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欧杰
    寒假到底还是彻底放了!

     赵媛媛和魏欣蓉先走的,卫铃本来还要劝程诺和她一起住的,可是这家伙竟然在那两个走的第二天就走了。卫铃死乞白赖也只要到了每天给她发微信报平安的待遇。至于她,则是在宿舍关门的最后一天,才拖着行李箱,回到了那所已经属于她的房子。

     因为考试的缘故,有一个月没回来了。家里到处都是灰!这么大幢房子自己打扫实是够累的。可反正她也没什么事,便从前到后全都自己打扫。

     可是不管再怎么拖时间,腊月二十七以前,房子还是彻底打扫干净了。她不想面对空无一人的房间,便打电话给程诺,问她在哪里?可得到的回复却是:“我很忙,有空再说。”背景声音很杂,她听不出是哪里。可是她等了一天也没等到程诺的回电。没办法了!只好用老办法了。

     悄悄调她的一张钱过来。可这次,过来的却是一张二十的面额。更脏,也更皱一些。虽然让压平了,但上面的皱折却是消不掉的。卫铃的手指才碰到它,便听到脑海里传来了程诺那仍然坚定的声音:“还有三百二十块!我一定要撑到发工资才行。”

     什么?

     她身上只有三百二十块了?

     卫铃赶紧把钱送了回去。然后又变了其它的过来,面额一张比一张小,可它们能说的内容却全是一个样子。似乎那是程诺的一种执意,对于钱,她只有一种信念,那就是撑下去!

     可是,在这样一个城市,三百二十块能干什么?不够一个小小的意外,不够一次小小的生病。这个死丫头,她为什么就是不肯告诉她,她在哪里?她不说,她的这点小把戏却偏偏弄不到她的地址!卫铃为此急得晚上也睡不好,白天更是一点也没心情。有心出去去找她,可是这么大的一个城市,让她去哪里找?而给她打电话……怕是永远也得不到她的正面回复的。

     卫铃急得几乎上房,却无计可施。

     年关马上就到了,大年三十,她特意给程诺打了电话。这次不是叫她来她家过年,而是去找她一起过年。可是得到的回复却是:“忙,有空再说。”

     用时三秒直接挂掉!

     卫铃想崩溃,之后再打程诺就不接了。大概是心不在焉吧,晚上做饭的时候,卫铃不小心割破了自己的手。而就在她满屋子找创可贴的时候,手机响了。

     一个陌生的电话号!

     以前有这样电话号打过来,卫铃是看也不看就马上按掉的。可这次,她却是马上跑过来就接了起来:“喂,哪位?”

     她有点气喘吁吁,对方似乎也吓了一跳,但很快就马上介绍了:“你是卫铃吗?我是欧杰。你们宿舍的程诺生病了,我现在是二院急诊科,你能马上过来吗?”

     *

     卫铃再一次穿着拖鞋就跑出门了,不过与上次找不到鞋的情况不同,这一次,她是压根没时间去换鞋。路上一个劲地催出租车,到了医院门口险些没给钱就跑了。而等到她冲进急诊科的时候,眼前满满的全是人。

     程诺到底在哪里?

     她完全找不到。然后胳膊就让抓住了:“在这里,跟我来。”

     是欧杰!

     卫铃让他拽着从人堆里挤了进去,然后就看到最角落里的一张急救床上……程诺躺在上面,脑袋上面缠满了纱布!

     “这是怎么了?程诺,程诺?”卫铃扑上去想摇人,让欧杰阻止了:“别摇她。她是脑震荡,现在打了针睡过去了。”

     脑震荡?“怎么会脑震荡呢?”

     欧杰白皙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今天她在的酒店有人闹事,打起群架来了。其中一个喝多了的就把她脑袋开瓢了。缝了六针,不过脑震袋不是很厉害,医生已经打了针了,大概明天早上就醒过来了。从片子来看,情况不厉害。可是这丫头醒的时候说死不坐我的车,是我硬拉她上来的。还当着她的面给你打了电话,她才听话的。卫铃,我也不瞒你,今天这事……是我一个朋友起的头。她的医药费我全包的,误工费营养费我都愿意出。可是……我觉得以她的性格,大概不会要我的钱。”

     “那就让你朋友出。不是他挑的头吗?”

     欧杰眉头抽了一抽:“那个……他大概是不会认帐的,这事也会找别人顶了。酒店方面……我觉得也不敢要钱。”

     莫非是什么了不起的二代?

     卫铃古怪地看他,看得欧杰很不舒服:“你也别问我,我也不会说。叫你来就是和你商量这事,你看怎么解决比较好?要不,我把钱给你?”

     原来这人是打的这个主意?

     卫铃没好气:“你不是有能耐得很吗?干什么不和饭店打声招呼,让他们给,不是更名正言顺?”

     这个……提起这事,欧杰脸上的表情就更不自在了:“我觉得……酒店,大概不会要她了。”

     不会要她了?

     “什么意思?她被解雇了吗?”

     欧杰的脸烫得都快摊煎饼了:“具体情况她醒了你问她吧,总之,是那人不地道。可这也是他的老毛病了,谁管也不听。我和他,也不算熟。今天是别人拉我去的。总之……还是商量一下怎么办吧。”

     吞吞吐吐的,一看内情就不低。卫铃也懒得再问下去了,估计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想想:“这样吧!这次的事,我也不用要你的钱,要了她也不会用,我也不想瞒着她。给她治病什么的钱我还有,你就不用操这个心了。你要有心赔偿的话……不如给她找个象样点的工作怎么样?”

     这个,欧杰倒是有办法。两个人商量定,欧杰就走了。

     *

     至于程诺,也果然在第二天早上就醒过来了。看见自己在病房就要说什么,结果让卫铃直接就用一大串的话把她堵住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住院的钱什么我都留着单子时,允许你分十年还清,利息还银行点付清就行。至于那个欧杰,他是要给钱的,可我没要。所以你也就甭先惦记着还我钱什么的了。好好养病。”

     程诺说不出来什么,在医院住了三天,确定没事了,卫铃就带她回家了。而这时候已经是正月初三了。家里什么东西都是现成的。虽然卫铃说不需要,可程诺还是正尔八百的写了欠条给她。卫铃知道挡不住了,便在想了想后把早就预备好的一万块钱拿了出来:“把这个也加进去吧。总额一共一万三千块。五年还清,一年还我两千六百块。怎么样?你要是真敢给我利息,咱们以后不算朋友了。”

     “可是,我只有两万块了。两年的学费以外……我恐怕攒不了这么多钱给你。”都已经这样了,程诺也就不再藏着了:“我是卖了家里的房子来上学的。因为我们那里是个小地方,房子又是老房子,值不了多少钱。但我也只有这条路走了。本来想着,每年拿到三千块生活费,寒暑假再打点工,差不多三年也就熬够了。可是……铃铛,我没信心每年还你二千六,起码,前三年不行。”

     “那就顺延往后,等你当上大律师,再还我也行。反正,你是不会不认帐的,对不对?”

     程诺咬牙想了半天,最后还是点头了!她这种情况已经是没有退路了,而既然要欠人情,她宁可欠铃铛的,也不想欠那个欧杰的。

     *

     而欧杰也自知在程诺这里怕是走不通了,便一直都是联系卫铃。程诺在医院的时候天天打,出来后,变成三天打一次。知道她没事了就好,当然也知道了她已经接受了卫铃的钱,他不用再麻烦给她找工作之类的事了。可欧杰却是直道:“先别急着拒绝。这事……虽然最后还没定,但基本上已经有八九成了。是在我一个世叔朋友的律师楼里打工。那可是个大律师楼,本埠数一数二的。平常多少人挤破头想进去当个实习生都难呢,他们是不轻易招人的。也就是她的成绩放在那儿,不然光凭我说句话,人家都未必卖我面子。”

     这么好的机会,要是拒绝了,可能真是有点可惜了。别的不说,要是程诺真能进去实习,说不定表现得好了,毕业了就直接有份工作了。卫铃也有些心动,可是:“要是让她知道是你推荐的机会,怕是要不乐意。”

     “这个我也想好了,我托人拐着弯去和她的教授说了。她们系主任虽然不怎么样,那个教授却是个好的。到时候,就说是她们教授推荐的,不就行了?”

     真难得这人能把事想得这样圆润!

     卫铃对这人的印象倒是好了不少。可是有件事,却是要说在前头的:“我们家诺诺对你没兴趣,你还是找别人玩吧。她是玩不起的那种人。”

     电话那头,许久没听到欧杰的声音。正当卫铃以为这人手机信号断了的时候,才听到话筒那边传来了欧杰有些讷讷的声音:“有些事,以后你就知道了。还有……卫铃,多谢你肯帮我的忙。”