

     “那她为什么要退学?”

     “这我怎么知道?”

     *

     那女生说不清楚,赵媛媛却是急得还要问。最后还是让程诺和魏欣蓉一左一右架出去的。卫铃垫后,关好房门时,已经听见程诺在那边安慰她了:“别急。她没死不是吗?前头那几个可是都死了。她却没死。可见情况不一样。也许只是她倒霉而已。”

     “可要不是呢?”赵媛媛的脸都白了:“不行,是不是我也回家比较好?”

     “你回家就一定能保证安全吗?万一那人杀红了眼,连你的家人也一起伤了呢?”魏欣蓉的威胁起到了作用。赵媛媛不敢再想回家的事了。可现在……“咱们是不是再去找警察比较好?”

     “不太好。这样会激怒那个凶手的。”

     “那我怎么办?”

     “和我们在一起!就象之前咱们做的那样,不要单独行动。更何况,那个队长不是说了吗?学校里安排了警察保护咱们。所以现在这种情况下,在学校反而是最安全的。”

     这个理由虽然不那么高大上,但现在也没有别的路好走了。赵媛媛情绪很低落,程诺答应和她一起睡也没让她高兴多少。

     而等宿舍里的人都睡着后,卫铃对着手链讲:“你知道杀死乐琴江如茹赵欣的人是谁吗?”

     以前她没办法也就算了。现在她有了异能帮手,是不是就能早点把这案子解决掉了?她等着答案,却不想,她等到的却是:装在证据袋里的一叠被鲜血浸透的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